响石潭

Jul 1

省级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检查

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检查今天是建党节,先祝福党生日快乐。上周周四周五以及下周的周三,我们要去五家社区卫生服务中心进行示范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检查工作。响石潭负责中医,残疾人康复以及健康档案的查询,已经去了三家社区卫生服务中心。

一路查下来,就会发现成都市每个区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发展是不均衡的,武侯区,青羊区以及高新区的发展都走在了前列,但是其他区市县的社区卫生发展还需要进一步的完善和改进。或许站在成都市这个层面,就需要不同区之间的互相协作,这样才能促进全域成都的共同发展。

而就中医这一板块来说,老百姓实实在在能得到哪些服务呢?我们的慢病,老年人等重点人群,以及残疾人的康复过程中都需要加入中医药的服务,甚至我们的基本公共卫生服务规范也会加入更多的中医内容。那么,站在社区居民的角度,他们需求是什么?应该说不仅仅是一个个的服务方案,个人档案的完善,随访记录中有中医内容,他们更需要的是实实在在摆在眼前的服务措施。

Jun 3

参加四川省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主任管理培训班

5月30日和31日有幸参加了四川省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主任管理培训班,两天的学习下来受益良多。而且通过对更多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了解,进一步拓展了我的思路,同时也在会上对社区卫生服务的发展更加明晰,对自己的实际工作又增添了几分思考。

来会的人很多,交流上台的也不少,但是最值得重视的那是成都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主任的发言。在他们的发言中,你会发现每个社区的特色,既有着共性,又有着各自的特色。这也就表明了社区卫生服务的发展没有一个固定的模式,可以有一些标准,但是条条大路通罗马。

武侯的各个中心都不约而同的提到了中心的文化建设。而且就他们所讲述的而言,他们的文化生活还是很丰富多彩的。比如文艺活动,拓展训练,乃至刊物等等。这些青羊这边的中心也在做,但我们似乎没有提升到更高文化层级。桃李不言,下自成蹊,我们的团队潜移默化中进行着文化的建设。

May 2

答学生问:关于全科医生的几个问题

响医生,你好。我是一名临床本科大学在读生,看了你的官网,对你还是蛮佩服的。下面可能要花你几分钟时间,我想就全科医生问你几个问题。

问题:首先,我知道你是一名硕士生,那应该有机会进入那些所谓的大医院,但你为什么会选择去社区医院成为一名全科医生呢?

回答:你不能只看到硕士生这个学历,如果你看过我之前本科期间的日志,你就会知道我本科时期就读的是全科医学专业。如果还看过我研究生期间的日志的话,你就会发现我也就你所说的问题纠结过很长的一段时间,我也在大医院与社区医院之间徘徊苦恼过。

最终我顺从我的心去选择,本科几年深深的给我烙上了全科医生的印记,不仅仅是学到全科的知识,更重要的是接受了全科医学这种医疗模式。在从心选择的前提下,我不仅仅是在进行着全科医生这个工作,更是把全科医生当做我的事业,我的理想去呵护,去经营。

Apr 28

全科医学与社区卫生学术大会

今天是参加全科医学与社区卫生大会的最后一天,回顾一下昨天的报告还是很有收获,每个中心,每个区,每个市的社区卫生服务都各有特色,值得我们借鉴和学习。

同时也说明一个问题,正是每个中心各有特点,表明我们的社区卫生服务不能一刀切,固定一种模式,我们的工作一定要和各地的实际情况相结合,本本主义是绝对不行的。

@北京月坛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全科医生,全科护士以及公卫人员的合理分工配合。每个医生要签约600户,一个团队来共同管理。合理分工,是优质运行效率的保证。

Apr 2

安徽家庭医生签约式服务

今天是清明长假的第一天,在微博看到一则报道,大意是:合肥市推行的“家庭医生”签约式服务,市民只要手拿一张“家庭医生式服务团队联系卡”,只需一个电话,几分钟后,家庭医生就会“送医”上门。对于这个报道很多家庭医生表达了自己的看法,或者和媒体和官方的主流观点不同,但是确实反映了基层工作者的心声。

@响石潭:每个地方对家庭医生理解不一样,做法不一样。对合肥这个模式的可行性可持续性存疑。不同地区对家庭医生的理解和功能定位有所差异,有的是慢病管理者,有的则是一个懂医学,能够随叫随到,不需要预约的家庭保姆,这是对家庭医生的不了解和不尊重。家庭医生的功能定位决不能仅仅突出及时、上门以及帮助预约挂大医院的号,更应该突出在预防,健康教育中的作用

Mar 22

医院如何保护患者隐私?

在日常生活中,以及下社区的工作中经常遇到关于个人隐私的一些困扰。比如响石潭的电话有时候无缘无故的被一些卖保险,卖黄金,卖车卖房的骚扰,而且都还知道我的姓名。很明显,我的私人信息被出卖了。而我们在下社区时候,由于工作的需要,我们要给居民建立健康档案,这里就需要大量的私人信息。

比如我们建档的时候就要包括居民的姓名,地址,电话,身份证号以及社保卡号等等私人信息。对于很多长期入户访视的居民来说,对我们都很信任,也愿意给我们提供这些信息,但是对于新建的档案,尤其是年轻人,就经常遇到质疑。毕竟,现在生活中私人信息被泄露的情况太多了,很多大型的某某通信尚且如此,何况小医院?很多人一旦涉及到隐私,就立马对你产生强烈的怀疑态度。

响石潭思考的是:一方面凭什么别人对你信任,并且愿意给你提供私人信息。另一方面我们在取得患者私人信息之后除了日常的生活工作使用之外,如何保证患者私人信息的最大安全?

首页上一页 [13] [14] [15] [16] [17] [18] [19] [20]21 [22]下一页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