响石潭

Apr 20

四川,四成居民有了家庭医生(人民日报)

  响石潭在四川,人们对“家庭医生”这个概念已日渐熟悉。截至去年底,四川有超过3200万人与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签约,家庭医生签约服务率达40.16%。家庭医生为普通群众带来了怎样的就医体验?家庭医生是否有助于实现“基层首诊、双向转诊”的分级诊疗机制?怎样才能激励家庭医生提供更优质的服务?请看记者的实地调查。  

  “血压没问题,饮食配方记得要照做。”给一位高血压患者做完家访,李瑾收拾着医药箱,准备赶往下一户居民家里——作为成都市锦江区盐市口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家庭医生,她在这周内要完成10多户签约居民的回访。“家庭医生”这个曾经“高大上”的概念,如今在四川已成为普通群众触手可及的医疗服务。截至去年底,四川家庭医生签约服务率达40.16%,超过3200万人通过与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签约,拥有了自己的家庭医生。根据四川去年底下发的《推进家庭医生签约服务的实施意见》(以下简称实施意见),全省将力争在2020年将签约服务扩大到全人群,基本实现家庭医生制度全覆盖。

  无偿+有偿,居民就医实现差异化管理

  “家门口就能看医生,干嘛还去医院挤呢?”72岁的邬善城是成都武侯区玉林社区居民,患有高血压的他是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最早的一批签约患者。自从与服务中心的家庭医生签订《健康管理服务协议》,中心不仅为他建立健康档案、进行健康评估、制定健康计划,而且每年提供一次体检和中医体质辨识服务。

  享受这些服务,邬善城不用掏一分钱。根据实施意见的规定,家庭医生为居民提供约定的签约服务,服务费由医保基金、基本公共卫生服务经费和签约居民付费等分担。而针对签约居民的收费分为两种情形,一是类似邬善城享受的基础性公共卫生服务项目,对居民完全免费;二是含有增值内容的有偿服务项目,由居民个人承担部分费用。

Apr 14

做客《话题》,2012-2017五年的改变 (青羊区电视台)

清明节后第一天到青羊区电视台接受了《话题》栏目的采访,主要谈了一下关于家庭医生团队的建设。这是第二次走进该栏目,上一次还是在5年前,2012年。回看了一下做客青羊区电视台话题节目,谈谈家庭医生,看着视频里面五年前的自己,除了呵呵还是呵呵,充满了喜感。那时候工作两年时间,是商业街家庭医生团队的团队长,采访主要谈的是自己和团队。

2012年的采访涉及几个主要话题:

我们很好奇,你一个医学硕士为什么会到一个区级医院工作,而没有选择省、市一级的大医院工作呢?那样不是更有利于事业的发展?家庭医生和国外的私人医生是一回事吗?我看见你今天还带来了一个小包,是不是一个医疗包啊?里面都装了些什么?能给我们大家看看吗?

家庭医生下社区主要为居民提供哪些服务?通过给居民建立健康档案,有没有及时发现疾病隐患这方面的例子?你给我们讲讲。看来家庭医生的作用是非常重要,可以说是建立全民医疗保健体系中不可或缺的一个环节。就我们新华社区而言,目前有多少您这样的家庭医生?每组家庭医生大慨要负责多少个服务对象?家庭医生要负责那么多的家庭健康,那你们还能有休息时间吗?

五年后,对于家庭医生这个概念,不管是居民还是电视媒体角度,大家的关系的问题也悄然发生了变化。不仅关注服务内容,更关注服务的质量。不仅关注公共卫生同时也在关注基本医疗。可以说以前关注的是家庭医生团队做了什么,老百姓得到了什么。现在则是老百姓需要什么?家庭医生团队能够提供什么?服务的效果怎么样?老百姓的满意度如何?

Apr 7

3人先后离职 该问个究竟(健康报)

响石潭从2016年年底至今,陆续有3名新招聘的同事遗憾地离开了家庭医生团队。第一位是8月15日进科室,坚持过了见习期、试用期,结果试用期刚结束,便在2016年12月5日辞职。第二位是2017年2月3日进科,坚持完成了见习期,2月15日提出了离职。第三位是2017年3月14日进科,下午便提出了离职。应该说,后两位还算不上严格意义上的离职,因为还没有签合同。但我们需要反思,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直接“倒”在了见习期,还有些人甚至挺过了试用期还是会毅然决然地退出。

有很多因素影响着大家的求职心理,比如个人因素、工作自身问题等。但我们该怎么办?听之任之,不愿意留就算了,然后再继续招聘?这种想法显然是不行的。我们需要冷静地分析离职背后的原因,及时调整思维,找到合理的解决办法,鼓励更多的人才加入社区卫生服务团队。

预期与现实脱节

须培养认同感

对于成为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一名全科医生,很多求职者显然是准备不足的,有些人是在各种单位层层筛选后,被迫选择了全科医生这个职业。对于全科医生是什么、做什么,没有明确的概念。对于全科医生的职业发展没有一个良好的预期,或者预期与现实工作严重脱节,很容易导致求职者打退堂鼓。

建议:就我所在科室而言,在见习期时,我们更注重的是让求职者实实在在地感受到我们怎样开展工作,做了些什么,然后让求职者和科室之间进行双向选择,求职者如果觉得可以接受和适应,科室也觉得该求职者不错,那么就可以进入试用期。但实际情况是,有些求职者在见习期便打了退堂鼓。因此,见习期不仅要让求职者全面适应工作本身,同时还需要有意识地培养其对全科医生这个职业的认同感,让其能够看到繁忙工作的内涵和实质。

Mar 16

三张表 让居民有了“健康管家”(健康报)

响石潭按照国家基本公共卫生服务规范的要求,对于社区重点人群是有相关管理规范的。比如对于社区中的老年人,需要每年面访一次,进行老年人健康管理,包括进行健康体检以及中医药健康管理等;对于高血压、糖尿病等慢性患者每年需要四次面对面的访视,需要进行健康体检等。但实际工作中,往往会遇到很多困难,比如有些老年人不愿意到医院进行检查,但是愿意接受家庭医生的上门服务,如测血压、健康咨询等等服务;有些老年人就是不想检查心电图,不想检查B超,但愿意检查肝功、肾功、血脂、血糖;有些糖尿病患者餐后血糖偏高,需要检测餐后血糖;有些居民即便是做了体检、体质辨识,签了无偿协议,但是他就是记不住,让他立刻重复一分钟前刚刚说过的“铅笔、卡车、书”等简单词汇都很困难。

按照目前基本公共卫生考核方法,对于上述这些情况考核的结果有可能就是不规范管理。如何让重点人群管理既满足社区居民的需求,又能够规范完成?如何让重点人群规范管理的要求在家庭医生工作中落地生根?2017年在中西医结合健康管理模式下,我们开展了“三表合一”的健康管理探索。

何为“三表合一”?简单地说就是将签约表、体检表以及体质辨识表合三为一。“三表合一”并不单纯是表的整合,更重要的是流程的整合,让健康管理从指标、档案、考核落实到居民的体验中,要让家庭医生团队管得了疾病,守得住健康。为此,我们在工作中全面整合家庭医生团队、中医康复科、住院部病区三个区域力量,以中西医结合一体化管理模式为核心,开展“三表合一”居民健康管理。具体而言,就是签约、体检和体质辨识纷纷落地,和中心各个科室工作紧密整合在一起。

表一:居民签约

签约不仅仅是签署文书,更重要的是让社区居民能够得到签约后实实在在的健康管理。社区居民对于家庭医生签约,除了对于满足基本公共卫生服务的需求外,更注重基本医疗需求的满足。社区居民希望家庭医生不仅能够可以提供健康教育,慢病管理,更要能够“住的了院,看的了病”。为此,我们以家庭医生团队为主导,中心内科病区、外科病区共同参与,并要求上级医院专家在辖区通过专家义诊、健康讲座以及教学查房等方式让社区居民不仅了解到签约的意义,更感受到通过签约,我们家庭医生团队有能力保障签约内容的落实。比如,对于签约居民遇到疑难病情,我们会邀请上级医院专家到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开展教学查房,让签约居民享受到家门口一对一的专家服务。只有让居民切切实实体验到签约的好处,才能让社区居民实实在在地记得住家庭医生签约服务。在社区居民签约的同时,我们还会发放社区居民免费体检卡。

Feb 28

从前居民有病就跑大医院 现在习惯先到社区卫生院(成都日报)

响石潭2011年7月,大学毕业后杨兰便就职于新华少城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从事着全科家庭医生服务及相关工作。5年多时间里,她的工作除了坐诊、开药,更多时候是提上工具箱走到居民身边,为他们量血压、测血糖,或是传播健康知识,进行回访。没有轰轰烈烈,却是最称职的社区居民“健康守门人”。

原来,不少居民一有病痛就往大医院跑。但现在,大家渐渐习惯先到社区卫生院看看,或者打来电话先咨询。

今年第一次义诊 解答居民常见问题

中心过街楼家庭医生团队由8名成员组成,包括家庭医生、社区护士、公共卫生医师,负责辖区内63个院落、3万多居民的家庭医生工作,其中老年人群居多。

本月12日下午,记者前往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准备采访杨兰,恰巧她所在的团队准备集体出动,开展今年的第一次义诊,针对高血压、糖尿病等常见健康问题的预防和治疗进行咨询和讲解。记者跟随她穿过几条街道后,来到东二道街74号社区大门外。不一会儿,不少由她负责管理的病人闻讯而来。

“先测测血压,最近有没有觉得头晕?”在临时搭起的义诊台前,杨兰一边为居民做着检查,一边耐心询问着健康状况。

“拉家常”式看病 拉近医患间距离

“社区病人住哪个单元,患什么病,病情如何,我都说得出来。”多年的基层卫生工作实践,让杨兰成了掌握社区病人情况的“活电脑”。贺明宏(化名)老人有家族遗传原发性高血压,总担心自己会患上脑卒中。签约家庭医生由她负责管理以来,通过定期监测血压、指导合理用药、及时解读病例报告等方式,老人丢掉了焦虑的思想包袱,病情控制得很稳定。

入户随访的时候,患者会塞给他们新鲜的水果;炎热的夏天办义诊,居民会主动买些水送来给他们喝;到了端午节,又送来自己包的粽子。“老人家都是很简单的,你对他们好,他们自然信任你。”杨兰说,“拉家常”的看病模式,容易拉近距离,让医患间的人情味更加浓厚。

Feb 23

家庭医生签约服务亮点VS难点(四川日报)

拿着患者的病历,整理好全科医生包,2月20日上午10点,成都市青白江区红阳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全科医生陆莉,再次来到团结路社区的八千小区。陆莉是小区看守车棚的宋大爷的签约家庭医生,宋大爷6年前脑中风从区医院出院后,就一直在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接受康复治疗。

“今天早上吃药没有?”“平时要加强锻炼,争取能端起碗。”“先来测个血压。”……每周一次的上门检查,让行动不便的宋大爷在家就能接受治疗。“和医生签约服务后,好多问题在屋头就看了。”宋大爷高兴地说。像宋大爷一样,我省各地越来越多的群众开始享受家庭医生签约服务带来的便利。截至2016年底,我省家庭医生签约服务率达40.16%,3269万人拥有自己的家庭医生。家庭医生签约服务的推进,到底给群众带来了哪些便利?推进过程中还需破解哪些难点?连日来,记者走进社区卫生服务中心,跟随签约家庭医生走进居民家中一探究竟。

《四川省推进家庭医生签约服务的实施意见》

主要目标:2017年,家庭医生签约覆盖率达到40%以上,重点人群签约覆盖率达到70%以上;88个贫困县建档立卡贫困户家庭医生签约服务覆盖率达到100;到2020年,基本实现家庭医生签约服务制度的全覆盖。

主要路径:家庭医生团队服务内容;为居民提供基本医疗、基本公共卫生和约定的健康管理服务;转变签约服务模式;鼓励居民或家庭在与家庭医生团队签约的同时,自愿选择一所二级医院和一所三级医院为转诊就医医院,构建“1+1+1”的组合签约模式。

明确签约服务经费渠道:签约服务经费由医保基金、基本公共卫生服务经费和签约居民付费分担。

薪酬激励政策: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内部绩效工资分配可采取设立全科医生津贴等方式,向承担签约服务和临床一线任务的人员倾斜。

首页上一页 [1] [2]3 [4] [5] [6] [7] [8] [9] [10]下一页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