响石潭

Mar 17

全科医生应具备的素质

  昨天晚上广州中医药大学中西医临床基础的研究生晓晓问响石潭相关社区医院的一些事情,说自己有到成都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工作的打算,但是她对社区医院里面的医生具体做哪些事情不是很了解。所以响石潭特意写这篇文章来说明一下社区的医生的具体职责。

  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医生叫做全科医生,但是现在很多社区的医生是不能称之为全科医生的,全科医生属于中级职称的,也就是说考取执业医师资格证之后考主治的时候才能考取全科医师。在社区,全科医生是医疗活动的守门人,随着社区首诊制的推行,全科医生在整个医疗系统内的责任会更加重大。响石潭在全科医学相关期刊中寻得梁万年老师的一篇文章,对于全科医生有着较全面的论述,特别引用在此。

  全科医生是经过全科医学专门训练,工作在基层的临床医生,能够为病人个体及其家庭成员以及社区居民提供优质、方便、经济有效、全方位负责式的健康管理。其服务对象涵盖不同性别、年龄的人;其服务内容涉及生理、心理、社会各层面的健康问题;能在所有与健康相关的问题上,为每个服务对象当好健康代理人。

Mar 14

2009年医改的重点内容

  两会召开完了,医改怎么改呢?这是每一个公民所关注的重点,不仅仅是普通老百姓,医生自己的也是非常的关心。对于响石潭这类即将毕业的准医生来说更是关心了,因为医改决定着自己今后工作的方向,毕竟政策是一种很大的导向呢。

  卫生部部长在两会时候说,通过医改,尤其是近三年五项重点工作的组合实施,将初步建立人人享有的基本医疗卫生制度框架。 响石潭记得在本科时候学习全科医学的时候老师就说我们国家说在2000年就要实现人人具有基本医疗保健,结果到了如今2009年,人民依然在为医疗而叫苦。关于这次的新医改,陈竺说,关于新医改的方案,前四项重点内容都有一个“基”字。

Mar 7

医改的投资方向

  两会这两天正在如火如荼的进行,医疗问题是举国关注的一个焦点,响石潭自然更是关切,因为这是自己所在的行业。刚才在百度看到一则报道,钟南山院士呼吁8500亿投资应该投在健全建立社区医疗保障上。假如真的这样实施的话,那真的就太好了。

  关于“看病难难在哪”的问题,钟南山说,“难在哪儿?就是我们的医疗体制和结构不合理。”他举了一个数字,在大城市的医院里头60%到70%基本上都是在看普通病。患者不相信社区或者基层,他非要到大城市看。大城市的大医院尽管分散了很多精力,但是他也愿意多看,因为能给他带来收入。钟南山说,实际上应该是社区医疗发展得越好的话,大医院的病人越来越少,我们的医疗就越有希望。他透露,在国外80%的病是在社区解决的,不到20%是在大医院解决,不到10%是专科医生来解决。

Mar 3

社区卫生服务发展的两会提案

  两会今天开幕,很多提案也将在两会上面提出。作为医疗系统的一员,虽然响石潭还没有毕业,但是对于我所关注的医疗领域,尤其是社区卫生服务这方面,响石潭是非常关心的。响石潭在新浪网看到了关于社区卫生服务发展的一份两会提案,其中含有卫生部对于这份提案的回复。仔细读来,对于发展社区卫生服务事业是大有裨益的。毕竟社区卫生发展在中国几近20年,但是既然没有得到很好的效果。

  响石潭将相关内容汇总了下,以备自己学习和大家参考。社区卫生服务是实现人人享有基本卫生保健目标的基础环节。大力发展社区卫生服务是深化城市医疗卫生体制改革,优化城市卫生资源配置,着力解决群众“看病难、看病贵”问题,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重要举措。

  解决“看病难、看病贵”,涉及到医疗卫生体制的改革、医疗卫生资源配置以及药品生产、流通秩序等诸多环节,需要有自上而下统一的改革方案,是一项需要很长时间的大工程。

Mar 1

留住医生待遇是关键

  近日在一则题为《培训全科医生仅两成进社区》的报道中指出广州萝岗区有264名医生接受了全科医生岗位培训,但从事社区卫生服务工作只有52人,仅占19.7%,而其中主要的原因就是社区医生工资低,留不住人,往往留下来苦苦支撑的往往是一些低水平的人,老百姓不信任,不敢就医,又导致社区医疗机构收入低。如此以来形成了一种非良性的循环。

  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和大医院相比,医疗环境尤其是医患关系更加的和谐和轻松。响石潭本科毕业时候在玉林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实习,那边的患者可以说和医生某种意义上说可以称之为亲人的,彼此之间非常的融洽,没有谁防备谁的戒心,大家基本都是一团和气,其乐融融。医生定期下社区家访,而患者也会很主动的来医院做体检,听医院的讲座之类的。

首页上一页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42下一页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