响石潭

Jan 8

10周年,7周年,我们一路前行

响石潭1月5日腊八节,转眼间已经结婚整整七年了。2010年至今,一路走来风风雨雨。依稀记得最开始的12月8日直到后来领取结婚证的12月初8,我们都在携手并进着。2016年128是十周年了,记得当初还是128,五周年快乐,转眼又是一个5年。

记得今年成都中医药大学60周年校庆的时候,我和大人在校园里面听到了校歌,不约而同的笑了。因为,一切都是源自校歌开启的,那是10年前的12月8日。想在网络上寻找这段痕迹,也只有和讯博客上面的点滴了。曾经的百度空间早已经烟消云散,不复存在了。

那时候我还在痴迷的管理着学校的成都中医药大学百度贴吧,从2004年到2008年一路痴迷。在2006年可以说是顶峰了,只不过那年的128我在想的是不再上网,而这一些就是缘分,我认识了大人。记得刚开始认识大人的几个月,我可以清楚的记到每一天发生了什么事情,居然可以回忆起来,这或许就是爱情的力量吧。

后来的那些年,太多的回忆了。有多痛苦有过欢乐,最为伤感的岁月那属短暂的雅安之行,最为值得回忆的事情就是那块相当瘦的鸡肉,现在想起来都觉得好笑,可那就是青涩的岁月。文字是个好东西,写博客是个好习惯,于是文字记录下来了那个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的经典故事。

新的2017开始了,正位凝命,继续加油。

Dec 24

响石潭网站八岁了,生日快乐

2016年12月24日,网站从2008年诞生之日起整整8年的日子。那时候还在想真正从百度空间独立的日子到来了,然后时隔这么多年早已经是再见百度空间,百度空间已经于一年多以前被百度关闭了。今天是平安夜,我还在朋友圈说第一次平安夜是在大学一年级的时候了,在此以前对于Christmas Eve的印记还仅仅是一个单词而已。上周我也度过了自己33周岁的生日,在网站8岁,自己33岁的时刻,想对网站和自己说些什么呢?

网站自从建立至今,无论是对于工作还是对于生活都是起到了一定的影响作用。我无法界定这个影响是是好是坏,是对是错,因为这些都永远都是相对的。但可以确定,网站的的确确对生活和工作有着较大的影响力。每年都会对网站进行总结,都会说一声“响石潭”生日快乐。

这些年,网站能够给我以力量。在我思绪烦乱的时候打开网站码一段文字,可以让我思路豁然开朗;这些年,网站能够给我以知识。在我不知所措的时候打开网站寻找一些有益的知识,可以让我得到知识的武装;这些年,网站能够给我坚持。在我准备放弃的时候打开网站看到八年下来的坚持,可以让我得到继续前进的动力……凡此种种,最为关键的是这些年网站培养和促进了我积极总结、不断创新、锐意进取的独立思辨的能力。而这些其实也是互联网的魅力所在,网站虽然码的是文字,但记录下来的确是满满的情怀,逝去的记录以及花样的未来。

这些年网站也在不断的变化,与其说网站变化不如说是人的改变。2008年-2010年读研究生阶段这几基本记录的就是读书,2010-2013年阶段开始记录工作,一个是个人逐步适应全科医生工作的过程,比如刚刚来到单位工作,心里还在思考第二周:问我能坚持多久?比如刚工作后在风雨交加的时刻难得糊涂,就在今天的那种困惑与迷茫;比如刚下社区因为和居民沟通不畅的那份尴尬,当时想今后凡事都要考虑周全;再比如我刚到单位工作向科主任争取周末坐门诊,那时候的不知所措,我在思考我的前方在何处?甚至还有工作之初的那份焦灼,一直在想考博乎?读博乎?还有那从三医院进修半年回医院上班第一周商业街家庭医生团队成立的日子。这些都是网站带给我的浓浓记忆,回望那份青涩的岁月。2013年至今则主要是管理科室的记录,之处是简单罗列科室的各项工作事务,期待可以通过开展各项创新提供工作内涵。而之后则是对于基本公共卫生和基本医疗能力提升的思考。

Dec 11

2135天:11月,Coco的小愿望

响石潭这几个月都很忙,而且经常也不在家,于是Coco就有意见了。说很久没有带她出去玩了,她的愿望就是去游乐场。想想也是,今年读幼小衔接班开始,每周五晚上要从红光赶到草堂白果林幼儿园上跆拳道的,周六上午数学兴趣班,周日上午是画画的兴趣班。还好当时止住了飞叠杯以及泥塑的兴趣班,只是去旁听了一下。不然,Coco的周末基本也就没有了。即便是如此,Coco每周六日也就只有下午才有时间出去玩一下,这个属于孩子这个年龄应有的童趣。

11月,去了人民食堂好几次。第一次去Coco很喜欢吃这里的牛肉,虽然辣辣的,但是味道很醇厚,这正好对了这个重口味小baby的胃口。之后有一次去,Coco看到一个硕大的麻团。其实,之前我去人民食堂的时候也看到了这个大球球,当时还问同行的人这个是什么鬼?呵呵,在我的儿时记忆里面是没有这个东东的。像是糖油果子,但这个体型明显不是一个级别的。这次给Coco点菜的时候才知道这个巨无霸叫做麻团。不过吃起来其实比棉花糖还是棉花糖,薄薄的一张皮,里面便是空心了。不过或许就是吃一种感觉吧,也是满足孩子的一种好奇心。呵呵,我又何尝不是呢?

11月,去了省博物馆和浣花溪公园。省博物馆Coco之前去过的,可是那时候还比较小,所以她现在已经没有印象了。在博物馆里面,她最喜欢的是齐白石画的小动物,最后走的时候给她买了那本书。不过过了这么多天,发现也就是那一时的热度,书现在也不知道被丢到哪里去了。这段时间Coco克服了自己,跳绳是越来越厉害了。周末去少年宫的路上,Coco也是边跳绳边走路。去浣花溪也是一路跳,甚至人行道上很多人也跳。于是说了Coco几句,一言不合她便哇哇大哭。这个习惯不好,需要改。在浣花溪,开始Coco一直闹腾,想要玩具,在没有得到满足的情况下开始泱泱不快。后来都要准备回家了,突然看到了儿童娱乐的地方。很大的一个充气的儿童跳跳床,Coco这下子活跃起来。蹦蹦跳跳,后来喊也喊不走。

11与,去了成都理工大学的恐怖博物馆。起初以为很大,结果到了后发现有些失望,就是一间大的会议室,里面摆放了几个恐龙的化石,还有一些不同石头的标本。估计这个石头便是理工大学生们研究的重点,而恐龙化石是否也是一种特殊的石头呢?与其说是博物馆,不如说这里是博物馆的一个展厅。虽然展品很少,但作为第一次见到二十多米化石的我们还是激动了一把,仔细看了很久很久。除了恐龙化石,这里面还有树叶的化石,鱼虾以及青蛙蛇等等的化石。不得不喟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后来,在博物馆外面的健身器材上面我们运动了一会儿,还在理工大校园里游览一番。这才是大学的哇,每每走到各个大学都会想起那一眼望穿的中医学院。

Nov 29

成都中医药大学60周年校庆记

响石潭最近欠账比较多,很多事情没有记录下来,心里总觉得欠欠的,似乎总有一些隐隐约约的牵挂,想来也便是没有写日志了。从2008年开设这个网站至今,已经有8个整数年头,8年来记录了很多繁杂的琐事,也思考了很多,往往在这里下笔敲打键盘之后很多思路便油然而生,这或许就是一种习惯吧。让习惯符合规范,让规范成为习惯,这是大前天西经培训时候老师提到的一句话,牢记于心。

林林总总,先说一下成都中医药大学校庆的事儿。校庆,60周年。记得来学校2002年的时候前一年是学校成立45周年,那是在高新西区校区,入校的时候还可以看见校庆时候的点点痕迹。后来2006年是校庆的50周年,那时候开始有了效果。闭上眼睛,也可以想到那“时光荏苒”的女高音歌唱。也正是因为这首校歌,我与大人相遇。后来觉得一转眼,50周年校庆过去一载,而现在已经是60周年。

全科医学这个专业总共招了三届学生,我们是第二届。大一到大四我们属于管理学院,大五的时候我们属于临床医学院。不过很明显,对于管理学院大家的认同感是最强烈的,这次校庆也正是管理学院在接待我们这些归来的游子。10月23日,我和大人以及齐哥夫妇一起到了温江校区。在这个校区的印记极少,没有在这里读书过,印象里面一个是第二次去温江校区,一个便是当年管理学校贴吧时候温江爆炸事件,不过都已经随风远去。

大约九点过到了温江,一行人到了管理学院的校庆接待点,刚好碰到接待校友的经管02的李韵涵。她留校工作,现在是学生科科长。大家一起在管理学院的横幅前合影,不由自主的想起了当年“管理管理,勇争第一”的口号,岁月沧桑,日久弥新。在这里还见到了徐武兵夫妇以及他们可爱的小宝宝,时过境迁,现在我们都是孩子的爸爸妈妈了,遥想当年刚刚入校的青葱岁月,依然恍如昨日。

Oct 7

2016年国庆,且看国庆升,又访都江堰

响石潭今年国庆第一天,全家一起去天府广场看升国旗去了。用大人的话说这是在圆我的梦,或许是吧,但也是给Coco上一堂爱国主义课程哈。大学期间,每年国庆都有同学去天府广场看升国旗,可是自己总是心动却没有行动,因为各种原因从来就没有去看过升国旗。这次我们五点便起床了,五点十分左右打滴滴到了天府广场,到的时候已经排了很多人,于是跟着排队。本以为是六点升国旗的,这时候天还是黑乎乎的,五点五十时分排队人群进入了天府广场国旗四周,这里已经被警察叔叔围着,我们站在边上守候着升国旗的庄严时刻。

到了六点,人越来越多,已经是里三层外三层,最前面一层都是小朋友。六点并没有升国旗,天开始逐渐放亮。急忙百度,发现到七点才升国旗。结果好不容易等到快七点的时候,Coco已经困得不行了,趴在大人的肩膀上面睡着了。到了七点,整齐的仪仗队进入大家视野,一股莫名的激动袭上洗头,大家在注目礼中高唱着国歌看着红旗冉冉升起。那一刻,每一个在场的人都是无比的自豪。国旗升完后,大家都已经是双腿麻木,急忙找个地方坐了一坐。之后拍照时候Coco醒来了,虽然升国旗时候睡着了,但是参加就是一种经历。

人们纷纷拿着国旗在天府广场合影,都在记住这伟大的时刻。之后,又去了东区音乐公园。这个地方也是向往很久的,不过去了后发现也就这样,没有什么特别的感受,估计是因为去的比较早,很多店铺还没有开门的缘故,感觉不出来什么特别的。或者是因为去过北京的798,所以有意无意都进行对比,相较而言,这里就逊色许多了。

国庆第二天,我们去了都江堰。这里也是一直想去的地方,人特别多,处处都在排队都在人挤人。看了一通下来,对于原来宏大的水利工程有了一个更加直观的认识,反而失去了那种气势磅礴的崇敬感,或许自己还是缺乏足够的对古人的敬畏之心吧,还没有真的了解都江堰。

Oct 6

回家,那份质朴的祭奠

响石潭前段时间回老家,见到了很多亲戚,有些已经将近20年没有见到过了。记忆中的他们都还是中年人,而这次见到分明知道他们都老了。有的已经七十多岁了,有些已经满脸皱纹两鬓斑白了。想想也是,父亲明年春节就要满60岁了,他们这一代人基本都步入老年了。大妈下葬是在周五,周四上午我上班到了9点之后便急急忙忙和大人乘机回老家,还好一切顺利,下午两点就到了家。这是大人第一次参加关中的葬礼,我上次参加都还是舅爷去世三周年的时候,距今也是有十多年了,几乎已经淡忘了丧葬了流程。

当天下午回去就急忙穿好丧服,和孝子们一起到南岸地奶奶的坟头上香。之后回来一直在灵堂和东墁十字路口来来回回,迎接原来奔丧的亲戚。晚上在灵堂便是三叩九拜,我第一次被这浓重的丧葬习俗所震撼,在想想电视里面的拜祭黄帝陵,我们都是在用最浓重的礼节在祭奠我们逝去的家人。由于跪在高音喇叭旁边,我的耳朵后来持续耳鸣,直到现在夜深人静的时候还有有些耳鸣,不过较之当时已经减少了一点。周五上午到南岸地下葬,五队的领居男的都在抬棺灶。记得以前抬棺灶的都是村里的年轻小伙子,现在村上几乎没有年轻人了,抬棺灶的基本都是四五十的中年人。

下葬过程不表,回来后家人聚在一起开了一个所谓的常委会。这也是七个兄弟有史以来第一次聚在一起,虽然讨论的事情没有按照预计想象的那样发展,但讨论就是进步,很多事情一步步做就到位了。这也是父亲和两个哥哥很多年的难得相聚,下次再聚已经不知何年何月了?所以能够留下一段图片记忆辨识非常珍贵的了,记得当时陈述提议大家合照,可是后来都忙着做其他事情去了,合照也便没有成行。在大家讨论的时候我拍了几张照片,于是我便将两张照片合在了一起,尽可能让大家都同框。于是可以看到父亲三兄弟,下一辈的我们七兄弟(我在拍照),还有三妈家的两个姐姐。 

首页上一页 [1] [2] [3]4 [5] [6] [7] [8] [9] [10]下一页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