响石潭

Oct 6

追忆那故乡的老房子

响石潭事情一多,人就会变得慵懒。这不,9月份至今几乎没有码文字。9月份回家再次到阔别已久的老房子看了下,上一次印象中是在2008年春节时候了,至今已经有8年多没有再进去看过。这里是我儿时居住的地方,基本在这里居住到了1996年我初中开始的时候。家门口已经被邻居开垦成为了菜园子,顺着小道进去。头门的锁不知何时已经被人撬开了,门是虚掩着的,用手一推便咯吱咯吱的开了。

和邻居家相邻的一面墙已经倒塌,长了很多野草野树。印象中总觉得这个屋还是比较大的,现在看看已经荡然无存的磨面的那个位置,感觉是那么的小。原来梨树的地方有一个大坑,是雨水陷下去的。两间房子一个厨房,尤其是厨房已经是摇摇欲坠,不知道还能撑几天,感觉随时都要倒塌。厨房后面08年回去时候还有一个大洞,可能是以前地主家的通道,这次回去已经被填了。我到了奶奶的房子看了看,布满了蜘蛛网,上次回去时候这里面放的还是给大妈置备的棺材,没想到这次大妈已是阴阳两隔。看着昏黄的房子,我渐渐的回想起以前的点点滴滴。是那么的琐碎而不成系统,但又是那么的值得回忆。

记得小时候我是和奶奶在一个房间里面住的,每天晚上都要到爸爸妈妈房间看完了动画片后才到奶奶这边睡觉。小时候最喜欢……写在此处发现一个很奇怪的现象,以前觉得我对小学的记忆几乎是0了,什么都想不起来了。没想到现在对于很多时候竟然逐渐回忆起来了,而且是那么的清晰,呃,这是老了的意思么。奶奶房间印象最深刻的一个是我趴在窗户自己弄一个白纸,自己做皮影戏玩,还经常从窗户翻进来翻出去的玩。再有,就是奶奶去世前就在这个房间,那是在20多年前的事情了,岁月就是这么的快。

家里那个梨树已经不在了,那个苹果树也不在了。这两个树很有意思,梨树是一个雪花梨的树,梨长成熟后非常的黄,但没成熟之前硬邦邦的不好吃。我经常爬到树上去玩,拿个竹子干干打梨吃,感觉现在都还能回味起来那个雪花梨的味道。那种有一个大虫眼,有些烂了,但又香香的味道。苹果树是在粮仓的地方,以前粮仓在奶奶房子旁边,后来拆了搬到了厨房旁边。记得在那个苹果树和厨房门口之前绑上一个绳子,可以荡秋千。院子里面还有一个大桐树,那是后来才栽的。以前院子里还栽了石榴树,不过后来都死了。

Sep 17

中秋,月圆,2016

响石潭生活中总有几杆秤,人心里总有一张网。时时刻刻我们都在称量着,方方面面我们都在网里面迷失着。

中秋,月圆,2016。

今年以来已经有4位同事辞职了,从第一个张茜开始,之后曹亚兰,再后来向宇凌,一直到最近的唐世伟。如果说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这个一点也不假。大家都在筑造着各自不同的人生,就像你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事情一样,你也无法预测恍然间又会有哪些同事离职。其实我一直想建立一个全科离职员工的联席制度,虽然大家不在一个单位奋斗了,可是否可以在一起定期聚聚。任何一个人都是希望生活过的更加美好的,既然离职肯定有不得已的苦衷,既然离职肯定有相对更适合离职者本人境况的更好选择。不过,想想也就只能想想。因为,悲催的事实告诫自己有些时候做多了不见得是一件让人兴奋的事情。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一亩三分地,我们都想经营好自己的那份田地。有句话叫做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有时候我们路走不通的时候,无法发挥更多的能量去做更多的事情的时候,或许就只能是退而求其次,做到穷则独善其身。只不过做与不做,都需要思想到,需要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有时候积极与消极是如影随形的,我们不知道如何去丈量自己的情绪到底属于积极还是消极,但我们始终是要充满饱饱的能量。

Sep 11

阔别十四年的礼泉一中

响石潭时光的车轮几经碾压,已经到了2016年9月11日。想起15年前还在高三,那天早上六点过天还没有大亮,我们便在操场上面跑步。记得雒武超边跑步边说美国大楼被炸了,这是他天快亮时候听收音机听到的消息。按照时间推断我们应该是9月12日早上跑步时候知道这个消息的。高中时候,手机那是稀罕物品,武超以及师鹏辉有一个BB机已经是非常牛叉的了。前几天因为大妈病逝下葬,我时隔三年再次回到了老家礼泉。抽空再次到一中走了走,已经有很多很多年没有进去了。记得有一年想进去,被敬业的看门大爷给拦住了,只能遗憾的回望一下。

这次回去很幸运,和大人佯装高中生径直走了进去。或许应该有一个制度,能够让毕业的学子可以有机会回到母校,而且是正大光明的进去。走进校园,有一种莫可名状的情感袭上心头,这里是曾经待了三年的地方,一切那么的陌生,感觉这些就只是在梦中才出现过而已。而切切实实,我是在这里度过了三年的。很多人和事已经记忆模糊,甚至完全把清除出了记忆。走在校园的大路上,我使劲的回想着这里发生的一切,希望能够有记忆证明我曾经在这里读过书。但很遗憾,残存的记忆真的很少很少。而即便是到了大学,我后来有网络日志可以追忆,但都会觉得那些回忆是如此的飘渺和不现实,人生如梦,或许就是这样。过去的就让他滚远些,何必在意何必追忆! 

进学校后,我和大人来到了以前的小操场,这里是升国旗的地方。站在东南角落,看着从瓷砖格子里面长出来的小草。我告诉大人,我记得这里是我当年栽下的。我们用小木棍把瓷砖孔里面的泥土挖开,然后把小草载进去,再盖上土。不过我已经记不得我在高中是几班了,高一五班?六班?还是高三二班?记得就是在这个升国旗的地方,我获得一份特殊的荣誉。用泥巴做了一个手,然后得到学校手工比赛的一等奖。这次回老家,家乡人都说Coco喜欢做手工简直就是从了我啊,和小时候一模一样,喜欢用泥捏人人玩,捏的捏人还有模有样的。

Jul 30

忙碌而又空空的七月

真的觉得时间是一蹦一跳的往前走的,不过7月份的时光确乎停滞了许久,感觉特别的漫长。7月份也经历了许许多多的事情,有回忆有遗憾更有畅想。7月2日进行了2016年青羊区公招考试的面试,因为有了2015年的教训,心里几多紧张,完成考试之后便准备着7月4日到9日期间重走长征路,健康阿坝行感悟。7月9日下午回到成都,之后便开始准备17日的副主任医师专业知识考试,17日参加公招考试的体检。18日开始准备新的一期培训办班,开始启动有一年的居民卫生利用国家调查项目。25日这周开始准备又一次的上级检查,以及开始培训班。事情真真很多,但也充实。期间,还迎接了国际友人到我中心的参观交流。

响石潭 响石潭 响石潭

昨晚上全院二级班子开会讨论直到凌晨12点过才结束,大人过来接我,我笑着说这可是我参加过的史上最长的一次会议了,长达8个小时。不过讨论形式会议,类似于头脑风暴式的交流其实很有意义,也非常新颖,能够极好的就目前存在的问题进行梳理并得出合理的解决方案,这也是家庭医生团队工作所需要具备的一项基本技能和素养。现在我的眼皮都还在打架,打架啊打架。回顾下这段时间的科室工作,似乎又是觉得有些徘徊。我们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团队,我们需要什么样的人才,我们应该具有什么样的绩效管理?

Jul 10

重走长征路,健康阿坝行感悟

响石潭我于2016年7月4日到9日期间参加“重走长征路,健康阿坝行”大型健康公益活动。此次活动由四川省卫生计生委基层卫生处主办,四川省社区卫生协会、阿坝州卫生计生委、四川省医疗卫生服务指导中心党总支等承办。来自四川大学华西医院、四川省人民医院、四川省妇幼保健院、成都市青羊区新华少城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成都市高新区合作社区卫生服务中心、自贡市自流井区新街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德阳市旌阳区旌西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德阳市旌阳区泰山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25名专家在五天的行程中,在七盘沟、川主寺等医院开展义诊和对口帮扶工作,涵盖全科、消化内科、呼吸科、心血管内科、妇产科、内分泌科、儿科7个专业。

此次活动虽然只有五天时间,但对我来说无疑是一次精神和心灵的洗礼,是对“两学一做”学习教育的进一步深化和理解。作为一名全科医生,我们我们不仅要掌握精湛的医疗技能,更要有一颗仁爱之心,要能够将我们的所学用在人民群众健康谋福祉上面,要能够时刻把为人民服务挂念在心头。五天的行程,我们分别去了汶川县七盘沟社区卫生服务站、松潘县中藏医院、若尔盖县阿西乡卫生院、阿坝县贾洛镇中心卫生院以及红原县安曲镇卫生院义诊。对于这里的交通、医疗以及民俗有了一定的认识和感悟,对于红军革命前辈过草地的艰难岁月和革命精神进一步加深了认识。

一、交通。为什么要把交通放在第一位来说?五天的义诊,除休息外,如果说义诊时间占40%,那么在路上的时间至少占了60%。从成都出发遇上大雨,一路在瓢泼大雨中行进到了汶川七盘沟。之后几天基本是上午2个小时左右驱车抵达义诊地点,三个小时义诊,之后又马不停蹄的用四个多小时开车到下一个目的地。从成都到汶川一路上过了很多个隧道,都是石头山中穿凿出来的隧道。如果说一桥飞架南北,天堑变通途。那么这里的隧道丝毫不亚于“桥”,有的隧道长达几公里。从汶川到松潘一路上经过了很多大山,汽车行驶在山谷之中,四周的峭壁上面随时都可能有滚石落下。有时候可以看到一整面的山体滑坡,有的是八年前地震后尚没有恢复的光秃秃的山,有的则是近来才滑坡下来的,可以看到很多碎石堆积,甚至烟尘滚滚。而从松潘进入若尔盖开始,便是茫茫的大草原了。一开始对于草原对于牦牛非常新奇,后来几天也渐渐的习惯了。

Jun 25

响石潭,空留一个名字让后人向往

随着信息化的不断发展,过去的短信几乎成了收快递信息,银行信息的平台,人与人的往来逐渐被微信替代。每每有人加我微信时候问:“响石潭?这个名字很特别,为什么叫做这个名字呢?”是啊,为何叫这个?响石潭,那是我的家乡,那也是一个从未到过心驰神往的“潭”。

通过搜索网络资源,可以看到响石潭在礼泉石潭镇有一个,而在乾县注泔镇也有一个。注泔镇的响石潭逐渐发展为一个旅游景点了,而石潭镇响石潭却已经干枯,或许也就是一个遥远的记忆,醴泉县志上写到“……其上流所经俗号“响石潭”,水激石横,涛沫飞溅,奔流环绕自成瀑布形者,最为奇观……”,而现在“响石潭,潭已废,只空留一个名字让后人向往。流泉究竟如何地乱珠投盘,澄潭又如何地静影沉璧,只好付之阙如不得而知了”(康亦庄)。

而“浪漫红豆”的一篇博文让我们再一次回看下2016的响石潭:

从县城北行二、三十分钟,在去往石潭乡的路上,有个砖瓦窑,由此往北走二、三里弯弯曲曲的山路,就到了路的尽头。然后步行四、五百米就到响石潭了。这是一个干涸的河道,周围全是黄土,不管是土坡,还是山崖,不管是脚底踩的河床,还是眼中望到的土坎,全是灰黄一片。北方气候干燥,尤其是冬春两季,人们对雨水的期盼,不亚于对幸福的向往!高大的土崖,深厚的黄土,仿佛在向人们诉说着这里曾经的辉煌和气势,在整个河道中,曾经奔流过多么汹涌澎湃的河水!养育过多少代勤劳勇敢的小河人民!

……

再往北走,脚下一股细细的泉水在静静流淌,我们互相拉着跨过流水的沟渠,爬上一个窄窄的陡坡,大约二十米的样子,便到了梦寐以求的响石潭。当然,响石潭里已经没有水了,但我清楚记得,我那个赵同学写的可是真真切切有清冽的泉水,既然能叫响石潭,可见那水流之大,水声之大。这是一个相当狭窄的石缝,深约七、八米的样子,面对面能夹下两个人的宽度,石缝的壁是石化了的卵石,有几块较大的石头因耐不住千百年被压制的寂寞而探出头来。抬头向上一望,便是一线天了。

为什么能发出那么大的的声音呢?我暗自思忖:可能是水从六、七米高的地方流下来,冲到崖壁上伸出的石块上,发出的撞击和飞溅声,水落到地上的响声,加上洞内的回声,那声音一定会增大很多,成了当地有名的响石潭!响石潭也因它的知名度而给它所在的乡镇命名为石潭乡。响石潭虽然在冬春比较干旱的时节,不再流水,但它周围的泉水、小河流域这个母亲一样博大的胸怀依然不遗余力地奉献着自己的所有。

……

如今的响石潭敲响的不再是潭水的回声,而是小河水浇灌的小河酥梨的名声!相信我们的响石潭小河流域的酥梨会和当年响石潭一样蜚声四海,享誉全球!

首页上一页 [1] [2] [3] [4]5 [6] [7] [8] [9] [10]下一页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