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2十年,你们在哪里?你们都还好么?

512,十周年。

同一个512,不同人的不同追忆。

每年的今天,都会不自觉地陷入回忆。2008年5月12日,让我们再碎碎念一回。08年5月份,我当时读研究生一年级,正在四川大学华西医院肾内科实习。地震前一天我刚好上夜班,512当天下午夜休。刚回到学校,在一公寓的楼下面阅报栏看报纸,突然间大地剧烈的颤抖起来。所有人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短时间惊慌之后,人流都涌向了学校操场。站在操场上面,看着正对面的一公寓楼。宛如面条一样左右摇摆,“在风中凌乱”颇为贴切。随着大楼的摆动,开始尘土飞扬。同学们从公寓楼里面冲了下来,由于是2点刚过,很多人都还在午休。有的同学穿着内衣内裤便奔了出来。

这时候我立即给陕西老家打电话,打不通。给当时在双桥子工作的妻子打电话,打不通。于是,到自行车棚骑上自行车向双桥子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出发。记得沿途人群密密麻麻,人们惊慌失措,知道是地震,但又一时间不知道如何是好。于是都挤到了大街上面,很多人是生平第一次经历地震,没有任何心理准备。叫喊声,哭泣声,警报声,急救车声,混乱交织。穿透人群,沿着江汉路一直前进。终于到了目的地,妻子和患者们都在医院的院子里面。这时候我们的黑莓手机发挥了作用,拨打通了给陕西老家的电话,向父母报平安。

More...

阴平阳秘,精神乃治,读《遇见未知的自己》有感

5月1日放假,信手翻了几页买了好几个月的书,《遇见未知的自己》。没想到就停不下来,不管是文字还是插图都深深地吸引了我。或许这就是一种能量的振荡,一种同频。

曾几何时,学习《医学心理学》的时候知道有什么本我、超我之类的词语,还有潜意识等。读张德芬这本书,感觉又是一次心理学课程。不过作者用了讲故事的方式娓娓道来,让我们读起来不会那么的吃力。而且能够随着故事主人公的情节推进,一步步的熟悉和掌握如何认知真我。

读罢,合上书本。有多少还沉浸在我的脑海中呢?我扳手指算了算,居然数不出来。或许,要用数量来衡量知识的多少本身就是一种错,是对知识的一种亵渎。而《遇见未知的自己》这本书传递给我们本身也不能称之为知识,而应该是一种思想上面的启迪和开悟,让我们可以用全新的视角了审视自己,审视身边的周遭,审视……

不由得又想起了老人,想起了那一圈圈的圆。从真我开始,那份爱/喜悦/和平的原生态,那份人之初,性本善。再返观内照我们的自身,身体需要联结,情绪需要臣服,思想需要定静,身份认同需要觉察。我们必须跳出自己的固定思维,跳出自己身上厚厚的盔甲,站在外围来看看我们到底是被什么盔甲所束缚?是被什么固定思维所禁锢?而我们的本心又是什么?

More...

吾日三省吾身,读《解忧杂货店》有感

这几天读完了东野圭吾先生所著的《解忧杂货店》,后来翻看了下电影版,完全找不到阅读纸质书的那份安详与宁谧。

书的内容虽然比较穿越,但又隐隐的折射出我们的现实。每个人都是沧海一粟,而又不知不觉的发生着相互影响。人生中有许许多多的必然因素,也有着不可预测的偶然因素。如何把握自己生命的航程,我们需要稳稳的把握好航向。

杂货店的浪矢爷爷不仅是在解忧,或许更多的是在倾听。我们往往在内心中已经有了方向,但是我们需要一个倾听者,即便是倾听者不同意我们的观点,即便是倾听者对我们的苦恼无感,但只要他能够静静的倾听,我们的心里依然能得到慰藉。

人世间,看似繁花似锦。实则,每个人的内心深处都有一处不为人所知的“结”。这是对生命的思绪,是对现实的困惑,是对未来的惆怅,是对过往的纠结。而这些,每个人都是问题的提出者,也是问题的解答者,因为这是你自己实实在在的生活。

每时每刻,我们都在和他人发生着各式各样的关联。或许是一句对话,或许是一件事情,亦或是一封信。一颗换位思考的心,一颗善良仁爱的心,一颗诚挚待人的心,即便是我们不能帮助他人解决困难,但却能无形中带去温暖的关爱和希望的力量。

一本《解忧杂货店》,两三花生饮小酒。

内心的释然和洒脱,内心的无畏和坚毅,内心的倾诉和独白。每个人内心都需要一个喧嚣浮躁之的解忧杂货店,我们都需要心灵深处的那个臂膀,给我们依靠,给我们拭去眼泪,扶我们启程。而这个臂膀,其实就是你我自己!

慎独”便是!

“吾日三省吾身”便是!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便是!

充满温情的社区护士述职,我们的团队有力量!

五一国际劳动节,劳动的人最美丽。

今天收了科室同事的年度考核登记表,逐个看着大家的本人述职。其中几个同事的述职,有思考有案例,有作为有奋斗,读来非常的有力量。五一国际劳动节,这里充分展现着人性的伟大和光辉。

摘录如下:

同事A:通锦桥家庭医生团队社区护士

让我印象最为深刻的就是访视特殊人群,他们大多是孤寡、失独,丧失生活自理能力的老人。当我第一次去到他们的家里,家中臭气熏天,老人还长了褥疮,顿时心生怜悯。打了一盆热水给她擦洗脸和双手,奶奶感动的直说谢谢。那一刻哪怕再臭,我也会温暖她们的心灵。这只是我亲自经历的一件小事,在这里感人的故事每天都在上演。既然我选择了这个职业,我就会义无反顾地走下去,贡献我的光和热,去创造护理事业美好的明天。

More...

构筑三级学习体系,推动全科团队服务能力提升

这周二到周四,有幸参加了2018年四川省住院医师规陪骨干师资培训班暨临床医学培训国际前沿研讨会(第二届)。几天的学习下来不仅有知识上的收获,更有认知上的思考。

作为全科团队,我们不仅需要具备基本公共卫生能力,还需要具有基本医疗的能力。随着分级诊疗的开展,随着医改的深入,随着居民健康诉求的增加,我们的能力需要具有前瞻性的提升,而不仅仅是满足于现状。那么,如何提升?

More...

探究响石潭的历史与现状

不知为何,这段时间异常思念一个从未去过的地方“响石潭”。甚至想从网络上找一些关于此潭的图片也是颇为困难,能看到的则是同名不同地的。看不到今身,只能探究过往,拨开尘封的“响石潭”历史。据《醴泉县志》记载:“此潭怪石嶙峋,水中突立,河水自上而下呈瀑布状,砰砰有声,土人呼为响石潭”。

《礼泉县志》记载:

浪水,就是前面说的承阳山下牛鼻窟窿出来的水,又名雨水谷,过去人们在那里修筑的水磨,最后亦注入甘河,石泉村应该与之有关,浪水浅而清澈,多小鱼,其上流所经俗号“响石潭”,水激石横,涛沫飞溅,奔流环绕自成瀑布形者,最为奇观。可惜的是,地处荒僻,没有高人雅士来此并留下美好的诗篇。浪水两岸,土壤肥沃,事宜种植梨树,味道香甜可口,当地百姓常常拉到长安城去卖。

康亦庄先生的《烟霞记游》记载:

我籍属礼泉响石潭,而烟霞洞则在九宗山。隔河相望的两个乡镇,名字都极富道家气象。响石潭,潭已废,只空留一个名字让后人向往。流泉究竟如何地乱珠投盘,澄潭又如何地静影沉璧,只好付之阙如不得而知了。

More...

让现实照进梦想,稳稳的推进医疗能力提升和签约工作开展

清明节后的这一周,一上就是六天。应该说是正能量爆棚的六天,经历了国家卫计委调研,经历了2018年的川渝两地全科医学学术会议,还有美美的清明节照片筛选。

先说照片。给个主题应该是让影像留住童年,留住陪伴

清明节期间,Coco和幼儿园的小伙伴们一起到环球中心以及锦城公园拍照。这六个小伙伴在三岁相识,已经四年多了。先后经历了小班、中班、大班以及幼小班,直到现在的小学生。虽然分布在了不同的学校,可是大家还是会有交集,比如在每周五晚上的跆拳道课程上面,比如每年定期一次合照。部分小伙伴有些时日没有见到了,大家见面还是那么自然和热忱。

我觉得幼儿园是大家最为美好的回忆,这里没有竞争,没有对比,没有考试,没有繁杂的作业。有的是开心,快乐,自然和纯真。一方面因为这是幼儿园,还有一方面很重要的因素就是私立幼儿园的教育理念。现在到了小学,个个身上或多或少都有了一些枷锁,不管你愿不愿意,但都要面对这铁一般的现实。

所以,当大家再次相聚,便进入了幼儿园的状态,天真无暇,跃然而出,勃勃生机,好不畅快。作为家长,似乎也是脱掉了厚重的盔甲,变得自然又天然,嘻嘻哈哈的沉浸在孩子的快乐的当中,似乎我们也是六七岁的孩子,那么放肆那么喜悦,那么顽皮那么率性。即便时间很短,足矣。

More...

仰天叩问:无比尴尬的中西医结合专业,你到底是个什么鬼?

响石潭2002年大一刚进校门,学习的是中西医结合全科医学方向专业。第一次听学校的讲座,一位学长(时任学校《中医学与辩证法》杂志的主编)讲的就是中西医结合,言之凿凿的说“中西医是不能结合的”。台下听讲座的所有中西医结合专业的学弟学妹们一片哗然。

2005年,本科在读期间,尴尬的发现原来中西医结合全科医学这个专业是考不了中级的全科职称的,那时候全科医学中级职称只有西医全科。于是,感觉学了一个“假全科”。2007年本科毕业的时候已经有了中医全科医学中级职称,逐渐也有了中医全科的转岗培训。紧接着,陆续有中西医结合专业的同事参加了中医全科医学的转岗培训。

2014年,有中西医结合专业同事A考中级职称,凭借中医全科转岗证及中西医结合本科专业毕业证,报考了中医全科的中级职称考试成功

2017年,同事B凭借中医全科转岗证及中西医结合本科专业毕业证,报考中医全科中级职称考试失败。理由:中西医结合和中医是不同的专业,中医全科中级职称属于中医,和中西医结合不同类。

2018年,取得中医全科中级职称的同事A报考中医全科副高职称,报考失败。理由:中西医结合和中医是不同的专业,中医全科中级职称属于中医,和中西医结合不同类。

至此,中西医结合内科就只能报考中西医结合内科的职称序列。

试问,中西医结合不属于中医么?社区卫生服务中心里面大量的中西医结合专业的医生如何才能获得全科医学的职称?全国各地都是如此么?

瞬间觉得,中西医结合无比的尴尬。再回头想想大一刚进校门时候,学长讲座时候说的“中西医是不能结合的”,隐约觉得有些道理了。

一方面是全国全科医生数量不足,一方面中西医结合专业没有资格考取全科医学职称。

于是,仰天叩问:无比尴尬的中西医结合专业,你到底是个什么鬼?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