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有一个蜗牛的家,我看纷扰芜杂的社会

  应毕业了,虽然在一个小旮旯社区找到了一份所谓的工作。工作的艰辛自不必说,单就住宿问题就是一个令人头痛的事儿。由于毕业,近日龙虾已被学校寝室请了出来,本可宿住于医院给她们租赁的寝室,24个女生一个三室一厅的房子。一个房子住宿了8个女生,且每夜都要打麻将,甚或通宵。成都,麻将大市可是淋漓尽致的得到展现。然,应喜宁谧,甚恶聚赌。在此种环境之下,何以入眠?!

  所以我们就想在学校附近给应租赁一个单间。我们反复估算我们的花费,不断的商讨。最终决定在学校附近租一个300左右的房子。昨日,我们正式付诸实践,开始我们的搜房行动。首先我们在学校附近转悠了一圈,找小区的门卫也问了一下,无功而返。后来我们问了一下其他在外租房子的同学,看她们当年是如何找到房子的。在介绍下,我们找了中介。一个我们学校前门的中介。在中介的引导下,我们找到一个340元的房子。应反复强调我们刚毕业没有钱,希望能价格少一些。另外我们希望房子环境最好安静,适合学习。不要在菜市场附近。那中介甚是高傲,说没有办法。价格只有这么低了,还有就是房子保证安静,在枣子巷里面。我们盘算了一下,那好,我们先去看看房子再说吧。

响石潭 响石潭 响石潭

  结果最终我们被她带到菜市场里面了,心里觉得被骗了。在往里面走,原来带我们去了菜市场中心的一个房子,5楼,清水房。房子墙上有很多钉子订过的痕迹,窗户锈迹斑斑,一张破旧的床,一个咯吱咯吱的桌子。难道这就值得340元?几乎是应半个月的工资?!我们觉得很是不好,于是作罢。后来我们去了医院上班,应在网上搜寻。结果发现基本都是400以上的,300-350之间的房子很少,很偏远。觉得心都凉了……

六年没有见过的高中同学来成都出差

响石潭 大家伙高中毕业后,我在四川,他在西安,就再也没有见到过了。这次见面是我们高中毕业六年来的第一次相见。高中时候我和李银超是同寝室的,他是赵镇那边的人。记得那是1999年的时候了,我们那时侯大一。当时李银超的乒乓球技艺不好,但是他很努力。记得他和李定,江涛等同学积极学习切磋,后来乒乓球技艺可是很高超的了哦~

那时侯李银超和我一样,都是满头的白发,俗称少白头了。哎,那时侯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头发要白,反正就是年纪轻轻的就头发花白了。村上人都说:“你看,书把娃头发都念白了”。意思是说我们读书太用功了。约莫那时侯我们确实很用功的。晚上寝室同学在公寓熄灯之后都要点着蜡烛看书的,我们一直那样过了三年。现在想起来,那个时候我们确实很刻苦的啊。几乎除了睡觉吃饭外就是看书了。几乎没有什么活动可以参加的,大家的目的只有一个:考一个好大学就是。

三年的奋斗,三年的磨练……后来高考我来到成都中医药大学,而李银超在西安一所普通本科院校。昨天是李银超来成都出差,他们本科只读四年的,所以已经工作两年了的。在天府广场我见到了他,远远的他就跑了过来。一看他那特有的跑动姿势,就知道是他了。可是走到跟前一看,确实又和以前的印象不同了。似乎是另外一个人了。李银超长的很高大,不过还是那么的纤瘦。

我对取消范美忠的教师资格的看法

取消就取消了,中国那么多教师,取消一个能损失什么?关键是范美忠已经是一个公众人物,他的去留时刻关注着所有中国人民的心。前几天看过一些报道,说地震改变了中国人。可是确实能改变多少呢?

我个人觉得范美忠也顶多是个人素质不好,可是全国这样的教师难道就只有范美忠一个么?何况范美忠也只是在地震时候先跑而已,他的教学还是很受同学欢迎的。范美忠只是把自己的地震时候的真实心里和举动写在博客里面,这样大家才知道。那么在地震那一时刻,先跑的医生呢?其他先跑的老师呢?先跑的……那么多人先跑,我就不信真的就只有范美忠一个人先跑?那么国家是不是要进行彻查,把那些所有先跑的人,不管是教师还是医生,还是其他人,统统给开除呢?

如果要求教师必须在危难时刻要保护学生的性命,要求医生在危难时刻要保护病人的性命,那么还有人敢做教师,敢做医生么?不管教师还是医生,就伦理和道德来讲,是应该去保护同学或者病人,可是这个怎么肯定不能强行规定的。我觉得其实不管你什么人,老师也好,医生也好,还有一般的普通民众也好,在地震时刻,大家都是一样。没有必要强行要求教师就一定要比其他人高尚多少,在生命遇到危机时刻,人人都是平等的。范美忠也只是一个普通的民众。

难以忘记的那只手……

  5月15日,地震过后的四川汉旺。东汽中学,一遇难女生手上仍紧紧攥着笔。这个孩子已经离我们而去,可是在临死之前,孩子依然在学习中,在奋斗中!向孩子致敬!

可是我们呢?我们这些在大城市里面读书的人,我们这些所谓的大学生们,我们在做什么呢?面对那双手,那双估计已经成了骨灰的手,朋友你能不震撼么?响石潭真的是很震撼,也觉得很自责,觉得没有充分利用好时间去学习,去奋斗!真的,和那些山区的孩子比起来我们真的真的很懒的啊。

孩子,谢谢你。让我们这些尚在人间的人得以惊醒。

六一儿童节,写给地震灾区的孩子们……

这个儿童节非同寻常,因为我们刚刚经历了巨大的灾难。我们的孩子,在地震中显示了四川人的坚强,展现了我们中华民族的志气!

当然在坚强与志气背后,我也看到了孩子的无助与心酸。希望孩子们早日回到以前的正常生活。在医院里面,每次我值班时候都会看到我们的97床的孩子,叫寇娟,孩子双下肢都已经截肢了。右下肢还有些渗液,另外就是发高热。我那天值班时候抽了血培养。孩子的一直很恐惧,晚上都是睁着眼睛的,就是不睡觉。孩子的妈妈给我说:孩子说她怕睡着了就再也不能醒过来了。孩子说她害怕没有来救她。一旦睡觉,孩子救不断的作恶梦,在梦中不断的被惊醒。

另外一张床的孩子是个小男孩,男孩的没有被截肢。孩子,每天在哭闹,也是常常做恶梦,孩子的床旁放了很多志愿者送过来的玩具,有玩具熊,还有志愿者给孩子写下的祝福话语。孩子有父母陪在身边。孩子很可爱,孩子也很脆弱。

昨日下午去听日本地震救援队的讲座了

5月30日下午3点,在第二住院楼三楼的学术报告厅,日本国际紧急救援医疗队的两位专家举办了关于“日本灾害医疗”的学术讲座。全院相关医护人员听取了讲座。

讲座中重点讲到了三个问题:一是日本现有的急救制度和医疗情况,二是关于挤压综合症的一些救助问题,三是急救中的医疗分配问题。日本医疗队以自己的经验为抗震治疗工作指明了一个方向,那就是最大限度地救治更多的伤员,防止灾害延误死亡,防止可预防性死亡。

报告完成后,医院外事工作人员转达了石应康院长对日本国际紧急救援医疗队的充分肯定,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一是这次的救助活动体现了一种国际精神,日本医疗队本着志愿者的身份,不顾个人安危,来到华西医院支援抗震;二是日本医疗队以精湛的医术,高尚的医德,为地震伤员提供了高水平的救治,同时解决了很多疑难问题;三是中日两国的医护人员紧密协作,把工作完成的相当出色,搭起了一座中日友好的沟通桥梁。

华西的实习马上就要结束了

三个月的实习明天就是最后一天了,下周我就要回到中医学院实习了。三个月的时间确实好短的啊,都没有怎么觉得啊。就这么匆忙的过去了,三个月我没有换组,一直在胡老师的组上。

最近发生了地震,白天要在医院上班,晚上回到学校就又像逃命一样的,也没有怎么休息好。不过还好,挺过来了。

灾区人民在受难,我累些又算什么呢?

我见到温总理了,好兴奋

  昨天下午我见到了温总理了,不是在电视,而是在现实生活中。

  温总理来到华西医院看望地震中的伤员,看望我们医护人员。当时我们还在科室里面写病历呢,听说温总理来了,听说在一住院大楼。我们就马上把白大褂脱了,下楼去一住院大楼。为什么脱白大褂,因为这样容易挤哈。谁不想看看我们的总理哦,如果穿白大褂,那才不好意思去挤啊,你是医务人员的嘛!!

  冲下楼去,我就看到黑压压的一群人。总理这时候已经去了一住5楼?了,门外有警察守护着,大家进不去。上千的人围在一住院大楼外面。我好激动,马上给大人打电话,她当时在忙碌呢。然后给百度贴吧du美丽33发短信。她说,“快喊总理给百度贴吧题词。”嘿,强!!33就是敬业啊,时刻记挂着百度。我又给陈述哥哥发短信,哥以前是记者,他的回短信是,快照照片啊,写到博客里面。我说我没有相机,手机也不能照相的,哥说好遗憾。我也觉得……

响石潭 响石潭

  人潮涌动,很多记者长枪短炮的挤在人群中,一会儿总理出来。我使劲抬头看,可是看不到啊。郁闷~莫非就这么和总理无缘啊。伤心了两秒后,总理向人群走来。我一兴奋,突然总理上车了。哎呀,妈妈呀,我还是没有看到总理啊。车辆开动了,我失望了。就在这瞬间,总理通过车窗向大家招手,这次我看到了,我真切的看到了。好慈祥好慈祥的一个老爷爷啊……

  总理上车走了……人们都尾随在车后面,目送总理。当我第一时间把“好慈祥的爷爷”发给上述三个人时候,大人和哥没有回我短信,我回来给大人打了电话,她依然在忙碌呢。而我们可爱的du美丽33说:“嘿,那么慈祥的爷爷啊,快,快替我亲他一口。”倒!!

  第一次见到总理,现在还是很激动呢……有一个在场的群众说,追星就追温总理。果真?总理你好。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