己亥春节,喜乐平安

2019年2月10日,24小时值班。

大假的最后一天,社区居民都还在其乐融融的过春节,患者很少。回想春节的五天,眨眼功夫,期待春节有朝一日能够拉通从初一放假到正月十五,那才是圆满。春节父亲从武汉到成都过年,本计划初二到安岳,结果阴差阳错,最终没能成行。于是五天,成都。

运动初一:木,木曰曲直,运动起来。

大年初一,大人带着我们一起运动起来。在小区里面教爸爸妈妈练习太极拳,后来又到小区外面的空地上练习八卦掌,走圆圈。分明是4天前的事情,但感觉过了很久很久,父母练习的非常认真,一招一式都是一个个健康的心愿。

 

孩子们,勇敢一些

上周六下午回家,看到小区里面挂满了灯笼,一股浓浓的年味袭来。春节的脚步临近了,还有7天时间。年底了,自己还有六天的年假没有休,看来要贡献给工作了。内心隐隐有些愧疚感,对不起这大好的年假。2019年无论工作都多么忙碌,该休息时候可能要休息,工作也需要有张有弛,才能更有韧性和耐力。

今天告别了一批规培生,他们将要到三医院新的科室继续学习任务,圆满完成社区基层实践学习工作。上午时候把大家召集到一起,花了四十分钟时间进行了一次小型座谈会。科室规培生带教来来去去也是很多年了,总数累加起来也有百余个。2018年6月份左右带教了第一个本科实习生,10月份时候带教了第一个规培生。时光倒流,满满回忆。工作中我们不仅要有规章制度,也要有情怀与温度。不然,工作真的就冰冷的可怕,让人心中笼罩着不可逾越的寒流。

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

年底,事情陡增。前面两周抽调参加区上的半年检查,一下子很多事情堆起来了,有些手忙脚乱,还要一件件梳理,基本差不多了。固然有些心情压抑,不过都还好,慢慢的也就释然了。

这不,晚上猛然抬头,看到了挂在天边的月亮,那么大没么美,橘黄色,像一个大圆盘挂在空中。急忙用手机记录下这美妙的时刻。不由得想起了“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此时此刻,一轮圆月,瞬间心情舒畅,各种烦恼烟消云散。

又一周,信步丈量成都古与今

周六,孩子期末考试结束,感觉自己也放假。

这周一二计划安排科室总结各项事宜,三四五分别到草御、汪家和太升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参加区上基公卫考核。三家中心均不远,皆步行。走在成都大街,不管是阳光明媚抑或雾霭沉沉,总能够体会到一种历史厚重与喜悦。让心在那一刹那,得以片刻的寂静和莫名的欢喜。

人民公园门口“川军抗日阵亡将士纪念碑”的塑像高大魁梧,塑像下面是来来往往的人群,有的在卖着豆花,有的在双手做剪刀状拍照,有的则裹着大衣匆匆而过……纪念碑上一位川军士兵,穿着短裤、绑着绑腿,背着斗笠大刀、手握步枪,胸前悬挂两颗手榴弹,注视前方,就像即将冲锋的战士。纪念碑1944年建,1965年拆毁。1989年重建以及后来搬迁至此。

《大黄蜂》,隔壁邻居家的二哈

昨晚去看《大黄蜂》,第一次遇到3D眼镜还需要付费2元一副,太孤陋寡闻,以为都是免费使用的,给自己差评。回到电影本身,一天过去了,留在脑海中还有哪些?

外星人侵袭,该怎么办?

甲壳虫变形金刚在你面前,你会淡定如女主么?

大黄蜂到底是机器人还是宠物狗二哈?

总体而言,感觉是一部充满欢笑,不失温情的肥皂剧。能够留下的深刻印记不多,更多是对变形金刚童年回忆的情景再现。倒是大黄蜂颠覆了变形金刚冷冰冰的形象,不再那么阳刚和霸气。反而非常的呆萌,直逼二哈。能够把女主家破坏的天翻地覆。能够让女主牵肠挂肚,就是一个铁壳子“男友”,可以抚摸你的头,可以安慰你,可以鼓励你。

2019,提升专业知识

眨眼间,元旦后第一周已结束,2019年1月5日。

这周工作日三天,第一天各种报表收收收,同时新来一名医生应聘到科室,开始为期一周的见习期。带教一名规培生,同一个大学的校友。第二天整理报表,各种交交交。下午和中医附院沟通医联体建设事宜,期待各种渠道更加便捷畅通。第三天迎检事宜准备,上午科室新来一名护士应聘进入见习期。下午到疾控参加2019年半年考核检查相关指标的培训。

独立博客10周年暨35岁生日,响石潭碎碎念

响石潭独立博客建于2008年圣诞节,整十载。10年前独立博客建立之初,自己25岁,一晃十年,已经35岁说到10年前搭建独立博客的初心,绕不开成都中医药大学百度贴吧这个坎,当时这样写道:

过去一年里,自己离开了亲手创建,并苦心经营了4年的成都中医药大学贴吧。以前贴吧人气不旺,但是大家的讨论很真诚,也比较有实际意义。但是随着人气的旺盛,贴吧全是灌水的,一些无聊的人说着无聊的话。这些不是我想要的……

离开贴吧,可以全情投入到写博客。2006年开始,在百度空间写日志。2008年,之所以离开百度空间,当时认为:“不是说百度空间不好,而是需要独立,孩子大了就需要出去闯一闯……”写完发心,再来回看独立博客的十年,写三点:

阳光明媚,走进文殊院

许久没有去文殊院了,今天成都阳光明媚,虽然上午地震小调皮了一些,但都还好。下午趁着阳光播撒,和Coco一起到文殊院走了走。文殊院位于成都市青羊区,文殊院始建于隋大业年间(605年—617年)。康熙三十六年(1697年)集资重建庙宇,改称文殊院。

文殊院门前的街道叫做文殊坊,文殊坊的大街两旁红墙在阳光的照射下格外的鲜艳。这里的红墙和皇宫的红墙不同,没有那份森严和冷峻,反而有些小可爱,和杜甫草堂里面的红墙有异曲同工之妙。当你漫步红墙中间,不由自主的有一种闲适的感觉,耳畔响起两个字:放下。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