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80天:走进建川博物馆聚落

响石潭昨天休假一天,和家人去了趟建川博物馆聚落。话说这次出行意义非凡哦,一个是我第一次开车上高速走了如此的远,来回往返有100多公里路程。其次是父亲来成都这些年第一次专程带他出去转一转看一看,老爸喜欢革命历史题材,建川博物馆聚落无疑是最为合适的。同时,也是孩子们来一次爱国主义教育之旅。

往返路程不表,只是浓浓大雾导致一直双闪,慢慢悠悠行进,弟弟的孩子有些晕车,一直闹腾着下车,不过幸好还是坚持到了终点。这里展厅有21个,昨天我们只去了8个,后来孩子们睡着了于是返程,下次有机会再去看一下。总体下来有几点感受:

一、历史的厚重。无疑,历史是厚重的。即便仅仅是1931年至今,即便是那14年的抗日战争,即便是那逝去没多久的512大地震,其实都是那么的厚重,乃至于我们必须仰望,必须虔诚的瞩目。在建川,老兵的手印墙,革命烈士的群雕,就能给人以这种无以言表的震撼,让你想去呐喊,去悲歌,因为这是一群为了理想信念前行的先辈,是一群用鲜血捍卫自由的烈士!两学一做时候我们有三次专题讨论,其中一次涉及到理想信念的话题,或许这些鲜红的手印能够告诉我们,如何去坚定,如何去信守,因为生命和鲜血是最有说服力的,只有行动才是最好的表白。

二、512地震回溯。大地震过去虚算也有9年的时光了,步履匆匆,你还没有去怀念就已经进去了新的征程。看着大地震时候的照片,听着那时候耳熟能详的音乐,再看看那呼呼大睡的猪坚强,似乎一切就在眼前重现,因为我们都是大地震的亲历者。回想那时候白天在华西肾内科给截止的北汽学生超滤,晚上回到中医学院操场露宿躲避地震,经常被晃晃悠悠的余震摇醒的往日,也是一种别样的滋味在心头。就如同父母看到知青馆里面的各种图片,当时的水杯等器物时候的那种回忆,不同的人生经历有着不同的感触。但相同的是我们都在慢慢成长、变老,岁月就是这样,让你成长厚实的同时还要带给你衰老以及碾上深深的皱纹。

More...

2176天:来看看人体和动物的标本

响石潭2017年1月21日11:50:19,大人昨天晚上一直咳嗽,早上八点过才睡下,这时候还没有起来,算是美美的睡了一个回笼觉。2176天,Coco已经放了寒假,小家伙在家里总是觉得无聊,不知道该干些什么,一副无所事事的状态。上周周日带Coco去了天府广场的那个人体奥秘馆,她居然不会怕,还仔仔细细的观察起来。看到很多黑黑的肺,说了句“地球人,中国人都不要抽烟”。

她对于小孩子从怀胎到出生的过程很好奇,除了看视频介绍之外,还在福尔马林泡的标本面前认真观瞧,还让我抱起来近距离看。小孩子对于自己从哪里来很感兴趣,对于人体的呼吸系统、血液系统、神经系统就有些迷糊了,不怎么愿意耐心的去看,给她讲解也是走马观花。 

还有一个动物馆,这里面有很多动物的标本,比如狮子、企鹅、狗熊、鲸鱼等等。我也是第一次看到实体的动物标本,很多好大好大,非常的震撼。不得不喟叹大自然的神奇魅力,万物生灵的姹紫嫣红。Coco对于这些很好奇,总忍不住用手去摸,每次都加以制止,但她就是改不了,好奇心远远的大于了一切。在孩子的眼里,或许这就是一个童话世界,里面除了这些可爱的动物作伴外,还有一个美丽的公主,那就是她自己。

之后去了成都博物馆参观,这是Coco第三次去了。这段时间有敦煌壁画展,我们去的时候要五点了,于是草草的看了一遍。如果说上面的大自然的魅力,那么博物馆就是人类的智慧。看着各种壁画,各种佛,感觉世界突然静了许多。前几天听逻辑思维的王阳明,知心合一、格物致知,我们还需要不断追逐自己的心。

More...

10周年,7周年,我们一路前行

响石潭1月5日腊八节,转眼间已经结婚整整七年了。2010年至今,一路走来风风雨雨。依稀记得最开始的12月8日直到后来领取结婚证的12月初8,我们都在携手并进着。2016年128是十周年了,记得当初还是128,五周年快乐,转眼又是一个5年。

记得今年成都中医药大学60周年校庆的时候,我和大人在校园里面听到了校歌,不约而同的笑了。因为,一切都是源自校歌开启的,那是10年前的12月8日。想在网络上寻找这段痕迹,也只有和讯博客上面的点滴了。曾经的百度空间早已经烟消云散,不复存在了。

那时候我还在痴迷的管理着学校的成都中医药大学百度贴吧,从2004年到2008年一路痴迷。在2006年可以说是顶峰了,只不过那年的128我在想的是不再上网,而这一些就是缘分,我认识了大人。记得刚开始认识大人的几个月,我可以清楚的记到每一天发生了什么事情,居然可以回忆起来,这或许就是爱情的力量吧。

后来的那些年,太多的回忆了。有多痛苦有过欢乐,最为伤感的岁月那属短暂的雅安之行,最为值得回忆的事情就是那块相当瘦的鸡肉,现在想起来都觉得好笑,可那就是青涩的岁月。文字是个好东西,写博客是个好习惯,于是文字记录下来了那个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的经典故事。

新的2017开始了,正位凝命,继续加油。

More...

响石潭网站八岁了,生日快乐

2016年12月24日,网站从2008年诞生之日起整整8年的日子。那时候还在想真正从百度空间独立的日子到来了,然后时隔这么多年早已经是再见百度空间,百度空间已经于一年多以前被百度关闭了。今天是平安夜,我还在朋友圈说第一次平安夜是在大学一年级的时候了,在此以前对于Christmas Eve的印记还仅仅是一个单词而已。上周我也度过了自己33周岁的生日,在网站8岁,自己33岁的时刻,想对网站和自己说些什么呢?

网站自从建立至今,无论是对于工作还是对于生活都是起到了一定的影响作用。我无法界定这个影响是是好是坏,是对是错,因为这些都永远都是相对的。但可以确定,网站的的确确对生活和工作有着较大的影响力。每年都会对网站进行总结,都会说一声“响石潭”生日快乐。

这些年,网站能够给我以力量。在我思绪烦乱的时候打开网站码一段文字,可以让我思路豁然开朗;这些年,网站能够给我以知识。在我不知所措的时候打开网站寻找一些有益的知识,可以让我得到知识的武装;这些年,网站能够给我坚持。在我准备放弃的时候打开网站看到八年下来的坚持,可以让我得到继续前进的动力……凡此种种,最为关键的是这些年网站培养和促进了我积极总结、不断创新、锐意进取的独立思辨的能力。而这些其实也是互联网的魅力所在,网站虽然码的是文字,但记录下来的确是满满的情怀,逝去的记录以及花样的未来。

这些年网站也在不断的变化,与其说网站变化不如说是人的改变。2008年-2010年读研究生阶段这几基本记录的就是读书,2010-2013年阶段开始记录工作,一个是个人逐步适应全科医生工作的过程,比如刚刚来到单位工作,心里还在思考第二周:问我能坚持多久?比如刚工作后在风雨交加的时刻难得糊涂,就在今天的那种困惑与迷茫;比如刚下社区因为和居民沟通不畅的那份尴尬,当时想今后凡事都要考虑周全;再比如我刚到单位工作向科主任争取周末坐门诊,那时候的不知所措,我在思考我的前方在何处?甚至还有工作之初的那份焦灼,一直在想考博乎?读博乎?还有那从三医院进修半年回医院上班第一周商业街家庭医生团队成立的日子。这些都是网站带给我的浓浓记忆,回望那份青涩的岁月。2013年至今则主要是管理科室的记录,之处是简单罗列科室的各项工作事务,期待可以通过开展各项创新提供工作内涵。而之后则是对于基本公共卫生和基本医疗能力提升的思考。

More...

2135天:11月,Coco的小愿望

响石潭这几个月都很忙,而且经常也不在家,于是Coco就有意见了。说很久没有带她出去玩了,她的愿望就是去游乐场。想想也是,今年读幼小衔接班开始,每周五晚上要从红光赶到草堂白果林幼儿园上跆拳道的,周六上午数学兴趣班,周日上午是画画的兴趣班。还好当时止住了飞叠杯以及泥塑的兴趣班,只是去旁听了一下。不然,Coco的周末基本也就没有了。即便是如此,Coco每周六日也就只有下午才有时间出去玩一下,这个属于孩子这个年龄应有的童趣。

11月,去了人民食堂好几次。第一次去Coco很喜欢吃这里的牛肉,虽然辣辣的,但是味道很醇厚,这正好对了这个重口味小baby的胃口。之后有一次去,Coco看到一个硕大的麻团。其实,之前我去人民食堂的时候也看到了这个大球球,当时还问同行的人这个是什么鬼?呵呵,在我的儿时记忆里面是没有这个东东的。像是糖油果子,但这个体型明显不是一个级别的。这次给Coco点菜的时候才知道这个巨无霸叫做麻团。不过吃起来其实比棉花糖还是棉花糖,薄薄的一张皮,里面便是空心了。不过或许就是吃一种感觉吧,也是满足孩子的一种好奇心。呵呵,我又何尝不是呢?

11月,去了省博物馆和浣花溪公园。省博物馆Coco之前去过的,可是那时候还比较小,所以她现在已经没有印象了。在博物馆里面,她最喜欢的是齐白石画的小动物,最后走的时候给她买了那本书。不过过了这么多天,发现也就是那一时的热度,书现在也不知道被丢到哪里去了。这段时间Coco克服了自己,跳绳是越来越厉害了。周末去少年宫的路上,Coco也是边跳绳边走路。去浣花溪也是一路跳,甚至人行道上很多人也跳。于是说了Coco几句,一言不合她便哇哇大哭。这个习惯不好,需要改。在浣花溪,开始Coco一直闹腾,想要玩具,在没有得到满足的情况下开始泱泱不快。后来都要准备回家了,突然看到了儿童娱乐的地方。很大的一个充气的儿童跳跳床,Coco这下子活跃起来。蹦蹦跳跳,后来喊也喊不走。

11与,去了成都理工大学的恐怖博物馆。起初以为很大,结果到了后发现有些失望,就是一间大的会议室,里面摆放了几个恐龙的化石,还有一些不同石头的标本。估计这个石头便是理工大学生们研究的重点,而恐龙化石是否也是一种特殊的石头呢?与其说是博物馆,不如说这里是博物馆的一个展厅。虽然展品很少,但作为第一次见到二十多米化石的我们还是激动了一把,仔细看了很久很久。除了恐龙化石,这里面还有树叶的化石,鱼虾以及青蛙蛇等等的化石。不得不喟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后来,在博物馆外面的健身器材上面我们运动了一会儿,还在理工大校园里游览一番。这才是大学的哇,每每走到各个大学都会想起那一眼望穿的中医学院。

More...

成都中医药大学60周年校庆记

响石潭最近欠账比较多,很多事情没有记录下来,心里总觉得欠欠的,似乎总有一些隐隐约约的牵挂,想来也便是没有写日志了。从2008年开设这个网站至今,已经有8个整数年头,8年来记录了很多繁杂的琐事,也思考了很多,往往在这里下笔敲打键盘之后很多思路便油然而生,这或许就是一种习惯吧。让习惯符合规范,让规范成为习惯,这是大前天西经培训时候老师提到的一句话,牢记于心。

林林总总,先说一下成都中医药大学校庆的事儿。校庆,60周年。记得来学校2002年的时候前一年是学校成立45周年,那是在高新西区校区,入校的时候还可以看见校庆时候的点点痕迹。后来2006年是校庆的50周年,那时候开始有了效果。闭上眼睛,也可以想到那“时光荏苒”的女高音歌唱。也正是因为这首校歌,我与大人相遇。后来觉得一转眼,50周年校庆过去一载,而现在已经是60周年。

全科医学这个专业总共招了三届学生,我们是第二届。大一到大四我们属于管理学院,大五的时候我们属于临床医学院。不过很明显,对于管理学院大家的认同感是最强烈的,这次校庆也正是管理学院在接待我们这些归来的游子。10月23日,我和大人以及齐哥夫妇一起到了温江校区。在这个校区的印记极少,没有在这里读书过,印象里面一个是第二次去温江校区,一个便是当年管理学校贴吧时候温江爆炸事件,不过都已经随风远去。

大约九点过到了温江,一行人到了管理学院的校庆接待点,刚好碰到接待校友的经管02的李韵涵。她留校工作,现在是学生科科长。大家一起在管理学院的横幅前合影,不由自主的想起了当年“管理管理,勇争第一”的口号,岁月沧桑,日久弥新。在这里还见到了徐武兵夫妇以及他们可爱的小宝宝,时过境迁,现在我们都是孩子的爸爸妈妈了,遥想当年刚刚入校的青葱岁月,依然恍如昨日。

More...

2016年国庆,且看国庆升,又访都江堰

响石潭今年国庆第一天,全家一起去天府广场看升国旗去了。用大人的话说这是在圆我的梦,或许是吧,但也是给Coco上一堂爱国主义课程哈。大学期间,每年国庆都有同学去天府广场看升国旗,可是自己总是心动却没有行动,因为各种原因从来就没有去看过升国旗。这次我们五点便起床了,五点十分左右打滴滴到了天府广场,到的时候已经排了很多人,于是跟着排队。本以为是六点升国旗的,这时候天还是黑乎乎的,五点五十时分排队人群进入了天府广场国旗四周,这里已经被警察叔叔围着,我们站在边上守候着升国旗的庄严时刻。

到了六点,人越来越多,已经是里三层外三层,最前面一层都是小朋友。六点并没有升国旗,天开始逐渐放亮。急忙百度,发现到七点才升国旗。结果好不容易等到快七点的时候,Coco已经困得不行了,趴在大人的肩膀上面睡着了。到了七点,整齐的仪仗队进入大家视野,一股莫名的激动袭上洗头,大家在注目礼中高唱着国歌看着红旗冉冉升起。那一刻,每一个在场的人都是无比的自豪。国旗升完后,大家都已经是双腿麻木,急忙找个地方坐了一坐。之后拍照时候Coco醒来了,虽然升国旗时候睡着了,但是参加就是一种经历。

人们纷纷拿着国旗在天府广场合影,都在记住这伟大的时刻。之后,又去了东区音乐公园。这个地方也是向往很久的,不过去了后发现也就这样,没有什么特别的感受,估计是因为去的比较早,很多店铺还没有开门的缘故,感觉不出来什么特别的。或者是因为去过北京的798,所以有意无意都进行对比,相较而言,这里就逊色许多了。

国庆第二天,我们去了都江堰。这里也是一直想去的地方,人特别多,处处都在排队都在人挤人。看了一通下来,对于原来宏大的水利工程有了一个更加直观的认识,反而失去了那种气势磅礴的崇敬感,或许自己还是缺乏足够的对古人的敬畏之心吧,还没有真的了解都江堰。

More...

回家,那份质朴的祭奠

响石潭前段时间回老家,见到了很多亲戚,有些已经将近20年没有见到过了。记忆中的他们都还是中年人,而这次见到分明知道他们都老了。有的已经七十多岁了,有些已经满脸皱纹两鬓斑白了。想想也是,父亲明年春节就要满60岁了,他们这一代人基本都步入老年了。大妈下葬是在周五,周四上午我上班到了9点之后便急急忙忙和大人乘机回老家,还好一切顺利,下午两点就到了家。这是大人第一次参加关中的葬礼,我上次参加都还是舅爷去世三周年的时候,距今也是有十多年了,几乎已经淡忘了丧葬了流程。

当天下午回去就急忙穿好丧服,和孝子们一起到南岸地奶奶的坟头上香。之后回来一直在灵堂和东墁十字路口来来回回,迎接原来奔丧的亲戚。晚上在灵堂便是三叩九拜,我第一次被这浓重的丧葬习俗所震撼,在想想电视里面的拜祭黄帝陵,我们都是在用最浓重的礼节在祭奠我们逝去的家人。由于跪在高音喇叭旁边,我的耳朵后来持续耳鸣,直到现在夜深人静的时候还有有些耳鸣,不过较之当时已经减少了一点。周五上午到南岸地下葬,五队的领居男的都在抬棺灶。记得以前抬棺灶的都是村里的年轻小伙子,现在村上几乎没有年轻人了,抬棺灶的基本都是四五十的中年人。

下葬过程不表,回来后家人聚在一起开了一个所谓的常委会。这也是七个兄弟有史以来第一次聚在一起,虽然讨论的事情没有按照预计想象的那样发展,但讨论就是进步,很多事情一步步做就到位了。这也是父亲和两个哥哥很多年的难得相聚,下次再聚已经不知何年何月了?所以能够留下一段图片记忆辨识非常珍贵的了,记得当时陈述提议大家合照,可是后来都忙着做其他事情去了,合照也便没有成行。在大家讨论的时候我拍了几张照片,于是我便将两张照片合在了一起,尽可能让大家都同框。于是可以看到父亲三兄弟,下一辈的我们七兄弟(我在拍照),还有三妈家的两个姐姐。 

More...

追忆那故乡的老房子

响石潭事情一多,人就会变得慵懒。这不,9月份至今几乎没有码文字。9月份回家再次到阔别已久的老房子看了下,上一次印象中是在2008年春节时候了,至今已经有8年多没有再进去看过。这里是我儿时居住的地方,基本在这里居住到了1996年我初中开始的时候。家门口已经被邻居开垦成为了菜园子,顺着小道进去。头门的锁不知何时已经被人撬开了,门是虚掩着的,用手一推便咯吱咯吱的开了。

和邻居家相邻的一面墙已经倒塌,长了很多野草野树。印象中总觉得这个屋还是比较大的,现在看看已经荡然无存的磨面的那个位置,感觉是那么的小。原来梨树的地方有一个大坑,是雨水陷下去的。两间房子一个厨房,尤其是厨房已经是摇摇欲坠,不知道还能撑几天,感觉随时都要倒塌。厨房后面08年回去时候还有一个大洞,可能是以前地主家的通道,这次回去已经被填了。我到了奶奶的房子看了看,布满了蜘蛛网,上次回去时候这里面放的还是给大妈置备的棺材,没想到这次大妈已是阴阳两隔。看着昏黄的房子,我渐渐的回想起以前的点点滴滴。是那么的琐碎而不成系统,但又是那么的值得回忆。

记得小时候我是和奶奶在一个房间里面住的,每天晚上都要到爸爸妈妈房间看完了动画片后才到奶奶这边睡觉。小时候最喜欢……写在此处发现一个很奇怪的现象,以前觉得我对小学的记忆几乎是0了,什么都想不起来了。没想到现在对于很多时候竟然逐渐回忆起来了,而且是那么的清晰,呃,这是老了的意思么。奶奶房间印象最深刻的一个是我趴在窗户自己弄一个白纸,自己做皮影戏玩,还经常从窗户翻进来翻出去的玩。再有,就是奶奶去世前就在这个房间,那是在20多年前的事情了,岁月就是这么的快。

家里那个梨树已经不在了,那个苹果树也不在了。这两个树很有意思,梨树是一个雪花梨的树,梨长成熟后非常的黄,但没成熟之前硬邦邦的不好吃。我经常爬到树上去玩,拿个竹子干干打梨吃,感觉现在都还能回味起来那个雪花梨的味道。那种有一个大虫眼,有些烂了,但又香香的味道。苹果树是在粮仓的地方,以前粮仓在奶奶房子旁边,后来拆了搬到了厨房旁边。记得在那个苹果树和厨房门口之前绑上一个绳子,可以荡秋千。院子里面还有一个大桐树,那是后来才栽的。以前院子里还栽了石榴树,不过后来都死了。

More...

中秋,月圆,2016

响石潭生活中总有几杆秤,人心里总有一张网。时时刻刻我们都在称量着,方方面面我们都在网里面迷失着。

中秋,月圆,2016。

今年以来已经有4位同事辞职了,从第一个张茜开始,之后曹亚兰,再后来向宇凌,一直到最近的唐世伟。如果说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这个一点也不假。大家都在筑造着各自不同的人生,就像你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事情一样,你也无法预测恍然间又会有哪些同事离职。其实我一直想建立一个全科离职员工的联席制度,虽然大家不在一个单位奋斗了,可是否可以在一起定期聚聚。任何一个人都是希望生活过的更加美好的,既然离职肯定有不得已的苦衷,既然离职肯定有相对更适合离职者本人境况的更好选择。不过,想想也就只能想想。因为,悲催的事实告诫自己有些时候做多了不见得是一件让人兴奋的事情。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一亩三分地,我们都想经营好自己的那份田地。有句话叫做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有时候我们路走不通的时候,无法发挥更多的能量去做更多的事情的时候,或许就只能是退而求其次,做到穷则独善其身。只不过做与不做,都需要思想到,需要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有时候积极与消极是如影随形的,我们不知道如何去丈量自己的情绪到底属于积极还是消极,但我们始终是要充满饱饱的能量。

More...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