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报:全科医生培训得更接地气

  对《社区卫生》版3月21日发起的“让社区人培养社区人”话题讨论,结合我们中心实际,也谈谈自己的看法。

响石潭  全科医生接受的培训,不外乎基本医疗和公共卫生两个方面。基本医疗培训一般集中在大医院,以专科培训为主,往往比较被动,每次虽有固定的主题,但不见得符合全科医生的实际工作需求。而公共卫生培训,则主要依托中国社区卫生协会培训基地每年举办的培训班,地点虽集中在社区,但主要以理论授课为主,缺乏实践演练,很多时候是纸上谈兵。我认为,基本医疗和公共卫生培训不仅仅是知识的累积和组合,更重要的是把学到的知识有机地整合在一起,因此在培训时就必须注重提高全科医生的知识整合能力和独立思考能力。

  在开展基本医疗培训时,建议把专家请到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做更加符合实际工作的培训。比如我们中心,会定期邀请三甲医院内分泌、心血管等科室的专家,到中心给全科医生进行培训,培训采取病案讨论的形式。病案由全科医生自己提供,主要来自平时的门诊案例,能代表社区的实际诊疗情况。这样,专家的讲解更具有针对性,全科医生学习兴趣也高、收获大、实用性强。有时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我们还会把病案中的真实患者请到现场,专家的讲解对患者而言也是一堂生动的健康教育课。

  而说到公共卫生培训,我认为不仅仅是要完善公共卫生知识、提高操作能力,更重要的是促进团队意识的形成,促进全科思维的建立。以我们中心为例,健康教育培训课程主要侧重以下三个方面:

  第一,进行团队式激励,树立良好的团队意识。健康教育不是一个人的事情,需要团队式管理,每个参与健康教育的医生都需要有团队意识。因此,我们将参加培训的学员分为不同团队,每个团队选择一名团队长,并且给团队定一个响亮的口号,让团队式激励贯穿培训始终。

  第二,理论实践相结合,积极开展头脑风暴。在我们的健康教育技能培训班,不仅会有健康教育方面的专家讲解理论知识,也有社区医务人员分享丰富的健康教育案例。我们引入团队激励方式,围绕案例进行小组实践讨论,对每个小组的策划方案予以展示,让学员评分,在思想碰撞中得到学习和提高。

  第三,将居民融入课程,认真倾听居民声音。社区健康教育最终是要面对居民,我们邀请社区热心居民全程参与培训,并加入讨论,对各个团队的方案予以点评,让健康教育课程接地气。

  总之,不管是何种培训,都应该和全科医生的工作实际相结合,充分调动全科医生的能动性,让全科医生能够消化培训内容并运用在实践中。

  (健康报2013年4月25日 第七版社区版 作者单位:四川省成都市新华社区卫生服务中心 陈锐)

青羊卫生应急:医者仁心,舍小家顾大家

响石潭4.20芦山大地震发生后,青羊区苏坡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在发生地震后的半小时内迅速组建了两支青羊卫生应急救援队,于4月20日12时抵达雅安地震灾区,20日14点47分抵达震中芦山县,这是一支无比英勇的队伍,鲜敏便是这支救援队伍中的一员。

4月20日上午,还在睡梦中的鲜敏被一阵剧烈的摇晃惊醒,他立刻带着一家人跑到楼下的空地上。作为青羊区苏坡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外科主任的鲜敏惦记着中心的同事和病人的安危,他立马给单位打电话,但是手机、座机全部无法接通,鲜敏很不放心,他叮嘱妻子好好照顾孩子,告诉妻子自己回中心看看就回来,可他这一走就是一天一夜,让他的妻子和孩子度日如年的一天一夜。

鲜敏以最快的速度赶到单位,了解到是雅安市芦山县发生了7.0级大地震,所幸单位震后并无安全隐患,患者情绪也比较稳定。单位已启动卫生灾备应急预案,正在集结青羊区应急救援队伍并将马上前往灾区,他二话没说就在应急救援队员的名单上写上了自己的名字,随后卫生应急救援队接到青羊区卫生局指令后立即奔赴震源地芦山县抗震救灾。

青羊卫生应急救援队,抗震救灾在行动

在大灾大难面前,我们都是一家人。地震发生后,青羊卫生应急第一时刻行动!“雅安芦山4.20地震”发生后,青羊区苏坡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立即启动卫生灾备应急预案,在确保院内无安全隐患患者情绪稳定的情况下,半小时内组建以院班子为首的两支卫生应急救援队并处于待命状态。在接卫生局命令后立即奔赴震源地芦山县抗震救灾。

20日,青羊区苏坡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组建了一支由5名医生4名护士的应急救援队分乘两辆救护车,于4月20日12时抵达雅安地震灾区,并在克服余震、塌方、飞石、车祸等困难于后于20日14点47分抵达震中芦山县。

青羊区苏坡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应急救援队参加了省卫生厅厅长沈骥召开的卫生救援紧急动员会并以“青羊卫生应急救援队”名义成为四川省卫生厅临时指挥部登记的第一家来自成都市的救援机构。青羊区苏坡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应急救援队深入重灾区芦山县龙门镇,紧急开展卫生救援工作,截止目前,共计处置转运轻重伤员17名,诊疗了包括雅安市副市长谭向红在内的病人及伤员65名。

 

苏坡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深入震中芦山县救治伤员

另外,成都第一骨科医院也在地震灾区积极参与救援工作。成都第一骨科医院组建的卫生应急救援队开赴灾区雅安芦县灾区途中,救护车前面有辆中巴车被山上的巨石砸中,司机头部受伤,医务人员立即上前为伤员进行清创包扎,随即把伤员转运到附近医院接受进一步治疗。

到达灾区后,成都第一骨科医院组建的卫生应急救援队看到很多地震伤员正在等待医务人员的救治,立刻与其他医疗队伍一起在临时搭建的手术室内参与地震伤员的救治工作。临时医疗点聚集的伤员越来越多,需要及时将部分危重病员转移至成都,成都第一骨科医院组建的卫生应急救援队立刻承担起转运伤员的任务,截至目前,已成功将6位地震伤员安全送达四川大学华西医院。

 

第一骨科医院在救治伤员

健康报:别让家庭病床服务高开低走

  响石潭有报道称,深圳600多家社康中心,开展家庭病床服务的不到一成;青岛市有资质开展家庭病床服务的132家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中,19家因条件有限暂时没有开展;上海市的家庭病床数量正以每年10%-15%的幅度递减

  曾经,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开设家庭病床的热情很高,百姓对此也很期待,本版也曾做过相关报道。而今,百姓对家庭病床的期待和呼声依旧很高,可社区却“热情走低”,相关主管部门目前也只是鼓励有条件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提供家庭病床服务。就家庭病床服务提供方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和社区医生而言,其中原委和心酸很是令人无语。

  深圳市一社康中心负责人:由于收益微薄,没有任何政府补贴,因此社康中心对开展家庭病床这项‘赔本买卖’的积极性不高。而且以目前的人手来说,家庭病床只能零散服务,无法形成规模

  上海市一位家庭医生:跑家庭病床其实很辛苦,比方说规定每个月跑150张家床的话,超出部分每张家床给的补贴只有6元,所以大家的积极性根本就不高。

  青岛市一社区医务人员:最主要的问题就是人手不够。按照政策,一个医生最多可以看管20个居家病号,这个数字很大。

  按照我们的工作状态来说,巡诊医生每天一早上班后,先要确定自己当天有哪些需要巡诊的居家病号,有的话就得挨个去。一般的社区就三四个医生,一至两名医生是坐诊的,两名医生是巡诊的,根本忙不过来。

  深圳市福田区某社康中心主任:比如说需要输液的家庭病床患者,医护人员不守着,万一出现了针剂反应,就有医疗风险;但是守着,一下子一两个小时,在社康中心的患者怎么办?还有这个陪护费怎么收?

中医人才战略面临5大困境

  响石潭困境1:经济条件

  经济基础是中医人才生存的基本条件,没有物质保障,留住中医人才就成了一句空话。一些中医医院院长叹息的中医院留不住人才,其中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收入低。一些刚刚培养出来的临床骨干不甘于每月仅领取微薄的薪水,纷纷投向了医药公司、药厂。因此,社会上流传:能折腾的都去公司挣大钱了,有路子的都出国闯荡了,剩下的只有在医院里熬年头了。

  在中医诊疗中,本来被当作中医优势的“廉价”服务却成了阻碍中医生存的桎梏。例如同样为腕上骨折,采用中医正骨疗法只需500元左右,而采用西医手术治疗大概需要两三万元。所以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大多数骨折病人的第一选择是中医正骨疗法,而当今许多中医院却很少使用这种有效、便宜的中医正骨手法,小夹板固定基本看不到了。现在上手术台切开复位的骨折病人占90%左右,其实有相当一部分完全可保守治疗而不需开刀。

  据了解,全国3000余家中医院大多采用中西医结合治疗。尽管管理部门反复强调提高中药的使用率,但实际上西药的使用率占了多一半。可以说,目前多数中医院已经不姓“中”了。一位老中医就说:“医生创收大多与奖金、补贴挂钩,中医药太便宜了,还是用西医的一套来钱快、实惠!”看来,经济杠杆的力量在实际操作中远大于政策和规定。

  困境2:疗效因素

  打铁还需自身硬,中医要想成长,必须有过硬本领,有一技之长,能赢得群众的信任,把自己打造成一方名医。这种要求能做到吗?恐怕“华佗再世”也不行。因为即便中医辨证准确,处方合理,但谁又能保证大夫开的“真方”,病人买到的不是“假药”呢?

  中药炮制、采购、保管、质量方面不规范,过去常说的道地药材很难保障,一些名方、效方、验方效果也难比较。中成药虽然方便,社会上生产的数量也确实不少,但临床效果怎样?有了中医理论才能有中药,有了好中药,中医才能更好地向前发展,“药材好、药才好”。普查显示,我国的中药资源共有12807种,中成药品种5000种以上,还有具有特色的民族药上千种,以及众多的中药保健品,说明我国中药物种之多,资源之丰富,开发利用前途之广阔,是任何国家所不及的,关键是如何能保证临床使用的是“真药”。

社区慢性病患者及老年人健康管理服务规范师资培训班

响石潭2013年3月12日上午,由中国社区卫生协会主办、成都市武侯区玉林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承办的“2013年第一期社区慢性病患者及老年人健康管理服务规范师资培训班”在中国社区卫生协会培训基地、全国示范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成都市武侯区玉林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举行了开班仪式。成都市武侯区卫生局局长田军、中国社区卫生协会科研部主任肖峰、武侯区卫生局副局长叶茂、武侯区卫生局妇社科负责人高喜莲出席了开班仪式。

 来自全国各地的58位学员参加了此次培训班。本期培训班紧抓培训主题“规范”“师资”两词,具有三大特点:

一、培训师资社区卫生工作经验丰富、实战能力强。此次担任培训的师资均长期研究或从事社区卫生工作、取得了中国社区卫生协会的师资证,在各种场合进行过多次授课,对于社区卫生工作具有独到的见解。

二、课程设置具有系统性,保证学员能学有所获。

培训课程主要由四部分组成,一是政策层面,由研究了社区卫生工作十余年之久的武侯区卫生局局长田军介绍社区卫生相关政策及最新进展、由参与编写《国家基本公共卫生服务规范》的中国社区卫生协会科研部主任讲解公共卫生服务规范设计思路;二是服务规范操作层面,由参与实际工作的全科医生结合案例讲解慢性病患者及老年人的服务规范、操作方法,包括半天的社区实践带教,在实战中学习;三是授课技巧层面,讲解成功授课的几大要素-课程设计、演讲技巧、PPT制作等;四是经验介绍-武侯区玉林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在慢性病患者及老年人的健康管理、在培训带教工作方面的经验分享。

健康报:英国家庭医生服务在北京的一次落地

  中国全科团队服务充满人情味

  海运仓社区卫生服务站共有6名全科医生、4名护士,服务1万多名居民,服务对象多是退休老人。服务站实行全科医生团队服务,每个医生都有自己的责任社区和分户情况。谢吉伯告诉记者,国外强调的全科团队概念主要是指一个全科医生团队由一名全科医生、一名护士、一名公共卫生医生组成,而在中国,合作的范围更加宽泛,不仅包括不同专业人才间的合作,还包括团队之间的配合。

  “做中国的家庭医生,‘人情味’很浓。”谢吉伯说。在这里他接触到了一些独具中国特色的全科团队服务。比如站里的全科医生及护士会主动出巡,每个季度与患者碰面,做面对面随访,开展健康教育活动,进行讲座与培训,甚至还会组织居民进行健康饮食的烹调比赛、中医健身活动等,如果没见着面,全科医生还会打电话随访。受到他们的启发,谢吉伯也想了一些招让糖尿病管理更人性化。他自己印制了“预防糖尿病足要点”发给患者,提醒患者每天坚持走30分钟,不要赤脚行走,甚至指导患者如何洗脚、剪指甲等。

  中国社区医生的很多时间被开药占了

  在中国实践英国家庭医生服务,谢吉伯也遇到了“水土不服”的时候。他告诉记者,中国社区医生的很多时间都被开药占据了,而且居民的健康预防意识还有些欠缺,疾病症状没有显露出来时就不太在乎。

  “在英国的社区,家庭医生的问诊时间一般不低于10分钟,而中国的很多社区医生问诊采用的是倒叙式。我出诊时,常常会遇到这种情况,患者一进诊室就要我开某种药,有时连开多少量都规定了。我只能通过患者要求开的药物判断他患有什么病,通过所需的药量判断疾病的轻重缓急。这时我就感觉自己不是医生而更像宾馆服务员,我的工作反而成了抽丝剥茧。这应该与中国的医疗体制和老百姓的就医习惯有很大关系。”谢吉伯说。

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全科医生转岗培训实践技能考核大纲

根据《卫生部办公厅关于印发<开展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全科医生转岗培训工作的指导意见(试行)>的通知》(卫办科教函〔2010〕211号)和《卫生部办公厅关于印发<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全科医生转岗培训大纲(试行)>的通知》(卫办科教函〔2010〕210号),结合全科医生转岗培训工作实际制定转岗培训实践技能考核大纲

实践技能考核主要评估培训对象接受转岗培训后应当具备的基本岗位服务能力,主要包括常见症状鉴别能力、体格检查能力、辅助检查判读能力、医疗文书书写能力、基本操作能力、常见疾病诊断处理能力、急诊急救能力、社区慢性病管理与健康宣教能力和人文精神及沟通交流能力等,以考核其是否达到全科医生转岗培训的基本要求。考核的主要内容如下:

一、常见症状鉴别能力

包括以下症状:头痛、头晕、咳嗽、心悸、胸痛、腹痛、腰痛、关节痛、发热、腹泻、失眠、消瘦、乏力、贫血。

二、体格检查能力

包括以下能力:一般情况检查,头颈部检查,胸部检查,腹部检查,脊柱、四肢及肛门检查,神经系统检查。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