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批中国社区卫生协会培训基地名单

1. 北京市朝阳区高碑店社区卫生服务中心

2. 天津市南开区华苑街社区卫生服务中心

3. 吉林省梅河口市新华社区卫生服务中心

4. 上海市浦东新区潍坊社区卫生服务中心

5. 上海市杨浦区殷行社区卫生服务中心

6. 江苏省常州市天宁区雕庄街道社区卫生服务中心

7. 江苏省淮安市清河区淮西社区卫生服务中心

8. 福建省泉州市丰泽区丰泽街道社区卫生服务中心

9. 江西省瑞昌市湓城街道社区卫生服务中心

10. 山东省泰安市泰山区泰前街道社区卫生服务中心

11. 山东省东营市东营区东城社区卫生服务中心

12. 湖北省宜昌市西陵区西陵社区卫生服务中心

13. 湖南省衡阳市蒸湘区蒸湘街道社区卫生服务中心

14. 广东省广州市越秀区诗书街社区卫生服务中心

15. 四川省自贡市自流井区东街社区卫生服务中心

16. 云南省曲靖市麒麟区南宁街道社区卫生服务中心

17. 新疆乌鲁木齐市米东区卡子湾社区卫生服务中心

成都市“我守护健康”征文摄影大赛获奖名单

  “我守护健康”征文摄影大赛获奖名单

  一、摄影作品

  一等奖

  《轮椅上的爱与微笑》 青羊区新华社区卫生服务中心 宋林新

  二等奖

  《神韵》 成都市第三人民医院 朱志全

  《聚焦》 都江堰市人民医院 朱大成

全科医生制度存在的问题

  响石潭徐俊杰:在基层,全科医生通过和老百姓建立契约关系,肩负起守门人的重任。但是每次在招聘全科医生时,我的心情都特别忐忑,一是担心能不能招来;二是担心招来后能不能把人留住。记得有一年招聘,有些大学生在招聘现场就和我们签了协议,但是随着我往山里走,一看到条件这么苦,竟然下车走了。而且,有些在社区工作了好几年的医生,也有可能因为技术不错被挖走。所以,靠感情留人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方法。有人总说农村花费低,可是农村的全科医生付出的更多,他们在职称晋升、生活条件等方面都不如城市,因此对边远山区全科医生的补偿机制应该进一步健全。

  顾 湲:全科医生的出现与实施健康管理有关。契约式服务是个很好的突破口,也是展现全科医生能力的平台。但是现在我们推行的家庭医生式服务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契约服务,因为没有体现买卖双方的关系,双方的权利和义务也不清晰。如何改变现在的这种关系呢?我们可以建立会员制,根据不同类型、不同经济能力、不同健康需求的人群设计不同的俱乐部,由居民支付一定的服务费。只要全科医生能显示出这种能力,老百姓就肯定会信任你。如果有了稳定的契约关系,居民能够长期购买全科医生的服务,关系越好,服务越到位,拿的钱就越多,全科医生就不愁生活不下去了。

  服务费的标准可以根据各地的经济水平来定,经济发达的地区可以每人每年出300~500元,经济欠发达地区可以每人每年出100~200元。现在去三甲医院看一次病就得花三五百元,用这个钱去请一个我信得过的全科医生,维护健康,何乐而不为呢?

  李长明:国外全科医生服务的契约关系体现在居民和医生签订合同购买服务,由保险公司付费给全科医生,完全是建立在市场经济体制基础上的。而我国的社区卫生服务体系是从计划体制延伸出来的,对于契约式服务所得到的收入是归全科医生,还是归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或者是归政府,并没有具体的标准。如果我们的契约式服务也走市场化道路,那么全科医生的身份是不是也要相应地发生变化,医保承担的支付责任又该怎样分担,这些问题都不能回避。

什么是家庭病床?

  响石潭江苏省南京市白下区蓝旗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主任肖云华:家庭病床的需求量很大,但是一直发展缓慢,主要的问题在于以下两方面。首先,家庭病床存在医疗风险。由于目前没有相关的法律法规保障医护人员在家庭环境下开展治疗,因此在家中开展治疗存在较大风险。比如患者最迫切需要解决的居家输液问题,万一出了事患方又不承担任何责任,这让社区医生很被动。

  其次,关于家庭病床的收费,各地区都没有明确标准。目前家庭病床没有建床费,医务人员上门一次,只能收10元出诊费,其他诊疗项目收费执行中心标准。但医务人员出诊一次来回至少得两个小时以上,其劳动价值也难以体现,难以发挥医护人员的积极性。 山东省青岛市香港中路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主任赵慎谦:家庭病床的政策对老百姓是利好的,但按照中心目前的水平,同时负责十几个家床病号,已经达到饱和了。如果多增加患者,人手有限,服务质量可能会跟不上。因此为了保证服务质量和效率,必须严格控制服务半径,执行审批标准。另外,医保部门规定社区医生每周必须对家庭病床巡诊两次,期满后,医保部门将予以报销,报销次数会略高于例行巡诊次数。但是如果患者有突发状况,需要医护人员连续上门,中心多出诊就要倒贴费用了,这样就可能出现调剂出诊次数等不利于患者的情况。

  北京市朝阳区花家地社区卫生服务站宋霞:家庭病床的大部分工作是护理,这就要求护士要有较高的综合素质,除了熟练掌握静脉输液、肌肉注射、外科换药及导尿灌肠等技能外,还应具备全科护理知识和良好的人际沟通能力。然而,我国目前能够从事社区家庭护理工作的人才十分稀缺

  由于受过去服务理念的影响,对于家庭咨询、家庭保健、家庭康复指导等项目,居民没有付费意识,也不愿付费,加之政府投入力度不足,影响了工作人员的积极性,阻碍了家庭病床的可持续发展。

  由于绝大多数地区的家庭病床没有被纳入基本医疗保险范围,家庭病床患者不能享有和医院住院患者同等的医保报销待遇,这就使得参保人员有病时只能选择去医院,直接后果就是使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丧失了医保“守门人”的作用。

医周记:小学,就近视了

响石潭  2012年11月3日 星期六 多云

  这周有三天的时间是在小学里面进行学生体检,这间学校分为南北两个校区,北区是一年级和二年级的学生,南区是三年级以上的学生。

  南区的学生因为年龄较大,相对要活泼很多,他们对听诊器特别感兴趣,一不小心,我们的听诊器就会被他们抢走,他们拿着听诊器互相听着心音,俨然一副专家的神情。而北区的学生年龄小,很萌,有些学生不会看视力表,还得老师现场指导。

  在体检过程中,我们发现小学生里面近视的已经不少,回想我上小学的时候,近视是一件很夸张的事情,整个小学里面近视的可以说是凤毛麟角。

  我看网上的统计数据说,现在有3成左右的小学生近视,而近视的原因大多是因为用眼不当,平时不注意用眼姿势,以及用眼时间过长。其实我上小学的时候,大家对怎么用眼根本没有概念,眼保健操也多是敷衍了事,但是近视的人却非常少。而现在近视的学生很多,最重要的原因应该是学业过重,学生考试压力过大,学习时间过长,导致用眼过度和休息时间不足,小学生的近视率年年上升。

  给小学生减负已经喊了很多年,虽然学校是减少了学生的作业量,但是考试的压力仍存,只减轻作业的负担是不够的,还需要给考试减压。另外就是很多的家长心里有着不能让孩子输在“起跑线”的想法,把小孩的课余时间充分地“利用”了起来,给小孩报了无数个班,一三五钢琴、二四画画,周末还得去学跆拳道、跳舞等等。

  我上小学的时候天天都盼望着周末,因为周末就不用上课,可以到处去玩;而现在的小孩却没几个盼望周末和寒暑假的,所谓的周末和寒暑假,只是从一个学校换去另外一个学校上课而已……

当年被认成药串串 如今社区老熟人

  响石潭2001年,刚大学毕业的李晓梅来到当时的青羊区人民医院住院部工作。一些老医生告诉她,这是个工作相对轻松的医院。工作11年后,青羊区人民医院已经变成新华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李晓梅也变成了全科医生。每天,她的门诊量能达30余人,还要定期回访350个居民的健康情况,早已成为社区居民的老熟人。

  居民健康档案 从几百份到10万份

  2004年,青羊区人民医院改制成为新华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可是,当时人们生病就往大医院跑,医院发动全院医生护士到各小区,挨家挨户宣传社区医院的免费服务,同时要向居民询问身份证、电话等个人信息建立健康档案。

  当时还在住院部的李晓梅,第一次下社区就被门卫拦在了外面。门卫说:“你们穿着白大褂,深更半夜来小区,肯定是卖药的。”这种情况一直延续到2006年。那时,李晓梅已调到西医全科做全科医生。算上她,整个社区中心只有4名全科医生,整个医院只建立了几百份健康档案。而现在,李晓梅管理着350名居民的健康档案,全中心全科医生也增加到35人,健康档案一跃达到十余万份。去年7月,成都开始在所有区(市)县推广家庭医生。

  医疗报销门槛费 从800降到160元

  李晓梅最初工作时,青羊区人民医院执行的是二级医院的800元门槛费标准。即,患者看病费用超过800元才能报销。不少患者因门槛费过高不愿来就医。

  2003年起,成都不断调整社保政策,社区卫生中心门槛费标准一降再降。李晓梅他们医院总共降了3次,从800元到600元,到400元,再到160元。2007年,成都全市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门槛费都统一为160元。

医周记:健教培训记

响石潭  2012年10月27日 星期六 晴

  上周我们社区卫生服务中心迎来了五湖四海的学员,他们来这里进行为期三天的交流分享学习,这是在我们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举行的中国社区卫生协会2012年第一期社区健康教育技能培训班。

  此次培训我们结合以往办班的经验,充分结合小班的特色以及学员的自身特点,采取了以参与者为中心,通过小组讨论、自我激励等方式来进行教学。此次培训课程最大的特点就是互动,以往都是讲课老师一个人在独唱,这次我们不仅提供内容,还把学员拉进来创造内容。

  对于前来参加学习的30名学员,我们随机分为5个小组,每个小组在健康教育技能培训课程中通过现场交流,实现思想碰撞。比如当讲到社区健康教育的传播方法与技巧时,5个小组就健康操进行推广的策划以及展示,并相互评分。大家在较短的时间内提出了许多有益的方法,就创新性、可行性以及经济效益性和社会认可度等方面展开了讨论。

  现场的讨论让大家对健康教育的推广有了更明确的方法,通过互动让我们能站在居民的角度来考虑健康教育的作用,让我们更清楚地认识到居民的需求,也让我们在接下来的健康教育推广活动中能够走得更远。

  在此次的健康教育技能培训班结束的时候,我们带着学员一起做了一遍健康操,在大家得到锻炼和提高的同时,也对健康操有更深刻的认识。最后,当学员们都在争抢健康操培训光盘的那一刻,我知道此次的健康教育技能培训班是成功的。

医周记:社区“进修”记

  2012年10月21日 星期日 晴

响石潭  周六,我们邀请了华西医院的赵主任医师来进行高血压、糖尿病的疑难病案讲解,这次的讲解相当于一次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门诊大查房,同时也是我们社区全科医生讲坛的一部分。

  赵主任分别讲解了糖尿病OGTT的意义、胰岛素的用法、口服降糖药的区别以及适应症、降脂药的用法等,并与当天到场的患者进行交流,给患者讲授正确的饮食和生活习惯。赵主任有着丰富的临床经验,对我们提出的疑难病例,不仅从理论上进行分析、讲解治疗方法,还分享了很多个人经验及相关病例。

  通常我们全科医生要提升业务知识都是到上级医院进修学习一年,这就要脱离社区的岗位,全科医生日常工作非常繁忙,全科医生和社区居民之间的信任关系更是来之不易。进修学习是以搁置社区的工作为代价,在获得业务知识提升的同时,却失去了给社区居民看病的机会,和社区居民建立起来的信任关系可能会被迫中断。

  全科医生讲坛则是把专家请到社区,给我们面对面、手把手地教学,正好化解了这个矛盾,可以让全科医生在业务知识提升的同时又能继续自己的工作。全科医生讲坛自开办以来,深受大家的欢迎,我们社区的全科医生讲坛有两个显著的特点——

  第一,病例由全科医生自己提供,都是来源于我们门诊遇到的患者,能代表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诊疗情况,反映我们遇到的难题和困惑。这样一来,专家的讲解就具有针对性,大家的学习兴趣就会比较高,收获也比较大,实用性很强。

  第二,通过专家的讲解,能够带动大家钻研业务知识的兴趣,启发大家的思维, 能够更好地为社区居民提供服务。同时我们在讨论时也把病例中的患者请到现场,这样就能同时为患者进行健康教育。

  我们社区每个月都会进行三次此类病例分享式的专家讲解学习,会邀请不同的三甲医院专家来讲解,而且我们全科医生还可以根据自己的临床需求,申请特定领域的专家前来授课。

  全科医生在为居民提供优质服务的同时,也需要自身不断地学习。全科讲坛给大家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学习交流平台,我们社区的全科医生临床能力得到了极大的提升。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