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网络中推进全科医生工作

刚才和新青羊的张静老师交流了一下,谈到了微博和网站,其实这仅仅是响石潭在网络中的一角。来新华两年了,是时候回顾一下这两年来的网络工作了。从2002年进入大学接触电脑那一刻开始,网络成了对我影响深远的伙伴,其实不仅是我,很多同龄人都是如此。

思绪飘渺了,回到2010年吧。2010年7月份响石潭研究生毕业来到了新华社区卫生服务中心,这个大学读书八年来逐梦的全科医生岗位。从2006年的本科时候“执着的追梦人-我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之梦”到2009年研究生时期“工作怎么办?为我的梦想而去”。我都在不断的调整和纠正自己的航向,直到研究生毕业,几经波折最终还是随心而去,像李开复一样从心选择,我亦如此。

我始终觉得一名优秀的全科医生工作是和网络密不可分的:

第一,网络是覆盖青年的好基地。我们的管理人群目前主要覆盖的是重点人群,老年人,慢病等等。但是青年人群往往在我们上班的时候他们也在上班,我们下班的时候他们在上网。因此,网路的健康教育是至关重要的,能够很好的渗透到青年人的网络学习中。同时也能及时的给青年人以答疑解惑。

第二,网络是治未病的优秀平台。作为一名全科医生不能只是治已病,更要有治未病的理念。而一名优秀的中医全科医生更应该如此,不能仅仅停留在临床等着患者上门。而是要主动给患者介绍疾病的预防保健知识,一个是现实生活中的健康教育,一个则是网络中的健康传播。

第三,网络是不断成长的大熔炉。全科医生的知识不能停滞不前,更何况我国社区卫生事业还在蓬勃发展期,各地都有着先进的经验。基于此,我们需要在网络中和更多的同道学习,互相交流。增进自己的专业技能和社区卫生管理知识。

第四,网络是医患沟通理解桥梁。很多人不知道全科医生一天在做些什么,很多人以为社区医生就是一些低学历,低水平的医生,甚至只是一些只知道下社区的测血压医生。而通过网络平台,我们能够更好的宣传自身,介绍我们在做些什么,我们能够做些什么,增进医患之间的了解。

More...

华兴街社区卫生服务中心

由于工作的因素,昨天我和陈硕去了雅安市华兴街社区卫生服务中心。这是我时隔两年再次前去雅安这座城市,心里是五味杂陈。雅安市不大,在车上看到了和大人一起走过的很多大街小巷,看到青衣江,看到天下第一吻,看到廊桥,看到雅安市中医院,看到四川农业大学,看到雅安市烈士陵园……这一切仿佛都在昨天,但确乎已成往事。

我们此行的目的地是到雅安市华兴街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并参观学习。中心主任周渝以及于,和舒副主任一起接待了我们。这里是雅安市最早的几家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之一,2007年雅安市雨城区在华兴街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举行了城市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建成启动仪式。

当年雨城区为进一步巩固完善社区卫生服务站,加快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建设步伐,按照“六位一体”的功能要求,在康藏路社区、羌江南路社区、斗胆社区建成3个社区卫生服务站,新建华兴街、育才路、南二路3个社区卫生服务中心,这6个社区卫生服务机构共覆盖城区居民15万人,形成了较为完整的社区卫生服务体系。

响石潭在互联网上找相关该中心的资料,甚为寂寥,不过启动时候照片还是找到了。

华兴街社区卫生服务中心

城市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建成启动仪式现场

华兴街社区卫生服务中心

副市长吴旭同志参观华兴街社区卫生服务中心

昨天去的时候这里还在装修,装修后的中心将会更加的舒适漂亮。和很多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一样,这里的发展也遇到一些政策上面的瓶颈,但这是很多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共性,相信以后会不断调整改善的。

More...

省级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检查

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检查今天是建党节,先祝福党生日快乐。上周周四周五以及下周的周三,我们要去五家社区卫生服务中心进行示范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检查工作。响石潭负责中医,残疾人康复以及健康档案的查询,已经去了三家社区卫生服务中心。

一路查下来,就会发现成都市每个区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发展是不均衡的,武侯区,青羊区以及高新区的发展都走在了前列,但是其他区市县的社区卫生发展还需要进一步的完善和改进。或许站在成都市这个层面,就需要不同区之间的互相协作,这样才能促进全域成都的共同发展。

而就中医这一板块来说,老百姓实实在在能得到哪些服务呢?我们的慢病,老年人等重点人群,以及残疾人的康复过程中都需要加入中医药的服务,甚至我们的基本公共卫生服务规范也会加入更多的中医内容。那么,站在社区居民的角度,他们需求是什么?应该说不仅仅是一个个的服务方案,个人档案的完善,随访记录中有中医内容,他们更需要的是实实在在摆在眼前的服务措施。

More...

参加四川省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主任管理培训班

5月30日和31日有幸参加了四川省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主任管理培训班,两天的学习下来受益良多。而且通过对更多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了解,进一步拓展了我的思路,同时也在会上对社区卫生服务的发展更加明晰,对自己的实际工作又增添了几分思考。

来会的人很多,交流上台的也不少,但是最值得重视的那是成都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主任的发言。在他们的发言中,你会发现每个社区的特色,既有着共性,又有着各自的特色。这也就表明了社区卫生服务的发展没有一个固定的模式,可以有一些标准,但是条条大路通罗马。

武侯的各个中心都不约而同的提到了中心的文化建设。而且就他们所讲述的而言,他们的文化生活还是很丰富多彩的。比如文艺活动,拓展训练,乃至刊物等等。这些青羊这边的中心也在做,但我们似乎没有提升到更高文化层级。桃李不言,下自成蹊,我们的团队潜移默化中进行着文化的建设。

More...

答学生问:关于全科医生的几个问题

响医生,你好。我是一名临床本科大学在读生,看了你的官网,对你还是蛮佩服的。下面可能要花你几分钟时间,我想就全科医生问你几个问题。

问题:首先,我知道你是一名硕士生,那应该有机会进入那些所谓的大医院,但你为什么会选择去社区医院成为一名全科医生呢?

回答:你不能只看到硕士生这个学历,如果你看过我之前本科期间的日志,你就会知道我本科时期就读的是全科医学专业。如果还看过我研究生期间的日志的话,你就会发现我也就你所说的问题纠结过很长的一段时间,我也在大医院与社区医院之间徘徊苦恼过。

最终我顺从我的心去选择,本科几年深深的给我烙上了全科医生的印记,不仅仅是学到全科的知识,更重要的是接受了全科医学这种医疗模式。在从心选择的前提下,我不仅仅是在进行着全科医生这个工作,更是把全科医生当做我的事业,我的理想去呵护,去经营。

More...

全科医学与社区卫生学术大会

今天是参加全科医学与社区卫生大会的最后一天,回顾一下昨天的报告还是很有收获,每个中心,每个区,每个市的社区卫生服务都各有特色,值得我们借鉴和学习。

同时也说明一个问题,正是每个中心各有特点,表明我们的社区卫生服务不能一刀切,固定一种模式,我们的工作一定要和各地的实际情况相结合,本本主义是绝对不行的。

@北京月坛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全科医生,全科护士以及公卫人员的合理分工配合。每个医生要签约600户,一个团队来共同管理。合理分工,是优质运行效率的保证。

More...

安徽家庭医生签约式服务

今天是清明长假的第一天,在微博看到一则报道,大意是:合肥市推行的“家庭医生”签约式服务,市民只要手拿一张“家庭医生式服务团队联系卡”,只需一个电话,几分钟后,家庭医生就会“送医”上门。对于这个报道很多家庭医生表达了自己的看法,或者和媒体和官方的主流观点不同,但是确实反映了基层工作者的心声。

@响石潭:每个地方对家庭医生理解不一样,做法不一样。对合肥这个模式的可行性可持续性存疑。不同地区对家庭医生的理解和功能定位有所差异,有的是慢病管理者,有的则是一个懂医学,能够随叫随到,不需要预约的家庭保姆,这是对家庭医生的不了解和不尊重。家庭医生的功能定位决不能仅仅突出及时、上门以及帮助预约挂大医院的号,更应该突出在预防,健康教育中的作用

More...

医院如何保护患者隐私?

在日常生活中,以及下社区的工作中经常遇到关于个人隐私的一些困扰。比如响石潭的电话有时候无缘无故的被一些卖保险,卖黄金,卖车卖房的骚扰,而且都还知道我的姓名。很明显,我的私人信息被出卖了。而我们在下社区时候,由于工作的需要,我们要给居民建立健康档案,这里就需要大量的私人信息。

比如我们建档的时候就要包括居民的姓名,地址,电话,身份证号以及社保卡号等等私人信息。对于很多长期入户访视的居民来说,对我们都很信任,也愿意给我们提供这些信息,但是对于新建的档案,尤其是年轻人,就经常遇到质疑。毕竟,现在生活中私人信息被泄露的情况太多了,很多大型的某某通信尚且如此,何况小医院?很多人一旦涉及到隐私,就立马对你产生强烈的怀疑态度。

响石潭思考的是:一方面凭什么别人对你信任,并且愿意给你提供私人信息。另一方面我们在取得患者私人信息之后除了日常的生活工作使用之外,如何保证患者私人信息的最大安全?

More...

社区卫生服务流程化

这些天工作还是忙碌,不过遥想一下接下来的日子肯定会更加的忙碌。第一是中联确实可以输入了,我昨天已经彻底的测试了一下,基本没有什么问题,也没有致命的报错。第二全民体检开始了,接连三年的全民体检,我们都需要投入极大的时间和精力去完成。

现在也已经三月份了,估计今年的中医体质辨识也不远了,还有中医药示范单位的考核等等,这些都是最近几个月的重要任务。而排除这些,我们还有最最基本的门诊医疗,以及下社区,健康教育等等。

这些天通过微博和上海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老师们学习了很多,也通过他们的工作实践带给了我很多启示。纵然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全科医生,但是我确实希望能够把我们中心发展好,除了基本的服务之外,还能够结合我们的实际,结合我们辖区居民的需要,做出我们自己的特色来。

很多地方无疑是无法照搬上海那边的,毕竟经济发展不一样,同时居民对于健康的认知也是不同的。我们还是需要下社区,需要入户需要家访,但是我们也需要有所创新,需要流程式的服务。让居民满意,同时能够简化我的工作。

这些,是我接下来一段时间需要思考的问题。

全科医生和居民信任度的建立

星期四的时候2012年2月23日,我和组员一起下社区去长富。这是我第二次去这里,和预想的一样。又一次经历了居民的不信任。

在现场测血压的三个多个居民中,至少有三分之一是不信任我们的。总觉得我们下社区给居民义务测血压是有目的,尤其是需要他们私人信息的时候更是陡然警惕,觉得这个肯定有问题。

但是还是有很多居民知道全科医生,知道全科医生制度,知道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知道个人健康档案。他们对我们的工作很是支持,很是理解。

也有一部分居民开始是不信任不理解,但是经过深入的交流,以及患者对自己疾病的咨询,和我们的解答之后逐渐建立起了信任。我们再进一步讲解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一些基本知识,基本功能,以及家庭医生的作用和意义。他们便开始接受了我们,愿意让我们提供服务。

More...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