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医院,用什么来留人?

最近忙忙乱乱的,当我觉得忙碌尤其是忙乱的时候,这说明心没有沉静下来,隐隐的有些浮躁。浮躁或许来自于对于工作本身的自我调整以及对于周遭人和事的不断调整,很多时候我们都需要积极的去适应变化,去主动迎接困难和挑战。而这些面前,压力真真是极大。

但让人无法沉静的更主要原因是离职,是什么原因让一些人选择了离开这里,选择了到上或下的单位发展。有上到三甲医院,有下到学校校医,还有离职后不知去往何处,但依旧决然的要离开这里。很多人都会说其实自己还是很舍不得这里的人,但大家都不会回头,走就是走。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人才的流失,是一件很值得反思的事情。

以前有同事离职并没有过多的思虑,但是很多和自己同时进入这个单位,或者比我来的稍晚一些的同事提出离职,心里就难免有些涟漪。为了钱?为了家庭?还是为了什么?其中有人回答说,她希望到大医院都更好的事业发展,不可能在社区医院永远做一名社区护士/医生。换言之,一些离职的人是因为在这里看不到职业发展的前景。

比如,社区护士,她的职业发展规划是什么?单位能够提供给她的职业发展路径是什么?她的入户,下社区以及健康教育等等工作,20岁可以去做,30岁可以去做,那么40岁?50岁呢?随着社区护士年龄的增加,尤其是成家立业以及结婚生子之后,她们工作的不稳定便会增加。而医生同理,待遇、发展以及工作的强度和对于工作本身的认可度等等,都是促使离职的诱因。

留人,不仅仅是感情留人,事业留人则是更为重要的。有希望,有曙光,才能更有正能量!

参加全科医生转岗培训技能考核监考

响石潭 周二,2013年7月30日参加成都全科医生转岗培训技能考试项目的监考。这是西医全科医生转岗培训的技能考核,里面的考生也有我在三医院当时进修时候遇到的转岗同学。他们从各地医院来到成都参加为期三年的转岗培训,有内科,外科,骨科等科别的医生。

我负责社区组的监考工作。对于长期在社区卫生服务一线的很多人来说,这个考试无疑是很简单的。比如,个人建档的基本内容,高血压管理的要求,糖尿病管理的要求等等,这些都是国家基本公共卫生规范里面的内容,也是我们日常工作的内容。其中,大家对健康教育的要求和规范最为熟悉,比如健康教育讲座的流程,健康教育宣传栏的要求等等,大家觉得最难的则是社区诊断。

很多人对于社区诊断的概念还不够明确,至于社区诊断的流程,更是一脸茫然。这和大家没有亲自参与社区诊断工作有一定的关系,比如中心城区三年一次的社区诊断,如果能够参与进来,则对于流程等等肯定是烂熟于心。实践出真知,诚如是。

总体来说,考试反映出大家实际工作和社区卫生服务要求还是有一定的差异,每个人对于自己工作的公卫版块比较熟悉,但是对于其他版块比较陌生。比如内科医生对于慢病管理比较熟悉,而儿保医生对于儿保妇保比较熟悉。反之,则不熟悉。这主要涉及家庭医生团队的要求,作为一个家庭医生团队就需要团队协作,在业务有精钻的同时,也有能够全面了解团队各个成员的具体工作要求。而且,很多工作不是团队一个人能够完成的,需要整个团队的力量。

团队的力量,则不是几年的全科医生转岗可以学到的,这个需要工作实践中的磨练,需要一个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文化建设。

青羊区卫生局道德讲堂

响石潭昨天下午受书记委托代表中心参加青羊区卫生局举办的道德讲堂道德模范宣讲活动,整个宣讲过程此处略去不表。就响石潭个人而言,的的确确通过不到一天的准备,10分钟的宣讲,受益颇多。很多事情,尽心去做,已然足矣。

宣讲道德模范,或者说宣讲我们身边的先进人物事迹,目的就是让听者有所触动,让现场的听者或者更大范围的听者能够知道和了解宣讲员所宣讲的对象,最终形成一种正能量,通过宣讲对象的事迹,来促进大家的共同“道德”提升。 

不到一天的准备,让我再次认识了我所宣讲的对象。我就在扪心思考,哪些是我也能做到的?哪些是我不能做到的?哪些是我需要改进的?哪些是需要去学习的?一次宣讲,一次思考,一次提升。

健康卫士梦主题演讲比赛主持感悟

2013年6月19日,在新华少城社区卫生服务中心隆重举行健康卫士梦主题演讲比赛,来自9各科室的9名同事参加了比赛,最终来自全科的唐世伟获得一等奖。

演讲比赛没有亲自参加,而是担任了主持。下来有同事说,响石潭基本是在吼声中主持完演讲。瞬间诧异,然后立马笑了。虽然来蜀地十余载,但依旧保持秦人特色。关中八大怪之一就是:秦腔不唱吼起来。虽说唱不来秦腔,但从小耳濡目染,已然深入骨髓。赳赳老秦!!

平时几乎不照镜子,或者说几乎没有照镜子的习惯。于是自己的影像往往是在视频或者照片中看到,猛然发现岁月这把杀猪刀最近又给我刻画了几刀。再过几个月就要满30了,岁月太匆匆。惜时如金,全力以赴!

响石潭 响石潭

但是自己存在的问题多多,日后必须引以为戒。

第一,普通话不标准。许久不说普通话了,这种临时抱佛脚的普通话是要不得的,甚至日常四川话也会根深蒂固有意无意中影响到普通话的,只是自己不觉得。但是到了讲台上便会绽露无疑。

第二,说话没有气势。结束后胡主任说到说话的气势问题,其实这个问题我一直就发现有,但终不得法,不知从何改起,如何做起?而演讲中有的同事说话气势十足,有种压倒性的力量。这些需要自己慢慢感悟和摸索。有理不在声高,台上讲话亦是如此。

第三,舞台魅力不够。看看讲演的各位选手,尤其是获奖的同事,可以隐隐透漏出一种霸气,让你不觉冷颤。这种魄力和气度是不容置疑的,更是需要日常注意和培养的。

家庭医生团队,主动出击,提高效率!

响石潭家庭医生的工作从来都不是一个人单枪匹马可以完成的,必须依靠团队的力量。家庭医生的工作从来都不能够陷入忙碌的循环中,必须有时间去思考去执行。

进入六月了,从年初至今一如既往的忙碌。猛然间发现已经有好几个月都在繁忙的具体事务中穿梭,忘却了对本职工作的思考和探索。当思维停滞在原地徘徊和打转的时候,我们便开始落伍了。就类似于其他人已经进入文明时代,开始机械化农作了,而我们还在刀耕火种,还是津津有味的想着如何把我们的石头磨得更锋利,以便于犁田。我们需要劳作,我们也需要劳作中的创新。

面对团队,有人采取以守代攻,稳住阵地不犯错即可。有人采取随机应变,得过且过。而我们希望的是能够主动出击,提高效率,增加质量,促进数量。需要我们团队的力量,需要团队内每个人都发挥自己的主观能动性。

而这些,就是六月份需要去做的事情。我们需要调整一下家庭医生团队的工作模式,以便于更加适应不断提升的社区居民的要求,更好的完成我们基本公共卫生服务。

1、增强团队凝聚力:家庭医生的服务必须是团队式的服务,一个人单打独斗的力量有限,必须依靠团队的力量,我们才能取得事半功倍的效果,也才更能够提高我们的优质服务。

2、须突出基本医疗:防病治疗,社区医疗很多时候是在进行一级预防,我们的全民体检,我们的健康教育。但是现阶段,我们社区居民以老年人为主,糖尿病,高血压人群最多。他们更需要的是基本医疗,因此我们的社区工作就需要积极宣传国家的医保政策,让更多的居民享受国家优惠。很多人不能因为不了解政策,而看病贵,看不起病。其次,我们需要定期到社区进行义诊和咨询。老年人腿脚不方便,打电话听力也不好。我们需要定期和他们面对面的交谈,指导用药。

3、适宜性技术入户:我们的适宜性技术一直在尝试着入户,交给居民防病治病的中医简便廉效的方法。虽然取得了一定的效果,但是力度还是不够,我们需要更好的协调团队的工作时间,要有充分的时间去做,同时也要和青羊区治未病中心进行充分的合作,让我们的中医适宜性真正融入居民的生活当中。

6月,始开头,继奋斗!

基层医院:示范社区卫生服务中心评审记

响石潭  5月15日~17日,我跟随检查组先后到金花桥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机投桥社区卫生服务中心、营门口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九里堤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和淮口社区卫生服务中心进行了四川省省级示范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成都市市级评审工作。

  这是我第二次参加四川省省级示范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成都市市级评审工作,每到一家社区卫生服务中心评审,都获益良多。这些收获都是各家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精华所在。社区人培养社区人,只有汲取我们彼此的力量,我们的基本公共卫生服务才能更好地发展。

  站站有收获

  第一站:金花桥社区卫生服务中心。这里距离城区比较远,我和同事坐出租车花了将近一个小时才到达。金花是有名的皮鞋制作基地,金花桥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印象最深刻的是那里独具特色的四合院式建筑,这个医院就是一个四合院。踏进医院有一种回到家的感觉,所有同事就是左邻右舍,其乐融融。

  第二站:机投桥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机投桥位于武侯区,这里给我最大的感触就是武侯区的团队精神。这个团队不是一个家庭医生团队,不是一个社区卫生服务中心,而是整个武侯的公卫团队。武侯区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领导会定期到不同中心换岗,全区的公卫都能够得到均衡发展。

  第三站:营门口社区卫生服务中心。这里中医部分的组卷确实很到位,不仅有目录,而且每一项指标除了方案外还有工作记录,包括残疾人器械的借用记录,健康教育资料的发放记录等。

  第四站:九里堤社区卫生服务中心。这里中医力量比较薄弱,只有一名中医康复医生,一名中医内科医生。印象最为深刻的就是中心

社区中医药服务,居民的需求所在

这次响石潭已经是第二年参加四川省省级示范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成都市市级评审工作,每到一家社区卫生服务中心评审,都获益良多,这些都是各家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精华所在,也是需要我们互相学习的地方,社区人培养社区人,只有汲取我们彼此的力量,我们的基本公共卫生服务才能更好的发展,更好的为社区居民服务。

同时,在评审中,也能发现我们工作中存在的一些不足,对此我们也给予一定的指导。我们不仅是评审,也是通过评审对工作进行督导和促进。以中医药服务为例,先看看我们现在的一些优点:

响石潭中医健康教育计划性:根据健康教育的要求,每个中心都会在年初进行健康教育计划。在评审中,在机头镇社区卫生服务中心门口,今年年度的健康教育计划便公示在外面。非常方便门诊就诊的社区居民查看,并选择自己感兴趣的讲座去听。当然,这个只是在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内部进行的健康教育讲座。除此外,我们还有在居民院落,在学校等等场所进行的健康教育。

中医康复手段多样性:社区中医康复不再像我2004年初到社区见习那会儿主要依靠针灸、推拿、艾灸等手段,现在变得更为丰富。很多中心都除了上述几项外,还有熏蒸、导引、埋线、敷贴、热熨等等服务。综合性,全方位的为社区居民康复服务。

 中医责任医生制度性:随着家庭医生服务的团队化,家庭医生团队建设也不断的完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家庭医生团队不仅配备了全科医生、护士以及公卫人员,现在都增加了一名中医人员。中医人员负责团队辖区居民的中医药服务,同时也起到对团队内部西医人员的一个西学中培训任务,这是我们中医药能够在社区不断发展的力量所在。

当然,除了大家的优点之外,同时也存在一些需要完善的地方。比如我们的中医在公共卫生服务中融入的问题,每个中心都有中医人员,有康复科。但是这些往往和基本公共卫生规范各项内容脱离,能够体现中医内容的主要集中在健康教育和社区义诊咨询中,更多的还是靠居民上门进行中医针灸推拿等治疗。

中医需要更好的贯穿在基本公共卫生服务中去,不只是在健康教育中体现,更要在十一项基本公共卫生服务规范都予以包含和体现。这不仅仅是工作的要求,更是社区居民切切实实的需要,我们的儿童、孕产妇、慢病患者等等都需要专业的中医药服务。除了中医健康教育讲座之外,更需要做到中医适宜性技术下社区。要让社区居民体会到家门口的社区中医药服务,要让中医治未病进入千家万户,更加深入人心。

新青羊:基层医疗机构如何赢得患者

响石潭患者“迷信”大医院

简单的小手术也要找专家做

刚从新华卫生服务中心调到草堂的罗红艳,是中心的新主任,在社区医院已经有了多年经验的,几年前,也和大多数患者一样,曾经“迷信”过大医院。

她儿子半岁时,因为拉肚子把孩子送到了某家三甲医院。“孩子毕竟太小了,想着还是去大医院稳当些。”排了2、3个小时的队,医生看了一眼,用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开了几种药。小两口拿着药一看,学医的罗红艳傻了:“怎么能给半岁的小孩用抗生素?”心里有些打鼓的她还是把药带回了家。但儿子的病并没见好,于是她又回到了这家医院,“结果医生又换了一种抗生素,这种效果更强。”气急败坏的她最后还是把儿子带回了自己工作的社区医院,“花了12块钱吃了些中药,治好了。”

“其实三甲医院应该承担的是30%的大病、重病和疑难杂症的治疗工作,但他们的医生现在大部分看的是伤风感冒头痛这类小病,造成了大量医疗资源和医生力量的浪费。”越多的人到三甲医院,三甲医院占用的社保资源就大,医院和政府的投入也就更大,不断扩张的大医院更让人们觉得生病了应该去三甲。这是一个恶性循环。

政策引导 习惯培养

社区卫生服务中心逐渐被接受

新华卫生服务中心的社区医生陈锐在他的QQ空间里发表了这样一篇日志:《全科医生培训得更接地气》,这篇文章登上了4月35日的《健康报》社区卫生版面。他在这篇文章里阐述了这样的观点:现在的医疗培训大多以理论授课为主,建议把专家请到社区卫生服务中心,采取病案讨论等形式开展培训。

这个80后的小伙子是新华卫生服务中心重点培养的全科医生,对于很多患者患了小病就往大医院跑的做法,他显得很宽容,他说:“生病了大家都愿意往技术水平高的医院去,这是人之常情。”

其实卫生部早在2008年就已经在其官方网站上发布了《社区卫生工作管理制度(试用稿)》,规定:社区卫生机构实行首诊负责制和双向转诊制度。而新华卫生中心则实行的是首问负责制,“不仅仅是医生,患者进入我们新华,所问到第一个工作人员,包括导医、护士、医生等等。这个工作人员就需要负责患者在我们中心的全程就诊,并及时给予帮助。”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