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家庭医生团队工作模式的深度思考

2017年8月24日07:08:30,距离上班还有一小时。

这段时间陷入一种悖论,乃至于无解。不过转而思考,似乎又不是没有方向。

有时候觉得很多事情没做完,需要加班完成,有时间转念间又觉得这显然是负荷超出了工作时间。猛然间,发现身边许多许多的负能量,间或有一种让人窒息的压抑感。似乎行动缺乏强有力的助推,缺乏鼓励、肯定、理解、支持。渐渐的,觉得自己有了一些消极的心里作祟。

诚然,我知道这种状态是不对的,也是急需去调整的。但,需要找到问题的源头,这样才能刨根问底,实事求是的解决问题。

这里面涉及到三个重要环节:①做事情的人;②做事情的内容及方式;③做事情的绩效。简单的说就是谁来如何完成一件什么事情以及在完成之后取得的报酬问题。

响石潭

首先第一点,家庭医生团队应该如何来搭配队员。走过很多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在我目所能及的范围内可以说我所在的单位是配备最为完善的一个,没有之一。除外妇保儿保,单说全科的47名实打实的全科医生和社区护士就完胜很多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然而面对着154995的人口数,其实我们的团队依然很小很小,面对25.2%的高血压发病率,我们的队伍还需要不断的壮大,才能够满意日益增高的社区居民的健康需求以及各种各样的考核要求。对于人员配置,家庭医生团队改革紧密型医护协作是一直以来的我个人的一种理想化状态,目前正在朝向这个目标迈进中。

家庭医生团队改革:紧密型医护协作

2017年7月26日,新华的历史应该铭记这一时间点。

或许对于其他人来说这算不得什么特殊的日子,但与我而言则非常重要。今天正式确立了家庭医生团队的变革方向,正式迈向了完整医护协作之路。回想这些年的往事,历历在目。医护协作2015年便有了发展的思考 ,之前我们开始了医护门诊探索,我一直期待可以让社区医护各司其职,相互协作。然而2015年的医护协作由于各种原因后来以失败告终。

2016年4月,得以到上海培训学习。之后觉得我们要开展势在必行的变革2016,做最美的自己,建最美的团队。现在我们不仅是在畅想一下家庭医生团队的变革,更是开启了平凡与回归,变革与多元新华家庭医生团队协作的新模式。一种与之前团队工作模式既有共同点,又有较大区别的新版本。如果要给这个团队建设起个名字的话,我们想就是“紧密型医护协作管理模式”,其核心就是优势互补,最大化的整合资源,节约人力,提升效率。是对现有人财物的一次优化组合,是重新的一次排兵布阵。

核心有十项,看似简单,其实是对于目前团队各项工作的一个调整,每一个调整不仅涉及到工作的内容,更关联到工作的绩效,是考虑到居民健康需求,各项考核要求以及团队绩效分值三者基础上的最优方案。7月26日,院部以及全科10名同事共同探讨了团队紧密型管理的具体操作,尤其是如何推动医护协作的开展。

2017年7月26日,新华的历史应该铭记这一时间点。

人生如棋,落棋不悔

2017年7月22日08:35:10!

这一周发生了很多事情,确切说沟通了很多事情。最终浓缩起来,想到了人生如棋,落棋不悔。面带猪像,心中嘹亮。想到了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很难得有这么透彻的旁人分析。你会猛然间发现,有时候脚步还真的踩得不是那么的稳。难免,我们会有些三心二意,会有些盲点。而这些误区,需要的是日三省吾身,需要的是独立的自我思考和自我修正。

而现在,意识到这些问题所在,于是到了修正时刻。不必过于纠结已经发生的事情,那属于人生如棋,落棋不悔;需要分析眼下的事情,需要做好当下的自己,这属于日三省吾身;有些时候不要过于咄咄逼人,有些时候面带猪像,心中嘹亮也不是坏事。

须知: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

响石潭

老奶奶神秘的说:我很久没有吃鱼了,我想吃鱼

2017年7月12-13日我有幸参加成都市长期照护保险失能登记评定评估人员培训,地点在成都市第一福利院。这个地方是我第一次去,也是第一次了解到有长照险这个险种。成都市长期照护保险是为长期失能人员(主要是失能老人)基本生活照料和与基本生活密切相关的日常护理等服务提供基本保障的一个全新社会保险制度。有别于提供诊疗服务和医疗护理的基本医疗保险制度。

一、什么是长照险?

参保者申请后,由成都市长期照护保险失能评定委员会委托的专业机构按照《成都市成人失能综合评估技术规范》认定和评定失能等级,达到重度失能标准的人员,就可享受长期照护保险待遇。据了解,评定过程中,评估人员要先筛查、比对资料,对于符合条件的申请者,评估人员将上门评估。申请者的失能评定结论,会在申请者所在小区和网络上都进行公示。若无人有异议,那最快次月,就能获得待遇了。

而根据申请者通过失能评定后被认定的失能等级,能够享受三档不同的待遇。

照护一级人员,机构照护和居家照护每月定额标准分别为1676元和1796元;

照护二级人员,机构照护和居家照护每月定额标准分别为1341元和1437元;

照护三级人员,机构照护和居家照护每月定额标准分别为1006元和1077元。

成都市长期照护保险支付费用不是直接支付给失能人员,而是支付给符合条件的医疗机构、养老机构或其他居家照护机构等。通过这些照护服务机构,为失能人员提供机构照护或居家上门照护。失能人员(或失能人员直系亲属、法定监护人)可以根据长期照护保险的支付标准、自身条件和实际需要选择提供照护服务的机构和具体的照护内容,也可以对照护机构的服务提供情况进行监督与评价。同时,鼓励家人、亲戚、邻居等提供照护服务,相关费用将直接支付给服务提供人员。

平凡与回归,变革与多元

2017年7月9日,过去的一周发生很多事情,每一件都注定了不平凡,影响深远。脑海中停留下来这么几个字:平凡与回归,变革与多元

第一部分:变革

上周经历了工作这么多年以来加班最为严重的一次年终考核,科室所有同事一起持续两周的加班,最终的考核情况而言,我们的辛苦付出是值得的。之所以加班最严重,各种因素很多。核心还是考核要求和方向的调整,就如同补课就要付出代价,深刻反省中所说的那样。接下来我们需要做的就是变革,需要让我的团队构造更加适合现阶段的社区居民健康管理的需求。初步思考,我想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

医护协作的全方位调整:打破固有的团队模式,突出医护灵活配置。

门诊资源的立体化整合:强调门特患者的规范化管理,公卫因素强势整合。

过滤重复活路调整绩效:对于重复工作进行梳理,通过绩效调整引导工作方向。

提升医护能力注重学习:根据发展需求建立学习机制,将能力需求与现有机制融合。

以上,可以称之为“变革”。

补课就要付出代价,深刻反省

感冒,疲倦,没有精神,浑身酸软。24小时夜班,持续多日加班。

自从去年年终考核过后,我们就在试图调整工作模式,希望我们的工作不再变得那么被动,不再被各项考核牵着鼻子走,希望我们能够踏踏实实的管好手里面的社区居民。但不知道为什么?结果到了今年年终考核,却让大家觉得这是史上最恶劣的一次加班,这是何故?需要冷静思考一下。

回顾各个指标的要求,除了对于真实性内涵的提升,其余变化实质并不大,而且减小了管理率的权重,更加的强大规范管理率,理论上来说对我们工作是一个促进的作用,也和我们的工作基本是一致的。既然是一致性的工作,为何这时候会出现临时抱佛脚,整个科室奋力加班的情况出现?除了各项外界因素外?是不是也有着管理层至少是科室管理层决策的失误?作为科室主任,我必须反思。

去年12月份开始,我们就提出有效整合,通过三表合一促进居民健康管理,目的是希望通过签约表、体检表以及体质辨识表的整合,让每一个经手的重点人群都可以达到规范化管理。将人群总体分为老年人和65岁以下慢病人群两大类。同时给各个团队进行了任务量的分配。这种工作模式下,大家每天都觉得很紧绷,甚至觉得像打仗一样,不然就不能完成计划的任务。造成的负面影响就是大家压力大,出现为了达标数量而忽略质量的问题。优点是能够提升大家的积极性,能够确保按照进度完成工作任务。

4月份半年检查之后,依据考核的导向,我们更加强调了质量的提升,减少对数量的要求。于是4月份之后数量下降非常明显,社区居民体检的数量也有所减少。大家的工作压力得以缓解,不再那么的紧绷,不必每天为了完成数量而时刻神经质。质量也得以提升,但这个质量与目前考核所要求的质量,差异还是很大。也就是说希望通过减少数量来提升质量效果并不佳,一个是因为很多质量不可控,不是医护人员能够把握的,另外关键是对于质量的要求,大家不同阶段的认知是不同的。

畅想一下家庭医生团队的变革

2017年6月27日07:11:12,早上6点28出的门,不到7点钟就到了单位。 今年的年终考核7月4日就开始检查了,很多工作计划是到9月份结束,10月份进行年终考核的,没想到今年的年终检查来的这么早,于是最近大家开了拼命加班的日子。从去年宁静以致远,上海之行开始,就一直在思考我们的团队构建问题。在不同的历史时间段,我们的团队均需要不断的优化和调整,一成不变是跟不上变化节奏的。

于是,开始思考这个问题。

我们目前的团队是按照成都市团队标准打造,这也是全国的通用模式。由西医全科、中医全科、社区护士以及防保人员组建而成的团队,每个团队4-6个人,基本按照一医一护的标准配置。也可以说成都市模式脱胎于我们目前的团队格局,但随着工作的不断深入,重点人群健康管理的逐渐精细化,以及考核要求由量到质的转变,我们的团队很多时候显得力不从心,有些被动和疲于应付。如果说以前的不断增加人群的数量,属于攻势的话,那么现在就需要提升既有人群的健康管理质量,突出守势。

因此,需要从现实出发,对团队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

基于此,有以下畅想:

家庭医生团队与家庭医生工作室一体化管理模式,突出团队的整体属性,同时强调工作室的个体属性。实行科室-团队-工作室三级体系,突出工作室的灵活性和创新性。

家庭医生团队:团队的格局不变,但目前因为各种因素院落的划转需要归属到实际的居委会。各个工作室的医生需要向团队长负责,由团队长具体安排分配各个工作室的任务目标。成立家庭医生工作室后,团队的团队长重新改选,或者由各个工作室的家庭医生轮值。

家庭医生工作室:工作室基本构造由一医一护组建。随着工作室的开展和深化,可以拓展到一医二护,或者二医二护等等。每个工作室,初始的重点人群数量须基本一致,分为院落+门诊特殊疾病两大类。所有门特均划转到医生名下进行管理,责任在具体家庭医生。

长庆潮鸣绩效和服务管理学习带来的思考

响石潭码一下文字记录下杭州长庆潮鸣学习之旅。

上周就该一笔一划的做记录的,可是没想到,确切说是意料之中,回来后就投入到了无比繁忙的各项工作当中。应该说不仅仅是繁忙,而应该是烦忙。又烦躁又忙碌,以至于没有心绪来静静的记录这次学习。想想了老年人体质辨识从40%涨到了55%,糖尿病高血压的慢病中医健康管理从10%涨到了40%,高血压患病率从18.8%涨到了25.2%,看着满屏的各种考核指标的上涨,内心中无数个草泥马在奔跑,但却始终跑不出去,漫无目的。毕竟还是这么些人,这么点时间,但事情却一直在增加。领导多次批评我,总是在听到工作任务时候皱着眉头。话说,或许只有这样才能掩盖内心的焦虑。

给自己打再多的鸡血也是无济于事,毕竟事情还是在那里放着的。有领导说,涨这么多的率,是不是应该给一个科学的依据?呃,依据?依据?依据?除了呵呵还是呵呵。下周一下午也就是明天下午,有两个会议要参加。一个是医保一个是残疾人项目,似乎又看到满屏的工作量和任务。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有些压抑和畏惧了。即便是走出去的再多,总要回到我们工作的现实。一切还是那么的无助和彷徨,家庭医生到底要走向何方?除了无奈我们还能做些什么?

比如,老年人健康体检表。从半年检查后的可以录入后打印,到后来的可以不打印,再到现在的必须手写纸质,一切恍然如梦,这么多的折腾也是心力交瘁。根本就不知道到底是怎么个回事?甚至为什么每次都是到了还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要检查了,这时候才出来考核的指标。为什么就不能在工作之初就将考核要求告诉大家?而且一查就是回首过去的一年,然而一年前和一年后的今天考核很多指标却已经是悄然发生了变化。于是,回锅肉天天炒,吃的也是腻歪!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