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认识的人越多,就越喜欢狗

培训班顺利结束,身心疲惫,周末都还是昏昏沉沉的,明天就是新的一周,需要打起精神来。

昨天中午去同事家,贺喜乔迁新居,新人新家新气象,祝福他们。下午回来就一头栽倒睡着了,无与伦比的累。晚上和家人去太古里转悠,信步走到了一家书店。书香气浓浓,久违的感觉。或许,以后周末可以带孩子来这里,与书为伴,淡雅弥香。 

翻阅了几本书,大致都在说现在社会的碎片化,网络信息的碎片化,各种碎片过于充斥在生活圈子当中,使得我们的失去了原本的时间和空间,失去了独立思考的能力,失去了辨别方向的能力。每天在浑浑噩噩的碎片中度过,有的碎片还与你我相关,有的碎片则是别人的家长里短、心灵鸡汤、炫耀夸赞、自吹自擂等等。凡此种种,有用无用都在挤占我们的生活。因此,需要静下心来,抛却不必要的零碎,甚至远离朋友圈,给心灵一片宁静。

细细读来,颇为认同。几个关键的语句,摘录如下:

成大事者,不纠结。

我认识的人越多,就越喜欢狗。

不要加班,让我瘫一会儿。

对抗碎片,精简社交。

滚蛋吧,朋友圈。

More...

家庭医生,路是我们双脚走出来的

五一节匆忙而又短暂,节后的四天上班时间也是疾步入飞。有一次大人问我,“最喜欢”每周的哪一天?我说最喜欢周一和周三。因为周一是一周的开始,充满精力,很多时候要去做,内心非常激动觉得又是崭新的一页。而周三,意味着这周过半,周末即将来临,周末便可以更多自由时间去支配,必然内心喜滋滋。今天周六了,上周的几天还真是人杂事多,我有必要记录一下。

一个是关于优秀护士的评选。什么是优秀护士?如何界定一个护士是否优秀?我们的家庭医生团队的护士到底是临床护士还是公卫护士抑或是公卫人员?这基本就是说不清道不明的纠缠在一起的复杂关系,这种纠结也就造就了工作上面的些许混乱。PS:科室张思芮获得2016年中心的十佳护士。说是临床护士也对,因为大家的专业也罢,职称也罢,不都是专业的临床护士么?说是公卫护士也对,不过不知道有没有公卫护士这个称呼,也许是YY的名称吧,因为我们的护士做的基本全都是公卫的活儿,但我们又没有相关的公卫资格证书。说是公卫人员也对,因为我们的工作基本脱离了护士的打针输液,做的是健康教育、慢病管理以及重精管理等等。那么?我们的护士到底是什么?

为什么一定要纠结这个名称?我始终觉得名不正则言不顺,但恍惚间,我又发现了一个问题,或许核心是公卫或者说科室对于一名优秀护士标准的缺失造成的,一方面的缺失,必然会有其他方面的植入。一旦这方面的标准和考核到位,问题也就迎刃而解。对,立即完善。码几个文字,感觉想通了。

More...

家庭医生,无知无畏的蹒跚学步

2017年4月19日07:47:12,继续碎碎念。

这几天又开始肠胃不适,气机不畅,每每到了应急事件,就会出现这种情况。其一,说明心理素质还是不够强大,没能够扛得住,稳得起。其二,说明事情和任务的艰巨性,超出了心里的承载范围。但不管你愿意还是不愿意,事情就是这么来了。故,该面对的还是要面对!垮不了河山,毁不了日月,不就是半年检查嘛

但,还是要思考下,问题的症结,以及如何在今后的工作中避免类似问题的出现。

因素一,考核方向的调整。

因素二,日常工作的偏差。

因素三,不控因素的困惑。

具体怎么理解?如何来破解?比如因素一,考核方向。以前我们工作是对于辖区发现的重点人群能管理的尽可能都管理起来的,即便是不规范也会纳入管理,毕竟所谓规范都有一个从不规范都规范的过程。居民对家庭医生团队管理的依从性也是有一个从不信任都信任的过程。没有一蹴而就的信任,何况在这个陌生人的社会里面。但现在考核方向逐渐调整,更加强调管理的规范性。反而,建档管理的重点人群越多,较之里面规范管理的人员相对比例越少,且考核时候是从所有建档的重点人群里面抽查。这样就倒逼尽可能都保证规范,反射到日常工作中就是无法确定是否可以规范管理以及明确不能规范管理的重点人群,我们就不再敢建档,建专案。长此以往,管理的的确确都规范了,但无形中缩窄了管理的范围,很多不能够达到规范要求的重点人群得不到应有的管理。

More...

大破大立,难易相生,我们在前行

响石潭这段时间又进入异常忙碌的阶段!最近公共卫生和基本医疗都进入了大调整的时期,大破大立,有些时候是非都是相对,难易都是互生的,不变的是人。

随着基公卫各项考核指标的查“真”,不过这个真必须加上引号。这个真,已经过于超脱,凌驾于实际真实的工作之上,让真实变成了不达标的“虚”,于是工作不得不为了所谓的“真”,而逐渐转向放弃真实的“虚”。工作的目的是什么?岗位的定位是什么?很多人逐渐的发生了混乱和扭曲,有所迷失。于是,故作镇定的想了想,这就是一份工作,服从安排和要求就是。我们这一群堂吉诃德式的前行者,还会遇到哪些困惑,我们不清楚,但我们确实在异乎坚定的走在大路上。

而基本医疗各项政策逐渐落实,不管是门特的费用总控还是政府的阳光采购政策,等等云云。我们都在尽最大的力量去向社区居民做好一系列的解释,有些时候很多居民的理念是异常牢固,即便是错误的用药思维。但这些,我们都在有条不紊的沟通中,也非常的期待国产的药品能够功效长脸,让我们的一些工作能够实实在在的推动下去。毕竟,治病救人是一名的全科医生的本职工作。虽然,我们的医生现在兼顾了出纳、会计、管理、文案、库管等等工作。

这些的这些,还有一个就是宣传的力度。很多时候我们有种力不从心的感觉,毕竟很多健康素养,很多对于国家政策了解不能仅仅依靠全科医生这几张嘴,还是需要政府的大力宣传,比如对于公卫服务的宣传,对于全科医生的宣传,对于门特政策的宣传,对于国家药品采购政策的宣传等等。

但,不管如何,我们都在前行,我们没人放弃。不知道再过几年后回看这段岁月,会做何感想?或许,就是“呵呵”。

变与不变,第六期全国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主任论坛有感

3月23-24日有幸参加第六期全国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主任论坛,两天满满的学习结束后脑海中一直萦绕着一个字“变”,进而想到纷纷扰扰的“变与不变”。这些年参加很多类似的论坛会议,发现有些问题始终是处于“不变”的状态,有些则是一直处于“变”的状态,或许永恒的“变”才是发展应有的轨迹。

响石潭

一、说说不变,再来说变。

论坛一席下来,感受就是大家对于政策的渴求。一个创新开放的政策有利于促进社区卫生服务工作的蓬勃发展,一个因循守旧固步自封的政策往往会限制社区卫生服务工作的发展。论坛上,很多互动和提问环节,大家关心政策,倾诉自己当地政策的利与弊。我们会惊讶的发现,在国家统一大政方针之下,政策执行起来还真有些五花八门,是各地对于中央政策的理解不同?还是各地特色不同?还是?凡此种种,脑仁不够。

这些年,去参观了很多中心,也用心去学习各个中心的优势。突然,很多人“发现一切一切永远是别人家的好,自己居然有心无力,只能看看作罢。再仔细想想,各地的发展都是基于当地的特定人群,每个机构的特定历史,以及当地的特定政策而发展起来的。如果说一个机构固有的人财物是基础,那么当地政策则是机构发展的驱动力和导向标。

More...

从离职的几位同事,看家庭医生团队如何留住人

这些年来全科的人员基本是稳定的,但各种原因离职的人并不是没有。这几天就有一名同事因为家里孩子没人带而申请辞职,只能回家当全职妈妈,这无疑是社会的一种悲哀。一胎尚且如此,遑论二胎。不过我今天不是要说辞职的问题,而是想说说家庭医生团队招聘新员工的事情。

响石潭

从2016年年底开始至今,陆续有3名招聘的同事遗憾没有加入到我们家庭医生团队中来。其中第一位8月15日进科室,坚持过了见习期、试用期,最后试用期刚结束便在2016年12月5日正式辞职。第二位是2017年2月3日进科,坚持完成了见习期,2月15日提出了离职;第三位是昨天3月14日进科,下午便提出了离职。应该说,后两位算不上严格意义的离职,还没有签合同。但我们需要反思,为什么会让很多人直接倒在了见习期,为什么甚至挺过了试用期还是会毅然决然的退出。诚然,这里面有个人的因素,甚至个人因素占绝大部分,但不能回避的是工作自身的问题所在。个人觉得有以下几点:

一、职业发展预期。对于成为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一名全科医生,很多求职者显然是准备不足的,有些是在各种单位排列组合中最后被迫选择了全科医生这个职业。对于全科医生是什么,做什么没有明确的概念。对于全科医生的职业发展没有一个良好的预期,或者预期与现实工作严重脱节,理想与现实存在差距。

二、工资绩效待遇。很多人一来单位便希望得到多少的待遇,比如期待一开始工作能够满足6000¥的绩效。但实际既然是绩效,那就需要付出劳动才能得到相应回报。可是对于刚来工作的同事来说,绩效也是需要一个从无到有的过程,也需要一个逐步积累的过程,一切抛弃过程只希望得到结果的思想就是耍流氓。

三、工作内容感知。求职者大多从事过综合性医院的工作,因此对于全科医生的工作内容严重不适应,习惯了坐在办公室等患者上门求诊,缺乏下基层到居民家里进行健康管理的决心和毅力,容易在困难面前低头,挫折感较强。全科医生的工作非常繁杂,不仅仅是就诊患者,还需要公共卫生管理的方方面面,甚至占据了工作的大多数时间。这与部分医生想要成为一名“专科医生的期望值差距较大。

More...

以清净心看世界,以欢喜心过生活,以平常心生情味,以柔软心除挂碍。

从年初至今,基本工作就是沟通再沟通。起初是和科室医生护士沟通,后来又是和分管领导沟通。其实很多很多语言的交流,方向都是一致的,都希望有一个好的工作环境,有一个好的工作状态,有一个合理的待遇等等。而我,就是处于中间的中层,尽可能的沟通上下,处理问题。

有人说大家工作没有动力,充满抑郁情绪,到底是所有人还是一个人还是一撮人?是大家整体情绪状态不佳,还是个别人给大家营造这样的压抑情绪,愤懑情绪?凡此种种,需要理清楚,才能够对症下药,不能一叶障日。这几天科室人员变化也比较多,有进修的,有换科室的,也有辞职的。来来去去,往往复复,始终是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因岗设人,岗位要求便是如此,一切偏离工作岗位根本性质而大谈理想的蜚短流长都是耍流氓。

对于很多事情,也有了诸多的思考,有时候我自己都觉得很压抑,但转而一想,这是我自己的压抑吗?还是别人带给我的?是我们内心的愤懑吗?还是别人带给我的?是我自己的独立行走,还是我在看着别人彷徨的同时自己也渐渐的歧路亡羊了?究竟是道路不够平坦,导致走起来一瘸一拐还是自己技不如人,故而成了跛脚?于工作也是如此,分析下,静静的思考下,寻找问题的源头所在。面对很多问题的时候,要思考提问题的是谁?站的角度在哪里?是站在科室?院部?团队?还是个人?

故,要冷静的分析问题之所在,而非人云亦云。突然,发现这就是角度的问题,任何时候任何人和任何事,都需要辩证的去看,不去分析实际情况,只知道传播负面情绪,那么这种能力强的人反而杀伤力会更大。自己也好,其他人也罢,要有一颗明辨是非的心!曾子曰:戒之戒之!出乎尔者,反乎尔者也。

再,有理不在声高,为人相处要沉稳持重,要有格调。静坐常思己过,闲谈莫论人非,戒急用忍,行稳致远。

More...

考核的理想很丰满,但工作的现实很骨干

2017年3月3日,又是一年三月三。最近莫名其妙的烦躁,有些心绪不宁。也曾仔细探索这负能量的源泉,渐渐的似乎感觉到问题所在了。打从2016年12月中旬开始三表合一的工作以来,似乎很多事情变的复杂起来,以前的工作节奏有些变得“混乱”了。有时候不得不静静的思考下,这三表到底是该合一呢?还是分而治之?

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存在于各个行业各个方面,对于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基本公共卫生工作来说更是如此。如何更好的管理社区高血压、糖尿病、老年人等重点人群,如何做到精细化的健康管理,就需要我们不断创新工作模式,综合协调各方面资源,撸起袖子加油干,一心一意护健康。

按照国家基本公共卫生服务规范的要求,对于社区重点人群是有相关管理规范的。比如对于老年人需要每年面访一次,需要每年进行1次老年人健康管理,包括进行健康体检以及中医药健康管理等;对于高血压、糖尿病等慢性患者每年需要四次面对面的访视,需要进行健康体检等。但实际工作中,我们往往会遇到很多困难,比如:

有些老年人就是不愿意到医院进行检查,但是愿意接受家庭医生的上门测血压,健康咨询等等服务;有些老年人就是不想检查心电图,不想检查B超,但愿意检查肝功、肾功、血脂、血糖;有些糖尿病患者餐后血糖偏高,需要检测餐后血糖;有些居民即便是做了体检,体质辨识,签了无偿协议,他就是记不住,让他立刻重复一分钟前刚刚说过的“铅笔、卡车、书”,他都很困难。

按照目前的基本公共卫生考核方法,上述这些情况考核的结果有可能就是不规范管理。如何让重点人群管理既满足社区居民的需求,又能够规范完成?如何让重点人群规范管理的要求在家庭医生工作中落地生根?为此,2017年在中西医结合健康管理模式下,我们开展了三表合一的健康管理探索。

More...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