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破大立,难易相生,我们在前行

响石潭这段时间又进入异常忙碌的阶段!最近公共卫生和基本医疗都进入了大调整的时期,大破大立,有些时候是非都是相对,难易都是互生的,不变的是人。

随着基公卫各项考核指标的查“真”,不过这个真必须加上引号。这个真,已经过于超脱,凌驾于实际真实的工作之上,让真实变成了不达标的“虚”,于是工作不得不为了所谓的“真”,而逐渐转向放弃真实的“虚”。工作的目的是什么?岗位的定位是什么?很多人逐渐的发生了混乱和扭曲,有所迷失。于是,故作镇定的想了想,这就是一份工作,服从安排和要求就是。我们这一群堂吉诃德式的前行者,还会遇到哪些困惑,我们不清楚,但我们确实在异乎坚定的走在大路上。

而基本医疗各项政策逐渐落实,不管是门特的费用总控还是政府的阳光采购政策,等等云云。我们都在尽最大的力量去向社区居民做好一系列的解释,有些时候很多居民的理念是异常牢固,即便是错误的用药思维。但这些,我们都在有条不紊的沟通中,也非常的期待国产的药品能够功效长脸,让我们的一些工作能够实实在在的推动下去。毕竟,治病救人是一名的全科医生的本职工作。虽然,我们的医生现在兼顾了出纳、会计、管理、文案、库管等等工作。

这些的这些,还有一个就是宣传的力度。很多时候我们有种力不从心的感觉,毕竟很多健康素养,很多对于国家政策了解不能仅仅依靠全科医生这几张嘴,还是需要政府的大力宣传,比如对于公卫服务的宣传,对于全科医生的宣传,对于门特政策的宣传,对于国家药品采购政策的宣传等等。

但,不管如何,我们都在前行,我们没人放弃。不知道再过几年后回看这段岁月,会做何感想?或许,就是“呵呵”。

变与不变,第六期全国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主任论坛有感

3月23-24日有幸参加第六期全国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主任论坛,两天满满的学习结束后脑海中一直萦绕着一个字“变”,进而想到纷纷扰扰的“变与不变”。这些年参加很多类似的论坛会议,发现有些问题始终是处于“不变”的状态,有些则是一直处于“变”的状态,或许永恒的“变”才是发展应有的轨迹。

响石潭

一、说说不变,再来说变。

论坛一席下来,感受就是大家对于政策的渴求。一个创新开放的政策有利于促进社区卫生服务工作的蓬勃发展,一个因循守旧固步自封的政策往往会限制社区卫生服务工作的发展。论坛上,很多互动和提问环节,大家关心政策,倾诉自己当地政策的利与弊。我们会惊讶的发现,在国家统一大政方针之下,政策执行起来还真有些五花八门,是各地对于中央政策的理解不同?还是各地特色不同?还是?凡此种种,脑仁不够。

这些年,去参观了很多中心,也用心去学习各个中心的优势。突然,很多人“发现一切一切永远是别人家的好,自己居然有心无力,只能看看作罢。再仔细想想,各地的发展都是基于当地的特定人群,每个机构的特定历史,以及当地的特定政策而发展起来的。如果说一个机构固有的人财物是基础,那么当地政策则是机构发展的驱动力和导向标。

从离职的几位同事,看家庭医生团队如何留住人

这些年来全科的人员基本是稳定的,但各种原因离职的人并不是没有。这几天就有一名同事因为家里孩子没人带而申请辞职,只能回家当全职妈妈,这无疑是社会的一种悲哀。一胎尚且如此,遑论二胎。不过我今天不是要说辞职的问题,而是想说说家庭医生团队招聘新员工的事情。

响石潭

从2016年年底开始至今,陆续有3名招聘的同事遗憾没有加入到我们家庭医生团队中来。其中第一位8月15日进科室,坚持过了见习期、试用期,最后试用期刚结束便在2016年12月5日正式辞职。第二位是2017年2月3日进科,坚持完成了见习期,2月15日提出了离职;第三位是昨天3月14日进科,下午便提出了离职。应该说,后两位算不上严格意义的离职,还没有签合同。但我们需要反思,为什么会让很多人直接倒在了见习期,为什么甚至挺过了试用期还是会毅然决然的退出。诚然,这里面有个人的因素,甚至个人因素占绝大部分,但不能回避的是工作自身的问题所在。个人觉得有以下几点:

一、职业发展预期。对于成为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一名全科医生,很多求职者显然是准备不足的,有些是在各种单位排列组合中最后被迫选择了全科医生这个职业。对于全科医生是什么,做什么没有明确的概念。对于全科医生的职业发展没有一个良好的预期,或者预期与现实工作严重脱节,理想与现实存在差距。

二、工资绩效待遇。很多人一来单位便希望得到多少的待遇,比如期待一开始工作能够满足6000¥的绩效。但实际既然是绩效,那就需要付出劳动才能得到相应回报。可是对于刚来工作的同事来说,绩效也是需要一个从无到有的过程,也需要一个逐步积累的过程,一切抛弃过程只希望得到结果的思想就是耍流氓。

三、工作内容感知。求职者大多从事过综合性医院的工作,因此对于全科医生的工作内容严重不适应,习惯了坐在办公室等患者上门求诊,缺乏下基层到居民家里进行健康管理的决心和毅力,容易在困难面前低头,挫折感较强。全科医生的工作非常繁杂,不仅仅是就诊患者,还需要公共卫生管理的方方面面,甚至占据了工作的大多数时间。这与部分医生想要成为一名“专科医生的期望值差距较大。

以清净心看世界,以欢喜心过生活,以平常心生情味,以柔软心除挂碍。

从年初至今,基本工作就是沟通再沟通。起初是和科室医生护士沟通,后来又是和分管领导沟通。其实很多很多语言的交流,方向都是一致的,都希望有一个好的工作环境,有一个好的工作状态,有一个合理的待遇等等。而我,就是处于中间的中层,尽可能的沟通上下,处理问题。

有人说大家工作没有动力,充满抑郁情绪,到底是所有人还是一个人还是一撮人?是大家整体情绪状态不佳,还是个别人给大家营造这样的压抑情绪,愤懑情绪?凡此种种,需要理清楚,才能够对症下药,不能一叶障日。这几天科室人员变化也比较多,有进修的,有换科室的,也有辞职的。来来去去,往往复复,始终是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因岗设人,岗位要求便是如此,一切偏离工作岗位根本性质而大谈理想的蜚短流长都是耍流氓。

对于很多事情,也有了诸多的思考,有时候我自己都觉得很压抑,但转而一想,这是我自己的压抑吗?还是别人带给我的?是我们内心的愤懑吗?还是别人带给我的?是我自己的独立行走,还是我在看着别人彷徨的同时自己也渐渐的歧路亡羊了?究竟是道路不够平坦,导致走起来一瘸一拐还是自己技不如人,故而成了跛脚?于工作也是如此,分析下,静静的思考下,寻找问题的源头所在。面对很多问题的时候,要思考提问题的是谁?站的角度在哪里?是站在科室?院部?团队?还是个人?

故,要冷静的分析问题之所在,而非人云亦云。突然,发现这就是角度的问题,任何时候任何人和任何事,都需要辩证的去看,不去分析实际情况,只知道传播负面情绪,那么这种能力强的人反而杀伤力会更大。自己也好,其他人也罢,要有一颗明辨是非的心!曾子曰:戒之戒之!出乎尔者,反乎尔者也。

再,有理不在声高,为人相处要沉稳持重,要有格调。静坐常思己过,闲谈莫论人非,戒急用忍,行稳致远。

考核的理想很丰满,但工作的现实很骨干

2017年3月3日,又是一年三月三。最近莫名其妙的烦躁,有些心绪不宁。也曾仔细探索这负能量的源泉,渐渐的似乎感觉到问题所在了。打从2016年12月中旬开始三表合一的工作以来,似乎很多事情变的复杂起来,以前的工作节奏有些变得“混乱”了。有时候不得不静静的思考下,这三表到底是该合一呢?还是分而治之?

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存在于各个行业各个方面,对于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基本公共卫生工作来说更是如此。如何更好的管理社区高血压、糖尿病、老年人等重点人群,如何做到精细化的健康管理,就需要我们不断创新工作模式,综合协调各方面资源,撸起袖子加油干,一心一意护健康。

按照国家基本公共卫生服务规范的要求,对于社区重点人群是有相关管理规范的。比如对于老年人需要每年面访一次,需要每年进行1次老年人健康管理,包括进行健康体检以及中医药健康管理等;对于高血压、糖尿病等慢性患者每年需要四次面对面的访视,需要进行健康体检等。但实际工作中,我们往往会遇到很多困难,比如:

有些老年人就是不愿意到医院进行检查,但是愿意接受家庭医生的上门测血压,健康咨询等等服务;有些老年人就是不想检查心电图,不想检查B超,但愿意检查肝功、肾功、血脂、血糖;有些糖尿病患者餐后血糖偏高,需要检测餐后血糖;有些居民即便是做了体检,体质辨识,签了无偿协议,他就是记不住,让他立刻重复一分钟前刚刚说过的“铅笔、卡车、书”,他都很困难。

按照目前的基本公共卫生考核方法,上述这些情况考核的结果有可能就是不规范管理。如何让重点人群管理既满足社区居民的需求,又能够规范完成?如何让重点人群规范管理的要求在家庭医生工作中落地生根?为此,2017年在中西医结合健康管理模式下,我们开展了三表合一的健康管理探索。

家庭医生团队,请进来与走出去

昨天看到朋友圈一篇关于青羊和武侯家庭医生服务的文字,“家庭医生服务2007年在青羊区首开先河,掀起一股青羊旋风。奈何10之后……壮哉,悲哉”。其实说起武侯区和青羊区的家庭医生团队服务,或者说公共卫生服务应该是无所谓优劣的,两个区各有千秋,互有长短。

但每每各个层面媒体报道为什么第一时间想到的是武侯区呢?为什么我到各地学习培训时候,全国各地学员对于武侯区玉林、晋阳、红牌楼如数家珍?即便是在成都市内,告诉别人我们是新华的,还需要详细解释我们是青羊区的八宝街的那个新华,不是成华区那个新华医院。

2016年按照院部安排,我有幸参加了两次培训基地学习。一次是4月份在上海长宁的学习,另一次是12月份的福州宁化学习。两次学习有一个共同点,武侯区基本是组队参加。这两次是国家社区卫生协会基地举办的培训班,武侯区玉林、红牌楼、晋阳、金华、簇桥等均有派人参加学习,而青羊区只有新华。同时会发现参加培训的学员几乎都到武侯的玉林、红牌楼和晋阳学习过,对于这三家中心很熟悉。对于青羊区的社区,仅仅是两个培训基地长宁新华的白主任以及福州瀛洲的郭主任对于青羊新华比较熟悉,但是其它参加培训的学员大多没听过青羊区新华,更谈不上了解青羊区的家庭医生工作情况。

因此,利用培训的机会,在课堂发言等等途径通过讲述新华的家庭医生工作模式,讲解我们的公共卫生如何与基本医疗整合在一起,发现各位学员对于青羊区的模式非常认同,甚至觉得青羊的模式实则更符合他们的发展。

这时候大家才意识到成都市原来还有青羊区这么别有特色又相当接地气的家庭医生团队服务模式存在。于是,便欣欣然想到青羊区看看。既然青羊区的家庭医生团队特色如此的明显,为什么就在全国同行心目中的名声不是那么“响亮”呢?

想到了八个字:请进来,走出去……

开始上班了,2017年2月21日08:07:43

服务能力提升的困惑

响石潭这段时间每每下班后全科的医护人员都还在忙碌的加班中,有的在进行患者报账的门特方案制定,有的在录入社区居民的访视,有的在完善居民体检表,有的在撰写社区居民体检的总检表,有的在填写工作量报表……凡此种种,一直都在上演。

那么问题来了?我们需要我们需要什么样的服务能力?如何提升我们的服务能力?下午的服务能力提升专题研讨会,我们邀请了川内知名的全科专家,华西医院的李双庆以及苏巧琍教授,还有来自苏坡的田院长和陈华东等领导。首先由我中心代表四川省参加全国技能大赛的四位同事做了分享,之后各位专家分享了他们的一些思考和心得。各种过程不表,结果是较为一致的观念是全科医生的能力需要和社区居民的需求相结合,需要按照全科医生工作实际需求来打造具有特色的全科医生培训模式。对于社区护士以及公卫医生的职责和定位,我想用“仁者见仁智者见智”这句话来定位是比较恰当的,但基本上来说社区护士的能力也应该和居民的护理需求相一致。

似乎问题很明了,我们提升的方向也很清晰。可是为什么又觉得很困惑呢?在座谈的过程中,大家提到了几个问题,目前没有答案,但这些直接影响着能力提升的效果和方向,值得所有人的深思,只有这些问题解决了,后续的能力提升或许才能更好的落到实处。

第一,我们陷入一学就会,不用就生疏的死循环。这几年我们科室派出去了很多人学习,有去华西专科护士培训的,有去三医院急诊科学习的,有去各大国家培训基地培训学习的还有常规的住院部医生护士轮转学习的。以护士而言,从前年开始派出护士参加华西专科护士学习,分别是内分泌专科护士、老年科专科护士以及重精专科护士培训,每次为期两到三个月。培训回来大家对于很多专科护士的知识掌握非常好,尤其是在给科室所有同事分享的时候能够明显感受到华西的学习确实值得。可是回到现实工作中后,除了访视就是输电脑,建档,很多专科护士学习到的知识在实际应用中往往是有心无力,或者是英雄无用武之地,或者是时间不够用没办法落实……这几年,我们科室尝试过社区护士的医护门诊,我们尝试过给门特患者的糖尿病专科护理培训,我们尝试过开展社区护士能力提升小组学习……等等,均无疾而终。久而久之,很多学习到知识也便是随风飘逝,残留的只有那一份份的学习结业证书在风中摇曳。

2017,真我,真朋友

响石潭今天是2017年1月2日13:48:01,2016年的最后一天。想给2016年打个总结,我想应该是美妙的2016。在过去的这一年里面经历了很多挫折,也收获了很多喜悦。在这一年里面不断的跌倒后再爬起来,对于工作、生活乃至其他方面都是类似。较之于年初我也抑郁症了,现在似乎浑身清爽了许多,一切也变得晴朗起来,究其根源还是那句话“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很多纷纷扰扰,都是自己造成的。人需要大气磅礴,需要气势如虹,需要海纳百川。

在这逝去的一年里面,我想最大的磨砺莫过于心智的洗礼。不管是各种考试还是各种工作,都还是一路坎坷的过来了。这一年对于基本基本医疗和公共卫生有了很多的思考和探索,尤其是对于基本医疗的实践。随着公卫工作开展的不断深入,全国各地的社区卫生服务机构都开始紧抓基本医疗能力。我们虽然这些年公卫和医疗结合的比较紧密,也在一路的相伴发展。但,基本医疗的内涵还是不足,基本属于原地踏步的感觉,对于医疗发展的前瞻性颇为欠缺。因此,2017年的任务也就变得非常明确!

在这逝去的一年里面,对于很多人和事的看法也在悄然的发生改变。以前看的很重的一些是是非非现在淡然很多了,有些需要关注,有些需要遗忘,很多时候要灵活权变,不能固执的同一种方式和方法。关于宽松与严格也是如此,需要宽严相济,要时刻知道目标和方向在哪里。对于有些事情,需要一颗理智的心来面对。不能人云亦云,不能意气用事。冲动是魔鬼,时时刻刻都需要保持一颗淡定的心。如果说我们的生活中需要镜子来自觉自省,需要智多星来出谋划策,需要抚慰剂来调整心态,那么这些来源于何方?这些就在自己的心里,日三省吾身就是这个道理。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