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心光明,亦复何言?

这周高中同学到成都培训学习,期间小聚。带着他步行丈量成都大街小巷,完成日行万步小目标。掐指一算,高中毕业已17年。17年间林林总总,聊了很多。当然,更多是对未来希冀和憧憬。踏踏实实做好当下事情,做好真实自己。

周末参加西经培训,主题是《医院管理十大创新》,由全国著名医院管理专家孙学勤教授主讲。两天学习,脑海浮现:合规、重组、释放、战略等词语。有句话印象深刻“把经营挺在管理前面”。管理好自己,此心光明,亦复何言?

优质服务基层行,不等不靠,不忘初心

2019年8月26到29日有幸作为联络员参加成都市优质服务基层行第三组复核工作,有机会看到很多乡镇卫生院基本医疗的开展实际情况。从下面几个视角,回顾这次出行,记录下自己小喜悦、大启发。

回石潭,故乡那份凝重的美

上周四到周日(8月23-26日)四天,时隔三年回了趟故乡,全家团聚。感觉可以码很多文字,比如故乡,比如故人,比如故事……16年前父亲刻在院子核桃树上的文字依稀可见,仿佛在默默讲述着这里发生的一幕幕。

院子里面孩子玩的泥巴,曾几何时,我也这样玩过。在农村,我们可以找到何其相似的童年。在城市,一片电子化设备,无数各类考级补课中,似乎童年从来都是一个笑话。小时候玩泥巴,摔狗狗炮。

三周年祭奠,这里分明是远行的根

这次回家的主要原因是大妈(爸爸的哥哥的妻子)去世三周纪念。在老家人去世后一年一祭,连续三年,分别叫作头周年、二周年、三周年。三周年最为隆重,亲朋好友都来纪念,常有戏剧、电影。

中国医师节,家庭医生要多行动、善思考、明方向

8月19日,第二届“中国医师节”,主题“弘扬崇高精神,聚力健康中国”。上周三件事,开展青羊区残疾人家庭医生签约;接受国家卫健委及国家协会领导考察指导;接受四川省领导慰问祝福。

1、行动:根据《成都市青羊区卫生健康局成都市青羊区残疾人联合会关于开展青羊区残疾人家庭医生签约服务工作的通知》要求,8月16日和17日两天分别在泡桐树20号、上同仁路36号和八宝街1号开展残疾人集中签约及个别化签约服务。

部分残疾人是聋哑人,家庭医生便手写和对方交流,详细询问每一位签约对象个人史、家族史等基本信息人建立健康档案。此次签约,还为每一位残疾人发放了健康大礼包及健康生活工具包,包括药枕、三伏贴等。

一周琐记,公交车上面那个奇怪的老爷爷……

周日,一周毕。记录一下哗啦啦的流水账!

上周六(8月3日)和青海学员一起在三圣乡那边召开了毕业总结会,青海学员为期六个月的成都进修即将结束。任何学习都是一个教学相长的过程,对于基层的社区卫生培训基地更是如此。青海同仁在分享学习收获的同时又给我们的教学工作提出了宝贵的意见和建议。此刻,依稀记得三月份在绵绵阴雨中在火车北站接青海老师的情景。

部分培训师资和青海同仁合影

母校、故乡,乃至当下,时光荏苒,不容懈怠

哗,两周毕。一周看一本书确乎如大家所料,不现实,各种事情不期而至,打乱了原有阅读节奏。或许,退一步,坚持阅读就是。渐渐的,我确乎不能给自己再定义为“忙”,因为现在的各种忙碌是为了将来不再忙碌,但也真真的每天大约12个小时放在工作上。

这两周,看望研究生时期的导师以及在乡下的岳父;完成宣传科初步构架,以及持续变革的公卫工作。导师在省医院住院,和同门一起探望。在省医院,大家聊到肾内科,谈到医联体,很多10年前片段,在我脑海中不由自主奔跑。路过母校时,信手拍照。

(成都中医药大学首任李斯炽校长,我们的铜像校长)

戴尔·卡耐基《林肯外传》:无名将士长眠处,寂寞无人草自春

这几天读完戴尔卡耐基所著作的《林肯外传》,近乎一种沉闷而压抑的感觉读完。想到了书中的一句话:“当他走路时,忧郁似乎从他身上滴落下来!”这是何等的忧郁,这就是林肯。

合上全书,238页。似乎每一页都在倾诉林肯的忧郁,一个偏执赤诚,仁者爱人以及卑微婚姻的形象涌上心头。本书作者卡耐基走遍了林肯生活过的每一处地方,走访与林肯有交集的每一个人,甚至在林肯用过的书桌上写着书稿。一遍遍的与林肯心灵交织,一次次的与林肯隔空对话。那么真切,那么幽怨。

一、偏执赤诚:林肯对于莎士比亚作品的喜爱,对于法律知识酷爱乃至于情人安妮的深情,无疑都充满了偏执和赤诚。他不修边幅,不在意生活中的细节,但对于他所热爱的人和事物乃至书籍,则可以几个小时不眠不休阅读,则可以一辈子去热爱与怀念。 他的每一步脚印,都有着与书本不可分割的印痕。当他读到对他特别有吸引力的段落时,若没有纸张他总是用炭写在木板上。后来他做了一本粗略的抄写簿,用羽毛笔和浆果汁制成的墨水,写下所有他喜欢的词句。他随身携带这本抄写簿,用心研习直到他能够背诵许多长诗或词句。

对于安妮的爱情,贯穿林肯终生。虽然安妮过早的离世,虽然林肯有着夫人和孩子。无疑,安妮在林肯心中必然有着厚重的地位。安妮去世那段时间,文中有一段描写林肯痛不欲生的情形。“每天他总要走5英里路程到埋葬安妮的康特公墓。有时他在那里坐的太久,以致朋友们焦急,就去把他带回家来。遇到有暴风雨,他便恸哭,因他不忍心雨水打落在她的坟墓上”。有这样一首诗,《死亡》:

希望、失望、欢乐和忧伤,混成一片,不拘阴晴;

微笑、泪珠、高歌和悼曲,彼此追逐,有如白浪。

转瞬之时,一息之间,如花美眷,竟成尸朽,朝藏金屋,夕卧青冢。

嗟尔浮生,何骄之有?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