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汭葓《佛性》:不取于相,如如不动

2019年7月3日00:12:58,夜半!总结下《佛性》一书,不然总觉得心里欠欠的。该书由宋汭葓居士所著,东宝·仲巴活佛指导。很多人看到佛就想到的是佛教,一个是宗教。

与我而言,或许更多的是一种心态,一种处事的态度。这本书看完,不由得想起《人生的韵律》,之前研究生毕业时候谭生奎老师所给我们推荐袁志发《快乐老年》里面的一个章节。

一个是佛教居士写的书,一个是人民日报的副总编辑,很多人生理念又是何其相似。或许,这些都是中华传统文化思想的集中体现。很多时候,传统文化不能截然分为儒释道,而是合二为一,融为一体。

前段时间在嵩山少林寺看到“混元三教九流图赞碑”,不正是林林总总集大成么?“儒门释户道相通,三教从来一祖风。红莲白藕青荷叶,三教本来是一家”。正如碑文上面所写:

佛教见性,道教保命,儒教明伦,纲常是正。农流务本,墨流备世,名流责实,法流辅製。纵横应对,小说谘询,阴阳顺天,医流原人。杂流兼通,述而不作,博者难精,精者未博。日月三光,金玉五穀,心身皮肤,鼻口耳目。为善殊途,咸归于治,曲士偏执,党同排异。毋患多歧,各有所施,要在圆融,一以贯之。三教一体,九流一源,百家一理,万法一门。

知幻即离,离幻即觉,忙碌的六月最后一周

7月1日,不忘初心,党建引领,健康护航。

上周周末很忙,没时间码文字,今晚忙里偷闲补记一下。周六去了乐山,进行《新形势下如何做好市域、县域基本公共卫生绩效考核暨基层综合能力提升》授课。我主要讲的是家庭医生团队建设、家庭医生医生签约以及家庭医生绩效考核部分的内容。这是第一次去乐山,一路也是颇为折腾。上一次类似这样乘车,还是将近10年前去雅安。

 

本计划是下午六点过的火车,五点半下班赶过去时候已经晚了,来不及赶车。于是利用各种抢票软件抢票,但都无果。幸好还有从新南门汽车站到达乐山的长途汽车,于是乘坐长途汽车两个多小时后到达。这次授课的学员来自内蒙巴彦淖尔市临河区以及四川和重庆等地,一天的学习不仅收获知识,更是结识同道。

党团手拉手,工会一家亲,一本正经流水账

过去七天手机使用时间为25小时,比上周少了10小时,有进步,继续坚持!

这一周核心是迎接为迎接年终考核做准备,预计七月中旬将进行2019年的公共卫生年终考核。这一周继续和新任科室管理人员磨合,不得不说,即便是再熟悉的同事,角色变了,很多方面就会发生奇妙的改变,或许这就是屁股决定脑袋的真实写照。这一周宣传科的人员开始拼装,虽然都是兼职人员,但总有四个人了,下一步就是如何开展工作,开展哪些工作。

 

周五单位组织开展“党团手拉手,工会一家亲”的拓展活动,地点在崇州街子。很开心,自己荣获2018年度优秀共产党员,并作为代表发言。怀揣着激动的心情,讲了“明德敬业,鼎新担当”八个字,万里征程,继续拼搏!稍后进行了团队建设,我所在团队高唱的是《五星红旗迎风飘扬》,这是小学毕业之后,时隔二十多年再次高歌,虽嗓子破锣,但心里无比激昂。

王仲荦《说曹操》:独立果敢,大气缜密

报告下本周阅读情况,从6月19日开始阅读《说曹操》,今天下午读完。本书由中华书局出版,王仲荦著,全书234页。对于曹操,最先的印象就是他的诗句,那种磅礴的气势,不服输的志向。再后来,三国演义的种种黑与白,戏曲的各类脸谱化。转而对曹操印象便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至坏之人。

五年前开始听易中天的品三国,文涛播讲《卑鄙的圣人曹操》,后来谢涛播讲《听谢涛·三国》及《掌柜正说曹操》等,用耳朵听的三国故事。而纸质书籍看三国,阅曹操则是第一次。之前对于曹操的生平梗概了然于胸,读起书来纵然文字晦涩,但依旧跃然纸上。一个个立体饱满的人物形象,而非生僻字。

《说曹操》这本书基本写实,依据大多来自于陈寿《三国志》。作者详细的讲述了曹操的出生汉末大的政治背景,如外戚、宦官、士大夫的矛盾斗争,还有桓灵二帝的腐朽等等。在这个历史洪流中,催生了曹操这样的人物。一个帝国的崩塌决然不是一瞬间,一个人的成长也同样不是旦夕之功。

曹操从洛阳北部尉到顿丘县令,再到济南国相,壮心满怀。单看五色大棒就知道曹操的毅然决然。曹操从西园八校尉到起兵陈留,依附袁绍,任兖州牧灭吕布。奉天子以讨不臣,官渡之战,灭袁绍。其后灭三郡乌桓,败赤壁。进关中,平定马超韩遂。最后及至魏公、魏王,解樊城之围。可谓戎马一生,波澜一生。

发心:放下手机,拿起书本

2019年过半,这半年挣扎中前行,星星点点翻阅一些书籍,然而都是碎片化印记。翻看了下手机的使用记录,在过去的七天里面,手机平均每八分钟解锁一下,七天时间使用手机近35个小时,平均每天5个小时。而手机使用里面排在前列的是微信、微博以及ZAKER新闻。

此刻(2019年6月16日18:27:06)有一个发心,持续阅读,不断学习。在未来五年,坚守这个发心,开卷有益!放下手机,拿起书本!

天姿国乐职业女子民乐团,献给父亲节,夏日的问候

父亲节,昨晚和孩子参加“献给父亲节,夏日的问候”主题音乐会。四川交响乐团出品,天姿国乐职业女子民乐团演奏。孩子在学琵琶,之前还是陪孩子听过一两场音乐会。有在四川音乐学院进行,也有在东郊记忆那边,以往都会觉得音乐会漫长而催眠。然而昨晚的音乐会却是头脑清晰,意犹未尽,觉得时间怎么那么短。

 

此次表演主题是“夏日的问候”,主持人语言抑扬顿挫,柔情满满,颂扬慈父爱,陈情游子心。主持人有一句描述父亲的话,此刻依然回想耳畔。父亲“一手举着生活,一手牵着寂寞”。父亲的形象总是那么高大,托起了整个家庭。父亲的形象又总是那么沉默寡言,一个人独自抿着酒,不言不语。

管他天下千万事,闲来轻笑两三声

昨晚蓉城飘落了淅淅沥沥的小雨,雨水冲刷后的天空分外的湛蓝。抬起头来,想到了“寂寞嫦娥舒广袖,万里长空且为忠魂舞”。

这是母校成都中医药大学的天空,上午因为工作缘故再次回到母校。很荣幸和大咖交流学习,听到很多陌生的名词,如:基因组、表观基因组。我使劲的听着,跳出舒适区,首先要满状态的迎接新事物。同样的中医体质辨识,同样的一个事情,每个人站的角度不同,视角就会有差异。换个视角,可能打开新的一扇窗。

宣传科!宣传科!

端午安康!这一周工作发生变化,算是六年(2013年7月19日)来最大的一次变动。周二(2019年6月2日)下午接受领导的谈话后,正式被任命为中心宣传科科主任(在全科科室主任基础上兼任)。院部同时给全科任命了一名科室副主任,一名护士长。这样的格局调整,打破过去六年一个人管理科室的现状,变为三个人管理。

随着管理人员的增加,我需要腾出时间来创立和打造中心宣传科。如果说全科是在前人管理基础上进行了六年深耕,进行了模式探索,进行了队伍建设的话,那么宣传科则完完全全是从零开始,从无到有的创设。某种意义上,要比全科科室管理更加的艰难和不易。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