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一儿童节,写给地震灾区的孩子们……

这个儿童节非同寻常,因为我们刚刚经历了巨大的灾难。我们的孩子,在地震中显示了四川人的坚强,展现了我们中华民族的志气!

当然在坚强与志气背后,我也看到了孩子的无助与心酸。希望孩子们早日回到以前的正常生活。在医院里面,每次我值班时候都会看到我们的97床的孩子,叫寇娟,孩子双下肢都已经截肢了。右下肢还有些渗液,另外就是发高热。我那天值班时候抽了血培养。孩子的一直很恐惧,晚上都是睁着眼睛的,就是不睡觉。孩子的妈妈给我说:孩子说她怕睡着了就再也不能醒过来了。孩子说她害怕没有来救她。一旦睡觉,孩子救不断的作恶梦,在梦中不断的被惊醒。

另外一张床的孩子是个小男孩,男孩的没有被截肢。孩子,每天在哭闹,也是常常做恶梦,孩子的床旁放了很多志愿者送过来的玩具,有玩具熊,还有志愿者给孩子写下的祝福话语。孩子有父母陪在身边。孩子很可爱,孩子也很脆弱。

昨日下午去听日本地震救援队的讲座了

5月30日下午3点,在第二住院楼三楼的学术报告厅,日本国际紧急救援医疗队的两位专家举办了关于“日本灾害医疗”的学术讲座。全院相关医护人员听取了讲座。

讲座中重点讲到了三个问题:一是日本现有的急救制度和医疗情况,二是关于挤压综合症的一些救助问题,三是急救中的医疗分配问题。日本医疗队以自己的经验为抗震治疗工作指明了一个方向,那就是最大限度地救治更多的伤员,防止灾害延误死亡,防止可预防性死亡。

报告完成后,医院外事工作人员转达了石应康院长对日本国际紧急救援医疗队的充分肯定,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一是这次的救助活动体现了一种国际精神,日本医疗队本着志愿者的身份,不顾个人安危,来到华西医院支援抗震;二是日本医疗队以精湛的医术,高尚的医德,为地震伤员提供了高水平的救治,同时解决了很多疑难问题;三是中日两国的医护人员紧密协作,把工作完成的相当出色,搭起了一座中日友好的沟通桥梁。

华西的实习马上就要结束了

三个月的实习明天就是最后一天了,下周我就要回到中医学院实习了。三个月的时间确实好短的啊,都没有怎么觉得啊。就这么匆忙的过去了,三个月我没有换组,一直在胡老师的组上。

最近发生了地震,白天要在医院上班,晚上回到学校就又像逃命一样的,也没有怎么休息好。不过还好,挺过来了。

灾区人民在受难,我累些又算什么呢?

我见到温总理了,好兴奋

  昨天下午我见到了温总理了,不是在电视,而是在现实生活中。

  温总理来到华西医院看望地震中的伤员,看望我们医护人员。当时我们还在科室里面写病历呢,听说温总理来了,听说在一住院大楼。我们就马上把白大褂脱了,下楼去一住院大楼。为什么脱白大褂,因为这样容易挤哈。谁不想看看我们的总理哦,如果穿白大褂,那才不好意思去挤啊,你是医务人员的嘛!!

  冲下楼去,我就看到黑压压的一群人。总理这时候已经去了一住5楼?了,门外有警察守护着,大家进不去。上千的人围在一住院大楼外面。我好激动,马上给大人打电话,她当时在忙碌呢。然后给百度贴吧du美丽33发短信。她说,“快喊总理给百度贴吧题词。”嘿,强!!33就是敬业啊,时刻记挂着百度。我又给陈述哥哥发短信,哥以前是记者,他的回短信是,快照照片啊,写到博客里面。我说我没有相机,手机也不能照相的,哥说好遗憾。我也觉得……

响石潭 响石潭

  人潮涌动,很多记者长枪短炮的挤在人群中,一会儿总理出来。我使劲抬头看,可是看不到啊。郁闷~莫非就这么和总理无缘啊。伤心了两秒后,总理向人群走来。我一兴奋,突然总理上车了。哎呀,妈妈呀,我还是没有看到总理啊。车辆开动了,我失望了。就在这瞬间,总理通过车窗向大家招手,这次我看到了,我真切的看到了。好慈祥好慈祥的一个老爷爷啊……

  总理上车走了……人们都尾随在车后面,目送总理。当我第一时间把“好慈祥的爷爷”发给上述三个人时候,大人和哥没有回我短信,我回来给大人打了电话,她依然在忙碌呢。而我们可爱的du美丽33说:“嘿,那么慈祥的爷爷啊,快,快替我亲他一口。”倒!!

  第一次见到总理,现在还是很激动呢……有一个在场的群众说,追星就追温总理。果真?总理你好。

今天下午又地震了……

是余震,不是真的地震哈~??余震不是地震??我糊涂了……

下午的余震有6.4级的,是现在最大的余震啊。余震刚发生就接到了妈妈的电话,她说我们那里也地震了的。然后我立刻给老婆打电话,嘿嘿,俺老婆在余震的危险中,不顾个人安危营救了一名儿童,获得了老公大人的好评。后来弟弟也从西安打来了慰问的电话。总之,余震无情人有情……

习惯了,地震。地震。我不怕不怕啦!~~

地震时分,感谢我的德生BCL3000收音机

  12日突发的地震令所有人始料未及,而且更糟糕的是一瞬间所有通讯设备失效,尤其是手机打不出去,而且也不能在家里第一时间看电视,无法得到及时的信息,对于地震情况是一片茫然。幸好我还有收音机,感谢我们的三款收音机。在这次地震时候发挥了及其重要的作用,让我在第一时分了解到事情的进展,了解到地震余震的预报,也了解到了水污染等谣言。给我的生活带来了很大的方便,极大的消除了我恐惧的心理啊。

响石潭 响石潭 响石潭

  幸好自己有听收音机的习惯,算是个收音机爱好者哦。我的三款收音机都是德生的,分别是R102,和CR100以及BCL3000。其中在寝室里面我使用的是BCL3000,在操场以及体育馆过夜的话就使用CR100,在医院呢,就使用R102了。总之,收音机使我在不同时刻,不同地方掌握第一手的讯息。感谢收音机,感谢电台辛苦的工作人员。

“我们要出院了”记一位贫穷的患者及其家属

  他们20日走了,离开了华西医院。带着伤痛和无尽的苦楚……

  患者因为肾病综合症来到了我们医院,在院外已经吃了3天的强的松。在我们医院做了肾活检,患者的纳特别的低,我们就给患者补钠。患者对NaCl特别敏感,输液的时候就会觉得特别的痛。所以我们尽可能把速度放的很慢很慢。后来有一天患者腹泻,我们立即予以止泻治疗。过了两天患者突然出现了咳嗽等严重的肺部感染,接着就出现了呼吸衰竭。立即转移到了监护室里面。

  估计患者对于激素特别的敏感,肠道感染转移到肺部。我们予以抗感染治疗后,效果不佳,患者神智不清。后来用了泰伦治疗,患者神智稍有好转,但依然疾病没有明显恢复,全身水肿明显。

  但是患者没有钱了。如果要继续治疗估计还需要更多的钱,而且不一定能够完全治好。权衡之下,患者家属选择了放弃。他们离开了医院......他们无法承担这些治疗的费用。

  在地震面前,生命很脆弱。在金钱面前,生命也很脆弱。

  他们已经离开医院一天了,不知道他们还好么?

“要被再次截肢”记一位地震中的重伤者

  最近每天都要去换药,走进地震病人的房间,一股浓烈的刺鼻的味道就迎面而来。那是伤口散发出来的,有种腐肉的味道。每次给截肢患者换药的时候,看着他们的腿,尤其是切开减压患者的腿,那是何等的无法刃睹啊。真的,看着那些受伤的腿,心里觉得好痛苦好痛苦。

  很多病人由于腿部的长期的挤压坏死导致肢体的截肢,他们的命是保住了,可是他们永远失去了臂膀,双腿。但是他们依然坚强,他们一直坚挺着。我们有一床病人就是,她已经截肢了,是左下肢的。由于左下肢坏死进一步加剧,而且右下肢也在坏死,严重威胁着患者的生命,于是患者需要再次截肢。甚至还要右腿也被截肢。

  看着那些地震中的伤者,我们心灵每天都被洗礼,被击打。面对着痛苦而又坚强的患者,我,默默地坚守自己的岗位。为灾区人民尽我的一份力。

  中国加油,汶川挺住!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