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西的实习马上就要结束了

三个月的实习明天就是最后一天了,下周我就要回到中医学院实习了。三个月的时间确实好短的啊,都没有怎么觉得啊。就这么匆忙的过去了,三个月我没有换组,一直在胡老师的组上。

最近发生了地震,白天要在医院上班,晚上回到学校就又像逃命一样的,也没有怎么休息好。不过还好,挺过来了。

灾区人民在受难,我累些又算什么呢?

我见到温总理了,好兴奋

  昨天下午我见到了温总理了,不是在电视,而是在现实生活中。

  温总理来到华西医院看望地震中的伤员,看望我们医护人员。当时我们还在科室里面写病历呢,听说温总理来了,听说在一住院大楼。我们就马上把白大褂脱了,下楼去一住院大楼。为什么脱白大褂,因为这样容易挤哈。谁不想看看我们的总理哦,如果穿白大褂,那才不好意思去挤啊,你是医务人员的嘛!!

  冲下楼去,我就看到黑压压的一群人。总理这时候已经去了一住5楼?了,门外有警察守护着,大家进不去。上千的人围在一住院大楼外面。我好激动,马上给大人打电话,她当时在忙碌呢。然后给百度贴吧du美丽33发短信。她说,“快喊总理给百度贴吧题词。”嘿,强!!33就是敬业啊,时刻记挂着百度。我又给陈述哥哥发短信,哥以前是记者,他的回短信是,快照照片啊,写到博客里面。我说我没有相机,手机也不能照相的,哥说好遗憾。我也觉得……

响石潭 响石潭

  人潮涌动,很多记者长枪短炮的挤在人群中,一会儿总理出来。我使劲抬头看,可是看不到啊。郁闷~莫非就这么和总理无缘啊。伤心了两秒后,总理向人群走来。我一兴奋,突然总理上车了。哎呀,妈妈呀,我还是没有看到总理啊。车辆开动了,我失望了。就在这瞬间,总理通过车窗向大家招手,这次我看到了,我真切的看到了。好慈祥好慈祥的一个老爷爷啊……

  总理上车走了……人们都尾随在车后面,目送总理。当我第一时间把“好慈祥的爷爷”发给上述三个人时候,大人和哥没有回我短信,我回来给大人打了电话,她依然在忙碌呢。而我们可爱的du美丽33说:“嘿,那么慈祥的爷爷啊,快,快替我亲他一口。”倒!!

  第一次见到总理,现在还是很激动呢……有一个在场的群众说,追星就追温总理。果真?总理你好。

今天下午又地震了……

是余震,不是真的地震哈~??余震不是地震??我糊涂了……

下午的余震有6.4级的,是现在最大的余震啊。余震刚发生就接到了妈妈的电话,她说我们那里也地震了的。然后我立刻给老婆打电话,嘿嘿,俺老婆在余震的危险中,不顾个人安危营救了一名儿童,获得了老公大人的好评。后来弟弟也从西安打来了慰问的电话。总之,余震无情人有情……

习惯了,地震。地震。我不怕不怕啦!~~

地震时分,感谢我的德生BCL3000收音机

  12日突发的地震令所有人始料未及,而且更糟糕的是一瞬间所有通讯设备失效,尤其是手机打不出去,而且也不能在家里第一时间看电视,无法得到及时的信息,对于地震情况是一片茫然。幸好我还有收音机,感谢我们的三款收音机。在这次地震时候发挥了及其重要的作用,让我在第一时分了解到事情的进展,了解到地震余震的预报,也了解到了水污染等谣言。给我的生活带来了很大的方便,极大的消除了我恐惧的心理啊。

响石潭 响石潭 响石潭

  幸好自己有听收音机的习惯,算是个收音机爱好者哦。我的三款收音机都是德生的,分别是R102,和CR100以及BCL3000。其中在寝室里面我使用的是BCL3000,在操场以及体育馆过夜的话就使用CR100,在医院呢,就使用R102了。总之,收音机使我在不同时刻,不同地方掌握第一手的讯息。感谢收音机,感谢电台辛苦的工作人员。

“我们要出院了”记一位贫穷的患者及其家属

  他们20日走了,离开了华西医院。带着伤痛和无尽的苦楚……

  患者因为肾病综合症来到了我们医院,在院外已经吃了3天的强的松。在我们医院做了肾活检,患者的纳特别的低,我们就给患者补钠。患者对NaCl特别敏感,输液的时候就会觉得特别的痛。所以我们尽可能把速度放的很慢很慢。后来有一天患者腹泻,我们立即予以止泻治疗。过了两天患者突然出现了咳嗽等严重的肺部感染,接着就出现了呼吸衰竭。立即转移到了监护室里面。

  估计患者对于激素特别的敏感,肠道感染转移到肺部。我们予以抗感染治疗后,效果不佳,患者神智不清。后来用了泰伦治疗,患者神智稍有好转,但依然疾病没有明显恢复,全身水肿明显。

  但是患者没有钱了。如果要继续治疗估计还需要更多的钱,而且不一定能够完全治好。权衡之下,患者家属选择了放弃。他们离开了医院......他们无法承担这些治疗的费用。

  在地震面前,生命很脆弱。在金钱面前,生命也很脆弱。

  他们已经离开医院一天了,不知道他们还好么?

“要被再次截肢”记一位地震中的重伤者

  最近每天都要去换药,走进地震病人的房间,一股浓烈的刺鼻的味道就迎面而来。那是伤口散发出来的,有种腐肉的味道。每次给截肢患者换药的时候,看着他们的腿,尤其是切开减压患者的腿,那是何等的无法刃睹啊。真的,看着那些受伤的腿,心里觉得好痛苦好痛苦。

  很多病人由于腿部的长期的挤压坏死导致肢体的截肢,他们的命是保住了,可是他们永远失去了臂膀,双腿。但是他们依然坚强,他们一直坚挺着。我们有一床病人就是,她已经截肢了,是左下肢的。由于左下肢坏死进一步加剧,而且右下肢也在坏死,严重威胁着患者的生命,于是患者需要再次截肢。甚至还要右腿也被截肢。

  看着那些地震中的伤者,我们心灵每天都被洗礼,被击打。面对着痛苦而又坚强的患者,我,默默地坚守自己的岗位。为灾区人民尽我的一份力。

  中国加油,汶川挺住!

“老人,一路走好。”记一位刚刚去世的婆婆

  21日下午4点45左右时分,我们7床的病人在上厕所之后,躺在床上抽动了一下,便没有意识了。我们立刻进行紧急抢救,到5点30,患者自主心律依然没有恢复,心电图呈等电位线,宣布临床死亡。

  这是我们在华西实习两个多月时间里面去世的第二个病人了。这个奶奶已经有89岁高龄了,可以算是老寿星了啊。记得还在上个月的时候,那时候老奶奶不在我们组的。那次我值晚班,患者说自己戴着心电监护不舒服,硬是要把心电监护给取消了。老奶奶很有个性,喜欢坐着,喜欢走动,甚至喜欢蹲着上厕所,而不愿意在床头解手。

  后来奶奶出院后,病情加重再次入院的时候归我们组管理了。奶奶进行了床旁的血液透析,先是在监护室里面,后来由于地震灾区的人员需要急救,奶奶被转到了7床。下午奶奶的走的很安详,她静静的走了,带走了她89年的岁月,那悠悠的历史……

  人总归要走向死亡的那一天的,“老人,一路走好”。

“哥哥,你要多来看看我”记一位地震中受伤的孩子

  响石潭在华西医院,我们收治了一名北川中学高一的学生,名叫王飞。孩子只有16岁,是在地震中腰部一下被掩埋了,12个小时候孩子被营救出来了。在绵阳520医院做了右下肢的截肢手术,在绵阳中心医院进行了血液透析,但是患者的肌红蛋白,肌酸激酶一直很高,所以转到了我们医院。

  孩子长的看起来很成熟,很可爱。刚到医院就对我说:“哥哥,我下午想吃饺子”,由于他的腹肌紧张,有压痛。我们请了外科急会诊,结果孩子暂无外科体征。患者可以进食流质,也就是说他目前最好喝稀饭就可以了。孩子的父母当时没有在身边,是一名无名的志愿者在照顾他。

  我们都不知道孩子父母的消息,也不好意思问孩子。怕刺激孩子弱小的心灵。到了第二天,孩子的父母出现了。他们还活着,他们到处打听,终于找到了孩子。可惜的是孩子的爷爷在地震中遇难了。孩子的父母没有敢把这个消息告诉孩子,他们怕孩子承受不了。

  我有空就会去看看孩子的,有一次孩子对我说:“哥哥,你真好,每次看我都带着笑容。哥哥,你要多来看看我”我点了点头说是。昨天孩子突然说,他摇了摇腿觉得不对劲,这才发现自己的右下肢已经被截肢了。而他竟然还一直不知道,我突然觉得心头好酸楚啊。

  孩子现在一起状况都还好,今天进行了CRRT,并输了血。祝福孩子,祝福汶川,祝福中国。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