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震了,作为医生要坚守岗位

  明天我们依然要继续上班,最近医院里面有很多很多的灾区病人。看到他们,真的真的让人很痛心啊。我们科室主要是治疗挤压综合症的,那些病人很多都被截肢了的,好悲惨的啊。

响石潭 响石潭

  昨天我们科室的一个小女孩,她们学校有百分之九十的同学都死掉了,而活下来的基本都是被截肢了。那孩子脸上布满了恐惧的神色,想哭都哭不出来。

  面对地震,很多的心灵被震碎了,那些孩子被吓到了,他们很需要进行心里疏导。

在华西医院小试中医

  华西老师很多是不懂中医的,即使他们在用黄芪,他们依然仅仅是认为黄芪可以消掉尿蛋白,对于黄芪能益气的功效他们是一脸茫然。因为他们觉得有些悬乎,什么是气?如何益气?

  在那边实习,我总共看过2个学生,两个病人。说是看,也仅仅是摸脉而已,说是看,也顶多是进行了手法的指针。毕竟这里是西医医院,我个人还不敢那么造次。这两个学生一个脉象沉弱,尺部为甚,切双寸微沉,结合舌象,我断绝其有冬天手脚发凉,经量少,经期短,以及纳差,乏力等症状。此学生连连称是,并为中医所信服。另一人也是摸脉,其人左关浮甚,尺部微沉,左寸浮细,右寸沉。我断定其最近情绪不好,且睡眠差,而且有乏力等症状,此人称是。后一个告我,此人有抑郁症也,整夜难眠。此人后深为中医所折服。

  又有两患者,一为肾移植术后的恶心呕吐,西医止吐的药物用之无效,我行指针足三里,合谷等穴位,呕吐竟得到明显好转。后,患者请我教其推拿之术。言,此比胃复安效好也。另一人,腿部疼痛,结合舌脉乃是气血凝滞,行指针及拨法,患者疼痛去也。

  按:在西医医院开中医是不现实的,尤其是在华西。但是我们可以通过细微之处来展示中医的疗效,展现中医优于西医的特长。且争取让更多的西医医务人员和患者相信中医。如此这般,也是很不错的了。

也说80后的生活压力……

  80后压力很大,自不容说。就我自己而言,也已经是深有感触了。这学期刚到华西实习就听到说有一个麻醉的住院医不堪压力自杀了,当时还不怎么信。

  今天看了报道,看来是真的了(虽然没有直接说是华西)。龙虾现在双林那边上班了,这一周在跑社区,去给人家发传单。她说她们那边有很多精神病患者的,每次下社区大家都很紧张,生怕碰到。龙虾说她都碰到好几次了。经过龙虾努力争取,下周龙虾估计到推拿科去了。

响石潭 响石潭

  龙虾昨天给我说,让我一定要好好学习,她觉得自己在那边就是整天低着头做人的,就是因为自己学历太底了。所以她鼓励我要好好学习,不要再像她那样。她说在那边,老师也不重视她,而且很累。这一周还没有工资,每天晚上9点过才能回来。我总觉得这是社会主义中国的剥削啊,真的,有钱人在剥削我们穷人。在榨取大学生的免费劳动力!!可恶!!

  看到龙虾在那边受苦,我觉得心里好痛。明天我们科室要去大邑那边去春游,可是不能带龙虾去。所以我也不去了。龙虾在医院加班受累,我一个人在外春游消遣,我即使去了也不会快乐的。还不如在学校看书,我要陪龙虾一起奋斗。等有时间了,我和龙虾一起去出游,这样才有意思。风雨我们共担。

深切怀念沉痛哀悼——我的恶心

恶心,是我去年9月份在菜市场那边买的一个乌龟。特别的活泼可爱,我和龙虾当时每人都买了一只乌龟的。龙虾那只叫做龟形功,我的叫做恶心。我的恶心可乖了,能吃能喝能睡的,而且还爬的特别的快哦~去年冬天的时候它开始冬眠了。特别的漫长的哈,11月份到今年的4月份。

前两天恶心醒来了,我看它身上有很多的霉点的,所以就用水杨酸给涂抹了一下。结果看是接天还是比较有活力的,几天后就开始不吃不动了。今天下午,我给他欢了水,洗了澡。晚上回来一看,它四肢深的老长,也不动。我用手一摸,全身冰凉啊。再一看,乌龟都变得僵硬了。呜呼哀哉,是我把恶心给害死了。它经历了严冬的考验,刚刚到了春天就被我给害死了。好后悔啊,恶心,一路走好。

响石潭

如果不是孩子还没有结婚,我宁愿和他一起去死

  如果不是孩子还没有结婚,还没有就业,我宁愿和他一起去死。

  这是一个病人的家属今天对我说的话,患者是淀粉样变肾病,目前准备转到血液科进行治疗。需要进行化疗或者血浆置换,但是患者已经有心脏和肾脏两个脏器受累,做血浆置换的风险很大,估计再血液科进行血浆置换的几率并不大。患者预后不佳,而且治疗有一定风险。

  患者夫人很有气质,是一名会计师。患者是一名普通工人,是一名起重工。女人说当年她第一眼见男人,就看不上男人。可是听了男人的身世后,她感动了,于是毫不犹豫的嫁给了男人。男人刚出生父亲就去世了,后了母亲改嫁了。母亲嫁给了后爸,可是母亲在他两岁的时候也去世了。于是男人就和后爸生活在一起。后来后爸也重新结婚了。于是有了后妈,后妈后爸有了自己的孩子。于是男人很少得到关爱。男人自小就没有得到过亲人的疼爱,也不知道什么是父爱母爱。女人觉得男人的身世很可怜,于是女人嫁给了男人。

  女人说她自己就相当于社会中的白领,可是男人就是最基层的工人。可是女人爱男人。女人退休了,男人还在上班。女人觉得男人一个人上班,自己在休息,心里过意不去。女人也去上班了,她要和男人一起退休了。他们计划着退休后一起去爬山,一起去钓鱼,一起去旅游。女人和男人有一个儿子,儿子的生活学习都是女人一个人在操办,男人只是煮饭洗衣之类的。女人主外,男人主内。男人脾气不好,常常发脾气,对儿子对女人。女人说,男人的身世不好,女人让全家人都去包容男人。

西医医院不妨也用下中医,效果也许会更好

  昨天实习,有一个人恶心呕吐,胃特别不舒服。西医一直检查,没有发现任何原因。对于呕吐只是用胃复安进行肌注,可是效果却不怎么好。

  昨天晚上我值班,该患者又出现恶心呕吐,老师给了胃复安,可是过了一会儿患者又出现了呕吐。于是我和另外一个值班医生过去看望病人。此时老师已经回办公室休息了。患者诉自己头晕,恶心呕吐。患者脉浮而无力,舌质淡。我按压合谷、足三里、三阴交以及尺前穴,患者诉头晕减轻,恶心感也有所减轻。于是我们就没有再给患者任何药物。

  今天早上,管那病人的同学给我说,那病人觉得昨天晚上睡的特别好。按压穴位比吃西药感觉效果还好。那患者还询问的我在哪里,希望我能教她按压穴位呢。

  呵呵,真的。有时候西医也可以用用中医哈,医生要开放思路哦~~

生死离别,骨肉情深,在医院不断体悟着……

  在医院死人是常有的事儿,在我实习的科室,每周都要去世3到4个人的。可以说对于医生而言,死人是很正常的,生生死死,新陈代谢。可以对于死者的家属来说,就不一样了。那是一种生死离别,是一种人间最大的痛楚。

  今天是周日,华西还是要照常上班查房的。我刚到医院,就看见太平间的工人来我们科室了。估计又有人死了,果不其然,一会儿,一具尸体推将出来。尸体是装在专门的一个口袋里面的。什么也看不见,只是那体形,那人类特有的体形,让你明明白白的知道,那是一位刚刚死去的患者的尸体……那么真切,那么空灵……

  脑海中不断翻滚着在我们眼前逝去的那些人,那些已经在另一个世界的亡灵……

  记得自己遇到的第一个患者死去是在中医附院的,那是寒冬的下午。我刚去科室,老师就让我去给病人数一下心率。我一数,妈呀,有200多下的。当时老人也是尿毒症入院的,而且还有心力衰竭。此时老奶奶还能说话,就是觉得很心慌很心累。我们马上联系血透室,联系血管外科进行颈内静脉插管,一会血管外科的工作人员来了。此时老人已经不能说话了。我们马上准备插管,可是就在准备的时候,老人突然脖子缩了下去,头往下一沉,心点监护已经显示老人心跳停止了。我们马上进行抢救,可是老人还是去了。前后不到20分钟,在老人头往下缩的一瞬间,我看的是那么的真切,真的,一瞬间,生命消失了……

  说说活着的人吧,死去的永远都是回忆了。愿他们在天国里面安详……

人间自有真情在,记一位亡去的老者

  这是实习的第二周了,在这一周里面先不说学习到什么。先说说一位昨日亡故的老者吧。

  老者,真的很老了。头发白了,皱纹有了,肌肉也有些萎缩了。老人躺在床上很小很小的一块。老人血压很低很低,一直在用多巴胺泵入以维持血压。老人很虚弱了,很累了。这就是我对老人的第一印象。前几天给老人换药。知道老人的丈夫也很老很老了。老人有尿毒症,老人有乳腺癌,老人有狼疮脑病。老人的乳腺癌已经是晚期了。老人右侧的乳房已经破溃了,上面有很多脓点,肿瘤显得很大很大,上面还在不住的流血。我们在上面洒了些云南白药的粉末。老人很安详很安详……我们给老人包扎,老人的丈夫很细心很细心,老人的丈夫亲自给老人包扎。老人的丈夫用心给生命垂危的妻子带去呵护……

  老人的丈夫知道老人快不行了,老人的丈夫也知道老人是抢救不过来的,即使抢救了老人还是要在痛苦中慢慢逝去。于是,老人丈夫决定在最后时刻放弃抢救。昨天,那个时刻到了。老人呼吸消失了,老人心跳停止了……老人的丈夫在旁边一直守护着,在老人心脏停止跳动的那一瞬间,老人的丈夫没有哭,老人的丈夫轻轻的抚摩了以下老人的头,轻轻的给老人最后一次理了理头发……老人走了……

  不知道,大家是什么感觉。确实,我很是感动……人间的真情很的无法用言语形容,老人走了,可是老人很幸福。老人,你安息吧……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