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要出院了”记一位贫穷的患者及其家属

  他们20日走了,离开了华西医院。带着伤痛和无尽的苦楚……

  患者因为肾病综合症来到了我们医院,在院外已经吃了3天的强的松。在我们医院做了肾活检,患者的纳特别的低,我们就给患者补钠。患者对NaCl特别敏感,输液的时候就会觉得特别的痛。所以我们尽可能把速度放的很慢很慢。后来有一天患者腹泻,我们立即予以止泻治疗。过了两天患者突然出现了咳嗽等严重的肺部感染,接着就出现了呼吸衰竭。立即转移到了监护室里面。

  估计患者对于激素特别的敏感,肠道感染转移到肺部。我们予以抗感染治疗后,效果不佳,患者神智不清。后来用了泰伦治疗,患者神智稍有好转,但依然疾病没有明显恢复,全身水肿明显。

  但是患者没有钱了。如果要继续治疗估计还需要更多的钱,而且不一定能够完全治好。权衡之下,患者家属选择了放弃。他们离开了医院......他们无法承担这些治疗的费用。

  在地震面前,生命很脆弱。在金钱面前,生命也很脆弱。

  他们已经离开医院一天了,不知道他们还好么?


“要被再次截肢”记一位地震中的重伤者

  最近每天都要去换药,走进地震病人的房间,一股浓烈的刺鼻的味道就迎面而来。那是伤口散发出来的,有种腐肉的味道。每次给截肢患者换药的时候,看着他们的腿,尤其是切开减压患者的腿,那是何等的无法刃睹啊。真的,看着那些受伤的腿,心里觉得好痛苦好痛苦。

  很多病人由于腿部的长期的挤压坏死导致肢体的截肢,他们的命是保住了,可是他们永远失去了臂膀,双腿。但是他们依然坚强,他们一直坚挺着。我们有一床病人就是,她已经截肢了,是左下肢的。由于左下肢坏死进一步加剧,而且右下肢也在坏死,严重威胁着患者的生命,于是患者需要再次截肢。甚至还要右腿也被截肢。

  看着那些地震中的伤者,我们心灵每天都被洗礼,被击打。面对着痛苦而又坚强的患者,我,默默地坚守自己的岗位。为灾区人民尽我的一份力。

  中国加油,汶川挺住!


“老人,一路走好。”记一位刚刚去世的婆婆

  21日下午4点45左右时分,我们7床的病人在上厕所之后,躺在床上抽动了一下,便没有意识了。我们立刻进行紧急抢救,到5点30,患者自主心律依然没有恢复,心电图呈等电位线,宣布临床死亡。

  这是我们在华西实习两个多月时间里面去世的第二个病人了。这个奶奶已经有89岁高龄了,可以算是老寿星了啊。记得还在上个月的时候,那时候老奶奶不在我们组的。那次我值晚班,患者说自己戴着心电监护不舒服,硬是要把心电监护给取消了。老奶奶很有个性,喜欢坐着,喜欢走动,甚至喜欢蹲着上厕所,而不愿意在床头解手。

  后来奶奶出院后,病情加重再次入院的时候归我们组管理了。奶奶进行了床旁的血液透析,先是在监护室里面,后来由于地震灾区的人员需要急救,奶奶被转到了7床。下午奶奶的走的很安详,她静静的走了,带走了她89年的岁月,那悠悠的历史……

  人总归要走向死亡的那一天的,“老人,一路走好”。


“哥哥,你要多来看看我”记一位地震中受伤的孩子

  响石潭在华西医院,我们收治了一名北川中学高一的学生,名叫王飞。孩子只有16岁,是在地震中腰部一下被掩埋了,12个小时候孩子被营救出来了。在绵阳520医院做了右下肢的截肢手术,在绵阳中心医院进行了血液透析,但是患者的肌红蛋白,肌酸激酶一直很高,所以转到了我们医院。

  孩子长的看起来很成熟,很可爱。刚到医院就对我说:“哥哥,我下午想吃饺子”,由于他的腹肌紧张,有压痛。我们请了外科急会诊,结果孩子暂无外科体征。患者可以进食流质,也就是说他目前最好喝稀饭就可以了。孩子的父母当时没有在身边,是一名无名的志愿者在照顾他。

  我们都不知道孩子父母的消息,也不好意思问孩子。怕刺激孩子弱小的心灵。到了第二天,孩子的父母出现了。他们还活着,他们到处打听,终于找到了孩子。可惜的是孩子的爷爷在地震中遇难了。孩子的父母没有敢把这个消息告诉孩子,他们怕孩子承受不了。

  我有空就会去看看孩子的,有一次孩子对我说:“哥哥,你真好,每次看我都带着笑容。哥哥,你要多来看看我”我点了点头说是。昨天孩子突然说,他摇了摇腿觉得不对劲,这才发现自己的右下肢已经被截肢了。而他竟然还一直不知道,我突然觉得心头好酸楚啊。

  孩子现在一起状况都还好,今天进行了CRRT,并输了血。祝福孩子,祝福汶川,祝福中国。


地震了,作为医生要坚守岗位

  明天我们依然要继续上班,最近医院里面有很多很多的灾区病人。看到他们,真的真的让人很痛心啊。我们科室主要是治疗挤压综合症的,那些病人很多都被截肢了的,好悲惨的啊。

响石潭 响石潭

  昨天我们科室的一个小女孩,她们学校有百分之九十的同学都死掉了,而活下来的基本都是被截肢了。那孩子脸上布满了恐惧的神色,想哭都哭不出来。

  面对地震,很多的心灵被震碎了,那些孩子被吓到了,他们很需要进行心里疏导。


在华西医院小试中医

  华西老师很多是不懂中医的,即使他们在用黄芪,他们依然仅仅是认为黄芪可以消掉尿蛋白,对于黄芪能益气的功效他们是一脸茫然。因为他们觉得有些悬乎,什么是气?如何益气?

  在那边实习,我总共看过2个学生,两个病人。说是看,也仅仅是摸脉而已,说是看,也顶多是进行了手法的指针。毕竟这里是西医医院,我个人还不敢那么造次。这两个学生一个脉象沉弱,尺部为甚,切双寸微沉,结合舌象,我断绝其有冬天手脚发凉,经量少,经期短,以及纳差,乏力等症状。此学生连连称是,并为中医所信服。另一人也是摸脉,其人左关浮甚,尺部微沉,左寸浮细,右寸沉。我断定其最近情绪不好,且睡眠差,而且有乏力等症状,此人称是。后一个告我,此人有抑郁症也,整夜难眠。此人后深为中医所折服。

  又有两患者,一为肾移植术后的恶心呕吐,西医止吐的药物用之无效,我行指针足三里,合谷等穴位,呕吐竟得到明显好转。后,患者请我教其推拿之术。言,此比胃复安效好也。另一人,腿部疼痛,结合舌脉乃是气血凝滞,行指针及拨法,患者疼痛去也。

  按:在西医医院开中医是不现实的,尤其是在华西。但是我们可以通过细微之处来展示中医的疗效,展现中医优于西医的特长。且争取让更多的西医医务人员和患者相信中医。如此这般,也是很不错的了。


也说80后的生活压力……

  80后压力很大,自不容说。就我自己而言,也已经是深有感触了。这学期刚到华西实习就听到说有一个麻醉的住院医不堪压力自杀了,当时还不怎么信。

  今天看了报道,看来是真的了(虽然没有直接说是华西)。龙虾现在双林那边上班了,这一周在跑社区,去给人家发传单。她说她们那边有很多精神病患者的,每次下社区大家都很紧张,生怕碰到。龙虾说她都碰到好几次了。经过龙虾努力争取,下周龙虾估计到推拿科去了。

响石潭 响石潭

  龙虾昨天给我说,让我一定要好好学习,她觉得自己在那边就是整天低着头做人的,就是因为自己学历太底了。所以她鼓励我要好好学习,不要再像她那样。她说在那边,老师也不重视她,而且很累。这一周还没有工资,每天晚上9点过才能回来。我总觉得这是社会主义中国的剥削啊,真的,有钱人在剥削我们穷人。在榨取大学生的免费劳动力!!可恶!!

  看到龙虾在那边受苦,我觉得心里好痛。明天我们科室要去大邑那边去春游,可是不能带龙虾去。所以我也不去了。龙虾在医院加班受累,我一个人在外春游消遣,我即使去了也不会快乐的。还不如在学校看书,我要陪龙虾一起奋斗。等有时间了,我和龙虾一起去出游,这样才有意思。风雨我们共担。


深切怀念沉痛哀悼——我的恶心

恶心,是我去年9月份在菜市场那边买的一个乌龟。特别的活泼可爱,我和龙虾当时每人都买了一只乌龟的。龙虾那只叫做龟形功,我的叫做恶心。我的恶心可乖了,能吃能喝能睡的,而且还爬的特别的快哦~去年冬天的时候它开始冬眠了。特别的漫长的哈,11月份到今年的4月份。

前两天恶心醒来了,我看它身上有很多的霉点的,所以就用水杨酸给涂抹了一下。结果看是接天还是比较有活力的,几天后就开始不吃不动了。今天下午,我给他欢了水,洗了澡。晚上回来一看,它四肢深的老长,也不动。我用手一摸,全身冰凉啊。再一看,乌龟都变得僵硬了。呜呼哀哉,是我把恶心给害死了。它经历了严冬的考验,刚刚到了春天就被我给害死了。好后悔啊,恶心,一路走好。

响石潭


如果不是孩子还没有结婚,我宁愿和他一起去死

  如果不是孩子还没有结婚,还没有就业,我宁愿和他一起去死。

  这是一个病人的家属今天对我说的话,患者是淀粉样变肾病,目前准备转到血液科进行治疗。需要进行化疗或者血浆置换,但是患者已经有心脏和肾脏两个脏器受累,做血浆置换的风险很大,估计再血液科进行血浆置换的几率并不大。患者预后不佳,而且治疗有一定风险。

  患者夫人很有气质,是一名会计师。患者是一名普通工人,是一名起重工。女人说当年她第一眼见男人,就看不上男人。可是听了男人的身世后,她感动了,于是毫不犹豫的嫁给了男人。男人刚出生父亲就去世了,后了母亲改嫁了。母亲嫁给了后爸,可是母亲在他两岁的时候也去世了。于是男人就和后爸生活在一起。后来后爸也重新结婚了。于是有了后妈,后妈后爸有了自己的孩子。于是男人很少得到关爱。男人自小就没有得到过亲人的疼爱,也不知道什么是父爱母爱。女人觉得男人的身世很可怜,于是女人嫁给了男人。

  女人说她自己就相当于社会中的白领,可是男人就是最基层的工人。可是女人爱男人。女人退休了,男人还在上班。女人觉得男人一个人上班,自己在休息,心里过意不去。女人也去上班了,她要和男人一起退休了。他们计划着退休后一起去爬山,一起去钓鱼,一起去旅游。女人和男人有一个儿子,儿子的生活学习都是女人一个人在操办,男人只是煮饭洗衣之类的。女人主外,男人主内。男人脾气不好,常常发脾气,对儿子对女人。女人说,男人的身世不好,女人让全家人都去包容男人。


西医医院不妨也用下中医,效果也许会更好

  昨天实习,有一个人恶心呕吐,胃特别不舒服。西医一直检查,没有发现任何原因。对于呕吐只是用胃复安进行肌注,可是效果却不怎么好。

  昨天晚上我值班,该患者又出现恶心呕吐,老师给了胃复安,可是过了一会儿患者又出现了呕吐。于是我和另外一个值班医生过去看望病人。此时老师已经回办公室休息了。患者诉自己头晕,恶心呕吐。患者脉浮而无力,舌质淡。我按压合谷、足三里、三阴交以及尺前穴,患者诉头晕减轻,恶心感也有所减轻。于是我们就没有再给患者任何药物。

  今天早上,管那病人的同学给我说,那病人觉得昨天晚上睡的特别好。按压穴位比吃西药感觉效果还好。那患者还询问的我在哪里,希望我能教她按压穴位呢。

  呵呵,真的。有时候西医也可以用用中医哈,医生要开放思路哦~~


‹‹254255256257258259260261262263››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