响石潭

烦恼都是自家生

响石潭 2017年8月5日01:40:10,此时此刻回顾过往的三年多时间,似乎一直都是蒙着一层纱在生活、工作、思考。貌似仔仔细细,实则迷迷糊糊。

唐朝牛头禅师在《心铬》中说:“一心有滞,诸法不通。”人们所有的烦恼与痛苦,都源自于內心的执念。只有当自己的心智不被物欲所蒙蔽,不被成见所妨碍,不受情绪所干扰时,你就会流露出透彻的洞察力,那就是智慧。

任何的快乐都是自己找的,任何的痛苦也都是自己找的。人之所以痛苦,不是追求的方向有问题,就是没能领悟人生的真谛。如果你不给自己烦恼,别人也永远不可能给你烦恼。因为是你自己的内心你放不下。明白了这个道理,你的人生怎能不快乐?

嗔怒确实使人失去冷静思考的能力,不能自我控制。

在面对各种挑战时,也许失败的原因不是因为势单力薄,不是因为智能低下,也不是没有把整个局势分析透彻,反而是把困难看得太清楚、分析得太透彻、考虑得太详尽,才会被困难吓倒,举步维艰。

生命无论顺逆、苦乐或得失,应通通予以接纳。只有接纳,才有喜悦,惟有接纳,才知道何是何非。你大可不必为自己的点点得失而大喊不公,应该正视现实,承认生活确实是不公平的。承认生活并不公平这一事多实,可以激励我们去尽己所能,而不再自我伤感。

平凡与回归,变革与多元

2017年7月9日,过去的一周发生很多事情,每一件都注定了不平凡,影响深远。脑海中停留下来这么几个字:平凡与回归,变革与多元

第一部分:变革

上周经历了工作这么多年以来加班最为严重的一次年终考核,科室所有同事一起持续两周的加班,最终的考核情况而言,我们的辛苦付出是值得的。之所以加班最严重,各种因素很多。核心还是考核要求和方向的调整,就如同补课就要付出代价,深刻反省中所说的那样。接下来我们需要做的就是变革,需要让我的团队构造更加适合现阶段的社区居民健康管理的需求。初步思考,我想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

医护协作的全方位调整:打破固有的团队模式,突出医护灵活配置。

门诊资源的立体化整合:强调门特患者的规范化管理,公卫因素强势整合。

过滤重复活路调整绩效:对于重复工作进行梳理,通过绩效调整引导工作方向。

提升医护能力注重学习:根据发展需求建立学习机制,将能力需求与现有机制融合。

以上,可以称之为“变革”。

让焦虑转化为敏锐觉察与建设的力量

响石潭焦虑在心理学中是一个老生常谈的问题,我们对它的态度通常消极,可能来自弗洛伊德对焦虑的经典悲观论述,或者仅仅由于焦虑是一种非理性的情绪,我们就不认可它。但其实,总是想强调,如果我们能用”存在即合理”的思路去理解许多表面负性现象,便可以获得对现象本身与社会人生不一样的体认。

当然,现代社会也开发焦虑的功能:

你可能听说过鲶鱼效应:活沙丁鱼的价格要比死鱼高许多,但绝大部分沙丁鱼会在运输中途因窒息而死亡。渔民把一条鲶鱼倒入沙丁鱼槽,使沙丁鱼感到威胁而紧张焦虑起来,加速游动,于是沙丁鱼便活着到了港口。

我们以此来说明焦虑的意义。很形象,似乎也是对的。但如果是对于一个困惑于自身的焦虑问题的人,这样的言说或许有些浅薄。

生活中大多数的焦虑都是可以调控的,它们是我们在自由与有限的矛盾之中,正常的促动

所以,在面对它们时,年轻的我们啊,请别困惑与惶恐。走过”它,或者尝试给它一个积极的定义,使之转化成敏锐的觉察与建设的力量,这将是一件无比幸福的事

然而焦虑的确是有作用的:

焦虑的作用最初在于保护穴居人免受野兽与野蛮邻居的侵扰。今日,焦虑的情景已大不相同。我们害怕在竞争中失败,感到不被需要,孤立无援,浪迹天涯。但是焦虑的作用仍然在保护我们免于带来相同的危险:我们的实存、或者我们认同的价值。除非我们以冷漠或者麻痹自己的感性与想象力为代价,否则这种生命的常态将无法避免。

这是存在主义心理学家罗·洛梅在他《焦虑的意义》中的一段话。再他看来,焦虑不仅仅是可以有”,而且是必须有”。

我认识的人越多,就越喜欢狗

培训班顺利结束,身心疲惫,周末都还是昏昏沉沉的,明天就是新的一周,需要打起精神来。

昨天中午去同事家,贺喜乔迁新居,新人新家新气象,祝福他们。下午回来就一头栽倒睡着了,无与伦比的累。晚上和家人去太古里转悠,信步走到了一家书店。书香气浓浓,久违的感觉。或许,以后周末可以带孩子来这里,与书为伴,淡雅弥香。 

翻阅了几本书,大致都在说现在社会的碎片化,网络信息的碎片化,各种碎片过于充斥在生活圈子当中,使得我们的失去了原本的时间和空间,失去了独立思考的能力,失去了辨别方向的能力。每天在浑浑噩噩的碎片中度过,有的碎片还与你我相关,有的碎片则是别人的家长里短、心灵鸡汤、炫耀夸赞、自吹自擂等等。凡此种种,有用无用都在挤占我们的生活。因此,需要静下心来,抛却不必要的零碎,甚至远离朋友圈,给心灵一片宁静。

细细读来,颇为认同。几个关键的语句,摘录如下:

成大事者,不纠结。

我认识的人越多,就越喜欢狗。

不要加班,让我瘫一会儿。

对抗碎片,精简社交。

滚蛋吧,朋友圈。

家庭医生,路是我们双脚走出来的

五一节匆忙而又短暂,节后的四天上班时间也是疾步入飞。有一次大人问我,“最喜欢”每周的哪一天?我说最喜欢周一和周三。因为周一是一周的开始,充满精力,很多时候要去做,内心非常激动觉得又是崭新的一页。而周三,意味着这周过半,周末即将来临,周末便可以更多自由时间去支配,必然内心喜滋滋。今天周六了,上周的几天还真是人杂事多,我有必要记录一下。

一个是关于优秀护士的评选。什么是优秀护士?如何界定一个护士是否优秀?我们的家庭医生团队的护士到底是临床护士还是公卫护士抑或是公卫人员?这基本就是说不清道不明的纠缠在一起的复杂关系,这种纠结也就造就了工作上面的些许混乱。PS:科室张思芮获得2016年中心的十佳护士。说是临床护士也对,因为大家的专业也罢,职称也罢,不都是专业的临床护士么?说是公卫护士也对,不过不知道有没有公卫护士这个称呼,也许是YY的名称吧,因为我们的护士做的基本全都是公卫的活儿,但我们又没有相关的公卫资格证书。说是公卫人员也对,因为我们的工作基本脱离了护士的打针输液,做的是健康教育、慢病管理以及重精管理等等。那么?我们的护士到底是什么?

为什么一定要纠结这个名称?我始终觉得名不正则言不顺,但恍惚间,我又发现了一个问题,或许核心是公卫或者说科室对于一名优秀护士标准的缺失造成的,一方面的缺失,必然会有其他方面的植入。一旦这方面的标准和考核到位,问题也就迎刃而解。对,立即完善。码几个文字,感觉想通了。

陈医生,这位大爷幸亏是遇到了你,不然肯定就走丢了

响石潭今天基公卫区上半年检查结束了,不管怎么样,就是结束了。接下来,就是我们该怎么做?这个是问题!

早上在上班途中,8:06分左右。在距离医院不到100米的一家药店附近,碰到了一位老爷爷问路。老人穿着一件睡衣,问我火车北站怎么走?但是看老人的表情有些呆滞,而且说话吐字也不甚清晰,于是告诉老人火车北站怎么走的同时多问了一句他去火车北站做什么。老人回答说回家去,但是老人又说不清具体家的位置。我问:你的孩子知道你要回家么?需要他们来接你不?老人含糊其辞。我说:爷爷你知道你儿子电话不?老人说了13882***一个巴中的号码,我打过去是关机状态。老人又说这个不是他儿子的,可能是他自己的号码。

于是职业敏感告诉我,这个老爷爷只能有老年痴呆,走丢了。于是,告诉老人请他和我一起到我们医院大厅坐一坐,我再帮他联系家人。边走着,就发现老人睡衣下面是一件住院的病员服。老人说他在三医院住院,我就问哪个科室?老人自己也说不清是哪个科。于是我扶着老人到了我们医院门诊大厅。还好老人住院手环上面有老人的姓名以及住院号。8:12分,我给三医院门诊部主任打电话,告知我们这里有一位王姓大爷可能是他们那里的病人。门诊主任刚准备在住院系统查,王大爷的家属恰好找到了三医院门诊部。表示:老人早上一转眼就不见了,他们正满医院的找人。于是,8:16分,大爷的儿子和我接通了电话。

8:22分,当我在医院后门见到大爷两个孩子的时候,他们正喘着大气。看到我一个劲儿的说谢谢,我带着他们来我们医院门诊大厅。当他们看到父亲静静的坐在椅子上的时候,心里的一块石头终于落地,他们这才坐下来休息。我问大爷,你认识他们吗?大爷说认识。在确认就是大爷的亲属后,8:30分,大爷和孩子回三医院去了。和大爷孩子交谈中得知,王大爷在三医院的普外科住院,已经住院两个多月了,老人在医院没地方去,可能是想回家了。

我们医院的一位患者看到这个情景,给我说陈医生,这位大爷幸亏是遇到了你,不然肯定就走丢了。而我心里沉甸甸的,我们身边这样的老人很多很多,在城市里面我们有很多这样的空巢老人,很多记忆力智力都下降了。家庭医生的力量真的很微弱,微弱的可怜!我们需要更多的人来关爱他们。于此同时,我们对于他们的关心不能仅仅停留在公卫考核上面,不能只是提供一年一次规范体检,一年一次的面访。其实他们更多的需要亲人的关爱,需要家庭医生定期上门的”聊天“,需要我们的心灵的抚慰,这样他们才能更好的安度晚年。但与此同时,如果当我们家庭医生每月定期到老人家里进行服务,为老人进行整理药箱、修剪指甲、测量血压、沟通交流、心理辅导等等健康管理,仅仅就因为老年人不愿意来医院进行一年一次的老年人体检,就考核判定为老年人管理不规范,真真就会让我们老年人管理工作变得迷茫而不知所措!

首页上一页1 [2] [3] [4] [5] [6] [7] [8] [9] [10]下一页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