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春节纪实,那份美好的回忆和山路十八弯

响石潭春节大假已经过去,但春节还在继续。今天是农历正月十五,在农村都还是过年的日子。印象中一般这时候回去小妮姐家里走亲戚,就在村西边的吕家,很近。有时候我和弟弟骑自行车过去,有时候直接走过去。似乎能感觉到自行车骑过去,路边把尘土飞扬的感觉。带上几个油包子,一包干点心就这样亲戚便走完了。不过这都是十多二十年前的事情了,约莫是初中时候的事情。今年春节我和大人、Coco以及母亲一起到大人家去过年了,今年是岳母70大寿。回家一路过来,依然心有余悸啊。

1、山路十八弯:这是买车后出行最远的一次,但有别于以往的平坦大道这次回家走了一个多小时的崎岖山路,想起来也是后怕。道路崎岖十八弯也就罢了,而且还只有3.5米宽,两个车无法错车,只能是一方后退。然而当你走到半坡的时候就悲剧了,一个是要急刹车,而且还要陡坡起步,而我就在陡坡起步这里栽倒了好几次。幸好路上人多车多大家都堵,我横亘在陡坡上面除了就只能是求助。于是有三个陡坡上不去的时候,都请其他师傅帮忙给开了上去。我自己是一放刹车就溜车,根本就没有时间踩油门,而且还心里紧张。还有一个地方是错车车子一边轮胎掉到路沿下面,底盘和路沿摩擦在一起,我怎么也开不动了,也不敢再开,怕把底盘磨坏了。同样,有人帮助给开了出来。这些是开始的前半段,后半段就逐步总结经验。陡坡前使劲按喇叭,确认没有对向来车后加大油门给轰上去。有时候连续好几个弯道外加陡坡,简直是刀尖上的行走。车速到了20多码,我也还是在一档,不敢换挡,生怕车子熄火了,内心那是多么的悲催。母亲本来可能会晕车的,结果一路也是精力集中,时刻紧盯路面和前方,这是拿命在开车。回来时候换了一个路走,有4.5米宽,可以两个车错车,还是有陡坡,但有了回来时候的经验,倒也是好了一点点。总之,还需要练习啊。相对而言,这次回家高速公路上面行进还好一些,比市区开车还要舒坦,没有走走停停,没有红绿灯,而且可以120码飞驰。

2、农村里的美:回到家,这里一切似乎都没有变,感觉这些年都没有变。第一次去大人家是2007年春节,这是第10个年头前往了,山还是山,水还是水,那些坟茔还是那些坟茔。回家当天下午就去上坟上香燃放爆竹,第二天上午是杀鸡杀鸭拔毛清理,下午便摘了一些石兰藤的叶子,据说可以治疗很多疾病。第三天大人母亲过寿,从第二天开始便陆陆续续来了很多客人。下午很难得拍了一张合影,虽然人还是不齐,但大人她们姊妹几个和父母这是十年后的第一次合影,也是非常珍贵了。上次合影还是大人母亲60大寿时候我给拍的,转眼十年,岁月如梭。十年间,我和大人经历了很多风风雨雨,想来也是一路坎坷,还好都过来了,未来会更加的美好。

More...

大人母亲后天从安岳来成都

  后天,也就是2008年的最后一天,大人母亲要从她们安岳来成都看望我们大人呢。上次12月份我过生日时候大人妈妈说要来的,可是那时候她生病了,所以就没有过来成都。我和大人还以为母亲不会过来成都了,没想到妈妈要在2008年的最后一天来到成都呢。

  大人母亲60多岁了,是一个非常和蔼勤劳的母亲。她每天早上天不亮就要背起背篓去赶集,卖一些日用品之类的,以维持生计。大人她们那边的路很不好走,路两边都是水田,一不小心又有可能掉进去。路也是窄的可怜,弯弯曲曲,要上坡下坡的走。我常给其它人说,大人那边的地形适合拍电乌龙山剿匪记之类的电视。

  大人今天还在医院上班,下午地震的时候正好给病人做棕瓶,所以没有感觉到呢。大人母亲来成都,我们想可能又只来一天左右时间,因为家里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呢,还要去赶集呢。我可能是母亲听说大人春节想到我们那边去过年,所以就专程从安岳过来了,毕竟一年没有见女儿了,肯定也想念女儿了。

«1»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