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忙的春节序曲

早上五点左右醒来后辗转反侧,睡不着。最近虽然几多加班,但是依然在追着工作走,赶不上任务的脚步。虽然周末清理了一下思路,实际开展起来还是剪不断,理还乱的感觉。

很重要一点就是现在工作状态下,外界的不确定性太大了。以往各项工作安排,都是在自己可控范围内完成,不管是人的能力,工作的标准,完成的进度以及过程的督导等,心里是有数的。而现在这一切,越来越不可控,成为了一个变量。

所以,计划就会永远追赶着变化。自然,脚步难免就会变得凌乱。如何让工作中的变量减少,如何一切变得有章可循?这一方面是需要工作的合理安排,还有就是自己对于轻重缓急的再次梳理,不能眉毛胡子一把抓,不能总是被各种事情所打断。

中年的烦恼冉冉升起

杂乱忙碌,无处落脚。

这一周烦躁,不知所措而又抑郁。究其根源,需要修炼。这段时间娃娃生病,面临期末考试,每天晚上很多卷子要做,这种备考状态我是到了初三才有。这周忙着公共卫生迎检,接受上级部门对老年人、高血压、糖尿病以及中医和重性精神障碍患者管理的考核。其后,进行了一次5S管理汇报工作。参与机构的院徽、院训、宗旨等设计和拟定工作。

有一件事情没有完成,即门诊部和急诊科的规章制度梳理工作,这是创建办这周布置的任务。交给相关同事去做,质量堪忧。反思,自己交代工作标准没说清楚,确切说自己的也是一团浆糊。再,和科室部分同事属于第一次紧密配合开展工作,默契度不苟,昨天急诊部分就做了很多背工活路。还需要进行充分的沟通与反复磨合。

5S管理的几点思考

医院从12月份开始推进5S管理,全科试点,许久“效果”不佳。且看5S的各项流程和标准,我们现在还在摸索,尚未入门。5S现场管理法,现代企业管理模式,5S即整理、整顿、清扫、清洁、素养。素养需要长时间的积淀,先做到“洁净化、明朗化、可视化”工作环境。

5S在全科开展,其它科室或许不知道全科在试点5S管理。中心层面尚没有成立5S的推行管理小组,相关标准也是红头文件下发,具体细则还需要实践与完善。还在“整理”这一关徘徊,如何整理,怎么整理,需要明确标准。不仅清洁美观,还要结合员工的具体工作需求。

如:整理这一环节,区分必要和不必要的,处理不必要的。必要标准是什么?每个员工可能对于“必要”理解不同,需求差异。要从科室层面制定全科医生和护士必要物品清单。要简洁明了,可执行。必要物品,要按照使用频率划分,使用频率在一周内列为必要物品。

每小时使用,放诊断桌面或随身携带,如血压计;每天使用,现场存放,放诊断桌右侧抽屉里面,如备用打印纸;每周使用,存放诊室柜子。一周以上列为非必要物品。按照一个月,三个月,半年,一年等分类在仓库存储。无用的东西,直接废弃,涉及患者隐私要销毁。

2019,不一样的本命年

2019年已落下帷幕,2020年初第一件事,更换程序到zblogphp,全新的一个时代到来。感谢留言评论的亲们,给了我更换程序的勇气和动力。更换后网站速度明显提升,评论也没有那么卡卡卡,遗憾的是没有相册,需要图片的时候只有在文章里去找。

这是昨天在宽窄巷子拍的一张照片,或许这正是自己内心的真实写照。看佛其实就是看自己,就是观照自己的内心。回顾2019年,不管是工作、生活、孩子教育或者个人成长,这一年都发生了较大的变化。2019确实算得上是曲折坎坷的本命年,值得回味。

张国维,创建灯笼街联合诊所的牛人

晚上原本翻看《醴泉县志》,无意中发现全国的地方志网上都有公开的电子版,于是找到了《成都市西城区志》,较之以前购买的《成都市西城区卫生志》一书,《成都市西城区志》关于卫生方面内容非常少。涉及到西城区红十字医院的就一段话,讲了历史沿革及现状。

成都市西城区红十字医院位于灯笼街。1956年5月,由个体开业医生联合组建灯笼街联合诊所,人员13人。1964年更名灯笼街联合诊所,1978年改为新华西路医院,1981年更名为“西城区红十字医院 ",1987年8月在琴台路设立分院。1990年火车北站医院并入。

占地面积1333 平方米,建筑面积2560平方米,有职工144人,其中医技人员109 人(副高级职称1人,中级职称20人),设有临床科室11个,病床116张,年门诊量75821人次,年住院量3576人次。

这近30年前的数据,1990年跨越到2020年,30年沧海桑田,岁月更迭。医院创始阶段,最常提到的就是“卫仲康、张国维等12位开业医生,自筹资金,自带家具创立”。在《成都市西城区卫生志》里面可以看到第一任的灯笼街联合诊所主任便是卫仲康。

共同品鉴,中国社区卫生协会寄来的“猪肉”

刚接到顺丰电话,让下楼去取快递。很久没有剁手了,大脑快速搜索ing……看到诺大的一个箱子,拿回家后想徒手暴力拆开。无奈,粘的太严实,徒手失败,只好借助工具强拆。好不容易撕开胶布,打开箱子之后,映入眼帘的是一块超级大的泡沫,陡增神秘感。

取走泡沫,中国社区卫生协会几个鎏金大字进入视野。心中窃喜,莫非是协会公众号上面说的年末猪肉到了,掂量这箱子少说也有几斤重啊。使出浑身气力把这个大大的紫红色盒子请了出来,包装这么严丝合缝,是猪肉?猪肝?或者是香肠腊肉?春节不用买肉了。

三更灯火五更鸡,正是男儿读书时

上午孩子上完国学课,回家路上看到一位大爷写《劝学诗》,“三更灯火五更鸡,正是男儿读书时。黑发不知勤学早,白首方悔读书迟。”孩子很好奇的盯着爷爷写字,爷爷让她拿起笔也试着写了几个字。下图是孩子刚拿起笔,准备写字,地上的字是爷爷之前写的。

写着无意,观着有心。今天是11月最后一天,剩下最后一个月,2019年就要说拜拜。对我们来说,每天都应该“正是男儿读书时”。这周成都破天荒的出了几个小时太阳,成都冬天就是乌云、阴天、小雨、刮风交替的日子。若有太阳,就会发现朋友圈里沸腾。

岁末,每天都很扎实,支部共建,提升业务能力

转眼,又一周。2019年只剩下38天。此刻回首2019年,显然有着几多苍白。岁末,需要继续加油,让2019年丰满而灵动起来。

这周最喜悦的莫过于感冒好了,每天蹦蹦跳跳达到一万步。周二到草堂开健康教育会,会后经枣子巷。这里重点打造中医文化街,带着100%希望而去,几多失望。满大街枣子树没有了,留下钢铁水泥。街边店铺基本还是以前铺面,只是换了一件外衣,倒像是旧城改造。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