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人云亦云,不能因噎废食

1937年7月7日夜,日军在北平西南卢沟桥附近演习时,借口一名士兵“失踪”,要求进入宛平县城搜查,遭到中国守军第29军严辞拒绝。日军遂向中国守军开枪射击,又炮轰宛平城。第29军奋起抗战。这就是震惊中外的七七事变,又称卢沟桥事变。七七事变是日本帝国主义全面侵华战争的开始,也是中华民族进行全面抗战的起点。

勿忘国耻,奋起今朝。这周是从二楼办公室正式搬下来的第一周,对我而言,一切都还在适应。比如,办公环境的适应,医生集中坐诊引发后续事件的处理,以及下周的今天,2018年年终考核的准备等等。很多繁琐的事情,需要静下心来慢慢的分析和处理。显然,对于新的环境适应能力比较差,以至于有时候不知所措。相比于以前一个人的办公室,现在三个人一间。我坐在最里面,光线偏暗。活动范围也仅限于凳子旋转180°,360°是转不开的。甚至看着诊室其他同事忙碌的时候,我在最里面疯狂的码文字,一瞬间有种“闹中取静”的错觉。这段时间思考一个词语:对比。所谓对比,也就是两种事物或一事物的两个方面相对比较。对比源于三方面的体验,一个是6月28日的简阳之行,一个是这一周同事北京之行的反馈,再有就是科室工作些许思考。

简阳之行:现在的基本公共卫生工作非常的繁忙,以至于大家经常叫苦不迭,认为工作超负荷。但是没有对比,就不知道差距。这次去简阳,这里一个中心的人数也没有我们科室一个科的人多。但他们还需要承担各项的基本公共卫生和基本医疗工作。执业医师全单位只有13人,还有一个是助理医师。而我们科室一个科室的全科医生就有23人,还有另外两个正在考执业医师证。23人当中有3名是副主任医师,12名是主治医师,均为本科及以上学历,其中三名硕士研究生。对比下来,就会发现我们的人力资源就丰富多了。工作中,面对发现人力资源的相对不足,我们更需要发挥每一个人的主观能动性,发挥每一个人的潜能。

北京反馈:这周同事在北京参加一个名为雄鹰计划的师资培训。培训学员以西北西南地区的乡镇卫生院的医生为主,讲的就是最基层的高血压治疗和管理。西部地区很多乡镇卫生院基础设置较差,尤其是人力资源不足。同事反馈,很多人是第一次去的北京,一大早就去天安门广场看升国旗了。在和他们的沟通过程中,同事了解到他们工作的不易和艰辛。虽然都是在西部地区,显然成都市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发展要好很多。只是往往我们会把自己和北上广做对比,就会自然而然的觉得自己又落后很多。不同的对比,不一样的心态。正如同事所说:“看看这些医生,有些心酸。知足者常乐。”

6月份主题,忙碌且充实

2018年6月19日,6月份主题就是忙且充实。或许自己就是喜欢这种忙忙碌碌的感觉,让你有满满正能量的感觉。5月底参加了党建知识竞赛的初赛,结果遗憾未能进入决赛。不过还好可以在决赛时候旁听。一次竞赛,其意义并不在于竞赛本身,而是竞赛所给我们带来的知识点和认知的提升。这段时间刚阅读完了《邓小平传》,正在看《周恩来传》,结合党史党章的学习,眼前跃然一幅波澜壮阔的画卷。

6月14日,在青羊区政府西华门办公区中厅开展了“迎端午、送健康——家庭医生签约服务进机关”活动,由青羊区卫生和计划生育局、青羊区机关事务管理办公室主办。活动以“人的一生应该有一个医生朋友—那就是家庭医生”为主题,通过漫画的方式通俗易懂地介绍了青羊区家庭医生签约服务情况,绘制了青羊区家庭医生签约服务地图,公示了全区家庭医生签约服务热线。

其中笔者所在过街楼家庭医生团队有四人参加。这是由新华少城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党员和团员共同组建的一支家庭医生签约服务先锋队。笔者所在中心划分成七个责任区,家庭医生党员先锋队实行网格化服务,每个责任区由一个党员先锋队负责。此次活动,家庭医生团队在服务过程中饱满的工作热情与耐心的工作态度,得到了干部职工的高度赞扬。

小确幸!我们不是“佛系”家庭医生团队!

自从7月份全面开始家庭医生团队工作改革以来,绩效的问题不断探索中。7月到12月,几乎每个月的绩效都或多或少有些变化,这些变化一方面是最团队工作改革的适配,让绩效与工作实际对接,另一方面则造成了家庭医生团队医护人员对绩效不确定性的担忧。

进而,大家对于绩效分值表示了不解和困惑,部分同事觉得改革不如不改,又或者觉得绩效调整不合理,甚或觉得绩效改革让大家充满负能量……与此同时,还有一些家庭医生团队医护人员对于绩效的调整提出了自己的看法和意见,有些意见非常的尖锐,有些意见非常的深刻,有些意见充满了抱怨……凡此种种。故,我也有些焦虑和烦恼。昨天到四川省美术馆带着孩子参观,这里面的陶艺让人心头一亮,内心莫名升腾出一种久违的静谧与祥和之感,感觉心头的烦恼消失许多。

响石潭

而今天无意中看到了“佛系”这一词语。惊讶的发现,烦恼和抱怨是多么好的一种状态,至少我们还不够“佛系”。佛系,简而言之就是“都行,可以,没关系”。

佛系是一种怎么都行、不大走心、看淡一切的活法和生活方式。佛系青年大致可以概括为一种对工作生活甚至感情都不争不抢、不哭不闹、不悲不喜、一切随缘的态度。心态平和的处理着与自己相关的任何事情,他们在心中默念“人生就像一场戏,莫生气,莫生气”。经常沉浸于一种“淡然”的心态——凡事不愿较劲,不想折腾,别人提供的服务就算自己不满意,也趋向于平静接受,对爱情也不再患得患失。

我们都在积极的想着如何把工作做好,积极地思考如何更好地服务社区居民,积极地争取更好地绩效方案,积极地全力迎接各项公卫检查……

这些,我们都是积极地心态去面对。虽然有抱怨,那是我们积极地思考;虽然有负能量,那是我们积极地改变;虽然有遗憾,那是我们积极地向往美好生活。想到这里,我内心还是有一些小确幸!我们是个积极乐观、不断思索、不断奋进、不断成长的家庭医生团队!

当如鲁迅先生所言:

“都摆脱冷气,只是向上走,不必听自暴自弃者流的话。能做事的做事,能发声的发声。有一分热,发一分光”。

遇到困难,我们不会退缩,我们会迎难而上。遇到险阻,我们不会畏惧,我们会勇往直前。很好!我们不是“佛系”家庭医生团队!

2017年12月15日,映月湖,拓展!

响石潭2017年12月15日,映月湖,拓展!

去年下半年以及今年上半年的单位拓展由于各种工作因素没能参加,非常遗憾。这次拓展的机会终究不能放过,幸而成行。一天的拓展下来,虽然腰酸腿疼(不得不服老),但是心里挺充实的。拓展的内容很简单,总共四个环节,分别是:真人CS,高空挑战、射箭以及团队作画。当我们放下一切,以空杯心态去全情投入的时候,内心那股涓涓细流便会慢慢而出,滋润心田,冲走烦恼。

真人CS是拓展的第一个项目,这也是我第一次拿上有子弹的大家伙玩具枪,所以内心是相当的激动,和小孩子看到心爱玩具是一样一样的。CS分为两组,攻防战两轮。第一轮我们几个同事保护好司令,其余人员就往前冲。最后双方平局,各方的司令均中了三枪。第二轮,吸取经验。我们让司令躲在没人关注的角度,而在另一个地方让大家保护一个假司令。果然,对方上当,在攻防过程中,对方集中全部火力对准这个假司令,我方真司令毫发未伤。而对方司令就惨了,我们全力围剿,一举歼灭,哈哈。

之后的高空挑战,说真的内心很紧张的。不过由于曾经参加过类似的拓展,反而觉得没什么,安全是绝对有保障的,于是心里静了静。在同事们的鼓励声中,成功的完成两个高空挑战。其实这不仅是高空挑战,更是对自己心志的磨砺。这里面有的同事放弃了,有的同事失败之后再次站起来,勇敢的战胜了自己。很多时候,所谓困难都是你我自己给自己设定的障碍,是一种自我内心的执念,冲破!你就会海阔天空,收获不一样的快乐。

家庭医生团队医护协作精细化健康管理小记

家庭医生团队工作模式以及绩效改革后第一次的绩效奖金终于发了下去,这是一个里程碑式的事件,意味着我们的新的模式正式推行了一个月份。现在回头看看这段时间,从6月年终考核结束至今,跨越了七八九十四个月之久的各种是是非非,熙熙攘攘都是过眼云烟,可以皆付笑谈。但我还是想记录一下,趁着现在的几分印记。

我想从改革初衷、改革进程、改革攻坚、改革成效以及改革困局等五个点予以梳理。

一、改革初衷:

2016年四月份和同事去上海培训学习,惊讶于这里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家庭医生以门诊诊疗为主,而不是每天提着包包走街串巷,一头扎进公共卫生。结合在北京月坛学习,开始反思我们的家庭医生到底该如何定位?认为需要势在必行的变革2016年9月份年终考核结束,第一次和同事们在考核总结会议上向分管领导提出可否对于重点人群管理实行医护协作,优化公共卫生和基本医疗的一体化整合模式。2017年5月北京协和学习,再次前往北京月坛以及北京方庄学习,更加明确家庭医生的定位:只有回到医疗本真,才能得到尊重

而我们的工作现状是公卫医疗都在做,但对于属于医疗的这部分人群的公卫干预不到位,这部分人群没有真正做到高效的公卫和医疗的一体化管理,同时存在同一个患者在门诊访视,又在入户访视的重复访视现象,对于部分居民会出现一年十二次访视的现象。这些较之于基公卫考核规范,大多属于重复的劳动。

如何优化工作流程,减少重复活路,节约出时间来规范管理更多的重点人群,突出家庭医生的医疗主体角色,成为我们面临的一大困境。

家庭医生团队医护协作改革纪实:团队重构

这周忙忙碌碌,事情很多。家庭医生团队的改革持续推进,这周主要是团队的分拆和重构。长久以来我们的团队都是按照7个团队在开展和运行,这次是对7个团队进行分拆,形成15个团队的基本构造。扩大团队是长期以来的一个念想,也是各项管理和考核的要求。这周趁着中心制作宣传资料的契机,把团队进行了分拆。这里面的团队仅仅指的是全科的队伍,不包括有防保科,中医科等相关科室。因此,算不上是一个完整的家庭医生团队,而仅仅是全科科室的小团队。

团队构造只是一个基础,核心是如何让重塑后的团队发挥更多的活力和生命力,这需要思考和大家探讨。这段时间的团队改革,工作模式已经发生了改变,并且落地生地,然后绩效方面的改革还在裹足不前。虽然国庆后第一周有所落地,但是截至目前改革后绩效的第一次发放依然没能成行,下周还需要再进一步和领导沟通协调。绩效的改革,是团队工作模式改革的强力后盾,必须慎重且稳定。

构造后15个团队如何落地?是扁平化的管理?还是层级化的管理?之前的团队长以及新的小团队长同时保留?还是统一调整为新的小团队长?

是否需要增加新华大队长,少城大队长?大队长分别管理质控下辖的各自小团队?工作的目标任务量是分解到各个团队?还是分解到15个小团队?还是分解到两个大队长?

凡此种种,思考明确。否则,分拆就只能是形式。

家庭医生团队医护协作改革纪实:分工是基础

我相信,人们的生命中总还是有一些美好的~

自从启动团队的改革以来,各种阻力在不断的化解,然后最终卡在了绩效的大门前。缺乏绩效强有力支撑的改革,显得些许苍白无力,些许喃喃自语。似乎这一切都在自说自话,甚至很多人都在想着回到原点,很多人想着如何切割利益,很多人想着怎么最大化收益。诚然,这些人性使然,我是能够理解和接纳的。然而,问题是面对这些困难,面对这些大家的困惑,我作为一名科主任的角色,我该何去何从?有句话叫做哀莫大于心死,我想用在这里是不恰当的,但又有几分同境。我不知道何时才能最终绩效落地,但我想让一个集体的团结有力量这比什么都来的有价值和有意义。

现实一味地老好人似的团结是没有意义的,那是表面上的一团和气。要团结,就需要先分裂。只有将团队中的个体给分拆开来,赋予职能和职责之后,才能够有资格谈团队的协作。团队协作的前提是分工,只有分工才会有协作。这里要分为本职工作有哪些?协作部分有哪些?责任的归属有哪些?需要相对明明白白的罗列出来,或许这样可以更好地促成改革推进。

-------------------------------------割-------------------------------------割-------------------------------------

以上是为背景,割割割,割了他姥姥的背景。拉回现实~对于患者的健康管理,尤其是达到规范管理,医生和护士缺一不可。

当个受欢迎的社区培训师 (健康报)

响石潭 “社区人培养社区人”的理念已经得到越来越多社区医务人员的认同,在平时的工作中,我也有机会作为培训师资,将自己的经验知识与同行分享。在参加了近日成都市基层卫生培训基地新华团组(青羊区新华少城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与郫都区犀浦镇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组织的TTT(企业内训师)培训后,我对如何提升社区培训师资能力有了几点思考。

首先,在授课技巧上,我学会了换位思考和逆向授课。换位思考,意思是不能仅仅从自己的角度去思考教给培训学员什么,而是要从学员角度思考他们需要学什么。虽然我平时授课时也在试图换位思考,但思考得不够彻底,比较局限。我会有意识地了解这批培训学员来自哪里、从事哪些岗位等,但我并没有和学员进行沟通,没有深层次地发掘他们的培训诉求,而是仅仅站在我的角度去猜测这个岗位、这个地域的学员可能需要掌握哪些知识点。这些或许和学员的需求靠近,但不等同于学员的需求。我想,不妨利用授课前问卷调查等形式,了解学员的真实需求,让培训更有成效。

另外,可考虑逆向授课法,就是一开始不把答案告诉学员,而是让学员去试错。出错了,这时候再强化正确的工作方法,效果是最好的。

其次,作为中国社区卫生协会和成都市基层卫生培训基地,我们要理解培训基地该做什么,要做什么。我们不能仅仅关注疾病治疗,还要关注基本公共卫生服务,还需要将团队建设、工作模式、工作经验等传递给更多同仁。但目前,很多社区卫生服务中心还没有认识到这一点。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