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医生团队医护协作精细化健康管理小记

家庭医生团队工作模式以及绩效改革后第一次的绩效奖金终于发了下去,这是一个里程碑式的事件,意味着我们的新的模式正式推行了一个月份。现在回头看看这段时间,从6月年终考核结束至今,跨越了七八九十四个月之久的各种是是非非,熙熙攘攘都是过眼云烟,可以皆付笑谈。但我还是想记录一下,趁着现在的几分印记。

我想从改革初衷、改革进程、改革攻坚、改革成效以及改革困局等五个点予以梳理。

一、改革初衷:

2016年四月份和同事去上海培训学习,惊讶于这里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家庭医生以门诊诊疗为主,而不是每天提着包包走街串巷,一头扎进公共卫生。结合在北京月坛学习,开始反思我们的家庭医生到底该如何定位?认为需要势在必行的变革2016年9月份年终考核结束,第一次和同事们在考核总结会议上向分管领导提出可否对于重点人群管理实行医护协作,优化公共卫生和基本医疗的一体化整合模式。2017年5月北京协和学习,再次前往北京月坛以及北京方庄学习,更加明确家庭医生的定位:只有回到医疗本真,才能得到尊重

而我们的工作现状是公卫医疗都在做,但对于属于医疗的这部分人群的公卫干预不到位,这部分人群没有真正做到高效的公卫和医疗的一体化管理,同时存在同一个患者在门诊访视,又在入户访视的重复访视现象,对于部分居民会出现一年十二次访视的现象。这些较之于基公卫考核规范,大多属于重复的劳动。

如何优化工作流程,减少重复活路,节约出时间来规范管理更多的重点人群,突出家庭医生的医疗主体角色,成为我们面临的一大困境。

家庭医生团队医护协作改革纪实:团队重构

这周忙忙碌碌,事情很多。家庭医生团队的改革持续推进,这周主要是团队的分拆和重构。长久以来我们的团队都是按照7个团队在开展和运行,这次是对7个团队进行分拆,形成15个团队的基本构造。扩大团队是长期以来的一个念想,也是各项管理和考核的要求。这周趁着中心制作宣传资料的契机,把团队进行了分拆。这里面的团队仅仅指的是全科的队伍,不包括有防保科,中医科等相关科室。因此,算不上是一个完整的家庭医生团队,而仅仅是全科科室的小团队。

团队构造只是一个基础,核心是如何让重塑后的团队发挥更多的活力和生命力,这需要思考和大家探讨。这段时间的团队改革,工作模式已经发生了改变,并且落地生地,然后绩效方面的改革还在裹足不前。虽然国庆后第一周有所落地,但是截至目前改革后绩效的第一次发放依然没能成行,下周还需要再进一步和领导沟通协调。绩效的改革,是团队工作模式改革的强力后盾,必须慎重且稳定。

构造后15个团队如何落地?是扁平化的管理?还是层级化的管理?之前的团队长以及新的小团队长同时保留?还是统一调整为新的小团队长?

是否需要增加新华大队长,少城大队长?大队长分别管理质控下辖的各自小团队?工作的目标任务量是分解到各个团队?还是分解到15个小团队?还是分解到两个大队长?

凡此种种,思考明确。否则,分拆就只能是形式。

家庭医生团队医护协作改革纪实:分工是基础

我相信,人们的生命中总还是有一些美好的~

自从启动团队的改革以来,各种阻力在不断的化解,然后最终卡在了绩效的大门前。缺乏绩效强有力支撑的改革,显得些许苍白无力,些许喃喃自语。似乎这一切都在自说自话,甚至很多人都在想着回到原点,很多人想着如何切割利益,很多人想着怎么最大化收益。诚然,这些人性使然,我是能够理解和接纳的。然而,问题是面对这些困难,面对这些大家的困惑,我作为一名科主任的角色,我该何去何从?有句话叫做哀莫大于心死,我想用在这里是不恰当的,但又有几分同境。我不知道何时才能最终绩效落地,但我想让一个集体的团结有力量这比什么都来的有价值和有意义。

现实一味地老好人似的团结是没有意义的,那是表面上的一团和气。要团结,就需要先分裂。只有将团队中的个体给分拆开来,赋予职能和职责之后,才能够有资格谈团队的协作。团队协作的前提是分工,只有分工才会有协作。这里要分为本职工作有哪些?协作部分有哪些?责任的归属有哪些?需要相对明明白白的罗列出来,或许这样可以更好地促成改革推进。

-------------------------------------割-------------------------------------割-------------------------------------

以上是为背景,割割割,割了他姥姥的背景。拉回现实~对于患者的健康管理,尤其是达到规范管理,医生和护士缺一不可。

当个受欢迎的社区培训师 (健康报)

响石潭 “社区人培养社区人”的理念已经得到越来越多社区医务人员的认同,在平时的工作中,我也有机会作为培训师资,将自己的经验知识与同行分享。在参加了近日成都市基层卫生培训基地新华团组(青羊区新华少城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与郫都区犀浦镇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组织的TTT(企业内训师)培训后,我对如何提升社区培训师资能力有了几点思考。

首先,在授课技巧上,我学会了换位思考和逆向授课。换位思考,意思是不能仅仅从自己的角度去思考教给培训学员什么,而是要从学员角度思考他们需要学什么。虽然我平时授课时也在试图换位思考,但思考得不够彻底,比较局限。我会有意识地了解这批培训学员来自哪里、从事哪些岗位等,但我并没有和学员进行沟通,没有深层次地发掘他们的培训诉求,而是仅仅站在我的角度去猜测这个岗位、这个地域的学员可能需要掌握哪些知识点。这些或许和学员的需求靠近,但不等同于学员的需求。我想,不妨利用授课前问卷调查等形式,了解学员的真实需求,让培训更有成效。

另外,可考虑逆向授课法,就是一开始不把答案告诉学员,而是让学员去试错。出错了,这时候再强化正确的工作方法,效果是最好的。

其次,作为中国社区卫生协会和成都市基层卫生培训基地,我们要理解培训基地该做什么,要做什么。我们不能仅仅关注疾病治疗,还要关注基本公共卫生服务,还需要将团队建设、工作模式、工作经验等传递给更多同仁。但目前,很多社区卫生服务中心还没有认识到这一点。

四川大学华西医院知行者团队TTT培训小记

响石潭2017年8月30日到9月1日在成都市基层卫生培训基地新华团组(青羊区新华少城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与郫都区犀浦镇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在华西进行为期三天的TTT(企业内训师)的培训,由知行者团队的左仁淑、曾蓉华以及潘东林等几位专家教授主讲。

抛开专业,只谈感受。

这次培训与我而言,最为难得的就是能够以一个学员的身份全身心的三天投入学习状态中,不仅能够带来师资能力的提升,能够带来独立思考的三天磨砺。此时此刻,放下培训手册,丢掉培训课件,扔下培训期间记录得密密麻麻笔记,留在我们脑海中还有哪些知识点?一千个读者眼里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即便是同样的三天培训,我想这参加培训的45名同学心目中依然会有45个不一样的培训体验。

一、空杯心态

这四个字很早就刻在心里,很久没有翻找出来了,但在曾蓉华老师的课堂上面再次被唤醒。曾老师上课时候提到:不管你以前讲过多少课,对于师资授课有多少经验,但是在她的课堂上就需要忘掉过去,要放空自己,这样才能更好的充实自己。

以往参加各类培训,不管是师资类的技巧,还是专业类的公卫抑或基本医疗知识。我总有一个坏习惯,一方面倾听老师讲的专业知识,一方面观察老师的授课技巧,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我还会将老师的一些授课方式方法与其他师资进行纵向横向的对比。这不是一个好习惯,我并没有全身心的投入到课堂当中,更没有放空自己,很多时候“忘我”是需要修炼的。

空杯心态,这是最大的感触!

家庭医生团队改革:紧密型医护协作

2017年7月26日,新华的历史应该铭记这一时间点。

或许对于其他人来说这算不得什么特殊的日子,但与我而言则非常重要。今天正式确立了家庭医生团队的变革方向,正式迈向了完整医护协作之路。回想这些年的往事,历历在目。医护协作2015年便有了发展的思考 ,之前我们开始了医护门诊探索,我一直期待可以让社区医护各司其职,相互协作。然而2015年的医护协作由于各种原因后来以失败告终。

2016年4月,得以到上海培训学习。之后觉得我们要开展势在必行的变革2016,做最美的自己,建最美的团队。现在我们不仅是在畅想一下家庭医生团队的变革,更是开启了平凡与回归,变革与多元新华家庭医生团队协作的新模式。一种与之前团队工作模式既有共同点,又有较大区别的新版本。如果要给这个团队建设起个名字的话,我们想就是“紧密型医护协作管理模式”,其核心就是优势互补,最大化的整合资源,节约人力,提升效率。是对现有人财物的一次优化组合,是重新的一次排兵布阵。

核心有十项,看似简单,其实是对于目前团队各项工作的一个调整,每一个调整不仅涉及到工作的内容,更关联到工作的绩效,是考虑到居民健康需求,各项考核要求以及团队绩效分值三者基础上的最优方案。7月26日,院部以及全科10名同事共同探讨了团队紧密型管理的具体操作,尤其是如何推动医护协作的开展。

2017年7月26日,新华的历史应该铭记这一时间点。

家庭医生团队三进社区:街道办签约小记

响石潭按照成都市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成都市基本公共卫生服务和家庭医生签约服务进社区活动方案(2016-2017)》文件的要求,我们需要将公共卫生签约工作推进到辖区内的企事业单位,以及酒店宾馆等等场所。其中我辖区有两个街道办事处,按照考核要求至少要给街道办20%的人进行家庭医生团队签约。

7月19日上午10:36分,和街道办书记联系后到了书记办公室,我将文件以及签约协议样表等递上,书记看后要了我的工作牌查看身份。发现工作牌上面没有医院盖章,所以需要我再回单位开一个介绍信。同时,表示需要和青羊区卫计局联系确认是不是有这个文件的要求。遂,离去。

思考:回单位途中我在想很显然自己的沟通方式欠妥,准备也不充分。日常面对的是社区居民,现在面对的是机关单位政府公务人员,或许这两个的画风本身就不同。

7月20日上午9时许,我拿着单位开好的介绍信到了街道办事处。见到介绍信后,书记明确了我的身份。同时给其同事致电询问是否和卫生局确认签约的事情,是否属实以及是否有指标的要求。得到肯定答复后,书记同意我们过来签约。表示当天下午后者第二天都可以,看我们时间。遂谢之,离去。

思考:对于很多很事情人与人是信息不对称的,你认为理所当然的事情在其他人看来不见得就如此。需要的是沟通和交流,同时必须带上相关的材料,口说无凭。

7月21日上午9点过,我们一行4名同事来到街道办。开始签约并不顺利,工作人员大都并不在本辖区居住,对签约兴趣不大,上午签约8人。于是根据签约对象特点,在介绍基公卫基本知识同时,突出对青年群体健康管理,如天灸保健等。在调动大家健康需求基础上,下午2点30分协调中医科同事在街道办进行了三伏贴上门敷贴。街道办工作人员参与度很高,当场签约25人。

巴林特小组简介

巴林特小组的成员要达到的目的:

对于谈话内容,还有通过谈话唤起的自己的感觉,幻想和躯体感觉的包容性,更好的倾听和训练耐心并且不要马上去干涉,对于心理障碍和心身问题更好的鉴别力,解除自己的障碍,解除病人心理和社会问题相关的负担,更好的理解医生和病人之间的交往,为诊断和治疗使用这些理解,相对治疗病人的医生的改变的观点和行为,通过理解一开始潜意识过程的更多的治疗空间,发展一开始对于病人很难的困难的解决机会,医生的情感释放和要求。

响石潭参加巴林特小组对于每一个开业医生都是必要的专业进修,也是心身基本保障所必需的。同时也提供了研究机会和与其他的巴林特小组的交流。 

我怎样成为巴林特小组组长?

组长讨论会由德国巴林特协会(DBG)提供。组长讨论会为巴林特小组组长提供训练。为了获得DBG认可的巴林特小组组长的职务,需要从6个组长讨论会——至少4个是由DBG(2个组长会议可以由像林丹,拉故格,吕贝克和魏玛(Lindan,Langeoog,Lübeck和Weimar)的同样DBG承认的机构办的)举办的——尽可能是DBG不同的训练——总共30个两小时的讨论会毕业。参与者的前提条件是心理治疗师/精神分析师证书或者心理治疗医学,精神病,青少年心理治疗的专业医生。学士学位的心理学家,应先得到心理治疗许可,并有足够的经验才可参加巴林特小组。

组长讨论会也会与现在正在进行的巴林特小组的组长进行经验交流。在组长会议范围里会提供一个高级督导。那里给组长机会,介绍自己的巴林特小组并督导他的工作。 

实践的结论

巴林特小组所讲的是特别注意医患关系。一个医生要把病人看为是有不同原因的。小组从不同角度再演医患关系,使医生有机会有新的观点和认识到潜意识中的影响。这样就产生了新的理解和新的好的关系。这种新的观点会帮助医生,更好的理解病人和自己,并给出好的合适的治疗过程。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