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教育师资培训情景模拟

还是觉得需要梳理清楚了概念才能走的更好,所以响石潭华丽丽的给健康教育情景模拟来个定义,当然这个是我的个人思考,不具有任何权威性,更不见得就能真实的体现健康教育情景模拟的实际内涵。这只是一名普通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全科医生的工作理解,是最原始最质朴的认识。

健康教育学员培训的情景模拟就是让学员在课堂上有一种家庭医生在正常工作的情景,发现问题、分析问题并解决问题。使学员较快掌握有关健康教育的知识,提高健康教育能力,开拓视野,打开思路,充分发挥学员自主学习的潜力,以适应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健康教育工作的需要。

健康教育师资培训的情景模拟就是在课堂上模拟师资在基地培训学员的真实现场,同时现场情景模拟,从而展现在师资在给学员进行健康教育培训过程中的相关技巧,使得师资较快的掌握健康教育培训的相关知识和技能,提高健康教育学员培训能力,发挥师资的自我思考和学习能力,以适应社区卫生协会培训基地的健康教育教学工作需要。

学员培训我们更多的传播健康教育的基本规范,以及健康教育的相关技巧。比如在健康教育经常用到的人际传播技巧,大众传播技巧等等。不管是把健康教育如何划分,是个体健康教育还是群体的健康教育,都是需要具体健教技巧的传递。

而师资培训的情景模拟需要以学员的培训为载体,通过模拟学员培训,展现出学员培训的技巧。这里就涉及到和学员的互动技巧,针对学员的课程设计巧,针对学员的考核技巧,针对学员的专业技术再提升技巧。也就是如何让师资学会去给学员讲述健康教育的理论知识,如何去教给学员健康教育实践技能,如何去给学员解答健康教育的疑惑。

或许,这就是健康教育师资培训情景模拟目的所在。

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师资培训

说起师资培训,就需要明确什么是师资?师资一般而言可以有两种理解,一个是可以当教师的人才,如“培养师资”,另外一个则是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教师资源。而我们要做的师资培训就是培养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可以当老师的人才,并使之成为各家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培训基地的教师资源。

基于此,我们的师资培训是不同于普通的学员培训。学员培训突出的是各项健康教育具体技能的传递,使之能够更好的对社区居民提供健康教育服务。而师资培训则更重要的一个层面是传递给他们做如何去给学员进行培训的技巧,要使得师资知道如何更好的把健康教育技能传递给学员。

一言以蔽之,响石潭的理解:师者,传道授业解惑者也。培养师资,就是培养他们如何去传道授业解惑。

将学员培训和师资培训从概念上区分开来,我们才能针对性的授课,才有可能采取不同的教学方式,和突出相应的教学重点。让我们的课程做到有的放矢,要让师资不仅仅是学到健康教育知识,更是掌握健康教育培训带教技能。

唯有此,方才是合格的师资培训。

全科医生应具备核心竞争力

星期三下午在中心八楼参加全科医生的65岁以上老年人项目培训,除了听课之外响石潭还有一个艰巨的任务,就是给大家讲解中医项目的流程。类似于读条文似的完成了讲课,缺乏详实的内容来支撑。根本而言,自己缺乏必要的专业知识。有心去做事情,但是必须把自己的肚囊给装备起来,空空的全是气体会漂浮,但必定是空心。

几年在成都中医药大学《中医学与辩证法》杂志做编委,一日随老中医门诊,老师曰:师父者,假传万卷书,真传一句话。至理也!于是星期三再次感受到同样的醍醐灌顶。感谢在自己不同成长阶段遇到的每一位良师,正是你们的谆谆教导,我才得以不断的认清自己,才能更好的完善自己。

即日起,提升专业技能。全科医生,必须具备专业的知识技能。首先,你是一名医生,就必须具备令人信服的专业技能,这是核心竞争力。记得去年的时候在网上遇到一名素不相识的朋友,这些前辈老师的观点何其相似。

More...

听勇林市长讲课,思全科医生工作

今天星期三了,上周星期六在参加成都市中医师承第一次大课时候听了傅勇林副市长的讲座,感触很深。年底了,自己也有些懒散了,一直说记录一下,但是迟迟没有敲动键盘。市长的很多观点,与其说是言中医,不若说是谈人生。与中医可,与人生可,与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全科医生工作亦可。

第一,学术共同体。主要是学习,精神,发展的共同体。需要有“共同的信仰,共同的研究学术传统,共同的理论模式,共同的规则体系”。其实学术共同体不仅仅是学习需要如此,作为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团队,也需要如此。只有思想一致,心一致,目标一致,很多事情力量是无穷大的,智慧是无穷大的,这就是团队的力量。

第二,什么是模式?“模式就是模筑而成,固化而成,是可以重复,可证伪的”。我们的创新应该是推陈出新,需要站在已有的基础上,而不是空中楼阁。我们需要走在社区卫生服务中心行业的尖端。什么是尖端,“尖端就是常规的组合”,就需要对现在已有的工作人员,工作流程进行优化组合,在不断的优化同时也要积极发现其中的不足,必要时候亦须“迷途而知返”。

第三,什么是幸福?幸福需要“宁静以致远”,幸福就是“肉体无痛苦,灵魂无纷扰”。我们需要静下来做事情,要致远,就必须踏踏实实的一步一个脚印的去做工作,要让我们的基本医疗和公共卫生接地气,接人气,我才能够是幸福的。

第四,从石应康学习。需要“有战略思维,要重视人才培养,要重视学科建设”。所谓学科不仅仅是某个专科的优劣,比如我们的全科医疗,我们的治未病很好。而是指我们需要刊物,硕士,博士点,通过这些专业化的学科建设,取得在这个行业的话语权。在北京月坛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拥有全科医学的硕士点,也拥有自己的刊物,在新华我们拥有什么?我们能做些什么?

第五,要多读书。要能够“读透一本书”,这是“立生之本”。要能入,能遍,能透。需要博闻强记,腹有诗书气自华,最终“雕精达薄”。要“上天入地,死活都要”。所谓上天,就是要有理论高度,要有洞察力。在社区而言就是丰富的基本医疗和公共卫生知识,入地就是临床实践,就是社区实践。死活都要,就是对于古人书,今人书,乃至洋人书的阅读,思考,从中汲取力量。

全科医生要“两条腿”走路

  开展基本医疗是全科医生的根本任务,也是社区卫生服务的基石,不将基本医疗作为工作重点的医生不能称之为全科医生。在社区,全科医生应该承担80%~90%常见病和慢性病的防治工作,这既属于医疗范畴,更是公共卫生服务的一部分。如果全科医生不能把居民的血压血糖控制好,不能延缓慢性病的发展,其他工作做得再好也没有用,依旧无法吸引居民来社区就诊。因此,脱离基本医疗的全科医生就是无本之木,没有生命力。

  为什么现在全科医生总是抱怨公共卫生工作压力大?根本原因是全科医生承担的事务性工作均被冠以“公共卫生”的虚名,比如填写各种报表和医保单据、上报疾病管理率和随访率、维护软件系统、完成流行病学调查,甚至还包括各种不必要的培训、会议等。而这些大多是政府摊派下来的工作,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公共卫生服务。

  这种现象背后的制约因素,主要有两点:

  第一,卫生行政部门指令性工作繁多。疾病控制要求数字化,填写一份报表后往往需要向不同部门反复报送,增加了全科医生的负担,导致他们没有时间和精力去做好基本医疗。应该把时间交还给全科医生,让他们有自主支配时间的权力。

  第二,社区公共卫生医生匮乏。目前,国家已经制定了规范的全科医生培养计划,而对于公共卫生医生的培养却缺乏清晰的设计。我国的公共卫生医生主要来源于高等医学院校预防医学系的学生,而这些学生毕业后会首选省、市级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或卫生行政部门,很少有人沉到社区做一名公共卫生医生,就算下沉社区,也很难留住。要解决目前社区卫生服务机构重防轻医的问题,应加强公共卫生医生的培养,规范培养途径和培训方法,同时通过政策引导公共卫生医生“下得去、用得好、留得住”。

  基本医疗和公共卫生就像全科医生的“两条腿”,两条腿前后并进、相互协调,才能走得快、走得稳。对于全科医生来说,基本医疗是根本,公共卫生服务应该贯穿基本医疗的全过程。

  (本文来源自健康报,作者系北京市月坛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主任杜雪平)

健康报:不能再打造一支“城市赤脚医生”队伍

  响石潭管理者对全科医生定位理解有偏差

  “公卫与医疗顾此失彼”,或者说一些地区基层卫生服务“重视公卫淡化医疗”的现象确实存在。出现这样的问题,既有认识上的原因,有的卫生部门管理者没有正确理解社区卫生服务以及全科医生的功能定位;也受经济利益的驱动,“谁给钱,就给谁干活”。

  为什么这两年对公共卫生的重视程度提高了?因为干不好就拿不到钱。反过来看基本医疗,不少地区实行基本药物零差率销售,而政府补助没到位,医保的一般诊疗费没有提高或提高有限,干多干少对于在生存底线上挣扎的社区来说没有多大收益,这就难免会降低他们对基本医疗的关注度和积极性。在医改进程中出现这种现象,必须提高警惕,并尽快着力加以改进。

  社区卫生服务机构应该提供基本医疗和公共卫生的综合性服务。如果光以经济效益为出发点,而不考虑居民的健康服务需求,这种趋向是不健康的。开展公共卫生是本位,基本医疗更是本位,两种服务缺一不可。但这种综合服务应由团队提供,不能以此来框定全科医生的职能。

  世界全科医师组织欧洲部把全科医学定义为一门理论与实际相结合的学科,具有独特的教学、科研、循证与临床实践内容,及以初级医疗卫生为主的服务特色;全科医师是经过该专科理论培训的专业内科医生,他们负责为患者提供和寻求综合、连续的医疗卫生服务。

  也就是说,全科医师要通过协调各种服务来高效利用医疗卫生资源,包括与医疗体系的其他专家一起工作。因此,我国全科医生的主要职能自然也应该是临床医疗。

More...

十二五期间将培训全科医学师资6万人

响石潭我国“十二五”期间将培训各类全科医学师资6万人,其中骨干师资0.6万人。

卫生部发布消息称,根据卫生部、教育部、财政部、国家中医药管理局联合下发的《全科医学师资培训实施意见(试行)》,全科医学师资培训包括骨干师资、临床师资和基层实践师资3类培训对象,其中重点是临床师资和基层实践师资培训。

临床师资应具有本科及以上学历、主治医师及以上专业技术职称,熟悉城乡基层医疗卫生工作。

基层实践师资应具有大学专科及以上学历、中级及以上专业技术职称,丰富的基层临床医疗和相关公共卫生服务经验。

骨干师资培训对象应主要来源于全科医生培养基地,具有副高级及以上专业技术职称。

根据实施意见,全科医学师资培训时间不少于2个月。

临床师资要能结合本专科实际正确指导带教,帮助全科医生巩固专业思想并掌握相关业务技术技能。

基层实践师资着重加强全科医生指导带教基本理论知识和具体技能方法的培训。

骨干师资则应掌握全科医学培训体系设计等内容。卫生部将建立全科医学骨干师资信息库,各省也将建立师资信息库,对全科医学合格师资实行动态管理。

健康报:公卫与医疗,不可顾此失彼

  响石潭话题由来

  不久前,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呼吸内科教授、全科医学硕士研究生导师、北京大学医学部全科医学系副主任迟春花在微博上发表了一段文字:“我认为社区医疗服务的核心应该是基本医疗服务,而不是公共卫生服务。后者也很重要,不过不应成为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和全科医生工作的重点。如果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全科医生不能够为病人解决基本医疗服务,就失去其核心功能了。”

  不少网友对这段文字进行了评论和转发:

  @cunyi成人:我觉得现在的医改是不是有点矫枉过正,由以前的不怎么重视公卫到现在只倚重公卫,对于基本医疗只提提而已,似乎公卫搞好了,基本医疗搞不搞都无所谓,什么检查都以公卫为中心,搞得基层医生疲于应付那些数据报表影像资料的整理,而没有精力去为百姓处理真正的疾病,也没有时间去提高诊疗技术。

  @李苏华医生:有多少人认为医生上门有意义?家里还有杂七杂八的事,说走就走了。再说医生事多、路况也难料,什么时候到达也不一定准。不少社区医生的时间都费在路上,有的病人家属嫌医生上门烦人,有的就是不开门。

  @许倩xuqian:如果不坚持全科医生以临床为重,全科医学很难发展,社区医疗岗位也很难吸引真正的医生。

  @医者子墨:必须确立全科医学的专科属性,现在百姓已把全科的可及性原则错误地理解为配药的方便性(直接等同于综合性医院的方便门诊)。

  @医科平常心:现在所培养的全科医生基本上在基层是档案员、文书、数据统计员,唯独不干医疗不看病。

  @医管讲师李庆功:全科医师的工作就是诊断治疗,包括居民的健康检查/筛查,以及相关的传染病报告。另外的很多事情,属于社区护理的范畴。缺后者,前者就会感觉有些乱。

More...

四川省第四批老中医药专家师承工作

响石潭

尊师重道,学员要对导师终身尊重,学员之间结下兄弟般的情谊。1月8日,和煦的阳光沐浴着大地,在成都科技会堂举行的成都中医药师承教育工作会现场,成都市中医药管理局赵文副局长对拜师的学员们郑重提出这样的要求。

在学员庄重地向导师行三鞠躬、导师回应一鞠躬之后,来自成都市级医院、县中医医院、县级医院等医院的100位继承人向25位导师成功拜师。开始了三年的师承教育。

会议由成都市卫生局副巡视员温蓉利主持;成都市卫生局中医处处长卢洪岩宣传了省四批、市三批师承导师名单和继承人名单;成都中医药学会副会长肖泽国介绍了成都市中医药师承教育筹备工作情况。随后,赵文副局长为端坐于前两排、佩戴绶带的导师们一一颁发聘书。鲜红的证书,承载着中医药师承的纽带,这是一份荣誉,更是一份责任!

More...

参加成都中医师承工作会

响石潭 今天下午到贝森路成都科技会堂参加了成都中医师承工作会,包括成都市第三批的中医师承和四川省的第四批的中医师承两批。我和单位的一名同事同时在成都市中西医结合医院陈云凤老师的名下,跟陈老师签了拜师的协议。

会上四川省和成都市的相关领导宣布了一些相关事项,最为核心的是带着我们所有一起宣读成都市中医药师承教育继承人保证书。大家庄严的宣布:我志愿接受成都市中医药特别师承教育,学习传统医道。必当谨尊师命,严守国家法规;精勤努力,全面掌握医道理法,养成辨证施治理念,完成医家人格,以大医精诚为年,矢志利益苍生。随后所有学生向老师三鞠躬,老师还礼。

最后,大家在楼下合影留言。这是这次师承的开始,充满期待,响石潭,加油!久违的中医梦……

附录:

职称:中西医结合主任医师

擅长:中西医结合治疗慢性咳嗽、慢性阻塞性肺疾病、慢性肺源性心脏病支气管哮喘、支气管扩张、肺炎等,对特发性肺间质纤维化等疑难疾病有一定研究。

陈云凤

简介:陈云凤,女,医学博士,中国中医研究院中西医结合博士后。中西医结合主任医师,成都中医药大学研究生导师,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十一五”重点专科肺病协作组专家组成员,中华医学会诊断委员会委员,四川中西医结合内科分会委员,成都中西医结合学会常务理事,四川省中医管理局学术和技术带头人后备人才,成都市卫生系统学术和技术带头人培养对象。

博士后期间在中国中医研究院从事呼吸系统疾病中西医结合临床、科研工作。曾在华西医院呼吸内科进修学习。 2008年赴法国蒙彼利埃医学院从事中医诊疗及讲学。担任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省中管局等五项科研课题负责人及主研,获成都市科技进步三等奖两项,发表学术论文30余篇。长期从事呼吸系统疾病的研究,擅长采用中西医结合治疗慢性咳嗽、慢性阻塞性肺疾病、慢性肺源性心脏病、支气管哮喘、支气管扩张、肺炎等,对特发性肺间质纤维化等疑难疾病有一定研究。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