补课就要付出代价,深刻反省

感冒,疲倦,没有精神,浑身酸软。24小时夜班,持续多日加班。

自从去年年终考核过后,我们就在试图调整工作模式,希望我们的工作不再变得那么被动,不再被各项考核牵着鼻子走,希望我们能够踏踏实实的管好手里面的社区居民。但不知道为什么?结果到了今年年终考核,却让大家觉得这是史上最恶劣的一次加班,这是何故?需要冷静思考一下。

回顾各个指标的要求,除了对于真实性内涵的提升,其余变化实质并不大,而且减小了管理率的权重,更加的强大规范管理率,理论上来说对我们工作是一个促进的作用,也和我们的工作基本是一致的。既然是一致性的工作,为何这时候会出现临时抱佛脚,整个科室奋力加班的情况出现?除了各项外界因素外?是不是也有着管理层至少是科室管理层决策的失误?作为科室主任,我必须反思。

去年12月份开始,我们就提出有效整合,通过三表合一促进居民健康管理,目的是希望通过签约表、体检表以及体质辨识表的整合,让每一个经手的重点人群都可以达到规范化管理。将人群总体分为老年人和65岁以下慢病人群两大类。同时给各个团队进行了任务量的分配。这种工作模式下,大家每天都觉得很紧绷,甚至觉得像打仗一样,不然就不能完成计划的任务。造成的负面影响就是大家压力大,出现为了达标数量而忽略质量的问题。优点是能够提升大家的积极性,能够确保按照进度完成工作任务。

4月份半年检查之后,依据考核的导向,我们更加强调了质量的提升,减少对数量的要求。于是4月份之后数量下降非常明显,社区居民体检的数量也有所减少。大家的工作压力得以缓解,不再那么的紧绷,不必每天为了完成数量而时刻神经质。质量也得以提升,但这个质量与目前考核所要求的质量,差异还是很大。也就是说希望通过减少数量来提升质量效果并不佳,一个是因为很多质量不可控,不是医护人员能够把握的,另外关键是对于质量的要求,大家不同阶段的认知是不同的。

More...

家庭医生团队义诊,你备案了吗?

法盲,可悲之处就是一边乐此不疲的做着社区居民的健康管理,一边傻乎乎的违法义诊。

响石潭上周二、三在少城街道办事处开展残疾人签约。这项签约是为贯彻落实《四川省人民政府关于加快推进残疾人小康进程的实施意见》(川府发{2016}6号)文件精神,按照四川省残疾人联合会、四川省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四川省中医药管理局联合下发的《关于做好全省残疾人家庭医生签约服务工作的通知》要求,充分发挥好基层签约服务优势,不断提高家庭医生签约残疾人的比例,由青羊区卫计局组织的为青羊区残疾人提供家庭医生签约服务。

签约过程中先后遇到城管、医政、卫生执法等部门的检查,其中城管要求不能将桌子摆放到盲道上,要退到盲道以内。无奈少城街道办残联的地方太小,而参加的残疾人有几百人,于是我们只好站在路边给残疾人签约。由于签约过程中涉及到给残疾人测血压,听心肺等工作,涉及到了医疗服务,因此义诊和卫生执法过来检查,发现我们没有就此次义诊到医政科以及执法大队备案,要求必须在中午12点搬走。

瞬间变得非常尴尬。因为我们的签约是不合法的,至少流程上是不对的。按我的理解我们是签约服务,涉及到签约中的一些基本体检而已,但是按照执法大队的说法,只要有测血压等服务,就是义诊。没办法,只好让中心医务科同事急忙填好申请表到各个部门盖章。这周六,中医药法颁布,我们是在中心门口摆点进行义诊的,但是同样被城管驱赶,原因是不能摆在大街上,必须有相关手续。

说实话,内心是无比的抑郁,家庭医生的工作为何这么多的阻挠呢?但事后想想也是,无规矩不成方圆,没有相关制度规定,不就是满大街的义诊了,这似乎也不妥啊。核心还是自己法律知识的空白,于是急忙恶补关于义诊备案的各项要求。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执业医师法》、《医疗机构管理条例》等有关规定和卫生部《关于组织义诊活动实行备案管理通知》(卫医发[2001]365号)的规定,凡参加义诊的机构必须是经县级以上卫生行政部门核发《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的医疗机构或批准设置的预防、保健机构。

More...

畅想一下家庭医生团队的变革

2017年6月27日07:11:12,早上6点28出的门,不到7点钟就到了单位。 今年的年终考核7月4日就开始检查了,很多工作计划是到9月份结束,10月份进行年终考核的,没想到今年的年终检查来的这么早,于是最近大家开了拼命加班的日子。从去年宁静以致远,上海之行开始,就一直在思考我们的团队构建问题。在不同的历史时间段,我们的团队均需要不断的优化和调整,一成不变是跟不上变化节奏的。

于是,开始思考这个问题。

我们目前的团队是按照成都市团队标准打造,这也是全国的通用模式。由西医全科、中医全科、社区护士以及防保人员组建而成的团队,每个团队4-6个人,基本按照一医一护的标准配置。也可以说成都市模式脱胎于我们目前的团队格局,但随着工作的不断深入,重点人群健康管理的逐渐精细化,以及考核要求由量到质的转变,我们的团队很多时候显得力不从心,有些被动和疲于应付。如果说以前的不断增加人群的数量,属于攻势的话,那么现在就需要提升既有人群的健康管理质量,突出守势。

因此,需要从现实出发,对团队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

基于此,有以下畅想:

家庭医生团队与家庭医生工作室一体化管理模式,突出团队的整体属性,同时强调工作室的个体属性。实行科室-团队-工作室三级体系,突出工作室的灵活性和创新性。

家庭医生团队:团队的格局不变,但目前因为各种因素院落的划转需要归属到实际的居委会。各个工作室的医生需要向团队长负责,由团队长具体安排分配各个工作室的任务目标。成立家庭医生工作室后,团队的团队长重新改选,或者由各个工作室的家庭医生轮值。

家庭医生工作室:工作室基本构造由一医一护组建。随着工作室的开展和深化,可以拓展到一医二护,或者二医二护等等。每个工作室,初始的重点人群数量须基本一致,分为院落+门诊特殊疾病两大类。所有门特均划转到医生名下进行管理,责任在具体家庭医生。

More...

长庆潮鸣绩效和服务管理学习带来的思考

响石潭码一下文字记录下杭州长庆潮鸣学习之旅。

上周就该一笔一划的做记录的,可是没想到,确切说是意料之中,回来后就投入到了无比繁忙的各项工作当中。应该说不仅仅是繁忙,而应该是烦忙。又烦躁又忙碌,以至于没有心绪来静静的记录这次学习。想想了老年人体质辨识从40%涨到了55%,糖尿病高血压的慢病中医健康管理从10%涨到了40%,高血压患病率从18.8%涨到了25.2%,看着满屏的各种考核指标的上涨,内心中无数个草泥马在奔跑,但却始终跑不出去,漫无目的。毕竟还是这么些人,这么点时间,但事情却一直在增加。领导多次批评我,总是在听到工作任务时候皱着眉头。话说,或许只有这样才能掩盖内心的焦虑。

给自己打再多的鸡血也是无济于事,毕竟事情还是在那里放着的。有领导说,涨这么多的率,是不是应该给一个科学的依据?呃,依据?依据?依据?除了呵呵还是呵呵。下周一下午也就是明天下午,有两个会议要参加。一个是医保一个是残疾人项目,似乎又看到满屏的工作量和任务。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有些压抑和畏惧了。即便是走出去的再多,总要回到我们工作的现实。一切还是那么的无助和彷徨,家庭医生到底要走向何方?除了无奈我们还能做些什么?

比如,老年人健康体检表。从半年检查后的可以录入后打印,到后来的可以不打印,再到现在的必须手写纸质,一切恍然如梦,这么多的折腾也是心力交瘁。根本就不知道到底是怎么个回事?甚至为什么每次都是到了还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要检查了,这时候才出来考核的指标。为什么就不能在工作之初就将考核要求告诉大家?而且一查就是回首过去的一年,然而一年前和一年后的今天考核很多指标却已经是悄然发生了变化。于是,回锅肉天天炒,吃的也是腻歪!

More...

居民健康档案以及体检表填写要求

一、居民健康档案填写要求:

1.本表用于居民首次建立健康档案时填写。如果居民的个人信息有所变动,可在原条目处修改,并注明修改时间或重新填写。若失访,在空白处写明失访原因;若死亡,写明死亡日期和死亡原因。若迁出,记录迁往地点基本情况、档案交接记录。0~6岁儿童无需填写该表。

2.性别:按照国标分为男、女、未知的性别及未说明的性别。

3.出生日期:根据居民身份证的出生日期,按照年(4位)、月(2位)、日(2位)顺序填写,如19490101。

4.工作单位:应填写目前所在工作单位的全称。离退休者填写最后工作单位的全称;下岗待业或无工作经历者须具体注明

5.联系人姓名:填写与建档对象关系紧密的亲友姓名。

6.民族:少数民族应填写全称,如彝族、回族等。

More...

巴林特小组简介

巴林特小组的成员要达到的目的:

对于谈话内容,还有通过谈话唤起的自己的感觉,幻想和躯体感觉的包容性,更好的倾听和训练耐心并且不要马上去干涉,对于心理障碍和心身问题更好的鉴别力,解除自己的障碍,解除病人心理和社会问题相关的负担,更好的理解医生和病人之间的交往,为诊断和治疗使用这些理解,相对治疗病人的医生的改变的观点和行为,通过理解一开始潜意识过程的更多的治疗空间,发展一开始对于病人很难的困难的解决机会,医生的情感释放和要求。

响石潭参加巴林特小组对于每一个开业医生都是必要的专业进修,也是心身基本保障所必需的。同时也提供了研究机会和与其他的巴林特小组的交流。 

我怎样成为巴林特小组组长?

组长讨论会由德国巴林特协会(DBG)提供。组长讨论会为巴林特小组组长提供训练。为了获得DBG认可的巴林特小组组长的职务,需要从6个组长讨论会——至少4个是由DBG(2个组长会议可以由像林丹,拉故格,吕贝克和魏玛(Lindan,Langeoog,Lübeck和Weimar)的同样DBG承认的机构办的)举办的——尽可能是DBG不同的训练——总共30个两小时的讨论会毕业。参与者的前提条件是心理治疗师/精神分析师证书或者心理治疗医学,精神病,青少年心理治疗的专业医生。学士学位的心理学家,应先得到心理治疗许可,并有足够的经验才可参加巴林特小组。

组长讨论会也会与现在正在进行的巴林特小组的组长进行经验交流。在组长会议范围里会提供一个高级督导。那里给组长机会,介绍自己的巴林特小组并督导他的工作。 

实践的结论

巴林特小组所讲的是特别注意医患关系。一个医生要把病人看为是有不同原因的。小组从不同角度再演医患关系,使医生有机会有新的观点和认识到潜意识中的影响。这样就产生了新的理解和新的好的关系。这种新的观点会帮助医生,更好的理解病人和自己,并给出好的合适的治疗过程。

More...

只有回到医疗本真,才能得到尊重 —— 全科医学师资培训小记

2017年5月26日07:20:00,结束了为期三天的全科医学师资培训回到工作岗位。开启电脑,需要立即记录下这份情怀之旅。不然这份浓浓的协和情怀,这杯充满能量的协和鸡汤会被淹没在烦扰芜杂的各项工作当中,逐渐消退、磨灭,直至了无痕迹。

2017年5月22-24日有幸参加中国社区卫生协会与北京协和医院举办的《全科医学师资培训班》,培训只有三天,但是我想很多人和我一样,受益必定是终身的。三天时间,我们不仅学到了一名全科医生师资应具备的专业技能,更体会到了一名专业师资,一名全科医生应具备的精气神。如果要用一个词来打总,那必然是“情怀”。

什么是情怀?打开百度百科:“一种高尚的心境、情趣和胸怀。”

什么是情怀?打开知乎问答:“除了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

或许,情怀就是一种根于现实而又高于现实的理想和追求,是一种更高层次的信念与执着。因此,怀揣着这份情怀,我想从情怀、本真、谦和这三个方面来回顾一下此次培训。

一、情怀。直至今天,我回想起来23日中午协和老师让我们发言说说对于这次培训的意见和建议时候,我说了几点我的看法,比如培训师资是否应该注重师资授课方式方法的培训,师资培训是否应该注重与基本公共卫生工作相结合等等。现在想来,那天说的这些话无疑是啪啪打脸,显得自己是那么的鄙陋和浅显。我们思考问题总是囿于现实而一味的谈现实,缺乏理想的追逐,缺乏信念的绽放,缺乏那份对于那份人性美的执着。

响石潭 响石潭 响石潭

正如协和医学院全科医学系主任、协和医院普通内科主任曾学军教授讲的那样“你的性格就是你的命运”。三天的培训,给我们传递了大写的协和人的性格。我们都为协和的各位老师敬业奉献的精神,尊重人性的医德,与时俱进的气息所折服。比如:有一堂课是《从全科角度看缓和医疗》,授课者为协和医院老年医学科宁晓红副教授。宁教授顺着缓和医疗的发端发展一直讲到现实的鲜活案例,讲到动情处,无语凝噎。再如,有一堂课是《急诊科如何带教全科医生》,授课者是协和医院急诊科朱华栋教授。朱教授不仅讲述了全科医生必要的抢救能力,更强调了急诊科教学需要帮助全科医生牢固树立两个基本理念,“救死扶伤”与“团结协作”,指出“急诊病人是因为各种不同原因的痛苦来就诊,医生首先要体谅患者的痛苦。只要有一丝成功的机会,就要100%的努力”。顺着情怀,我们可能会发现目前工作当中会有各式各样的困难,是否有了困难我们就止步不前,一味的抱怨和愤懑?很多时候我们把全科医生工作和全科医生考核不能有效的区分开。故,我理解:

全科医生工作是一名全科医生应该去的事情,是一个职业的属性和特点,而考核只是对于工作的一种评判,考核不等于工作的全部,也无法评判全科医生的所有工作内容。如果说全科医生的工作属于一名医生的专业技术层面,那么考核无疑就是行政管理层面。考核可以检验工作的质量,但工作不能仅仅为了考核。应该是先有了工作的实质开展,进而诞生对此的质量考核,考核应该是为工作服务,而不工作为了迎合考核。本末倒置,缘木求鱼是不可取的。

More...

参加四川省医师协会全科医师年会等杂谈

古人云: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

关于全科医生:

这一周在“世界家庭医生日”的光芒环伺一下,似乎家庭医生瞬间送入云端,高山仰止。前天,5月19日,四川新闻网的老师采访我时候问道:“是不是全科医生的能力要比专科医生的能力差一些”?我笑了笑,“我想应该说是全科医生就临床某一方面的专业技术能力来说是比专科医生差一些,但不能说全科医生能力比专科医生差。比如全科医生面对一个陌生的社区居民,要在最短的时间内建立起来社区居民对自己的信任,要让社区居民能够接受家庭医生的服务,愿意把自己的身份证号码、社保卡号码、居住地址、电话号码乃至家里都有谁谁谁都告诉你,这个专科医生不一定就比全科医生强

一味的比较全科医生和专科医生能力的谁强谁弱是没有任何意义的。记得本科学习全科医学专业时候,上过《全科医学概论》这门课。课堂上,老师明确告诉我们的全科医生不仅仅是医生,更是一个管理者,是一名艺术家,是一名能够协调各种社会资源的综合性人才。

美国的家庭医疗学会(AASP)对家庭医生的定义“家庭医生(family doctor)是经过家庭医疗这种范围宽广的医学专业教育训练的医生。这些专科医生由于其背景和家庭的相互作用,最具资格服务于每一个病人,并且作为所有健康相关事务的组织者,包括适当的利用顾问医生、卫生服务以及社区资源。”

全科科室科会:

每月进行一次全科科室会议,是全科的惯例。5月18日下午进行了5月份的全科科会,除了就最新的基公卫考核要求下如何进行规范化重点人群管理最新安排给大家进行讲解外,核心就是外出培训的各位同事进行交流分享。这段时间有参加成都市组织的专科护士培训的,也有到北京、江苏以及南京参加各项学习的。不同人不同角度给我们带来了不一样的收获。

在大家分享中有一点印象很深刻,如何将传统的保健功法传递给更多的社区居民。去北京学习回来的同事给我们分享了几种有益的锻炼方法,但是如何让这些方法不仅仅是一种方法,更能成为一种运动的习惯呢?常言道:己所不欲勿施于人。那么,我们自己需要先练起来。

响石潭 响石潭 响石潭

全科医学年会:

周五周六,参加了四川省医师年会第六届全科医师年会。会议时间不长,一天半。但会议内容很丰富,甚至可以说是饱满。涉及到各个方面的各类信息,来自全川的很多医院参加。大家一个渴望郑策,一个是期望学到方法。于是最为精彩的莫过于聚焦对话的环节。比如对于签约,有基层医院说出了自己的困惑,他们在签约,当地其它私立医院也在签约,但考核时候又检查他们中心。他们很被动,不知道怎么办。与会专家详细的说明了政策和具体做法。比如,大家对于月坛的模式很感兴趣,杜雪平教授也一一解答。

More...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