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
2017
05

家庭医生,路是我们双脚走出来的

五一节匆忙而又短暂,节后的四天上班时间也是疾步入飞。有一次大人问我,“最喜欢”每周的哪一天?我说最喜欢周一和周三。因为周一是一周的开始,充满精力,很多时候要去做,内心非常激动觉得又是崭新的一页。而周三,意味着这周过半,周末即将来临,周末便可以更多自由时间去支配,必然内心喜滋滋。今天周六了,上周的几天还真是人杂事多,我有必要记录一下。

一个是关于优秀护士的评选。什么是优秀护士?如何界定一个护士是否优秀?我们的家庭医生团队的护士到底是临床护士还是公卫护士抑或是公卫人员?这基本就是说不清道不明的纠缠在一起的复杂关系,这种纠结也就造就了工作上面的些许混乱。PS:科室张思芮获得2016年中心的十佳护士。说是临床护士也对,因为大家的专业也罢,职称也罢,不都是专业的临床护士么?说是公卫护士也对,不过不知道有没有公卫护士这个称呼,也许是YY的名称吧,因为我们的护士做的基本全都是公卫的活儿,但我们又没有相关的公卫资格证书。说是公卫人员也对,因为我们的工作基本脱离了护士的打针输液,做的是健康教育、慢病管理以及重精管理等等。那么?我们的护士到底是什么?

为什么一定要纠结这个名称?我始终觉得名不正则言不顺,但恍惚间,我又发现了一个问题,或许核心是公卫或者说科室对于一名优秀护士标准的缺失造成的,一方面的缺失,必然会有其他方面的植入。一旦这方面的标准和考核到位,问题也就迎刃而解。对,立即完善。码几个文字,感觉想通了。

More...

27
2017
04

有这么一座城市,有这么一个基地,来了就不想走

天府之国,源远流长。在这里,中国社区卫生协会共有五家培训基地。作为社区人培养社区人的摇篮,新华少城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便是其中之一。我在2010年从成都中医药大学硕士研究生毕业后便来到了新华,虽然本科学习的全科医生专业,但真的接触社区工作还是到了此刻才开始。全科医学本科教学,我们可以说是一块试验田,试验了三年,有收获有失败,但我们还是有很多试验田里面的小苗苗在不断成长。跑题了!言归正传。

一、六十载灯笼街

来到新华,我首先看到的是这里的辉煌的历史,不说别的,就是医院错综复杂的名字就让人眼花缭乱。比如:1956 年灯笼街联合诊所,1983 年西城区红十字医院,1991 年成都市青羊区人民医院(青羊区红十字医院),2004 年,青羊区新华少城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后来慢慢发现,不同的名字代表了不同的时代印记,很多老成都习惯称我们为“灯笼街医院”。

响石潭

响石潭

我是个喜欢看图片的人,于是发现了很多老照片。看到了吴仪总理,王国强部长,王国强总干事都来过这里,瞬间觉得这个中心高大上起来

More...

23
2017
04

重点人群健康管理需要更加精细化

半年检查过后,就要及时根据各项考核和工作实际的需求进行调整工作内容,尤其是对于重点人群管理的名单。故,下来这段时间就是梳理区间。就全科而言,我们的管理人群主要是老年人、糖尿病、高血压以及特殊人群。对不同的人群我们的管理方式方法不错,管理的对象也逐渐会由之前的粗放式转变为人群细分,进行更加的有针对性的精细化管理。更加强调管理的效率,而不是数量。基于此,有如下几点调整。

1、老年人:

(1)接受到中心进行体检老年人。这部分人群需纳入规范管理,建立老年人专案,纳入老年人绩效考核。包括:①可以到中心全部完成体检项目(基础体检+全部辅助检查+中医体质辨识)的居民;②到中心体检,完成部分项目(基础体检+部分辅助检查+流程单上拒绝部分体检签字+中医体质辨识)的老年人。

(2)拒绝到中心进行体检的老年人。

①属于90岁以上老年人(身份证号码为准)、65岁以上残疾(残疾证为准)、65岁以上贫困(低保证为准)等特殊人群,无法到中心体检(体检流程单签字拒绝体检),但同意接受访视和完成基础体检(血压、血糖、身高、体重、心肺听诊+中医体质辨识)的老年人。这部分人群可纳入老年人规范管理,纳入老年人绩效考核。该部分人群需要提前在科室备案。

②拒绝到中心进行体检,但可以提供其他机构完整辅助检查报告单复印件(项目需和基公卫要求一致+中医体质辨识),且认可不再参与我中心免费体检。这部分人群可以纳入规范管理,纳入老年人绩效考核。

③明确拒绝到中心体检的单纯老年人(上述特殊人群除外)。这部分人群纳入院落巡诊管理,不建老年人专案,不纳入老年人绩效考核。对于拒绝体检但愿意签字认同(知晓可以免费体检,但自己主动放弃)者,给予一次性分值,但不建老年人专案,不纳入老年人绩效考核。

④有慢病但拒绝到中心进行体检的老年人(上述特殊人群除外)。这部分人群不建立老年人专案(如建专案,慢病管理不算分值),仅建立慢病专案,按照慢病进行管理(包括一年四次面访+基础体检+糖尿病患者一年四次免费血糖),纳入慢病绩效考核。

More...

19
2017
04

家庭医生,无知无畏的蹒跚学步

2017年4月19日07:47:12,继续碎碎念。

这几天又开始肠胃不适,气机不畅,每每到了应急事件,就会出现这种情况。其一,说明心理素质还是不够强大,没能够扛得住,稳得起。其二,说明事情和任务的艰巨性,超出了心里的承载范围。但不管你愿意还是不愿意,事情就是这么来了。故,该面对的还是要面对!垮不了河山,毁不了日月,不就是半年检查嘛

但,还是要思考下,问题的症结,以及如何在今后的工作中避免类似问题的出现。

因素一,考核方向的调整。

因素二,日常工作的偏差。

因素三,不控因素的困惑。

具体怎么理解?如何来破解?比如因素一,考核方向。以前我们工作是对于辖区发现的重点人群能管理的尽可能都管理起来的,即便是不规范也会纳入管理,毕竟所谓规范都有一个从不规范都规范的过程。居民对家庭医生团队管理的依从性也是有一个从不信任都信任的过程。没有一蹴而就的信任,何况在这个陌生人的社会里面。但现在考核方向逐渐调整,更加强调管理的规范性。反而,建档管理的重点人群越多,较之里面规范管理的人员相对比例越少,且考核时候是从所有建档的重点人群里面抽查。这样就倒逼尽可能都保证规范,反射到日常工作中就是无法确定是否可以规范管理以及明确不能规范管理的重点人群,我们就不再敢建档,建专案。长此以往,管理的的确确都规范了,但无形中缩窄了管理的范围,很多不能够达到规范要求的重点人群得不到应有的管理。

More...

17
2017
04

“互联网+”家庭医生团队特色管理技术培训班通知

响石潭号外号外,“互联网+”家庭医生团队特色管理技术培训班将于2017年5月10日-12日在成都市青羊区新华少城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开班。

这是一个什么班?

作为社区人,我们都在异常忙碌的奋斗在工作的第一线。面对互联网+大潮,如何让我们的工作更加智能化的开展?如何让我们工作做起来事半功倍?基于此,我们决定开设本期“互联网+”家庭医生团队特色管理技术培训班。就是想和各位小伙伴们一起交流分享下如何利用互联网+技术来管理我们的团队,开展我们的工作,提升我们的效率。这次培训采用小班教学,采用影子解学、PBL小组讨论、情景模拟、角色扮演等方式。让学员带着问题培训,带着思考体验,在讨论和探讨中寻找答案,培训有动脑、动手、动口,学有所获。

培训中心怎么样?

青羊区新华少城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是四川省首家由综合性医院(青羊区人民医院)于2004年整体转型而来的社区卫生服务机构,中心地处成都市青羊区万和路7号。中心是全国百强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和全国示范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也是中国社区卫生协会培训基地、四川省全科中心社区实践教学基地、成都市卫计委基层实用技能培训基地、成都市第三医院住院医生(全科医生)社区实践培训基地。至今开展国家级培训班10期(含承办协会健康教育师资培训班一期),市级培训15期,区级培训14期,总计培训学员3200余人。

More...

12
2017
04

大破大立,难易相生,我们在前行

响石潭这段时间又进入异常忙碌的阶段!最近公共卫生和基本医疗都进入了大调整的时期,大破大立,有些时候是非都是相对,难易都是互生的,不变的是人。

随着基公卫各项考核指标的查“真”,不过这个真必须加上引号。这个真,已经过于超脱,凌驾于实际真实的工作之上,让真实变成了不达标的“虚”,于是工作不得不为了所谓的“真”,而逐渐转向放弃真实的“虚”。工作的目的是什么?岗位的定位是什么?很多人逐渐的发生了混乱和扭曲,有所迷失。于是,故作镇定的想了想,这就是一份工作,服从安排和要求就是。我们这一群堂吉诃德式的前行者,还会遇到哪些困惑,我们不清楚,但我们确实在异乎坚定的走在大路上。

而基本医疗各项政策逐渐落实,不管是门特的费用总控还是政府的阳光采购政策,等等云云。我们都在尽最大的力量去向社区居民做好一系列的解释,有些时候很多居民的理念是异常牢固,即便是错误的用药思维。但这些,我们都在有条不紊的沟通中,也非常的期待国产的药品能够功效长脸,让我们的一些工作能够实实在在的推动下去。毕竟,治病救人是一名的全科医生的本职工作。虽然,我们的医生现在兼顾了出纳、会计、管理、文案、库管等等工作。

这些的这些,还有一个就是宣传的力度。很多时候我们有种力不从心的感觉,毕竟很多健康素养,很多对于国家政策了解不能仅仅依靠全科医生这几张嘴,还是需要政府的大力宣传,比如对于公卫服务的宣传,对于全科医生的宣传,对于门特政策的宣传,对于国家药品采购政策的宣传等等。

但,不管如何,我们都在前行,我们没人放弃。不知道再过几年后回看这段岁月,会做何感想?或许,就是“呵呵”。

29
2017
03

变与不变,第六期全国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主任论坛有感

3月23-24日有幸参加第六期全国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主任论坛,两天满满的学习结束后脑海中一直萦绕着一个字“变”,进而想到纷纷扰扰的“变与不变”。这些年参加很多类似的论坛会议,发现有些问题始终是处于“不变”的状态,有些则是一直处于“变”的状态,或许永恒的“变”才是发展应有的轨迹。

响石潭

一、说说不变,再来说变。

论坛一席下来,感受就是大家对于政策的渴求。一个创新开放的政策有利于促进社区卫生服务工作的蓬勃发展,一个因循守旧固步自封的政策往往会限制社区卫生服务工作的发展。论坛上,很多互动和提问环节,大家关心政策,倾诉自己当地政策的利与弊。我们会惊讶的发现,在国家统一大政方针之下,政策执行起来还真有些五花八门,是各地对于中央政策的理解不同?还是各地特色不同?还是?凡此种种,脑仁不够。

这些年,去参观了很多中心,也用心去学习各个中心的优势。突然,很多人“发现一切一切永远是别人家的好,自己居然有心无力,只能看看作罢。再仔细想想,各地的发展都是基于当地的特定人群,每个机构的特定历史,以及当地的特定政策而发展起来的。如果说一个机构固有的人财物是基础,那么当地政策则是机构发展的驱动力和导向标。

More...

15
2017
03

从离职的几位同事,看家庭医生团队如何留住人

这些年来全科的人员基本是稳定的,但各种原因离职的人并不是没有。这几天就有一名同事因为家里孩子没人带而申请辞职,只能回家当全职妈妈,这无疑是社会的一种悲哀。一胎尚且如此,遑论二胎。不过我今天不是要说辞职的问题,而是想说说家庭医生团队招聘新员工的事情。

响石潭

从2016年年底开始至今,陆续有3名招聘的同事遗憾没有加入到我们家庭医生团队中来。其中第一位8月15日进科室,坚持过了见习期、试用期,最后试用期刚结束便在2016年12月5日正式辞职。第二位是2017年2月3日进科,坚持完成了见习期,2月15日提出了离职;第三位是昨天3月14日进科,下午便提出了离职。应该说,后两位算不上严格意义的离职,还没有签合同。但我们需要反思,为什么会让很多人直接倒在了见习期,为什么甚至挺过了试用期还是会毅然决然的退出。诚然,这里面有个人的因素,甚至个人因素占绝大部分,但不能回避的是工作自身的问题所在。个人觉得有以下几点:

一、职业发展预期。对于成为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一名全科医生,很多求职者显然是准备不足的,有些是在各种单位排列组合中最后被迫选择了全科医生这个职业。对于全科医生是什么,做什么没有明确的概念。对于全科医生的职业发展没有一个良好的预期,或者预期与现实工作严重脱节,理想与现实存在差距。

二、工资绩效待遇。很多人一来单位便希望得到多少的待遇,比如期待一开始工作能够满足6000¥的绩效。但实际既然是绩效,那就需要付出劳动才能得到相应回报。可是对于刚来工作的同事来说,绩效也是需要一个从无到有的过程,也需要一个逐步积累的过程,一切抛弃过程只希望得到结果的思想就是耍流氓。

三、工作内容感知。求职者大多从事过综合性医院的工作,因此对于全科医生的工作内容严重不适应,习惯了坐在办公室等患者上门求诊,缺乏下基层到居民家里进行健康管理的决心和毅力,容易在困难面前低头,挫折感较强。全科医生的工作非常繁杂,不仅仅是就诊患者,还需要公共卫生管理的方方面面,甚至占据了工作的大多数时间。这与部分医生想要成为一名“专科医生的期望值差距较大。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