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点人群健康管理需要更加精细化

半年检查过后,就要及时根据各项考核和工作实际的需求进行调整工作内容,尤其是对于重点人群管理的名单。故,下来这段时间就是梳理区间。就全科而言,我们的管理人群主要是老年人、糖尿病、高血压以及特殊人群。对不同的人群我们的管理方式方法不错,管理的对象也逐渐会由之前的粗放式转变为人群细分,进行更加的有针对性的精细化管理。更加强调管理的效率,而不是数量。基于此,有如下几点调整。

1、老年人:

(1)接受到中心进行体检老年人。这部分人群需纳入规范管理,建立老年人专案,纳入老年人绩效考核。包括:①可以到中心全部完成体检项目(基础体检+全部辅助检查+中医体质辨识)的居民;②到中心体检,完成部分项目(基础体检+部分辅助检查+流程单上拒绝部分体检签字+中医体质辨识)的老年人。

(2)拒绝到中心进行体检的老年人。

①属于90岁以上老年人(身份证号码为准)、65岁以上残疾(残疾证为准)、65岁以上贫困(低保证为准)等特殊人群,无法到中心体检(体检流程单签字拒绝体检),但同意接受访视和完成基础体检(血压、血糖、身高、体重、心肺听诊+中医体质辨识)的老年人。这部分人群可纳入老年人规范管理,纳入老年人绩效考核。该部分人群需要提前在科室备案。

②拒绝到中心进行体检,但可以提供其他机构完整辅助检查报告单复印件(项目需和基公卫要求一致+中医体质辨识),且认可不再参与我中心免费体检。这部分人群可以纳入规范管理,纳入老年人绩效考核。

③明确拒绝到中心体检的单纯老年人(上述特殊人群除外)。这部分人群纳入院落巡诊管理,不建老年人专案,不纳入老年人绩效考核。对于拒绝体检但愿意签字认同(知晓可以免费体检,但自己主动放弃)者,给予一次性分值,但不建老年人专案,不纳入老年人绩效考核。

④有慢病但拒绝到中心进行体检的老年人(上述特殊人群除外)。这部分人群不建立老年人专案(如建专案,慢病管理不算分值),仅建立慢病专案,按照慢病进行管理(包括一年四次面访+基础体检+糖尿病患者一年四次免费血糖),纳入慢病绩效考核。

家庭医生,无知无畏的蹒跚学步

2017年4月19日07:47:12,继续碎碎念。

这几天又开始肠胃不适,气机不畅,每每到了应急事件,就会出现这种情况。其一,说明心理素质还是不够强大,没能够扛得住,稳得起。其二,说明事情和任务的艰巨性,超出了心里的承载范围。但不管你愿意还是不愿意,事情就是这么来了。故,该面对的还是要面对!垮不了河山,毁不了日月,不就是半年检查嘛

但,还是要思考下,问题的症结,以及如何在今后的工作中避免类似问题的出现。

因素一,考核方向的调整。

因素二,日常工作的偏差。

因素三,不控因素的困惑。

具体怎么理解?如何来破解?比如因素一,考核方向。以前我们工作是对于辖区发现的重点人群能管理的尽可能都管理起来的,即便是不规范也会纳入管理,毕竟所谓规范都有一个从不规范都规范的过程。居民对家庭医生团队管理的依从性也是有一个从不信任都信任的过程。没有一蹴而就的信任,何况在这个陌生人的社会里面。但现在考核方向逐渐调整,更加强调管理的规范性。反而,建档管理的重点人群越多,较之里面规范管理的人员相对比例越少,且考核时候是从所有建档的重点人群里面抽查。这样就倒逼尽可能都保证规范,反射到日常工作中就是无法确定是否可以规范管理以及明确不能规范管理的重点人群,我们就不再敢建档,建专案。长此以往,管理的的确确都规范了,但无形中缩窄了管理的范围,很多不能够达到规范要求的重点人群得不到应有的管理。

“互联网+”家庭医生团队特色管理技术培训班通知

响石潭号外号外,“互联网+”家庭医生团队特色管理技术培训班将于2017年5月10日-12日在成都市青羊区新华少城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开班。

这是一个什么班?

作为社区人,我们都在异常忙碌的奋斗在工作的第一线。面对互联网+大潮,如何让我们的工作更加智能化的开展?如何让我们工作做起来事半功倍?基于此,我们决定开设本期“互联网+”家庭医生团队特色管理技术培训班。就是想和各位小伙伴们一起交流分享下如何利用互联网+技术来管理我们的团队,开展我们的工作,提升我们的效率。这次培训采用小班教学,采用影子解学、PBL小组讨论、情景模拟、角色扮演等方式。让学员带着问题培训,带着思考体验,在讨论和探讨中寻找答案,培训有动脑、动手、动口,学有所获。

培训中心怎么样?

青羊区新华少城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是四川省首家由综合性医院(青羊区人民医院)于2004年整体转型而来的社区卫生服务机构,中心地处成都市青羊区万和路7号。中心是全国百强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和全国示范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也是中国社区卫生协会培训基地、四川省全科中心社区实践教学基地、成都市卫计委基层实用技能培训基地、成都市第三医院住院医生(全科医生)社区实践培训基地。至今开展国家级培训班10期(含承办协会健康教育师资培训班一期),市级培训15期,区级培训14期,总计培训学员3200余人。

大破大立,难易相生,我们在前行

响石潭这段时间又进入异常忙碌的阶段!最近公共卫生和基本医疗都进入了大调整的时期,大破大立,有些时候是非都是相对,难易都是互生的,不变的是人。

随着基公卫各项考核指标的查“真”,不过这个真必须加上引号。这个真,已经过于超脱,凌驾于实际真实的工作之上,让真实变成了不达标的“虚”,于是工作不得不为了所谓的“真”,而逐渐转向放弃真实的“虚”。工作的目的是什么?岗位的定位是什么?很多人逐渐的发生了混乱和扭曲,有所迷失。于是,故作镇定的想了想,这就是一份工作,服从安排和要求就是。我们这一群堂吉诃德式的前行者,还会遇到哪些困惑,我们不清楚,但我们确实在异乎坚定的走在大路上。

而基本医疗各项政策逐渐落实,不管是门特的费用总控还是政府的阳光采购政策,等等云云。我们都在尽最大的力量去向社区居民做好一系列的解释,有些时候很多居民的理念是异常牢固,即便是错误的用药思维。但这些,我们都在有条不紊的沟通中,也非常的期待国产的药品能够功效长脸,让我们的一些工作能够实实在在的推动下去。毕竟,治病救人是一名的全科医生的本职工作。虽然,我们的医生现在兼顾了出纳、会计、管理、文案、库管等等工作。

这些的这些,还有一个就是宣传的力度。很多时候我们有种力不从心的感觉,毕竟很多健康素养,很多对于国家政策了解不能仅仅依靠全科医生这几张嘴,还是需要政府的大力宣传,比如对于公卫服务的宣传,对于全科医生的宣传,对于门特政策的宣传,对于国家药品采购政策的宣传等等。

但,不管如何,我们都在前行,我们没人放弃。不知道再过几年后回看这段岁月,会做何感想?或许,就是“呵呵”。

变与不变,第六期全国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主任论坛有感

3月23-24日有幸参加第六期全国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主任论坛,两天满满的学习结束后脑海中一直萦绕着一个字“变”,进而想到纷纷扰扰的“变与不变”。这些年参加很多类似的论坛会议,发现有些问题始终是处于“不变”的状态,有些则是一直处于“变”的状态,或许永恒的“变”才是发展应有的轨迹。

响石潭

一、说说不变,再来说变。

论坛一席下来,感受就是大家对于政策的渴求。一个创新开放的政策有利于促进社区卫生服务工作的蓬勃发展,一个因循守旧固步自封的政策往往会限制社区卫生服务工作的发展。论坛上,很多互动和提问环节,大家关心政策,倾诉自己当地政策的利与弊。我们会惊讶的发现,在国家统一大政方针之下,政策执行起来还真有些五花八门,是各地对于中央政策的理解不同?还是各地特色不同?还是?凡此种种,脑仁不够。

这些年,去参观了很多中心,也用心去学习各个中心的优势。突然,很多人“发现一切一切永远是别人家的好,自己居然有心无力,只能看看作罢。再仔细想想,各地的发展都是基于当地的特定人群,每个机构的特定历史,以及当地的特定政策而发展起来的。如果说一个机构固有的人财物是基础,那么当地政策则是机构发展的驱动力和导向标。

从离职的几位同事,看家庭医生团队如何留住人

这些年来全科的人员基本是稳定的,但各种原因离职的人并不是没有。这几天就有一名同事因为家里孩子没人带而申请辞职,只能回家当全职妈妈,这无疑是社会的一种悲哀。一胎尚且如此,遑论二胎。不过我今天不是要说辞职的问题,而是想说说家庭医生团队招聘新员工的事情。

响石潭

从2016年年底开始至今,陆续有3名招聘的同事遗憾没有加入到我们家庭医生团队中来。其中第一位8月15日进科室,坚持过了见习期、试用期,最后试用期刚结束便在2016年12月5日正式辞职。第二位是2017年2月3日进科,坚持完成了见习期,2月15日提出了离职;第三位是昨天3月14日进科,下午便提出了离职。应该说,后两位算不上严格意义的离职,还没有签合同。但我们需要反思,为什么会让很多人直接倒在了见习期,为什么甚至挺过了试用期还是会毅然决然的退出。诚然,这里面有个人的因素,甚至个人因素占绝大部分,但不能回避的是工作自身的问题所在。个人觉得有以下几点:

一、职业发展预期。对于成为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一名全科医生,很多求职者显然是准备不足的,有些是在各种单位排列组合中最后被迫选择了全科医生这个职业。对于全科医生是什么,做什么没有明确的概念。对于全科医生的职业发展没有一个良好的预期,或者预期与现实工作严重脱节,理想与现实存在差距。

二、工资绩效待遇。很多人一来单位便希望得到多少的待遇,比如期待一开始工作能够满足6000¥的绩效。但实际既然是绩效,那就需要付出劳动才能得到相应回报。可是对于刚来工作的同事来说,绩效也是需要一个从无到有的过程,也需要一个逐步积累的过程,一切抛弃过程只希望得到结果的思想就是耍流氓。

三、工作内容感知。求职者大多从事过综合性医院的工作,因此对于全科医生的工作内容严重不适应,习惯了坐在办公室等患者上门求诊,缺乏下基层到居民家里进行健康管理的决心和毅力,容易在困难面前低头,挫折感较强。全科医生的工作非常繁杂,不仅仅是就诊患者,还需要公共卫生管理的方方面面,甚至占据了工作的大多数时间。这与部分医生想要成为一名“专科医生的期望值差距较大。

考核的理想很丰满,但工作的现实很骨干

2017年3月3日,又是一年三月三。最近莫名其妙的烦躁,有些心绪不宁。也曾仔细探索这负能量的源泉,渐渐的似乎感觉到问题所在了。打从2016年12月中旬开始三表合一的工作以来,似乎很多事情变的复杂起来,以前的工作节奏有些变得“混乱”了。有时候不得不静静的思考下,这三表到底是该合一呢?还是分而治之?

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存在于各个行业各个方面,对于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基本公共卫生工作来说更是如此。如何更好的管理社区高血压、糖尿病、老年人等重点人群,如何做到精细化的健康管理,就需要我们不断创新工作模式,综合协调各方面资源,撸起袖子加油干,一心一意护健康。

按照国家基本公共卫生服务规范的要求,对于社区重点人群是有相关管理规范的。比如对于老年人需要每年面访一次,需要每年进行1次老年人健康管理,包括进行健康体检以及中医药健康管理等;对于高血压、糖尿病等慢性患者每年需要四次面对面的访视,需要进行健康体检等。但实际工作中,我们往往会遇到很多困难,比如:

有些老年人就是不愿意到医院进行检查,但是愿意接受家庭医生的上门测血压,健康咨询等等服务;有些老年人就是不想检查心电图,不想检查B超,但愿意检查肝功、肾功、血脂、血糖;有些糖尿病患者餐后血糖偏高,需要检测餐后血糖;有些居民即便是做了体检,体质辨识,签了无偿协议,他就是记不住,让他立刻重复一分钟前刚刚说过的“铅笔、卡车、书”,他都很困难。

按照目前的基本公共卫生考核方法,上述这些情况考核的结果有可能就是不规范管理。如何让重点人群管理既满足社区居民的需求,又能够规范完成?如何让重点人群规范管理的要求在家庭医生工作中落地生根?为此,2017年在中西医结合健康管理模式下,我们开展了三表合一的健康管理探索。

家庭医生团队,请进来与走出去

昨天看到朋友圈一篇关于青羊和武侯家庭医生服务的文字,“家庭医生服务2007年在青羊区首开先河,掀起一股青羊旋风。奈何10之后……壮哉,悲哉”。其实说起武侯区和青羊区的家庭医生团队服务,或者说公共卫生服务应该是无所谓优劣的,两个区各有千秋,互有长短。

但每每各个层面媒体报道为什么第一时间想到的是武侯区呢?为什么我到各地学习培训时候,全国各地学员对于武侯区玉林、晋阳、红牌楼如数家珍?即便是在成都市内,告诉别人我们是新华的,还需要详细解释我们是青羊区的八宝街的那个新华,不是成华区那个新华医院。

2016年按照院部安排,我有幸参加了两次培训基地学习。一次是4月份在上海长宁的学习,另一次是12月份的福州宁化学习。两次学习有一个共同点,武侯区基本是组队参加。这两次是国家社区卫生协会基地举办的培训班,武侯区玉林、红牌楼、晋阳、金华、簇桥等均有派人参加学习,而青羊区只有新华。同时会发现参加培训的学员几乎都到武侯的玉林、红牌楼和晋阳学习过,对于这三家中心很熟悉。对于青羊区的社区,仅仅是两个培训基地长宁新华的白主任以及福州瀛洲的郭主任对于青羊新华比较熟悉,但是其它参加培训的学员大多没听过青羊区新华,更谈不上了解青羊区的家庭医生工作情况。

因此,利用培训的机会,在课堂发言等等途径通过讲述新华的家庭医生工作模式,讲解我们的公共卫生如何与基本医疗整合在一起,发现各位学员对于青羊区的模式非常认同,甚至觉得青羊的模式实则更符合他们的发展。

这时候大家才意识到成都市原来还有青羊区这么别有特色又相当接地气的家庭医生团队服务模式存在。于是,便欣欣然想到青羊区看看。既然青羊区的家庭医生团队特色如此的明显,为什么就在全国同行心目中的名声不是那么“响亮”呢?

想到了八个字:请进来,走出去……

开始上班了,2017年2月21日08:07:43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