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能量:打得一拳开,免得百拳来

响石潭现在是2014年10月1日,具体是2014年10月1日01:29:14。我这个夜猫子在孩子的咳嗽声中醒来,给孩子喂药后孩子睡着了,而我就睡不着。于是,夜猫子开始码文字。前四天除去两天的飞行外,有两天满满的学习课程在北京。或许,自己觉得充满能量块的回到蓉城,但是门特档案、年终检查、流程矛盾、正向激励等问题再次袭来,瞬间觉得这刚充满的能量还能供应多久。

能量不能总是有依靠外界的输入,更需要自我的产生能量。就如说打了鸡血,我更觉得是不打鸡血血自生,当然这是2013年初的感觉了。时间推移到2014年的年底,我需要再次拾起这句话,给自己和团队加油打气。当外界的变化风云突出的时候,如果我们还沉寂不变,那么迟早要被剔除出历史舞台的。

是时候酝酿一个大的变革了,要有魄力和持久的耐力。要像毛主席说的,打得一拳开,免得百拳来。这需要规划和设计,需要敢想敢做的高屋建瓴。不能唯唯诺诺,踟蹰不前,要果然和富有冒险精神。这不仅仅是一个人,几个人,而是一个团队,一个锐意进取的团队。

我们的团队,你准备好了吗?当变化即将产生,我们是否知道我们的路?我们敢设计自己的方向么?想好了,就去做!一场就走就走的变革!

人生需要驻足!需要韵律!

响石潭人生需要韵律,记得本科毕业的时候临床医学院发了一本小册子叫做《人生的韵律》。按图索骥后来知道这个摘录于袁志发的《快乐老年》,于是恶狠狠的读了一遍这本书。潮起潮落,那时候是2007年,24岁,如今31岁时隔7年,突然想起了“人生的韵律”这句话,想到了这本书。

31岁,告别了青葱的年华,开始一步步的逼近40,没有时间紧迫感是不对的。就像此刻,2014年9月24日04:59:39,我这个被称为“打了鸡血”的人难得失眠了。与其说失眠,不如说不想睡觉了。孩子最近咳嗽发烧,起来喂药。淡淡的给老婆大人说,孩子生病比扣奖金还让人揪心。为人父母,或许思考和想的就会不一样。

如果说以前的很长一段时间是充满正能量的堂吉诃德式的冲刺,那么这两三个月则是鲁迅般的沉思。就像有同事说的,可能都是蓝色性格原因,所以大家交流讨论的想的会更深沉一些。我默默的接受了这个观点,或许我们都应该做一个快乐的蓝胖子,而不是忧郁中夹杂淡淡哀伤的蓝胖子。

我们到底走向何方?

2014年8月25日骨折至今,很快要一个月了,期间发生了林林总总的很多事情,除了对生活工作的影响之外,更多的是对思想的冲击。作为一名全科医生,我们的方向在哪里?我以及团队在深深陷入迷茫和困惑。

骨折之后的思考算作是痛定思痛,痛何如哉了。这逝去的2014年我反复和科室家庭医生和社区护士沟通交谈,似乎大家都以一种压力愤懑的状态在默默前行中。有时候我不清楚是我自己的思维悲观了,还是我被科室许多成员憋屈抑郁的情绪给裹挟了?我们到底走向何方?在特有的这个政策环境下,特有的这个社区卫生服务机构内?

很多人有许许多多的思绪。了解多了,或许我就需要强大的思维能力,必须自己先明确走向何方,才能更好地告诉别人怎么走?不然听多了,想多了,思考多了,也便没有了路。

参加全科医生转岗培训监考并思考

响石潭7月15日,也就是上周二,中级考试成绩终于出来了。但是同事告诉我可以查成绩的瞬间,心里是无比的紧张,当看到74分的时候,立刻释然。些许激动,但瞬间转为平静,这本是去年未竟的事情,拖到今年,陡然自惭形秽!中医转岗的证书也马上要发下来了,发现2013年至今各种忙碌隐去的背后,居然核心是这两个所谓的证书,这算是讽刺么?

7月16日上午我拿到了去年征文比赛的证书,由四川省卫生厅、人民网四川频道编辑政策委员会和大众健康报社联合颁发的“用健康梦托起中国梦”主题教育征文优秀奖的证书。《中国梦,我的全科医生之梦》是响石潭在用心讲述自己的一个故事,也是成都中医药大学2011、2012、2013年三届全科医学本科专业的故事。

这是三届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的故事,虽然偶尔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但是我们依然勇敢的投入的我们热爱的全科医学事业中去。在我们的工作中,没有自怨自艾、怨天尤人,我们披荆斩棘、勇往直前。

或许,我们需要开怀和洒脱

周末,确切说难得清闲的周末。虽然还有一些工作上的事情没有做完,但确乎想停止一下了。从七月份至今一直都在忙忙碌碌,甚至比之前在一楼门诊时候还觉得繁杂和心累。于是乎,挤出时间看看书,然后再给自己的心放一个假吧,或许生活和工作就是需要停止,这样才有节奏感。

很多时候我们都是生活的匆匆过客,我们不能被生活拖着鼻子前行,我们需要给自己一个空间,去扮演好自己的角色。当你觉得似乎一切都有些不着边际,不知道从何做起的时候,那说明你该停下来了。

很多时候我们抓住了很多,但是我们同时也丢掉了很多。我们不是要看自己可以抓住那些东西,而是要看你能够拥有哪些工作。镜中花,水中月,那仅仅是虚幻。我们需要的是脚踏实地,一步一个脚印的做出实在的事情。

很多时候我们觉得很累,其实累从来都不是别人强加给你的,而是你不懂给自己心灵放松,是你不懂得发挥团队的力量。人生的路,我们都需要很多同行者,我们需要冷静和缜密,也需要开怀和洒脱。

全科梦,筚路蓝缕,以启山林

有十天没有写日志,不是不写,而是迟迟难以敲击键盘,因为心似乎不再轻盈,需要缓缓挪动。或许,心在成长,需要梦来启航,让心飞翔。

响石潭

星期一上午,刚到诊室门口就看到一位社区居民等在那里。她急忙掏出一份报纸,说:“陈医生,这上面有你的报道,我专门给你拿过来的。我家里还有事,我先走了”。说完,居民就匆匆忙忙的走了。

我打开一看,是周日《华西都市报》,这是四川省医师协会、川内各大医院的共同建议下,由华西传媒集群(WMG)主办的“榜样中国·我心目中的名医”大型公益评选活动的一篇报道。报道指出:“陈锐是新华少城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一名家庭医生。‘这次能上榜,就是对我3年前选择的肯定。’陈锐说,在名医榜有他的老师,能跟他们同时出现已经很荣耀,票数无所谓”。

与其说是对我三年前选择的肯定,倒不如说是对我全科医生梦的肯定。前段时间参加卫生厅与人民网四川频道联合开展的“用健康梦托起中国梦”为主题的有奖征文活动,我将自己从2002年进入全科医生专业读书到研究生毕业步入全科医生工作岗位的追梦历程陈述了一遍,这最普通的个人信念的追逐最终获得了大赛组委会的认可,获得了优秀奖。

不管是参加征文,还是参加名医评选,这无疑都是一个个正能量,都是对全科追梦人的鼓舞和鞭策。前天收到《中国社区医师》杂志社编辑的一封邮件,邮件中说:“近日有幸拜读您的文章《中国梦,我的全科医生之梦》,被字里行间的朴实感情所感染,故此,将您的文章在《中国社区医师》杂志编辑部分享,得到编辑部同仁的认可与称赞。拟将文章作适当修编,在《中国社区医师》杂志医师博客版上重新发表,以飨广大的基层医生读者”。这无疑,又是给我的一支强心剂,让我的信念更加的坚定!

这段时间工作发生了一些调整,正逐渐的从全科医生到全科医生团队长,再到管理我们七支家庭医生团队,这正是全科医生梦想的一步步升华和成长。这其中有喜悦,更多的是基层工作的坎坷和不易,而怀着满满的鼓励和肯定,筚路蓝缕,以启山林,我的全科医生梦会在所有人的认可下孜孜不倦,勇往前行。

梦,不仅仅是自己的,更应该是团队的。翻开家庭医生团队的名册,成都中医药大学全科医生2001级,2002级,2003级……同一个团队,同一个梦,我们的力量才会更加的强大!

健康卫士梦主题演讲比赛主持感悟

2013年6月19日,在新华少城社区卫生服务中心隆重举行健康卫士梦主题演讲比赛,来自9各科室的9名同事参加了比赛,最终来自全科的唐世伟获得一等奖。

演讲比赛没有亲自参加,而是担任了主持。下来有同事说,响石潭基本是在吼声中主持完演讲。瞬间诧异,然后立马笑了。虽然来蜀地十余载,但依旧保持秦人特色。关中八大怪之一就是:秦腔不唱吼起来。虽说唱不来秦腔,但从小耳濡目染,已然深入骨髓。赳赳老秦!!

平时几乎不照镜子,或者说几乎没有照镜子的习惯。于是自己的影像往往是在视频或者照片中看到,猛然发现岁月这把杀猪刀最近又给我刻画了几刀。再过几个月就要满30了,岁月太匆匆。惜时如金,全力以赴!

响石潭 响石潭

但是自己存在的问题多多,日后必须引以为戒。

第一,普通话不标准。许久不说普通话了,这种临时抱佛脚的普通话是要不得的,甚至日常四川话也会根深蒂固有意无意中影响到普通话的,只是自己不觉得。但是到了讲台上便会绽露无疑。

第二,说话没有气势。结束后胡主任说到说话的气势问题,其实这个问题我一直就发现有,但终不得法,不知从何改起,如何做起?而演讲中有的同事说话气势十足,有种压倒性的力量。这些需要自己慢慢感悟和摸索。有理不在声高,台上讲话亦是如此。

第三,舞台魅力不够。看看讲演的各位选手,尤其是获奖的同事,可以隐隐透漏出一种霸气,让你不觉冷颤。这种魄力和气度是不容置疑的,更是需要日常注意和培养的。

居民需要什么样的全科医生?

这两天一直在思考这样一个问题,那就是居民到底需要什么样的全科医生?我们现在浩浩荡荡的在进行全科医生的普及,我们所进行中的全科医生是否就是居民所需要的呢?

现在我们的很多全科医生模式或者说制度都是在照搬国外的经验,当然也可以说是在国外的基础上结合中国的国情进行的,但是这是不是就是居民喜欢或者说心目中的全科医生?

我还在思考和纠结这个问题,呵呵……因为很多时候我也在反思我现在所做的工作,一方面是上级的安排一方面是居民的需求,这其中毕竟不全是和谐,还是有一些有差异化的地方,这个时侯是不是需要分析一下呢?

响石潭下社区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