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要出院了”记一位贫穷的患者及其家属

  他们20日走了,离开了华西医院。带着伤痛和无尽的苦楚……

  患者因为肾病综合症来到了我们医院,在院外已经吃了3天的强的松。在我们医院做了肾活检,患者的纳特别的低,我们就给患者补钠。患者对NaCl特别敏感,输液的时候就会觉得特别的痛。所以我们尽可能把速度放的很慢很慢。后来有一天患者腹泻,我们立即予以止泻治疗。过了两天患者突然出现了咳嗽等严重的肺部感染,接着就出现了呼吸衰竭。立即转移到了监护室里面。

  估计患者对于激素特别的敏感,肠道感染转移到肺部。我们予以抗感染治疗后,效果不佳,患者神智不清。后来用了泰伦治疗,患者神智稍有好转,但依然疾病没有明显恢复,全身水肿明显。

  但是患者没有钱了。如果要继续治疗估计还需要更多的钱,而且不一定能够完全治好。权衡之下,患者家属选择了放弃。他们离开了医院......他们无法承担这些治疗的费用。

  在地震面前,生命很脆弱。在金钱面前,生命也很脆弱。

  他们已经离开医院一天了,不知道他们还好么?

也说80后的生活压力……

  80后压力很大,自不容说。就我自己而言,也已经是深有感触了。这学期刚到华西实习就听到说有一个麻醉的住院医不堪压力自杀了,当时还不怎么信。

  今天看了报道,看来是真的了(虽然没有直接说是华西)。龙虾现在双林那边上班了,这一周在跑社区,去给人家发传单。她说她们那边有很多精神病患者的,每次下社区大家都很紧张,生怕碰到。龙虾说她都碰到好几次了。经过龙虾努力争取,下周龙虾估计到推拿科去了。

响石潭 响石潭

  龙虾昨天给我说,让我一定要好好学习,她觉得自己在那边就是整天低着头做人的,就是因为自己学历太底了。所以她鼓励我要好好学习,不要再像她那样。她说在那边,老师也不重视她,而且很累。这一周还没有工资,每天晚上9点过才能回来。我总觉得这是社会主义中国的剥削啊,真的,有钱人在剥削我们穷人。在榨取大学生的免费劳动力!!可恶!!

  看到龙虾在那边受苦,我觉得心里好痛。明天我们科室要去大邑那边去春游,可是不能带龙虾去。所以我也不去了。龙虾在医院加班受累,我一个人在外春游消遣,我即使去了也不会快乐的。还不如在学校看书,我要陪龙虾一起奋斗。等有时间了,我和龙虾一起去出游,这样才有意思。风雨我们共担。

如果不是孩子还没有结婚,我宁愿和他一起去死

  如果不是孩子还没有结婚,还没有就业,我宁愿和他一起去死。

  这是一个病人的家属今天对我说的话,患者是淀粉样变肾病,目前准备转到血液科进行治疗。需要进行化疗或者血浆置换,但是患者已经有心脏和肾脏两个脏器受累,做血浆置换的风险很大,估计再血液科进行血浆置换的几率并不大。患者预后不佳,而且治疗有一定风险。

  患者夫人很有气质,是一名会计师。患者是一名普通工人,是一名起重工。女人说当年她第一眼见男人,就看不上男人。可是听了男人的身世后,她感动了,于是毫不犹豫的嫁给了男人。男人刚出生父亲就去世了,后了母亲改嫁了。母亲嫁给了后爸,可是母亲在他两岁的时候也去世了。于是男人就和后爸生活在一起。后来后爸也重新结婚了。于是有了后妈,后妈后爸有了自己的孩子。于是男人很少得到关爱。男人自小就没有得到过亲人的疼爱,也不知道什么是父爱母爱。女人觉得男人的身世很可怜,于是女人嫁给了男人。

  女人说她自己就相当于社会中的白领,可是男人就是最基层的工人。可是女人爱男人。女人退休了,男人还在上班。女人觉得男人一个人上班,自己在休息,心里过意不去。女人也去上班了,她要和男人一起退休了。他们计划着退休后一起去爬山,一起去钓鱼,一起去旅游。女人和男人有一个儿子,儿子的生活学习都是女人一个人在操办,男人只是煮饭洗衣之类的。女人主外,男人主内。男人脾气不好,常常发脾气,对儿子对女人。女人说,男人的身世不好,女人让全家人都去包容男人。

生死离别,骨肉情深,在医院不断体悟着……

  在医院死人是常有的事儿,在我实习的科室,每周都要去世3到4个人的。可以说对于医生而言,死人是很正常的,生生死死,新陈代谢。可以对于死者的家属来说,就不一样了。那是一种生死离别,是一种人间最大的痛楚。

  今天是周日,华西还是要照常上班查房的。我刚到医院,就看见太平间的工人来我们科室了。估计又有人死了,果不其然,一会儿,一具尸体推将出来。尸体是装在专门的一个口袋里面的。什么也看不见,只是那体形,那人类特有的体形,让你明明白白的知道,那是一位刚刚死去的患者的尸体……那么真切,那么空灵……

  脑海中不断翻滚着在我们眼前逝去的那些人,那些已经在另一个世界的亡灵……

  记得自己遇到的第一个患者死去是在中医附院的,那是寒冬的下午。我刚去科室,老师就让我去给病人数一下心率。我一数,妈呀,有200多下的。当时老人也是尿毒症入院的,而且还有心力衰竭。此时老奶奶还能说话,就是觉得很心慌很心累。我们马上联系血透室,联系血管外科进行颈内静脉插管,一会血管外科的工作人员来了。此时老人已经不能说话了。我们马上准备插管,可是就在准备的时候,老人突然脖子缩了下去,头往下一沉,心点监护已经显示老人心跳停止了。我们马上进行抢救,可是老人还是去了。前后不到20分钟,在老人头往下缩的一瞬间,我看的是那么的真切,真的,一瞬间,生命消失了……

  说说活着的人吧,死去的永远都是回忆了。愿他们在天国里面安详……

人间自有真情在,记一位亡去的老者

  这是实习的第二周了,在这一周里面先不说学习到什么。先说说一位昨日亡故的老者吧。

  老者,真的很老了。头发白了,皱纹有了,肌肉也有些萎缩了。老人躺在床上很小很小的一块。老人血压很低很低,一直在用多巴胺泵入以维持血压。老人很虚弱了,很累了。这就是我对老人的第一印象。前几天给老人换药。知道老人的丈夫也很老很老了。老人有尿毒症,老人有乳腺癌,老人有狼疮脑病。老人的乳腺癌已经是晚期了。老人右侧的乳房已经破溃了,上面有很多脓点,肿瘤显得很大很大,上面还在不住的流血。我们在上面洒了些云南白药的粉末。老人很安详很安详……我们给老人包扎,老人的丈夫很细心很细心,老人的丈夫亲自给老人包扎。老人的丈夫用心给生命垂危的妻子带去呵护……

  老人的丈夫知道老人快不行了,老人的丈夫也知道老人是抢救不过来的,即使抢救了老人还是要在痛苦中慢慢逝去。于是,老人丈夫决定在最后时刻放弃抢救。昨天,那个时刻到了。老人呼吸消失了,老人心跳停止了……老人的丈夫在旁边一直守护着,在老人心脏停止跳动的那一瞬间,老人的丈夫没有哭,老人的丈夫轻轻的抚摩了以下老人的头,轻轻的给老人最后一次理了理头发……老人走了……

  不知道,大家是什么感觉。确实,我很是感动……人间的真情很的无法用言语形容,老人走了,可是老人很幸福。老人,你安息吧……

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

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慨呢?是因为吃饭的问题。

民以食为天呀,也最容易为食物所动容。下午5:30左右,龙虾从医院回来了。中午的时候龙虾就说下午回来要给我带好吃的。当我到车棚那里找龙虾的时候,可是却没有找见她。刚走出车棚,龙虾迎了上来。原来她在二公寓管理员微波炉那里把饭打热呢。原来龙虾从医院带了些饭菜回来了。饭菜是她们科室今天中午没有吃完,剩下的。龙虾兴奋的给我说,瞧,下午有带鱼吃哦。她们老师本来想把它给倒掉,可是龙虾说太可惜了,这带鱼还可以下面吃呢。所以老师就让龙虾把带鱼给带了回来。说是带鱼,实际上是她们吃的剩下的一些,因为只有一点点了,所以老师要倒了。可是龙虾觉得她在医院吃的很好,而我在学校没有得到吃,所以就给我带回来,让我也尝尝。

龙虾很快就把饭菜打热了,有四样。一个是饭,一个是带鱼,一个是凉拌麻辣鸡块,还有就是一份汤。我跑到食堂拿了两双一次性筷子。我们就津津有味的在一公寓门口的大石头凳子上面吃起来了。龙虾吃的很少,她一直给我夹菜吃。在吃到鸡块的时候,我说,你们这鸡块估计是背上的肉吧,全是骨头哈。龙虾笑笑说,也不是了,主要是肉被她们中午吃了。我突然觉得心里好凄凉,好凄凉。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