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拘一格,大气磅礴

之前还在想今后不要瞎忙,可是此时此刻又是一堆的忙碌涌上心头。现在我急需的是梳理一下自己的思路,不然不知道从何做起,从何开始。回首这段时间,到了年底,很多工作也已经结束了年终的检查和考核,也发现了一些问题。而现在的满脑子觉得很混乱,主要还是这些问题的解决方法有了,但是没有形成明确的规定和要求,没有细致的落实下去。所以,需要用文字来梳理一下,需要一周的时间来落实安排和消化掉。这,就是要做的。

今天11点开会,2点开会,接着4点开会,充斥在会议的硝烟当中,也接受了很多思想,然后汇集在大脑,不断的完善着自己的思路。下午4点的党会很有意义,是由院长讲的,主题是认真学习党章,严格执行党的纪律。其中提高的几个关键词很值得深思。比如,“根因分析”、“归属感”、“方向的把握”、“放纵了个人欲望”以及对于全科家庭医生团队工作2016年的要求等等。而我们工作的关键就是要实事求是,就是要真正的从实际出发,去分析和思考我们存在的问题以及解决之道。时刻要保持一颗清醒的头脑,能够缜密的思维和正确的判断。

慢病管理、老年人管理、健康教育、重精管理、特殊人群、特色建设、门特管理、基地培训等8个方面的问题需要逐步去解决。虽然问题各异,核心思想还是具体问题具体分析,要落实到人,每个人的相关工作能够做到量化考核,在这个过程中要有制度和要求,同时有监督和质控的机制。要实行类似于首诊负责制的要求,将各项工作从开始启动到年终考核,一个人一抓到底,使之能够具有强烈的责任心。要勇敢的让大家担任起相应的职责,要做到用人不疑疑人不用,充分信任每一个版块的负责人,但是要注重过程中的质控问题。除了家庭医生团队长外,分为健康教育、中医管理、重精管理、特殊人群管理、门特管理、院落管理六个核心版块,另外还有科室文化建设这一项。其中门特管理是核心,不仅仅是门特本身,还包含有签约管理、基本医疗管理、体检管理等等。要下大力气,用三个月的时间充分改变门特管理的现状,要充分发挥门特资源在公共卫生二合一管理中的积极作用。

从2013年7月19日担任科室副主任,到今年9月1日转正,其实不仅仅是在做事,更是在做人,确切说在和不同的人沟通协调,一起完成各项工作任务。近几个月在听《卑鄙的圣人曹操》,接着再次听了《易中天品三国》,听了《腾飞五千年之汉末三国》,《大话三国谋略》等,不断在脑海中回荡着这些古人的身影。想着曹操、袁绍、刘备、荀彧、关羽、吕布、郭嘉乃至秦宜禄、刘秀等形象,故人已乘黄鹤去,白云千载空悠悠。曹操用人德才兼备,唯才是举,能够有容人之量,这点非常值得敬佩。很多人从地方的阵营过来曹操接纳,有的打败后到了曹操麾下,不拘一格,大气磅礴,而这些正是我们所缺少的。经常说读史可明智,对于我们来说确实需要日三省吾身,需要给自己心灵一片晴空万里。

心态平和,稳!

最近的工作学习生活都是忙碌,或许这就是年轻人应有的节奏吧。前天迎接了省上的回头看检查,今天要参加中医师承的考试,接下来还有区上以及市场的基公卫检查,还有区上的医疗质量检查,同时最最关键的还有Coco的幼小衔接班的面试。而我们的驾照,我的科三科四早就被抛弃在瓜哇国了。最近听《卑鄙的圣人曹操》,深深记住了这么一句话叫做:花开两朵,各表一枝。而工作也就是这样,不管你是表两支三支乃至四支五支,都需要朵朵花盛开。九月份开始的门特迎检,就开始全院大加班,与此同时全科也更加的忙碌。在一切为门特检查让路的要求下,公卫的工作也有些疏漏了。这几天抓紧时间充电,大家齐头并进开始下社区了。

昨天在交补充的部分门特患者身份证,医保卡复印件以及患者病情证明的时候,有老师说:“你们全科医生一天都在做什么?这么多不齐的?害的我们在这里天天装档案”。或许这代表了不只是一个两个人的想法,或许是更多的非全科的人的思维。只是从一个管理门特档案的人嘴里说出来还是有些令我惊诧。试图争辩几句,但是瞬间内心莞尔,又何必呢?或许她也是内心明白,知道造成这种情况出现的原因,只是嘴上抱怨几句而已?或许是真的还是没弄清楚来龙去脉,甚至还不清楚我们的管理流程,我又何必和她斤斤计较,睚眦必报呢?于是笑了笑离开了。

响石潭

响石潭

类似于上面的事情,最近很多很多。听多了抱怨,听多了负能量,自己要么被冲击和同样的怨妇,要么就冲出阵来,清清楚楚的做好自己。前两天看到远离办公室里的各种“负能量”一文,我摘录做了置顶,时刻也警示这自己。生活不易,工作不易,且行且珍惜。与其抱怨,与其生气,不若争气。对于很多负能量的人,之前考虑还有其他的优点,于是更多的是理解和宽容,甚至企图修正。但是时间久了,发现有些是根深蒂固。我们能够做的,或许就是把不同的人放在自己适合的岗位上。而不再是把人培训的适应岗位,这样很难,尤其是有些天生的本性。需要把科室内具有类似正能量的聚集在一起,让能量更好的传递和散播。这几天还有华西的居民医疗服务利用的调查,林林总总很多事情,加油吧。心态平和,稳! 

成都市家庭医生服务及应用骨干培训班杂谈

确实冬天临近了,已经六点半了,外面还是黑漆漆的一片。按照以往的上班时间居然已经不能满意这天色的变化,上周破天荒的有一次迟到了。这一周的特点是忙,让给我感觉就是无与伦比的忙碌,主要在制作中医师承的毕业材料,打印装订成厚厚的六本书。而院内工作也是一阵忙,门特档案的全院总动员在规整,而整个公卫也在积极的备战着十月份的年终考核。

随着年岁的增大,时间的推移,我们都会变得不断的成熟和睿智,而在这个过程中就是不断的发现问题解决问题的PDCA。自己的很多不足也在现实面前一次次的呈现,性格里面还是有急躁的成份,如何让自己能够处变不惊,这需要历练和自我感知。去年上班听了很多的百家讲坛历史人物传记,一年过去竟也悉数忘却,温故而知新,做的不到位。而言语方面的随意也是一大弊病,不见得沉默是金,也不能脱口而出,需要有张有弛。而做事的魄力和果敢同样需要提升,唯唯诺诺,畏畏缩缩,有些是时候需要灵活权变,但不能一而概之,笼而统之。再,思想的深度以及知识的宽度严重不足,一方面需要阅读,再有就是需要认识和结交更多的人。这几天在听卑鄙的圣人曹操,看着曹阿瞒的一步步成长,仿佛自己也在跟着进步,这算是听书万里,解放双眼,给听进去了?

响石潭 响石潭 响石潭

不管如何,生命总需要折腾,一潭死水是养不活鱼的。上周是成都市骨干培训班,再上周的青羊区的第八期培训班。至此,今年的培训任务除了郊县,就只剩下一期青羊区的培训班,可以完美的收官了。今年的培训多的让很多其他科室人都在纳闷,你们怎么天天在办班啊?我们点点头,报以微笑。这么多次班,其实很好的锻炼了我们的队伍。发现了一摩尔的不足,包括对我自己。

这次的骨干班,来的学员比较精炼,但很多都是各个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公卫负责人,因此培训起来的交流和思维碰撞会更多一些。比如我遇到某郊县的一位老师,课堂外沟通了一些。发现大家都一样,艰难的前行着。上课时候我说:搞基本公共卫生的人都是踏实肯干的人,她非常的认同,觉得“就怕付出了却零回报,甚至负回报。而在郊县的基层,居民对于乡镇卫生院的信任度更低,医疗技术是一个医院的支撑基础,技术不行,居民直接不相信你,你免费的人家也不愿意,说你查的结果不准,浪费人家的血。还有来抽血体检过后找医院要钱的。因为哪里哪里体检都是要給20元钱打的费的。所他坐车来了,也要给他路费。一些社区居民是想就图这点欺头的,比如以前搞健教,几个购物袋都要抢,新接健教的人不清楚这个状况,手都被抓伤了。对于双向转诊有一个现实的问题,居民来了,看病来了,可医院給人家解决不了问题,最终转诊,居民就会觉得,那我何必到你们医院来一趟,还耽搁我的病情……”。

无尽思索!

关于分级诊疗以及普门对接的思考

响石潭早上再次逐字逐句阅读了分级诊疗的国家发文,结合这周四下午中心开医疗质量会时候的一些事情,大脑开始进入沉思。

按照分级诊疗规划,我觉得核心还是要层级明确。之所以所沉思,就是因为现在状态是层级不够明确,导致所谓分级无法落地。但层级是外在的政策性的规定,而自身的定位同样也影响着层级的明确性。那么我们自身的定位是什么?一直强调的所谓基层医疗结构,其实隐含了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以及城市二级医院的概念,也就包含了承接二级医院转接下来的分级诊疗以及成绩三级医院转接下来的分级治疗的可能性,如果说一次性承接双重的诊疗任务,这是否又是家庭医生团队所能承受之重?

顺着这个思路,那么如果说给自己的定位是如上的话,那么我们就有必要对于我们的工作现状给予调整。比如现在中医患者在家庭医生团队诊疗或者在中医科诊疗我们视为合理的话,那么接受西医诊疗的门诊患者是否也可以区分一下?比如就按照分级诊疗的特点,分为为承接“为诊断明确、病情稳定的慢性病患者、康复期患者、老年病患者、晚期肿瘤患者等提供治疗、康复、护理服务”的家庭医生团队门诊诊疗以及承接“接收三级医院转诊的急性病恢复期患者、术后恢复期患者及危重症稳定期患者”的住院病区门诊诊疗?

换言之,家庭医生团队主要负责辖区内高血压,糖尿病等慢性疾病患者的健康管理,而住院病区主要负责急症,较为复杂疾病的诊疗,以及将诊疗后的慢性疾病患者转交到家庭医生团队进行慢病健康管理的职能。相对而言,这二者可以大略的称为“门特”门诊和“普门”门诊。但是二者均需要纳入公共卫生的统一管理,“普门”的管理同样需要建立健康档案,需要进行慢病档案的建立以及访视的记录。甚至可以理解为站在我们中心的实际,将我们的大的家庭医生团队区分为慢病管理队伍以及常见病诊疗队伍。想着有些诡异,但又是最符合我们工作现状的划分。

但,确乎需要统一纳入的公共卫生的管理。其二者属于基本医疗,其二者又都必须同时给予公共卫生的管理,二者并行不悖,方可!最终,这些居民应该管理在家庭医生团队中,要统一综合连续的进行健康管理,这也符合五年规划的总体发展方向。

不乱于心,不困于情。不畏将来,不念过往。如此,安好!(丰子恺)

不乱于心,不困于情。不畏将来,不念过往。如此,安好!

深谋若谷,深交若水。深明大义,深悉小节。已然,静舒!

善宽以怀,善感以恩。善博以浪,善精以业。这般,最佳!

勿感于时,勿伤于怀。勿耽美色,勿沉虚妄。从今,进取!

无愧于天,无愧于地。无怍于人,无惧于鬼。这样,人生!

More...

关于僧多粥少的大讨论

最近科室新招聘了五名社区护士,一名全科医生,这引起科室个别老员工的不满,认为新的人员充实到家庭医生团队之后会影响老员工的绩效,所以她们对于家庭医生团队输入新的血液表示反对。炸一想,大家说的也有道理,毕竟社区的居民院落以及工作绩效也就那么多,随着人员的增多会不会出现“僧多粥少”的情况?

于是和这些老员工进行了深入的讨论,思路是越辩越明,工作同样如此。最后大家一致认同以下几点:

1、精细健康管理的诉求:现在我们在开展基本公共工作虽然人员可以满足基本日常考核工作的完成,但工作的核心还是促进社区居民的健康。我们继承提高居民的“满意率”,要居民满意就需要了解居民的需求,就需要个性化的精细管理。我们要改变粗放式的“讲座”、“义诊”等健康管理工作,要不断提升健康管理的质量。要积极在慢病患者的管理中推进“慢病自我管理小组”的开展,在中医偏颇体质中开展“中医养生俱乐部”,而这些工作的开展我们都需要更多的人才加入我们的队伍。

2、基本医疗公卫的渴求:家庭医生团队不仅为社区居民提供公共卫生服务,更需要提供基本医疗的服务。在社区卫生的发展中不能“跛脚”走路,我们要发挥全科医生和社区护士的不同职能作用,人尽其才,为居民提供基本医疗和公共卫生二合一的综合管理。这就要求我们的全科医生不能仅仅是“下社区”、“测血压”的医生,更应该是能够为社区居民提供基本医疗服务的贴心医生。因此,护士在全科医生的健康管理工作中助手的作用特别重要。要让医护合理分工,让全科医生有时间和空间提升基本医疗能力,更好的为居民提供基本医疗服务。故,我们需要提升护士的能力和数量,形成医护1:1的人员配比。

3、分级诊疗到来的必然:随着医疗改革的深入开展,分级诊疗以及到来,也正在不断的制度化和规范化。而我们的家庭医生团队就必须做好承接分级诊疗的准备。这种承接不是说建立“个人档案”、进行“健康体检”以及做“体质辨识”和进行“访视”就可以的,我们还需要可以分居民解决疾病本身的痛苦,这也对我们的医护人员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一个是能力的贮备,另一个就是人员的贮备。俗话说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可是纵然有再多的大米,又岂能缺少了“巧妇”这个角色?要让医生更“医生”,护士更“护士”,而不是让医护成为“疾控人员”。

4、人员梯队发展的要求:我们的健康管理的精细化以及基本医疗和公共卫生的需求等等都离不开人员能力的提升,缺少能力的团队人员再多也是没有战斗力的。我们只有拥有合理的医护人员才能避免“一个萝卜一个坑”的现状,才能让更多的人员“进修”、“规陪”等多种形式提升个人综合能力。才能更好的社区护士形成依托中国社区卫生协会培训基地而开展的护士从普通护士到门诊健康管理护士再到护士培训师资的梯队化发展,才能让医生成为健康管理和基本医疗综合发展的多面手。

于是,我们不再讨论是否“僧多粥少”的问题,低下头,开始手头的工作,从我,从此刻做起。

青羊区全科医生服务能力第六期培训班杂谈

前天是第六期的青羊区班开班,昨天也是我第六次进行这个题目的授课。回头翻看这几个月的日志,发现渐渐的不自觉的由自我的碎碎念到了2014年的团队活动流水账,到了今年的小活动小思考。这些的改变,不仅仅是码文字形式的改变,或许同时也是自己成长的一个缩影。以前是自我思考的自我小陶醉,去年是开展工作但反被工作所开展的自我壁虎漫步,而今年是不断的开展中思索修正的一个PDCA过程。

言归正传,昨天培训很注意一点,那就是上次以及N多次发现的一个问题拒做低头族!通过这十多天刻意的挺直腰板走路,调整坐姿乃至坐公交的站姿、走路的走姿等等,我不断的纠正一些不合适的身体协调细节。这些细节在授课时候的直接投射就是弯腰驼背,就是直立行走的退化。所以对我来说,及时的纠正刻不容缓。以前觉得有些改变是别人的话语使然,后来渐渐觉得内在的接受和改变才是最重要。否则,只能是片刻的扭转但稍后必然会反弹回来。

响石潭 响石潭 响石潭

另,昨天的培训全天下来对于团队有了更多的思考。

第一是我们的团队。前天下午和科室几名护士讨论兴趣小组的工作开展,之后说到了护士人员增加的问题。对于新增护士,大家的意见趋于一致基本上持反对意见。但是假如不影响她们利益的前提下招人进来,但又是集体表示认可。其实这是最基本的人性使然,但我们回归问题的本身,对于一个团队的发展角度来看的话,“人多力量大”是不是就果真如此?是否就真的需要如此多的人?我们选人用人的标准又是什么?昨天中午和一名护士交流了很久,发现自己作为科室管理者确实很多时候对一些同事比较忽视,甚至缺乏促膝长谈的沟通。很多时候我认为是她们不够积极主动,所以不能怪我。但是我是谁?当你负责管理这个大的团队的时候是不是就有了这样的责任去促进每个人的成长,而不是熟视无睹,甚至心知肚明而无所作为。这其实是一种失败,我隐隐觉得。所以知错能改,善莫大焉。昨天中午以及下午和三名平时较少沟通的社区护士进行交流,接下来我觉得每个月应该和团队每个人至少有25分钟以上的谈话,促进交流。同时要积极主动的和不善于或者说不主动和我沟通的同事交流。

第二是全区的团队。什么是一个成熟的团队?这是昨天思考很久的问题。昨天的培训个别团队面对得失显得非常的在意,其实一次培训核心是练兵,是提升我们整体能力和实力。一次培训,赢要赢的大方,输也要输的精彩。如果一个团队面对胜利便颐指气使,欢欣鼓舞,面对失败便垂头丧气,怨天尤人,这样的团队其实是不够成熟的。想起了一个非常喜欢的一句话,胜不妄喜,败不惶馁,胸有激雷而面如平湖者,可拜上将军!与人生、与培训、与团队,皆然!

第三是我的小思绪。与人与事与一切,都有一个限度,也都有一定的热度。如何保持对一件事情持久的动力和热情,就需要发自内心的热爱和执着。当发现方向不对,或者事情本身PDCA几个循环下来发现一开始的P就是不正确的,那就要及时调整方向,重新我们的plan,而不是一味的将错就错,步步为错。有时候我们知道方向不对,可内心依然放不下,那就需要持久的磨砺自己的心智,需要提升一个人的毅力和果敢。当我们下了决心要提升毅力和果敢的时候,那就要言行一致,对于健康教育我们要知信行,其实生活工作同样如此。不管是别让猴子跳回背上还是拒做低头族,这都是一种成长!

有思考,有行动,当前行!

More...

八月工作碎碎念,需要更加勇敢

响石潭前天参加完区上中医检查后昨天回来第一天便又投入到排山倒海的忙碌当中去了,许许多多的事情需要去完成。但也说明了时间管理的重要性,必须加强这方面的学习,否则时间就会无情的从我们手里面给溜走,留下我们自己傻傻的在风中凌乱,那是何等的凄凉,想想也是醉了。很多时候,很多事情,觉得是做的再多,然并卵,或许这些就是我们身上的猴子。

现在是2015年8月14日4:39:20,翻看了昨天的讲课照片,似乎腰杆直立了许多。人能够直立行走,能够使用工具,能够社会协作才得以称之为人,可惜这一切我们貌似都在逐渐的退化。尤其是有了一些所谓的智能手机等等之后,在智能设备无限可能的同时,我们人这个主体便开始无限蜷缩了。一张一弛,阴阳处处都在。

想到团队的调整,心里难免几多不安。这个集体有形无形的在膨胀和扩张,面对不断的壮大,如何调整现在的队伍,如何接纳新生的力量,如何促进二者的和谐发展,种种都是需要我们去思考和聆听的。有时候在想很多时候我们在为共同利益拼搏的时候,很多时候我们在为集体利益奋斗的时候,大家在做什么呢?有时候包容是一种胸怀,有时候包容是一种纵容。只不过不应该因为大家的行为放弃我奋斗的心,大家的职位不同,角度不同,我当加油!

想到人员的变化,心里难免几多感慨。其实不管是团队调整的不安,还是人员变化的感慨,似乎这一切都是一种心里的感触,或许换个角度来讲这其实是一种心态的调整,一种心智的历练和成熟。这段时间尤其是近一个多月,科室新进了四个护士,走了一个护士一个医生。离开的是因为连续两年以上未能取得相应的执业资格证书,为了我们还专门为其中的一位举办了欢送的仪式。但是面对工作多年的同事离去,依然是内心戚戚然。有时候很想告诉离开的同事们,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转而又想想自己,又何尝不是呢?

响石潭 想到年终的检查,心里难免几多希冀。从小到大一直都在说分分分,学生的命根。不成想工作之后依然是这个局面,无数的场合都适用于这个规律。不管是考取职称英语、职称专业课程还是等等的一切似乎都在也的的确确在用分值来衡量。这里面过多的强调了分数的重要性,渐渐的退却了实际能力的考量。猛然间,我们会觉得“高分低能”在这个实际的工作中也是同样适用的。公卫的考核同样如此,分值的高低直接展示了我们这支家庭医生团队能力大小,如此,就是如此!

等等,当我们睁开眼睛甚至是夜班时候睁开眼睛也在被这些袭扰的时候或许这不是敬业的表现,更是一种怯懦乃至不够成熟的表现。这里面既有主观的因素,也有很多客观的因素,而需要自己做的就是如何把这些因素融合在一起,整合在一块,形成强大的合力,这样才能狭路相逢勇者胜,才能所向披靡无往不利。资阳培训第二期今天就要拉下帷幕了,第一期我是全程的参与在内,第二期除了讲课之外并没有过多的参与进去。但都能感受到一种力量,是我们的团队所没有的力量,一种强烈的求知欲。一个队伍不能过于惰性,不能过于囿于现状,而是要人人有一种精神劲头,有一个比学赶帮超的工作氛围。

故而,这是一个永远动态变化的世界,不管是事情本身,还是人的思维。一切都在潜移默化中发生着改变,需要我们去积极的适应。同时要勇敢的调整自己,要勇敢的面对困难,要勇敢的说YES和NO!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