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庆回家流水账,自然而然

活着,自然而然。

国庆回大人老家,5点30出发,11点30分抵达,足足用了六个小时。小家伙已经要七岁八个月大了,现正在换牙齿,掉了两颗大门牙,感觉时刻都在漏风。到了二姨妈家,追着鸡鸭嘎嘎的到处跑。姨妈家门前堆放了许许多多的南瓜,孩子抱着大南瓜,欣欣然有一种大丰收的感觉。午饭过后就去外公家,小家伙找了一根棍子做拐杖,顺着山路走的溜溜快。上次回来就带了一根棍子耍了几天,最后棍子也带回了成都。外公家的房子是外公母亲当年卖鹅蛋一分一分钱积攒下来修建的,上面刻满了岁月的印痕。几年前来的时候,还可以看见墙壁上面满是大人读初中时候写的英语单词,哈哈哈,乱涂乱画。

(孩子和大南瓜)

More...

咔嚓咔嚓咔嚓,回安岳的三个镜头

国庆回安岳,记不清这是多少次。

咔嚓,镜头一:

依旧看见田间捉虫的小鸡,呱呱叫的鸭子,还有成群结队的肥鹅……三两只小狗跟在你后面,或者堵在你前面冲你直叫,随着你的靠近,慢慢后退,吠叫继续。我试图卖力的去观察他们,可是每当靠近他们,就看见鸭子翘着嘴巴,屁股一摇一摆快步走开;小鸡头部微低,倒栽葱似的碎步飞奔;鹅儿则是高耸脖子伸展双翅摆出攻击架势,让你瞬间意识到自己是一个入侵者,这里是属于它们的领地。

渐渐的我又觉得视线有些模糊,这些熟悉的家禽已经不是往昔我看见的它们。此前的它们经过各种循环已化作尘土。

它们实际都是鸡生蛋,蛋生鸡的下一代……抑或循环……不喜不悲,骄傲的活着。

More...

22年前老照片,那年我12岁……

晚上回家途中,收到小学同学发来的一张照片。瞬间记忆拉回22年前,那是1996年。印象是小学毕业了,大家觉的应该有个留念,于是到集市上拍了一张合影。那时候我母亲刚好36岁,而今我自己都快36岁了,想想都觉得可怕,不知不觉间已经到了2018年。不由得勾起了小学时代残存的一些记忆。小学的很多人都已经记忆模糊,倒是一些事情记忆犹新,特有的80后的回忆,特有的关中孩提的记忆。

感觉以前的玩的拍卡片、摔狗狗炮、丢沙包、跳房子、跳皮筋、滚铁环、抓牢等等,还有一个游戏名字忘了,两边两行人手牵手,然后一边喊:丫子铃,扩麻绳,叫打帮,叫西帮,西帮谁?某某某。然后被叫到的这个冲到对面,如果可以冲开对方手牵手的队伍,就可以拉一个人到自己的队伍,否则自己归属于对方队伍。再有就是不能迟到,迟到了就只有翻墙进去,否则就要把罚扫地。作业没做完就要罚到教室外面写字,冬天那个冷飕飕。卡片大概这样,拍过来就赢走了,可以一个个拍,也可以几个一塌子的拍。

More...

礼泉县第一中学,回顾在礼泉一中读书期间的每个角落

6月9日,2018年高考结束。时间拉回到16年前,2002年这时候我还在奋战高考中,那年7月8、9两天进行的考试。3+文科综合/理科综合,也就是所谓的“3+x”。至今还记得在学校举办的毕业典礼上面,我和强江涛在后面坐着。江涛指着讲台上面硕大的横幅说道:“你看2002年,多么对称的年代。下一次对称就是2112年了,需要再过110年才有”。转眼,已经2018年。

高中有很多值得回忆的人和事,有过青春和美好,有过泪水和汗水。无意中,再一次打开网页搜索母校“礼泉一中”。看到的是一件件令人神伤的报道:比如,陕西礼泉一中多项违规收费 疯狂敛财"百万元";再如,礼泉一高中少女放假当晚失联找到时已遇害;再如,礼泉一中这位校长太牛了:纪委来了把我咬一口。而且都还在百度的首页。还好,最新的报道是一篇正能量的报道,重新崛起的礼泉一中。内容写到:

曾经名躁一时的礼泉一中由于各种复杂的原因一度进入低谷一一人们不再放心把孩子放进学校读书,因为它的教学质量在节节下滑,这么多年竟没有一个学生考得名校,高考升学率也不升反降。发展令人担忧。为了挽救礼泉教育,新一届局领导班子大刀阔斧换血改革,年富力强的女校长杨云侠脱颖而出,挑起了重振一中的担子。

以上这些都作为背景,怀着复杂的心情继续码文字。我1999-2002年就读于礼泉一中,睹物思人,想记录一下学校的教学楼、花园、马路、操场、梧桐树……

1、卫星图:先看一个学校的卫星图,这就是我们生活成长三年的地方。高一高二读的几班已经忘了,高三是读的二班。画着红色圈的地方就是以前的操场,这里我捧着书本,踏遍了每个角落。

More...

探究响石潭的历史与现状

不知为何,这段时间异常思念一个从未去过的地方“响石潭”。甚至想从网络上找一些关于此潭的图片也是颇为困难,能看到的则是同名不同地的。看不到今身,只能探究过往,拨开尘封的“响石潭”历史。据《醴泉县志》记载:“此潭怪石嶙峋,水中突立,河水自上而下呈瀑布状,砰砰有声,土人呼为响石潭”。

《礼泉县志》记载:

浪水,就是前面说的承阳山下牛鼻窟窿出来的水,又名雨水谷,过去人们在那里修筑的水磨,最后亦注入甘河,石泉村应该与之有关,浪水浅而清澈,多小鱼,其上流所经俗号“响石潭”,水激石横,涛沫飞溅,奔流环绕自成瀑布形者,最为奇观。可惜的是,地处荒僻,没有高人雅士来此并留下美好的诗篇。浪水两岸,土壤肥沃,事宜种植梨树,味道香甜可口,当地百姓常常拉到长安城去卖。

康亦庄先生的《烟霞记游》记载:

我籍属礼泉响石潭,而烟霞洞则在九宗山。隔河相望的两个乡镇,名字都极富道家气象。响石潭,潭已废,只空留一个名字让后人向往。流泉究竟如何地乱珠投盘,澄潭又如何地静影沉璧,只好付之阙如不得而知了。

More...

2018,新春的那份美

春节七天,匆匆而过。已经投入到工作的洪流当中,闹中取静,还是想静静的回想下春节的那份儿年味。

春节,父亲从武汉回到成都过年。当天就带父亲吃牛排,这是他第一次吃牛排。动作有些笨拙,有些拘谨,甚至拿着刀叉有些不知所措,父亲细细的品味着一块块牛肉,乐呵呵的笑着。大年三十,母亲和父亲一起去天府广场转了转,这是目母亲第一次带着父亲在成都走一走。我专门拿纸画了一份地图,怕他们迷路。父母还是习惯说东西南北,对于左转右转抵陇倒拐这些还没有适应。

年三十晚上我们一起看春节晚会,母亲说已经好多年没有看这么久的晚会。看春晚,是年的象征,是家的韵味。晚上吃饭,我们一起互相祝福,美美的新年快乐,万事如意依然回荡耳畔。初一上午带着父母看电影,我们和孩子看的是《捉妖记2》,父母看的是《唐人街探案2》。结果看的都是迷迷糊糊,尤其是《捉妖记2》让人无力吐槽。

初一下午带孩子去欢乐谷,三十下午去的时候这里关门,于是初一继续。结果初一进大门都要排队,人太多了。不过还好,等了十多分钟后就进去了。欢乐谷依然如初,孩子换了一会儿后看了下欢乐谷的新春表演,比如变脸,吐火等等。值得赞扬的孩子妈妈和我们一起坐了一个旋转的小车,要知道旋转对她来说太困难了,分分钟要晕的人。

More...

2017年春节纪实,那份美好的回忆和山路十八弯

响石潭春节大假已经过去,但春节还在继续。今天是农历正月十五,在农村都还是过年的日子。印象中一般这时候回去小妮姐家里走亲戚,就在村西边的吕家,很近。有时候我和弟弟骑自行车过去,有时候直接走过去。似乎能感觉到自行车骑过去,路边把尘土飞扬的感觉。带上几个油包子,一包干点心就这样亲戚便走完了。不过这都是十多二十年前的事情了,约莫是初中时候的事情。今年春节我和大人、Coco以及母亲一起到大人家去过年了,今年是岳母70大寿。回家一路过来,依然心有余悸啊。

1、山路十八弯:这是买车后出行最远的一次,但有别于以往的平坦大道这次回家走了一个多小时的崎岖山路,想起来也是后怕。道路崎岖十八弯也就罢了,而且还只有3.5米宽,两个车无法错车,只能是一方后退。然而当你走到半坡的时候就悲剧了,一个是要急刹车,而且还要陡坡起步,而我就在陡坡起步这里栽倒了好几次。幸好路上人多车多大家都堵,我横亘在陡坡上面除了就只能是求助。于是有三个陡坡上不去的时候,都请其他师傅帮忙给开了上去。我自己是一放刹车就溜车,根本就没有时间踩油门,而且还心里紧张。还有一个地方是错车车子一边轮胎掉到路沿下面,底盘和路沿摩擦在一起,我怎么也开不动了,也不敢再开,怕把底盘磨坏了。同样,有人帮助给开了出来。这些是开始的前半段,后半段就逐步总结经验。陡坡前使劲按喇叭,确认没有对向来车后加大油门给轰上去。有时候连续好几个弯道外加陡坡,简直是刀尖上的行走。车速到了20多码,我也还是在一档,不敢换挡,生怕车子熄火了,内心那是多么的悲催。母亲本来可能会晕车的,结果一路也是精力集中,时刻紧盯路面和前方,这是拿命在开车。回来时候换了一个路走,有4.5米宽,可以两个车错车,还是有陡坡,但有了回来时候的经验,倒也是好了一点点。总之,还需要练习啊。相对而言,这次回家高速公路上面行进还好一些,比市区开车还要舒坦,没有走走停停,没有红绿灯,而且可以120码飞驰。

2、农村里的美:回到家,这里一切似乎都没有变,感觉这些年都没有变。第一次去大人家是2007年春节,这是第10个年头前往了,山还是山,水还是水,那些坟茔还是那些坟茔。回家当天下午就去上坟上香燃放爆竹,第二天上午是杀鸡杀鸭拔毛清理,下午便摘了一些石兰藤的叶子,据说可以治疗很多疾病。第三天大人母亲过寿,从第二天开始便陆陆续续来了很多客人。下午很难得拍了一张合影,虽然人还是不齐,但大人她们姊妹几个和父母这是十年后的第一次合影,也是非常珍贵了。上次合影还是大人母亲60大寿时候我给拍的,转眼十年,岁月如梭。十年间,我和大人经历了很多风风雨雨,想来也是一路坎坷,还好都过来了,未来会更加的美好。

More...

响石潭,空留一个名字让后人向往

随着信息化的不断发展,过去的短信几乎成了收快递信息,银行信息的平台,人与人的往来逐渐被微信替代。每每有人加我微信时候问:“响石潭?这个名字很特别,为什么叫做这个名字呢?”是啊,为何叫这个?响石潭,那是我的家乡,那也是一个从未到过心驰神往的“潭”。

通过搜索网络资源,可以看到响石潭在礼泉石潭镇有一个,而在乾县注泔镇也有一个。注泔镇的响石潭逐渐发展为一个旅游景点了,而石潭镇响石潭却已经干枯,或许也就是一个遥远的记忆,醴泉县志上写到“……其上流所经俗号“响石潭”,水激石横,涛沫飞溅,奔流环绕自成瀑布形者,最为奇观……”,而现在“响石潭,潭已废,只空留一个名字让后人向往。流泉究竟如何地乱珠投盘,澄潭又如何地静影沉璧,只好付之阙如不得而知了”(康亦庄)。

而“浪漫红豆”的一篇博文让我们再一次回看下2016的响石潭:

从县城北行二、三十分钟,在去往石潭乡的路上,有个砖瓦窑,由此往北走二、三里弯弯曲曲的山路,就到了路的尽头。然后步行四、五百米就到响石潭了。这是一个干涸的河道,周围全是黄土,不管是土坡,还是山崖,不管是脚底踩的河床,还是眼中望到的土坎,全是灰黄一片。北方气候干燥,尤其是冬春两季,人们对雨水的期盼,不亚于对幸福的向往!高大的土崖,深厚的黄土,仿佛在向人们诉说着这里曾经的辉煌和气势,在整个河道中,曾经奔流过多么汹涌澎湃的河水!养育过多少代勤劳勇敢的小河人民!

……

再往北走,脚下一股细细的泉水在静静流淌,我们互相拉着跨过流水的沟渠,爬上一个窄窄的陡坡,大约二十米的样子,便到了梦寐以求的响石潭。当然,响石潭里已经没有水了,但我清楚记得,我那个赵同学写的可是真真切切有清冽的泉水,既然能叫响石潭,可见那水流之大,水声之大。这是一个相当狭窄的石缝,深约七、八米的样子,面对面能夹下两个人的宽度,石缝的壁是石化了的卵石,有几块较大的石头因耐不住千百年被压制的寂寞而探出头来。抬头向上一望,便是一线天了。

为什么能发出那么大的的声音呢?我暗自思忖:可能是水从六、七米高的地方流下来,冲到崖壁上伸出的石块上,发出的撞击和飞溅声,水落到地上的响声,加上洞内的回声,那声音一定会增大很多,成了当地有名的响石潭!响石潭也因它的知名度而给它所在的乡镇命名为石潭乡。响石潭虽然在冬春比较干旱的时节,不再流水,但它周围的泉水、小河流域这个母亲一样博大的胸怀依然不遗余力地奉献着自己的所有。

……

如今的响石潭敲响的不再是潭水的回声,而是小河水浇灌的小河酥梨的名声!相信我们的响石潭小河流域的酥梨会和当年响石潭一样蜚声四海,享誉全球!

2015年国庆回家:匆忙的喜悦

掐指算来时近两年未回安岳了,除了繁忙之外更大的一个险阻就是回家的交通。这次回家得益于互联网技术的发展,变得非常方便,这在两年前回家时候还是不成熟的市场,而现在已经是发展的非常成熟。回去的时候大人在58同城找的车,回来的时候是我在滴滴打车上面找的顺风车。都比单纯的赶长途客车便宜而且还能送到家门口,很是便捷。

回家前前后后总共有四天的时间,相信Coco的收获是最大的。在回家这几天Coco虽然2年前回家过一次,这是第二次了,但上次是三岁的样子,现在已经是4岁八个月了,已经忘记了上次回家的所见所闻,因此这次回家对于Coco来说则是全新的。在这里Coco第一次见到了谷子,第一次见到了小猪生仔仔,第一次在外公家剥玉米,第一次让外公背在背上。而在资阳参加大人侄女的婚礼,Coco第一次当了花童,第一次抢红包,哈哈哈。

第一天回家后和大人及家人去了大人的大姨妈家里,这里叫做大娘。这里的交通已经好了许多,但是坐在三轮车上面还是抖的厉害,以至于Coco到现在都是说不想再去外公家里了,因为路太抖了。在大娘家里,Coco见到了谷子,没有去壳的大米,我也是第一次见到这个。这里Coco第一次在树上摘桔子,而且这天吃饭的表现居然不错。我还在想Coco这次回家长大了,吃饭饭很乖了啊。可惜想错了,后面的三天Coco吃饭又是老毛病犯了,这段时间需要纠正Coco吃饭的不良习惯。回来的路上,我们走了一段路程后才坐上车的。走的路上,Coco拔了很多狗尾巴草,毛茸茸的像一个大刷子。

响石潭 响石潭

第二天外公家的小猪生崽子了,Coco第一次看到小猪生孩子,而我也是十多年没有见过了。小猪猪生了六个,Coco一个个的数呀数。后来外公杀了一个老母鸡中午煲汤喝,鸡是吊绑着杀的,开始Coco摸了摸鸡的尾巴觉得很好玩。后来晚上,Coco说她只是想摸一摸鸡咯咯的尾巴,不想让外公把鸡咯咯给杀了,Coco说着觉得好遗憾和不舍。中午我们开始剥玉米,Coco非常喜欢剥玉米,把爸爸妈妈也带动起来,我们一起剥玉米。外公家红薯最多了,这次的红薯很大的一部分,包括我们剥的玉米是用来喂猪的,外公家大大小小十多头猪的,还有一头大水牛。于是我们烤了好几个红薯吃,三个人乐滋滋的吃了红薯剥着玉米。这就是家的乐趣。

More...

父亲到成都过春节

父亲匆匆忙忙的来到成都,又匆匆忙忙的赶回咸阳,在成都匆匆忙忙的过了春节,又要开始新的一年劳作。本该春节回家看望父母的,现在都成了逆迁徙,父母在子女所在城市了。新的一年,小马快跑!祝福我们的父母身体健康,万事顺心。

响石潭 响石潭

2月9日和父亲母亲在湾湾里面转了转,带着父亲看了下湾湾的会所,和父亲一起在楼下打乒乓球,父亲和母亲在小区的健身器材上面锻炼身体。父亲开始来成都还有些陌生,渐渐的熟悉了。每次吃饭的时候父亲总是要叮嘱我们认真工作,踏实工作。新的一年,新的征途,加油!

More...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