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石潭,故乡那份凝重的美

上周四到周日(8月23-26日)四天,时隔三年回了趟故乡,全家团聚。感觉可以码很多文字,比如故乡,比如故人,比如故事……16年前父亲刻在院子核桃树上的文字依稀可见,仿佛在默默讲述着这里发生的一幕幕。

院子里面孩子玩的泥巴,曾几何时,我也这样玩过。在农村,我们可以找到何其相似的童年。在城市,一片电子化设备,无数各类考级补课中,似乎童年从来都是一个笑话。小时候玩泥巴,摔狗狗炮。

三周年祭奠,这里分明是远行的根

这次回家的主要原因是大妈(爸爸的哥哥的妻子)去世三周纪念。在老家人去世后一年一祭,连续三年,分别叫作头周年、二周年、三周年。三周年最为隆重,亲朋好友都来纪念,常有戏剧、电影。

我们都是小学二年级

Coco已经读二年级了,今天老师发的需要修改错题孩子的学号,我紧紧盯了好几次,确认没有她的学号,瞬间有种“老泪纵横”的感觉。回来问Coco妈妈,结果她也是同感。现在孩子读书还真的不易,小小年纪基本需要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

Coco英语作业 制作单词卡片

回想我二年级的时候,都还在拍着卡片,点着蜡烛早读。有时候还进不了学校,记得小学时候经常要“捐资助学”,每一家都要给学校“捐”钱,否则不准进校门。冬天时候天气冷飕飕的,就如同这几天。大家在学校操场找到一堆树叶然后点燃,火堆里面放几个瓦片或者砖块。等瓦片砖块烧热了,就拿起来在怀里暖手。

二年级有时候要进行“歌咏比赛”,这是印象中我第一次参加表演,“我是一个粉刷匠,粉刷本领强……”动作现在都想得到。可惜那次我们的节目没有被选上,后来参加了另外一个班的节目表演,“吹起小喇叭,嗒嘀嗒嘀嗒,打起小铜鼓……”

二年级时候唱的歌曲也是充满年代感,既有“毛主席的著作像太阳,照到哪里哪里亮”,也有“蓝蓝的天空白云飘,白云下面马儿跑”,“天地悠悠过客匆匆,潮起又潮落”……岁月荏苒,26年后的今天唱歌基本停留在小学水平。至此,五音不全。二年级,水彩笔这个词语从来没听过。美术课能够有一个蜡笔都已经是幸甚至哉,歌以咏志!

国庆回家流水账,自然而然

活着,自然而然。

国庆回大人老家,5点30出发,11点30分抵达,足足用了六个小时。小家伙已经要七岁八个月大了,现正在换牙齿,掉了两颗大门牙,感觉时刻都在漏风。到了二姨妈家,追着鸡鸭嘎嘎的到处跑。姨妈家门前堆放了许许多多的南瓜,孩子抱着大南瓜,欣欣然有一种大丰收的感觉。午饭过后就去外公家,小家伙找了一根棍子做拐杖,顺着山路走的溜溜快。上次回来就带了一根棍子耍了几天,最后棍子也带回了成都。外公家的房子是外公母亲当年卖鹅蛋一分一分钱积攒下来修建的,上面刻满了岁月的印痕。几年前来的时候,还可以看见墙壁上面满是大人读初中时候写的英语单词,哈哈哈,乱涂乱画。

(孩子和大南瓜)

咔嚓咔嚓咔嚓,回安岳的三个镜头

国庆回安岳,记不清这是多少次。

咔嚓,镜头一:

依旧看见田间捉虫的小鸡,呱呱叫的鸭子,还有成群结队的肥鹅……三两只小狗跟在你后面,或者堵在你前面冲你直叫,随着你的靠近,慢慢后退,吠叫继续。我试图卖力的去观察他们,可是每当靠近他们,就看见鸭子翘着嘴巴,屁股一摇一摆快步走开;小鸡头部微低,倒栽葱似的碎步飞奔;鹅儿则是高耸脖子伸展双翅摆出攻击架势,让你瞬间意识到自己是一个入侵者,这里是属于它们的领地。

渐渐的我又觉得视线有些模糊,这些熟悉的家禽已经不是往昔我看见的它们。此前的它们经过各种循环已化作尘土。

它们实际都是鸡生蛋,蛋生鸡的下一代……抑或循环……不喜不悲,骄傲的活着。

22年前老照片,那年我12岁……

晚上回家途中,收到小学同学发来的一张照片。瞬间记忆拉回22年前,那是1996年。印象是小学毕业了,大家觉的应该有个留念,于是到集市上拍了一张合影。那时候我母亲刚好36岁,而今我自己都快36岁了,想想都觉得可怕,不知不觉间已经到了2018年。不由得勾起了小学时代残存的一些记忆。小学的很多人都已经记忆模糊,倒是一些事情记忆犹新,特有的80后的回忆,特有的关中孩提的记忆。

感觉以前的玩的拍卡片、摔狗狗炮、丢沙包、跳房子、跳皮筋、滚铁环、抓牢等等,还有一个游戏名字忘了,两边两行人手牵手,然后一边喊:丫子铃,扩麻绳,叫打帮,叫西帮,西帮谁?某某某。然后被叫到的这个冲到对面,如果可以冲开对方手牵手的队伍,就可以拉一个人到自己的队伍,否则自己归属于对方队伍。再有就是不能迟到,迟到了就只有翻墙进去,否则就要把罚扫地。作业没做完就要罚到教室外面写字,冬天那个冷飕飕。卡片大概这样,拍过来就赢走了,可以一个个拍,也可以几个一塌子的拍。

礼泉县第一中学,回顾在礼泉一中读书期间的每个角落

6月9日,2018年高考结束。时间拉回到16年前,2002年这时候我还在奋战高考中,那年7月8、9两天进行的考试。3+文科综合/理科综合,也就是所谓的“3+x”。至今还记得在学校举办的毕业典礼上面,我和强江涛在后面坐着。江涛指着讲台上面硕大的横幅说道:“你看2002年,多么对称的年代。下一次对称就是2112年了,需要再过110年才有”。转眼,已经2018年。

高中有很多值得回忆的人和事,有过青春和美好,有过泪水和汗水。无意中,再一次打开网页搜索母校“礼泉一中”。看到的是一件件令人神伤的报道:比如,陕西礼泉一中多项违规收费 疯狂敛财"百万元";再如,礼泉一高中少女放假当晚失联找到时已遇害;再如,礼泉一中这位校长太牛了:纪委来了把我咬一口。而且都还在百度的首页。还好,最新的报道是一篇正能量的报道,重新崛起的礼泉一中。内容写到:

曾经名躁一时的礼泉一中由于各种复杂的原因一度进入低谷一一人们不再放心把孩子放进学校读书,因为它的教学质量在节节下滑,这么多年竟没有一个学生考得名校,高考升学率也不升反降。发展令人担忧。为了挽救礼泉教育,新一届局领导班子大刀阔斧换血改革,年富力强的女校长杨云侠脱颖而出,挑起了重振一中的担子。

以上这些都作为背景,怀着复杂的心情继续码文字。我1999-2002年就读于礼泉一中,睹物思人,想记录一下学校的教学楼、花园、马路、操场、梧桐树……

1、卫星图:先看一个学校的卫星图,这就是我们生活成长三年的地方。高一高二读的几班已经忘了,高三是读的二班。画着红色圈的地方就是以前的操场,这里我捧着书本,踏遍了每个角落。

探究响石潭的历史与现状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