响石潭,空留一个名字让后人向往

随着信息化的不断发展,过去的短信几乎成了收快递信息,银行信息的平台,人与人的往来逐渐被微信替代。每每有人加我微信时候问:“响石潭?这个名字很特别,为什么叫做这个名字呢?”是啊,为何叫这个?响石潭,那是我的家乡,那也是一个从未到过心驰神往的“潭”。

通过搜索网络资源,可以看到响石潭在礼泉石潭镇有一个,而在乾县注泔镇也有一个。注泔镇的响石潭逐渐发展为一个旅游景点了,而石潭镇响石潭却已经干枯,或许也就是一个遥远的记忆,醴泉县志上写到“……其上流所经俗号“响石潭”,水激石横,涛沫飞溅,奔流环绕自成瀑布形者,最为奇观……”,而现在“响石潭,潭已废,只空留一个名字让后人向往。流泉究竟如何地乱珠投盘,澄潭又如何地静影沉璧,只好付之阙如不得而知了”(康亦庄)。

而“浪漫红豆”的一篇博文让我们再一次回看下2016的响石潭:

从县城北行二、三十分钟,在去往石潭乡的路上,有个砖瓦窑,由此往北走二、三里弯弯曲曲的山路,就到了路的尽头。然后步行四、五百米就到响石潭了。这是一个干涸的河道,周围全是黄土,不管是土坡,还是山崖,不管是脚底踩的河床,还是眼中望到的土坎,全是灰黄一片。北方气候干燥,尤其是冬春两季,人们对雨水的期盼,不亚于对幸福的向往!高大的土崖,深厚的黄土,仿佛在向人们诉说着这里曾经的辉煌和气势,在整个河道中,曾经奔流过多么汹涌澎湃的河水!养育过多少代勤劳勇敢的小河人民!

……

再往北走,脚下一股细细的泉水在静静流淌,我们互相拉着跨过流水的沟渠,爬上一个窄窄的陡坡,大约二十米的样子,便到了梦寐以求的响石潭。当然,响石潭里已经没有水了,但我清楚记得,我那个赵同学写的可是真真切切有清冽的泉水,既然能叫响石潭,可见那水流之大,水声之大。这是一个相当狭窄的石缝,深约七、八米的样子,面对面能夹下两个人的宽度,石缝的壁是石化了的卵石,有几块较大的石头因耐不住千百年被压制的寂寞而探出头来。抬头向上一望,便是一线天了。

为什么能发出那么大的的声音呢?我暗自思忖:可能是水从六、七米高的地方流下来,冲到崖壁上伸出的石块上,发出的撞击和飞溅声,水落到地上的响声,加上洞内的回声,那声音一定会增大很多,成了当地有名的响石潭!响石潭也因它的知名度而给它所在的乡镇命名为石潭乡。响石潭虽然在冬春比较干旱的时节,不再流水,但它周围的泉水、小河流域这个母亲一样博大的胸怀依然不遗余力地奉献着自己的所有。

……

如今的响石潭敲响的不再是潭水的回声,而是小河水浇灌的小河酥梨的名声!相信我们的响石潭小河流域的酥梨会和当年响石潭一样蜚声四海,享誉全球!

2015年国庆回家:匆忙的喜悦

掐指算来时近两年未回安岳了,除了繁忙之外更大的一个险阻就是回家的交通。这次回家得益于互联网技术的发展,变得非常方便,这在两年前回家时候还是不成熟的市场,而现在已经是发展的非常成熟。回去的时候大人在58同城找的车,回来的时候是我在滴滴打车上面找的顺风车。都比单纯的赶长途客车便宜而且还能送到家门口,很是便捷。

回家前前后后总共有四天的时间,相信Coco的收获是最大的。在回家这几天Coco虽然2年前回家过一次,这是第二次了,但上次是三岁的样子,现在已经是4岁八个月了,已经忘记了上次回家的所见所闻,因此这次回家对于Coco来说则是全新的。在这里Coco第一次见到了谷子,第一次见到了小猪生仔仔,第一次在外公家剥玉米,第一次让外公背在背上。而在资阳参加大人侄女的婚礼,Coco第一次当了花童,第一次抢红包,哈哈哈。

第一天回家后和大人及家人去了大人的大姨妈家里,这里叫做大娘。这里的交通已经好了许多,但是坐在三轮车上面还是抖的厉害,以至于Coco到现在都是说不想再去外公家里了,因为路太抖了。在大娘家里,Coco见到了谷子,没有去壳的大米,我也是第一次见到这个。这里Coco第一次在树上摘桔子,而且这天吃饭的表现居然不错。我还在想Coco这次回家长大了,吃饭饭很乖了啊。可惜想错了,后面的三天Coco吃饭又是老毛病犯了,这段时间需要纠正Coco吃饭的不良习惯。回来的路上,我们走了一段路程后才坐上车的。走的路上,Coco拔了很多狗尾巴草,毛茸茸的像一个大刷子。

响石潭 响石潭

第二天外公家的小猪生崽子了,Coco第一次看到小猪生孩子,而我也是十多年没有见过了。小猪猪生了六个,Coco一个个的数呀数。后来外公杀了一个老母鸡中午煲汤喝,鸡是吊绑着杀的,开始Coco摸了摸鸡的尾巴觉得很好玩。后来晚上,Coco说她只是想摸一摸鸡咯咯的尾巴,不想让外公把鸡咯咯给杀了,Coco说着觉得好遗憾和不舍。中午我们开始剥玉米,Coco非常喜欢剥玉米,把爸爸妈妈也带动起来,我们一起剥玉米。外公家红薯最多了,这次的红薯很大的一部分,包括我们剥的玉米是用来喂猪的,外公家大大小小十多头猪的,还有一头大水牛。于是我们烤了好几个红薯吃,三个人乐滋滋的吃了红薯剥着玉米。这就是家的乐趣。

More...

父亲到成都过春节

父亲匆匆忙忙的来到成都,又匆匆忙忙的赶回咸阳,在成都匆匆忙忙的过了春节,又要开始新的一年劳作。本该春节回家看望父母的,现在都成了逆迁徙,父母在子女所在城市了。新的一年,小马快跑!祝福我们的父母身体健康,万事顺心。

响石潭 响石潭

2月9日和父亲母亲在湾湾里面转了转,带着父亲看了下湾湾的会所,和父亲一起在楼下打乒乓球,父亲和母亲在小区的健身器材上面锻炼身体。父亲开始来成都还有些陌生,渐渐的熟悉了。每次吃饭的时候父亲总是要叮嘱我们认真工作,踏实工作。新的一年,新的征途,加油!

More...

2014年春节,岳父七十大寿

在响石潭老家对于哪一天过生日印记不是那么的深刻,感觉过生日不会特别的在意。但是在四川,谁谁哪天过生日感觉是一件很隆重的事情,以至于每次我过生日,大人的父母都会问坐了几桌的客人。我回答没有啊,生日有什么过的呢。今年春节,大人父亲七十大寿,响石潭第一次见到四川的七十大寿过法,很新鲜很有讲究。

我们春节回去的时候已经杀猪宰羊了,下午和她们一起把鸭子的毛,这是刚宰杀的鸭子和鸡。在过寿的前几天下午,就会陆陆续续的有客人来了,大家拿着红包,放着鞭炮来到主人家的门口,主人家也要回敬的点燃一串鞭炮。响石潭负责收礼金,然后密密麻麻的登记在账本上,这些来的客人吃了晚饭后,要住在主人家。晚上放天灯,放烟花。

More...

礼泉苹果,十月红

响石潭八百里秦川养育着二百多万的三秦儿女。近年来,三秦儿女依靠果业的发展而不断走向富裕。涌现出许多果业大县,我们礼泉就是其之一。

八十年代初,礼泉开始大面积栽种苹果树,到现在全县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可耕之田都栽植了果树。

礼泉在发展,整个秦川也在不断前进。陕西苹果以其个大、质脆、味香以及耐储藏等特点备受国内外客商亲睐。

每年金秋十月,三秦大地到处都洋溢着丰收的喜悦,大家都忙着采摘苹果。

苹果中有的重大一斤多,红通通的挂在枝头。一位来这里收苹果的客商见到这番果个,忙说:“一个果子这么大,我们一个人只好和别人分着吃,不然就吃不完了”。

果子的质地、味道更是不容分说。我们秦川有香甜沁心的秦冠、富士,还有似醉似醒的带有浓浓酒味的黄元帅等品种。

对果子的贮藏人们更是下了一番功夫。摘果子时,人们将果把一个个的剪下来。然后再用发泡网套住,装在果袋中,再放入地下的果库中,这样才能保证果子的贮藏期。

近年来,全国各地苹果的数量日益增多。竞争也越来越激烈。为此,三秦儿女对于果树的种类也在不断改进,推出新品种。例如我们礼泉的礼富等。

More...

那些交农业税的日子

响石潭提到新年,人们总是和欢乐,幸福联系在一起。然而,在这欢乐中难免也参杂着一些悲凉,苦寒。

人们总是喜欢看电视里过新年,向往异地的生活。可是面对自己,却依然四顾茫茫,一贫如洗。近年来,家乡的人们大栽果树,一切希望寄托于果园。一家老少的生活费,全靠地中苹果树。

那几年,苹果一元一斤,果农心中乐啊!家家都盖起大瓦房,购买了三轮车、洗衣机、电视机。生活上衣食丰足。人们享受到脱贫的快乐。除夕之夜,爆竹声声,孩子们在一起高高兴兴的笑着跳着。从初一至十五,村中锣鼓喧天,声震八方。人们个个喜气洋洋一派生机。

几年后,随着果品数量的猛增,果价大幅度下滑。苹果价格历史性的转折到来了。那一年,价格一下降了一半,人们心中一阵凄凉。然而人们仍然希冀果品价格会再次上涨。这一年过年,人们仍然像往年那样兴奋。可是善良的人们哪知道,灾难正一步步向他们迫近。

More...

2013年安岳春节见闻记

2013年的春节是在大人家度过的,这是第三次在大人家过年。时间匆匆,大人觉得刚回到家就又已经离开了,仿佛一切未曾发生,但又似乎恒久存在,这或许就是家的感觉吧。

大年二十九已经是龙年的最后一天,四川这边的习俗今天已经是过年了。早上五点过便和大人匆忙的起身打的直奔五桂桥汽车站,是为:回安岳,如行军。摸黑起,已在途。好在虽然奔波,但是一路顺利。到了县城大人的大姐夫和侄儿开车接我们到了家里,新年开始。

第一:山路。当我再次踏上这里的土地,看着这里的山山水水,真的想说一句“山路迢迢,百草摇摇,问询人家,寒鸭呱呱”。看着窄窄的小道,虽然相比第一次走起来直冒虚寒,但依然非常谨慎。不到一米宽的马路,用石板高低不齐的搭建,两旁要么是不见底的水田,要么就一旁是石壁,一旁是深涧,比青城后山还后山。果真是“所谓马路,在水一方”,有人看到的是路,有人看到的是景。

第二:酒肉。第一眼看到的又是满桌子的菜菜,其实全部是各式各样的肉,我也喊不上名字来,总之没看到素菜,比如清炒土豆丝、莲菜、木耳、蒜薹、芹菜等等(PS:老家过年大抵如此)。唯一的一份豌豆尖,还是用鸡肉汤打的汤。而接下来的几天一直如此,有肉还不行,还需要有酒。真真印了那句“大碗喝酒,大口吃肉”。几天下来,特想吃素菜。

第三:糍粑。当天下午就开始舂糍粑,这是大人家乡的习俗。虽然我觉得舂糍粑是个苦力活,而且不咋个好吃,但是对于其他人而言则是美食。陈硕说我“不懂欣赏糍粑的美味”,老宋则指出糍粑的吃法“沾着鸡蛋液,用温油炸好后撒些白糖,相当好吃”。

响石潭

More...

370天:赳赳爷爷奶奶到成都

昨天2012年2月11日早上五点过赳奶奶和赳爷爷便乘坐火车从老家来到成都了。父母打的从火车北站过来这边,成都的出租也忒不厚道了。不给父母打票,而是直接收了30元钱。刚开始还要50元钱,经过讨价还价之后才降到了30元钱。要知道平时顶多20元钱,一般16元钱左右。这出租不耿直!

接到父母之后,我们便回到家。母亲喜欢干净,看到家里这么乱糟糟的变立马收拾起来。很多在我和大人看来无所谓的摆放,在母亲看来是不合逻辑,是不对的。于是我们的厨房灶台便又变的明光闪闪,干干净净了,呵呵。

母亲从家里带来了苹果,梨儿以及软香酥,这个也是家里仅有的一些特产了。除此便是厚重的黄土了。对了,母亲有一次和我在超市,看到超市的黑豆要十八块多钱一斤,觉得好贵。而我们那边去年开始一块多钱,后来五毛多钱了。于是,母亲也带了很多黑豆过来。大人还说准备带一些回去,让她父亲栽种呢。

赳赳见到爷爷一点儿也不陌生,这个大大出乎了我们的意料。母亲说,亲的就是亲的,骨子里面就是认识,估计就是这个理儿。下午我和父亲去把回程的火车票购买了。之后带着父亲走了很长的路,从同仁路走到宽窄巷子,再到天府广场,再到总府路到春熙路,到西南书城到盐市口,到人民公园,最后从窄巷子返回。

这是赳爷爷和赳奶奶这次来成都的第一天,也是赳赳回家倒计时的8天。8天后,赳赳就要和爷爷奶奶回陕西了。赳赳似乎也明白,眼里分明有着酸楚。

More...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