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沙尘的印记

  这几年扬沙越来越肆虐了,昨天响石潭给家里打电话。母亲说家里狂风骤起,沙尘漫天的啊。记得以前高中时候虽说也有沙尘,但是比起这几年倒也矜持许多了。

  记得高中时候大家伙一起在食堂吃饭,一阵大风刮来,食堂里面的碎屑便随风起舞,而我们则只好草草吃饭完,免得吃下混满沙土的米饭,那可就难以下咽了。

More...

陕西美食laowasa怎么写?

  昨天在西安的街道上看见有一家餐厅,招牌里面有一个字是黄应丽从来都没有见到的,这字就像是新造的字一样,在字典里面是找不到的。

  就像是陕西的biangbiang面一样,不但笔画比较的多,造型独特,而且还在字典里面找不到。到了陈述家,黄应丽问陈述哥哥,哥哥说这个字念sa是第二声的。

More...

风雪之中贴对联

  响石潭回家前在成都买了对联回去,大年三十那天飘起了雪花,于是在一片喜气洋洋的雪景之中,我们贴起了新春的对联,这可是全家总动员的哈。母亲和好了浆糊,爸爸给我扶着梯子,而我则负责贴对联哈,母亲还在一旁看对联有没有对齐。大人则是在一旁拿着手机照相呢,记录下那珍贵的时刻。

  去年离开家的时候,父亲开的蹦蹦车不小心把门框给弄烂了,这次回去响石潭发现门框已经修补了。但是去年贴的对联早已是荡然无存了,门神也是消失的无影无踪了,一年了,时光磨去了太多了的印记。如今,响石潭已经坐在了成都,而贴对联也仅仅是在一周前,但是仿佛已是很久很久。虽然刚刚从家里来,但又仿佛许久没有回家了。想家了,那份思念,那份亲情,走南闯北都在我的心底分分秒秒的萦绕着。

  看看贴对联时候的照片吧,让响石潭再次回到家乡。照片上可以看得到那雪花划过的痕迹,那就是岁月的无情。

响石潭贴对联

春节回家,堆雪人的乐趣

  响石潭这次春节回家,在大年三十那天下起了零零碎碎的雪花。和陈述从坟上回来后,雪花就渐渐的大了起来,到了初一早上,便是一片洁白了。对于下雪,父母担心的是路滑了,走亲戚开车就不方便了。对于我来说,则是久违的熟知了。而大人,则是极少遇到的胜景了,于是那份喜悦荡漾在新年的第一个清晨,我们堆起了雪人。

  堆雪人,大人说是自己生平第一次呢。于是乎,特别的高兴。甚至用手把雪块刨到了簸箕里面,然后倒在一堆。响石潭则负责把雪人给堆好哈。后来爸爸还找来了红纸,画龙点睛哦。雪人有了眼睛,鼻子,一下子就鲜活起来了。

大人写的百度

大人在雪地上面写的百度

响石潭弄的雪人头 响石潭堆雪人

响石潭在堆雪人中,将雪人的头安放在身体上。

雪人堆好,大人留影

雪人堆好了,大人和自己生平的第一个雪人合影哈。

礼泉的烙面,大人摊煎饼

  下了火车刚回到家,大人说她现在想到烙面就冒酸。刚回陕西礼泉还觉得烙面挺好吃的,可是没想到接下来的八天每天都要吃烙面,这一下子就给吃烦了,呵呵~过犹不及,不过响石潭还是觉得烙面好吃,尤其是妈妈调的汤,就是巴适~

  烙面是礼泉县著名的风味面食小吃,其制作简单经济实惠,为当地人所厚爱。礼泉家家户户都会做烙面,大人有幸看到了烙面的制作过程。原来礼泉烙面是四四方方一张钢板,架在用土坯堆砌的炉灶之上。

More...

儿行千里母担忧

  还没回家之前响石潭就张罗着弟弟照几张照片发给我,我过年时候带给父母看。弟弟在福建那边,由于是工程项目,春节不放假的。于是我想让父母过年 看看弟弟的近照哈。

  弟弟倒是照了几张,加上响石潭自己的照片有几百张,冲洗出来的话特贵,于是便带了电脑回复,父母直接在电脑上面看哈。本想弟弟拍个视频的,但是 时间太紧没有来得及。

More...

又是离开时,记忆陕西方言

  大人和响石潭回家也有六天时间了,今天就要乘火车离开家乡了。这时间也过得太快了吧,六天时间白驹过隙啊。明天的这时候就又回到了成都,开始新的征程和奋斗,日子就是这样的过着,一天天的过着。大人这几天也学会了不少陕西话哦~

  陕西是中华民族文化民族发祥地之一,相传汉字为“文字初祖”仓颉所创造。仓颉是陕西宝鸡人,出生于五帝时代,距今已有4000多年历史了。所以陕西方言得天独厚,博大精深。

More...

家乡的面条,一抹乡愁

  大年初四了,转眼回家有五天了。大人的那可怜巴巴的几天假期就要结束了,大人最喜欢吃的就是母亲做的锅盔了,其实还有更好吃的呢,那就是我家的面条哈。

  别以为响石潭家的面条只有一个种类哈,陕西面条的种类可多了。而且不同种类还有着不同的象征意义呢,当然口味那更是不同了。

More...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