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味儿时的生活

  今天在浏览网页的时候突然发现了自己家乡的一则民谣,这是响石潭儿时听母亲讲过的,记得那时候我们在果园里面,天空晴朗,一片蔚蓝。西望乾陵,东看昭陵,南观秦岭。

  母亲说薄太后塔特别的高,距离苍天也只有七八丈了哦。而父亲则急忙说顶天寺更是高的啊,直接把天磨得是咯吱吱响啊。我则在一旁望着天,冥想着。

More...

原来有这么多响石潭

  刚才无意中谷歌了一下响石潭,居然发现还有一本杂志也叫这个名字的。先前我有一次还看到有人办了一个农业合作社名字也叫响石潭,不过这些都是在我的家乡。

  咸阳日报上面刊登的文中指出《响石潭》于2005年创刊,为四开四版报纸。多年来,这张报纸为乾县热爱文学艺术的各界人士提供了广阔的创作和发表平台。

More...

祝福母亲生日快乐

  昨天是母亲五十岁的生日,按照大人家乡的风俗是应该大摆宴席,请各处亲朋好友欢聚一堂,其乐融融的喜庆一番,不过在响石潭家乡则没有这个风俗。

  虽是生日,母亲和父亲依然在田地里面劳作。上午我给母亲打电话时候母亲说正在果园里面,晚上时候我和大人一起给妈妈打电话祝福生日,妈妈感冒了。

More...

陕西关中端午节习俗

  今天是端午节,前天给家里打电话,家里正忙着收割油菜籽呢,这时候家里正是农忙的时候。我们那边在端午节没有类似赛龙舟的活动,一般就是弄些艾草,小孩子带花花绳呀之类的~

  第一个是带花花绳,我们那边都是小孩子戴的。端午节当天把彩色的线,一般是几种颜色的线合在一起的,拴在小孩的手腕、脚腕和脖颈上,这种彩色丝缕要戴到“六月六”才把它剪下来。还有就是几片布就得圆球形的花朵,忘了叫什么名字了,只记得小时候大人说这个不能落在别人家里,不然长大就是人家的花牛犊。呵呵,这句话响石潭可是印象深刻的很~

More...

陕西省礼泉县地图

  今天没啥流水账好记录的,就是看书,准备考试~响石潭今天在Google地图看了下自己的家乡,突然发现原来自己的家乡处在关中平原和黄土高坡的交界处啊~怪不得我们家那边都是上坡路啊~

  天降甘露,地出礼泉,那就是我的家乡啊~再具体些呢?呵呵,那就是礼泉响石潭啦~~看地图我们可以看到咸阳以及西安就在我们附近,那里基本是一片绿幽幽的平原,包括我们县城那里也是比较平坦的,而到了响石潭,那里就开始有些坑坑洼洼了~怪不得在礼泉县城读高中的时候县城的人觉得我们是山上来的啊~~郁闷~

More...

家书抵万金

  今天五一,哪儿也没去,闲散在家。昨天看了一部《南京 南京》倒也是心情几许澎湃,片刻之后荡然无存,生活依旧庸庸碌碌,往返而已。下午贴了五四青年节宣传画,傍晚给苏冬冬打了电话,晚上接大人回家,如此流水,一天作罢。

  入夜,无意间看到王小峰博客,是为不许联想,读过几篇,一副尖刻的记者形象跃然面前,诚如是。当然,不许联想,业已定调,响石潭倘若再言,便是想入非非也。今日天气尚可,本思可与大人成都某处参览一番,然思前想后,似乎无处可去,近郊倒有可取之地,但无不需要人民币,我等平民,还是节约为上。

More...

2009年母亲节是哪天

2009母亲节  每年5月的第二个星期天就是母亲节,所以,2009年母亲节是5月10日。响石潭第一次听说母亲节还是在大一的时候,当时班上好像是李慧娟提议说母亲节举办一个活动,当时我们想母亲节送什么礼物好呢?后来策划给家乡的父母邮寄贺卡。

  我们在制定了母亲节活动计划之后便发动了全班的58名同学都参与了进来,一起设计贺卡,我们班委选出一个最佳方案。最终大家采取了响石潭的方案,并在我们自制的贺卡上面写了关于非典的一些预防措施,以及母亲节的来历相关内容,当时是2003年的母亲节。我们全班集体穿着白大褂在高新西区校区那先合影,我们将照片一并寄给了家乡的父母。

More...

清明时节回安岳

  明天就是三天清明节假期的第一天了,今年是实行清明节假期的第二个年头,去年的这个时侯响石潭还在华西医院实习,其中有一天还值班了的,并且就在这个时候发生了“华法林”事件,呵呵,回想起来,这可是响石潭的一件糗事啊。

  下午给家里打了电话,父母在家里太辛苦了,一年到头也极少割肉,父母年龄大了,但是依然要进行着繁重的体力劳动,要供给我和弟弟上学,父母的身体也不如以前健朗了,我劝母亲平时改善一下生活,不要太节约了,我们不管读书还是工作不就是为了生活的更好么,如果身体不好了,就等于失去了最最重要的基础。

More...

正月三十燎花花

  昨天是正月三十,按照家乡的传统是要进行燎花花的。说起燎花花,响石潭已经是很多年没有经历过了。上次燎花花大概是是在初中时候了,此后高中以及大学再到现在读研都是在外地读书了,久违的燎花花,想你了。

  早上打开娃娃的空间,就看到他昨天晚上燎花花时候的幸福照片啦,呵呵。燎花花是关中农村的一种习俗,每年正月十五一过,村里的婆娘、女子们就从家里包袱翻出花花绿绿的布头,三个一堆、五个一团,坐在一起做花花了。

More...

琐记一个石潭的乡党

  今天看了党国的中学的一些回忆,回想起了很多以前的事情。有感而发,所以也跟着随声附和几句,权作调味。刚才在百度搜索了一下,关于党国的文章很多,不但基本都是我这里所得我说的石潭党国,东南大学毕业的巩党国。可以预见的两三天后,当我们再在百度搜索巩党国的时候,就可以赫然看见“神童巩党国”五个没有鎏金的宋体大字,那便是我的拙作了。

  记得还在小学的时候,村里人就说我们石潭出了一个神童,是在店头的,具体是谁大家都不知道,但是都传的邪乎,说这个神童一生下来就会说话,而且还说今天天要下雨,果然那天就下雨了。神童还具有甄别生男生女的功能,据说是说一个准一个。这些儿时的传说我之所以还记得很清楚,就是因为在初中的时候遇到了这位神童。

More...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