底盘下面滴答滴答,汽车漏油

#生活# 周日,本周毕。一、年检前天几乎是工作十多年来第一次完整的把24小时值班的一天补休给休了,解决了我的心头大患,汽车的保养和年检~~从2015年购买至今满六年,必须去线下车检。周五先开车去了典典养车,更换了机油(有很多项,可惜我只记得机油,其余的我根本叫不上名字)等等……同时委托典典的师傅帮我代为到郫都区车检处完成年检事宜。当然,以上这些需要多花钱自不必说,好事多磨,终于还是年检完成。中间有一...


三胎,内卷,躺平……做好自己

#生活# 上周把《生吞》听完了,比较压抑的一部小说,“坏人都抓不过来,好人还跟着犯错”,这句话时刻萦绕在耳畔,之前听了《无证之罪》,也是被骆闻的满满压抑所笼罩。爱奇艺看了电影《扫黑决战》,讲的是官商勾结,讲的是暴力征地,暴力催债。这周开始听《银行局》,讲的是致命存款。凡此种种,都有深刻的社会背景,是小说也是现实。这周二,六一儿童节。本想下午休半天回家陪孩子一起过节,没成想还是忙忙碌碌加班到七点过才下...


行千里,致广大

#生活# 重庆之行,虽然忙忙忙,但幸而第一天晚上还是得空出去走了走,夜色下看了看重庆的山山水水,品尝了重庆的热辣火锅,上一次近距离行走重庆还是在2015年,时隔6年之久。6年,沧海桑田。处处可以看到行千里,致广大六个字。起初不解,转而笑了笑,这不就是重庆两个字的分解么?让人过目不忘,相当有意义。住的地方外面便是长江,可以清晰地看到一半江水,一半草地,或许现在是属于枯水期吧。长江上面驾着很多座大桥,而...


说泥鳅

#生活# 春节期间妻子买了两袋泥鳅,每袋有十多二十条。一袋当时吃了,另外一袋放在塑料桶里,准备择日食用。起初担心泥鳅饿瘦了,就丢了一些馒头,肉末喂食。过了一个多星期,泥鳅活泼如常,也便喂养起来。转眼间已经两个多月,我们每天喂吃的,定期给泥鳅换水,它们倒也活的“自在”。当然,或许它们会非常“抑郁”,要不然为什么总会有泥鳅跳出桶呢?桶不大,泥鳅在里面或许觉得空间不足,或许觉得氧气不够,再或者觉得太寂寞无...


重启宣传科,技术不足勤来补

#生活# 五月一日,气温蹭蹭往上涨,今天成都20-31℃,开启了夏天模式。4月19日至今开启忙忙忙模式,上周只有周六一天假,也是在加班和带娃中度过。这段时间重启了宣传科,增加了一名同事协同开展宣传科工作。门诊工作人员也是发生了较大的变化,由于春节后同时离职造成的部分门诊岗位缺失也补充起来,人员队伍调整到位,五一后便是细细的磨合了。说到宣传,重点是录制了三段视频,一是讲述成都老城墙的历史,二是讲述机构...


我愿做一棵胡杨

#生活# 周末,一周很快。虽然经历着同样的365天,但人人不同,每个人的感受千差万别。同一片海,同一抹绿,千人千面,各有所思。人世间烦恼云云,唯有返璞归真,才能最为简单,无所羁绊和焦躁。曾几何时,我开始不再愿意记录工作本身,不再去愤青般的吐槽,虽然几多愁思但又转而淡淡一笑,也罢也罢。几多时分,不着笔,不码字,便会嘈嘈切切错杂弹,继而想到,静心还是精心,勤思方能自觉自证。紫金陈前几天在无意间在喜马拉雅...


这世界不曾有我,这世界不曾来过

#生活# 今天24小时二线值班,上午翻了翻《菜根谭》,后来下单买了上海古籍出版社《禅境丛书》。这些年乱七八糟的书断断续续看了一下,从大学至今也买了很多书籍,有历史的,有励志的,有国内的,有国外的。渐渐的,发现好的书籍其实就在传统文化当中,现在很多的快餐式书本,其实就是对古人很多智慧的阐释和解读。甚至国外的各类管理书籍,很多貌似高大上的理论说法,其实中国古人早就深谙其理,都已经言简意赅的予以总结。今人...


人间至味是清欢

#工作# 清明第一天,今天在家,明天是24小时值班。这周很忙,当然,哪周不忙?这一周上海市黄浦区政协程霄玉副主席一行7人,莅临青羊区新华少城社区卫生服务中心考察,就青羊区在人才队伍建设、信息化建设、学科建设等方面进行交流沟通。同时联合四川省人民医院全病程管理中心,于2021年3月30日下午举行糖尿病视网膜病变筛查健康知识培训及义诊活动。期间,参加房颤抗凝社区多中心项目的培训以及科技进步奖申报讨论会等...


崇州市五星村,春日秀美,活在当下

#生活# 周四,昨夜下了一场大雨,早晨起来空气分外清爽。今天单位组织外出拓展,奈何工作太忙本没有报名,最后在领导的劝说下还是参加了。拓展活动自不必说,核心是提升团队凝聚力,同时进行了党建知识竞赛问答。除此之外,今天给我最大的感受是一个字“慢”。此次活动的地点在崇州市的五星村,这里之前是贫困村,2013年党中央作出精准扶贫战略部署,五星村被确定为省上定点扶贫对象。近年来,五星村建设坚持“景农一体村庄·...


坐着高铁去上海,那些博士……

#思考# 踩着那条熟悉的道路,我再次走进了校园。读研究生期间,虽然学校寝室的住宿费交了,但是始终没有住进去,而是在外面租房子。当再次走进学校,想去自己寝室看一下的时候,惊奇的发现原来的寝室早已物是人非,变成了新冠的集中隔离点。寝室里面的同学也不知道去了哪里,于是急忙打电话问。第一反应想到了同寝室的李银超,突然意识到他已经去世了。于是拨打强江涛的电话,才知道寝室从一楼搬到了四楼。于是顺着楼梯往上走,走...


‹‹12345678910››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