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年初一,带着口罩过春节

大年初一,蓉城,多云。今天街道清静,三三两两车子驶过,声音分外清楚。估计很多人和我一样,初一宅在家里。中午戴着口罩去了永辉超市,采购这几天的干粮。超市里面人也比较稀少,2020春节,不一样的年。

今天四川省已经有28例确诊患者,青羊区也有一例。成都很多博物馆和景点关闭。虽然没有在岗,每天还是会接到几个电话,随时待命,随时相应。超市里蒜薹一斤快要五十元,贵。买了一些蔬菜后,晒着太阳,走回家。路上每个人都带着口罩。

昨天的春节联欢晚会从头看到尾,很多熟悉的面孔没有再出现,比如冯巩、蔡明、潘长江……总觉得缺少些什么,似乎看到他们才是真正的春节联欢晚会。杨紫、易烊千玺、张天爱……突然觉得不知不觉已经到了另一代人。江山代有人才出,一代更比一代强,这就是滚滚的历史。


2020,新春快乐

大年三十,这段时间似乎在梦游,终于到了春节。面对疫情,我们绝不退缩。

博客其实就是个人的一个侧面,反反复复的折腾,甚至于不知道何处停留。耳畔回旋着两个字“格局”,我的简单理解就是看待事情的角度,自己的立场。有人说,格局要高,要想做的更好,就要准备好牺牲更多。我想,再过十多年,或许我也会有如此的感悟。


健康是福

2019年还有两天,即将迎来2020年。这周一个字:忙,单位工作忙得不可开交,请了一天半的假期,照顾住院的Coco妈妈。年初,希望2019年走出舒适区,结果全年处于“不舒适”区,不断蜕变,愈加坚韧。

这是Coco妈妈第五次住院,第一次是Coco出生,此后四次都是因为子宫肌瘤住院。做人难,做女人更难。现实就是如此,能做的只有面对。在手术室外等了6个小时,这期间内心百感交集,既紧张惶恐又希冀憧憬。

不可名状似相识, 心绪烦乱无尾首。 手术室外人如织, 谁家欢喜谁家愁。


张开嘴巴,尽情打哈欠

昨天信步成都大街小巷,依然满眼的银杏叶。估计再过几天就都雨打风吹去了。特意拍了一个近景的黄绿色,总觉得生活中要有土黄色的浑厚,也要有新绿色的鲜活。这段时间,工作开始进入加倍的忙忙忙当中,除了面对还是面的。给工作也配置一个云加速,动起来!

沿着中同仁路往下走,市妇幼保健院斜对面有一块厚厚砖墙砌成的防空洞。曾是四川省防空指挥部:

抗日战争时期成都遭日本侵略者轰炸31次,共计死1762人,伤3575人。为了对付日军的空袭,在这里的城墙中修建了约170平方米的防空洞,现在是城墙遗址保存。

上一次去枣子巷比较匆忙,这次仔细阅览。社会主义学院外墙上有近代成都名医介绍,其中有成都中医药大学首任校长李斯炽。30年代初期,国民党政府扼杀中医,推动“废止中医提案”,李斯炽倡导并组建医药学术团体,创办国医学院,为中医事业做出重要贡献。


此刻成都,一种淡淡的美好抚触心头

此刻的成都,分外妖娆。走在成都大街小巷,处处银杏闪耀着靓丽的黄色,满城尽带黄金甲,醉喜这种黄绿黄绿的颜色。锦里西路,马路两边都是银杏树,人行道上面铺满了银杏叶。一阵风吹来,银杏叶纷纷扬扬,半空中兜个圈儿,落到地上。

马路对面,几个年轻人正架起相机,记录这美好时光。车辆匆匆,驶过童话般长廊,畅游谁问金光道,铺锦可知一寸丹?径直来到百花潭,喜欢紫红、橙黄加上砖红色组合,层次分明而又不失纯真感,一种淡淡的美好抚触心头。


镜子不同,世界的投影也不同

下面是昨天在《5分钟商学院》里面看到的一句话,突然醍醐灌顶,可以理解并破解目前的工作中的诸多困惑和难点。过去两周直到今天,自己一直被感冒包围。开始还非常卖力的吃药,结果没有起色,于是放弃吃药病情反而逐渐好转。困顿而生病的两周,似乎明白了很多。

我们要理解,眼中看到的世界并不是真实的,而是真实世界在我们心中那面镜子上的投影。镜子不同,世界的投影也不同,所以不要追求投影。相反,应该尊重观点的差异,感激团队的多样性。从价值的角度来看,如果两个人的观点完全相同,那么其中一人,必属多余。

第一,身体是革命的本钱。这段时间生病,身体急转直下。严重时动一下都大汗淋漓,走路晕乎乎随时要摔倒。回顾下这几年,完完全全的没有锻炼。每天的任务就是工作再工作,加班再加班。没有很好的给自己留空,失去了独立思考,更没有锻炼身体。

17年时候办的有健身卡,几乎没进去过,还超级勇敢的办理了两年的卡,想想也是无知无畏。接下来需要每周坚持锻炼身体,需要让生命灵动起来。工作不是人生的全部,缺乏了健康的体格,一切的一切都是枉然。要动起来,强壮起来,文明其精神,野蛮其体魄!


青岛崂山,不知道这个人是谁……

当很久没有更新日志,一般是生活和工作遇到了大的冲击,需要静下心来梳理思路,无心码文字,不知从何说起。

岳父去世后第二周到青岛参加中国社区卫生服务发展论坛;第三周母亲晕厥住院,现已出院;妻子将住院手术,未知的不安;领导要求科室主任搁置科室管理,定时接诊,自行解决绩效难题,加班已无底线,不知何去何从;上周还了部分房贷,卡里剩下三位数,拮据异常


回石潭,故乡那份凝重的美

上周四到周日(8月23-26日)四天,时隔三年回了趟故乡,全家团聚。感觉可以码很多文字,比如故乡,比如故人,比如故事……16年前父亲刻在院子核桃树上的文字依稀可见,仿佛在默默讲述着这里发生的一幕幕。

院子里面孩子玩的泥巴,曾几何时,我也这样玩过。在农村,我们可以找到何其相似的童年。在城市,一片电子化设备,无数各类考级补课中,似乎童年从来都是一个笑话。小时候玩泥巴,摔狗狗炮。


三周年祭奠,这里分明是远行的根

这次回家的主要原因是大妈(爸爸的哥哥的妻子)去世三周纪念。在老家人去世后一年一祭,连续三年,分别叫作头周年、二周年、三周年。三周年最为隆重,亲朋好友都来纪念,常有戏剧、电影。


一周琐记,公交车上面那个奇怪的老爷爷……

周日,一周毕。记录一下哗啦啦的流水账!

上周六(8月3日)和青海学员一起在三圣乡那边召开了毕业总结会,青海学员为期六个月的成都进修即将结束。任何学习都是一个教学相长的过程,对于基层的社区卫生培训基地更是如此。青海同仁在分享学习收获的同时又给我们的教学工作提出了宝贵的意见和建议。此刻,依稀记得三月份在绵绵阴雨中在火车北站接青海老师的情景。

部分培训师资和青海同仁合影


‹‹12345678910››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