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石潭,故乡那份凝重的美

上周四到周日(8月23-26日)四天,时隔三年回了趟故乡,全家团聚。感觉可以码很多文字,比如故乡,比如故人,比如故事……16年前父亲刻在院子核桃树上的文字依稀可见,仿佛在默默讲述着这里发生的一幕幕。

院子里面孩子玩的泥巴,曾几何时,我也这样玩过。在农村,我们可以找到何其相似的童年。在城市,一片电子化设备,无数各类考级补课中,似乎童年从来都是一个笑话。小时候玩泥巴,摔狗狗炮。

三周年祭奠,这里分明是远行的根

这次回家的主要原因是大妈(爸爸的哥哥的妻子)去世三周纪念。在老家人去世后一年一祭,连续三年,分别叫作头周年、二周年、三周年。三周年最为隆重,亲朋好友都来纪念,常有戏剧、电影。

一周琐记,公交车上面那个奇怪的老爷爷……

周日,一周毕。记录一下哗啦啦的流水账!

上周六(8月3日)和青海学员一起在三圣乡那边召开了毕业总结会,青海学员为期六个月的成都进修即将结束。任何学习都是一个教学相长的过程,对于基层的社区卫生培训基地更是如此。青海同仁在分享学习收获的同时又给我们的教学工作提出了宝贵的意见和建议。此刻,依稀记得三月份在绵绵阴雨中在火车北站接青海老师的情景。

部分培训师资和青海同仁合影

母校、故乡,乃至当下,时光荏苒,不容懈怠

哗,两周毕。一周看一本书确乎如大家所料,不现实,各种事情不期而至,打乱了原有阅读节奏。或许,退一步,坚持阅读就是。渐渐的,我确乎不能给自己再定义为“忙”,因为现在的各种忙碌是为了将来不再忙碌,但也真真的每天大约12个小时放在工作上。

这两周,看望研究生时期的导师以及在乡下的岳父;完成宣传科初步构架,以及持续变革的公卫工作。导师在省医院住院,和同门一起探望。在省医院,大家聊到肾内科,谈到医联体,很多10年前片段,在我脑海中不由自主奔跑。路过母校时,信手拍照。

(成都中医药大学首任李斯炽校长,我们的铜像校长)

走进浣花溪:八月秋高风怒号,卷我屋上三重茅

7月8日晨,昨晚赶在十二点钟前阅读完了《能力陷阱》一书,书籍确乎前行路上的明灯,这段时间的很多困惑豁然开朗。

昨天Coco完成了本年度跆拳道考级,这次考过就是红带。考试结束后一起去浣花溪公园,距离孩子上次来这里已三年。这次变化很大,诗歌韵味更浓了,杜甫身影更密了。穿梭在竹林之间,冷不丁就会出现一个瘦骨嶙峋的铜塑,似乎穿越在“古道西风瘦马”当中。

浣花溪是成都最著名的公园之一,较之其它,这里清雅许多。不管是花朵,或者水流,都能够给你带去一阵脱俗之感。公园里每一处都进行了精心设计,多年之前看到的卵石河道都已是亭台水榭,搭配着阴沉沉的天气,倒有着几分水墨田园风光,只是纷飞的蚊子有些讨人嫌。

知幻即离,离幻即觉,忙碌的六月最后一周

7月1日,不忘初心,党建引领,健康护航。

上周周末很忙,没时间码文字,今晚忙里偷闲补记一下。周六去了乐山,进行《新形势下如何做好市域、县域基本公共卫生绩效考核暨基层综合能力提升》授课。我主要讲的是家庭医生团队建设、家庭医生医生签约以及家庭医生绩效考核部分的内容。这是第一次去乐山,一路也是颇为折腾。上一次类似这样乘车,还是将近10年前去雅安。

 

本计划是下午六点过的火车,五点半下班赶过去时候已经晚了,来不及赶车。于是利用各种抢票软件抢票,但都无果。幸好还有从新南门汽车站到达乐山的长途汽车,于是乘坐长途汽车两个多小时后到达。这次授课的学员来自内蒙巴彦淖尔市临河区以及四川和重庆等地,一天的学习不仅收获知识,更是结识同道。

天姿国乐职业女子民乐团,献给父亲节,夏日的问候

父亲节,昨晚和孩子参加“献给父亲节,夏日的问候”主题音乐会。四川交响乐团出品,天姿国乐职业女子民乐团演奏。孩子在学琵琶,之前还是陪孩子听过一两场音乐会。有在四川音乐学院进行,也有在东郊记忆那边,以往都会觉得音乐会漫长而催眠。然而昨晚的音乐会却是头脑清晰,意犹未尽,觉得时间怎么那么短。

 

此次表演主题是“夏日的问候”,主持人语言抑扬顿挫,柔情满满,颂扬慈父爱,陈情游子心。主持人有一句描述父亲的话,此刻依然回想耳畔。父亲“一手举着生活,一手牵着寂寞”。父亲的形象总是那么高大,托起了整个家庭。父亲的形象又总是那么沉默寡言,一个人独自抿着酒,不言不语。

管他天下千万事,闲来轻笑两三声

昨晚蓉城飘落了淅淅沥沥的小雨,雨水冲刷后的天空分外的湛蓝。抬起头来,想到了“寂寞嫦娥舒广袖,万里长空且为忠魂舞”。

这是母校成都中医药大学的天空,上午因为工作缘故再次回到母校。很荣幸和大咖交流学习,听到很多陌生的名词,如:基因组、表观基因组。我使劲的听着,跳出舒适区,首先要满状态的迎接新事物。同样的中医体质辨识,同样的一个事情,每个人站的角度不同,视角就会有差异。换个视角,可能打开新的一扇窗。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