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国庆,且看国庆升,又访都江堰

响石潭今年国庆第一天,全家一起去天府广场看升国旗去了。用大人的话说这是在圆我的梦,或许是吧,但也是给Coco上一堂爱国主义课程哈。大学期间,每年国庆都有同学去天府广场看升国旗,可是自己总是心动却没有行动,因为各种原因从来就没有去看过升国旗。这次我们五点便起床了,五点十分左右打滴滴到了天府广场,到的时候已经排了很多人,于是跟着排队。本以为是六点升国旗的,这时候天还是黑乎乎的,五点五十时分排队人群进入了天府广场国旗四周,这里已经被警察叔叔围着,我们站在边上守候着升国旗的庄严时刻。

到了六点,人越来越多,已经是里三层外三层,最前面一层都是小朋友。六点并没有升国旗,天开始逐渐放亮。急忙百度,发现到七点才升国旗。结果好不容易等到快七点的时候,Coco已经困得不行了,趴在大人的肩膀上面睡着了。到了七点,整齐的仪仗队进入大家视野,一股莫名的激动袭上洗头,大家在注目礼中高唱着国歌看着红旗冉冉升起。那一刻,每一个在场的人都是无比的自豪。国旗升完后,大家都已经是双腿麻木,急忙找个地方坐了一坐。之后拍照时候Coco醒来了,虽然升国旗时候睡着了,但是参加就是一种经历。

人们纷纷拿着国旗在天府广场合影,都在记住这伟大的时刻。之后,又去了东区音乐公园。这个地方也是向往很久的,不过去了后发现也就这样,没有什么特别的感受,估计是因为去的比较早,很多店铺还没有开门的缘故,感觉不出来什么特别的。或者是因为去过北京的798,所以有意无意都进行对比,相较而言,这里就逊色许多了。

国庆第二天,我们去了都江堰。这里也是一直想去的地方,人特别多,处处都在排队都在人挤人。看了一通下来,对于原来宏大的水利工程有了一个更加直观的认识,反而失去了那种气势磅礴的崇敬感,或许自己还是缺乏足够的对古人的敬畏之心吧,还没有真的了解都江堰。

More...

回家,那份质朴的祭奠

响石潭前段时间回老家,见到了很多亲戚,有些已经将近20年没有见到过了。记忆中的他们都还是中年人,而这次见到分明知道他们都老了。有的已经七十多岁了,有些已经满脸皱纹两鬓斑白了。想想也是,父亲明年春节就要满60岁了,他们这一代人基本都步入老年了。大妈下葬是在周五,周四上午我上班到了9点之后便急急忙忙和大人乘机回老家,还好一切顺利,下午两点就到了家。这是大人第一次参加关中的葬礼,我上次参加都还是舅爷去世三周年的时候,距今也是有十多年了,几乎已经淡忘了丧葬了流程。

当天下午回去就急忙穿好丧服,和孝子们一起到南岸地奶奶的坟头上香。之后回来一直在灵堂和东墁十字路口来来回回,迎接原来奔丧的亲戚。晚上在灵堂便是三叩九拜,我第一次被这浓重的丧葬习俗所震撼,在想想电视里面的拜祭黄帝陵,我们都是在用最浓重的礼节在祭奠我们逝去的家人。由于跪在高音喇叭旁边,我的耳朵后来持续耳鸣,直到现在夜深人静的时候还有有些耳鸣,不过较之当时已经减少了一点。周五上午到南岸地下葬,五队的领居男的都在抬棺灶。记得以前抬棺灶的都是村里的年轻小伙子,现在村上几乎没有年轻人了,抬棺灶的基本都是四五十的中年人。

下葬过程不表,回来后家人聚在一起开了一个所谓的常委会。这也是七个兄弟有史以来第一次聚在一起,虽然讨论的事情没有按照预计想象的那样发展,但讨论就是进步,很多事情一步步做就到位了。这也是父亲和两个哥哥很多年的难得相聚,下次再聚已经不知何年何月了?所以能够留下一段图片记忆辨识非常珍贵的了,记得当时陈述提议大家合照,可是后来都忙着做其他事情去了,合照也便没有成行。在大家讨论的时候我拍了几张照片,于是我便将两张照片合在了一起,尽可能让大家都同框。于是可以看到父亲三兄弟,下一辈的我们七兄弟(我在拍照),还有三妈家的两个姐姐。 

More...

追忆那故乡的老房子

响石潭事情一多,人就会变得慵懒。这不,9月份至今几乎没有码文字。9月份回家再次到阔别已久的老房子看了下,上一次印象中是在2008年春节时候了,至今已经有8年多没有再进去看过。这里是我儿时居住的地方,基本在这里居住到了1996年我初中开始的时候。家门口已经被邻居开垦成为了菜园子,顺着小道进去。头门的锁不知何时已经被人撬开了,门是虚掩着的,用手一推便咯吱咯吱的开了。

和邻居家相邻的一面墙已经倒塌,长了很多野草野树。印象中总觉得这个屋还是比较大的,现在看看已经荡然无存的磨面的那个位置,感觉是那么的小。原来梨树的地方有一个大坑,是雨水陷下去的。两间房子一个厨房,尤其是厨房已经是摇摇欲坠,不知道还能撑几天,感觉随时都要倒塌。厨房后面08年回去时候还有一个大洞,可能是以前地主家的通道,这次回去已经被填了。我到了奶奶的房子看了看,布满了蜘蛛网,上次回去时候这里面放的还是给大妈置备的棺材,没想到这次大妈已是阴阳两隔。看着昏黄的房子,我渐渐的回想起以前的点点滴滴。是那么的琐碎而不成系统,但又是那么的值得回忆。

记得小时候我是和奶奶在一个房间里面住的,每天晚上都要到爸爸妈妈房间看完了动画片后才到奶奶这边睡觉。小时候最喜欢……写在此处发现一个很奇怪的现象,以前觉得我对小学的记忆几乎是0了,什么都想不起来了。没想到现在对于很多时候竟然逐渐回忆起来了,而且是那么的清晰,呃,这是老了的意思么。奶奶房间印象最深刻的一个是我趴在窗户自己弄一个白纸,自己做皮影戏玩,还经常从窗户翻进来翻出去的玩。再有,就是奶奶去世前就在这个房间,那是在20多年前的事情了,岁月就是这么的快。

家里那个梨树已经不在了,那个苹果树也不在了。这两个树很有意思,梨树是一个雪花梨的树,梨长成熟后非常的黄,但没成熟之前硬邦邦的不好吃。我经常爬到树上去玩,拿个竹子干干打梨吃,感觉现在都还能回味起来那个雪花梨的味道。那种有一个大虫眼,有些烂了,但又香香的味道。苹果树是在粮仓的地方,以前粮仓在奶奶房子旁边,后来拆了搬到了厨房旁边。记得在那个苹果树和厨房门口之前绑上一个绳子,可以荡秋千。院子里面还有一个大桐树,那是后来才栽的。以前院子里还栽了石榴树,不过后来都死了。

More...

中秋,月圆,2016

响石潭生活中总有几杆秤,人心里总有一张网。时时刻刻我们都在称量着,方方面面我们都在网里面迷失着。

中秋,月圆,2016。

今年以来已经有4位同事辞职了,从第一个张茜开始,之后曹亚兰,再后来向宇凌,一直到最近的唐世伟。如果说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这个一点也不假。大家都在筑造着各自不同的人生,就像你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事情一样,你也无法预测恍然间又会有哪些同事离职。其实我一直想建立一个全科离职员工的联席制度,虽然大家不在一个单位奋斗了,可是否可以在一起定期聚聚。任何一个人都是希望生活过的更加美好的,既然离职肯定有不得已的苦衷,既然离职肯定有相对更适合离职者本人境况的更好选择。不过,想想也就只能想想。因为,悲催的事实告诫自己有些时候做多了不见得是一件让人兴奋的事情。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一亩三分地,我们都想经营好自己的那份田地。有句话叫做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有时候我们路走不通的时候,无法发挥更多的能量去做更多的事情的时候,或许就只能是退而求其次,做到穷则独善其身。只不过做与不做,都需要思想到,需要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有时候积极与消极是如影随形的,我们不知道如何去丈量自己的情绪到底属于积极还是消极,但我们始终是要充满饱饱的能量。

More...

阔别十四年的礼泉一中

响石潭时光的车轮几经碾压,已经到了2016年9月11日。想起15年前还在高三,那天早上六点过天还没有大亮,我们便在操场上面跑步。记得雒武超边跑步边说美国大楼被炸了,这是他天快亮时候听收音机听到的消息。按照时间推断我们应该是9月12日早上跑步时候知道这个消息的。高中时候,手机那是稀罕物品,武超以及师鹏辉有一个BB机已经是非常牛叉的了。前几天因为大妈病逝下葬,我时隔三年再次回到了老家礼泉。抽空再次到一中走了走,已经有很多很多年没有进去了。记得有一年想进去,被敬业的看门大爷给拦住了,只能遗憾的回望一下。

这次回去很幸运,和大人佯装高中生径直走了进去。或许应该有一个制度,能够让毕业的学子可以有机会回到母校,而且是正大光明的进去。走进校园,有一种莫可名状的情感袭上心头,这里是曾经待了三年的地方,一切那么的陌生,感觉这些就只是在梦中才出现过而已。而切切实实,我是在这里度过了三年的。很多人和事已经记忆模糊,甚至完全把清除出了记忆。走在校园的大路上,我使劲的回想着这里发生的一切,希望能够有记忆证明我曾经在这里读过书。但很遗憾,残存的记忆真的很少很少。而即便是到了大学,我后来有网络日志可以追忆,但都会觉得那些回忆是如此的飘渺和不现实,人生如梦,或许就是这样。过去的就让他滚远些,何必在意何必追忆! 

进学校后,我和大人来到了以前的小操场,这里是升国旗的地方。站在东南角落,看着从瓷砖格子里面长出来的小草。我告诉大人,我记得这里是我当年栽下的。我们用小木棍把瓷砖孔里面的泥土挖开,然后把小草载进去,再盖上土。不过我已经记不得我在高中是几班了,高一五班?六班?还是高三二班?记得就是在这个升国旗的地方,我获得一份特殊的荣誉。用泥巴做了一个手,然后得到学校手工比赛的一等奖。这次回老家,家乡人都说Coco喜欢做手工简直就是从了我啊,和小时候一模一样,喜欢用泥捏人人玩,捏的捏人还有模有样的。

More...

忙碌而又空空的七月

真的觉得时间是一蹦一跳的往前走的,不过7月份的时光确乎停滞了许久,感觉特别的漫长。7月份也经历了许许多多的事情,有回忆有遗憾更有畅想。7月2日进行了2016年青羊区公招考试的面试,因为有了2015年的教训,心里几多紧张,完成考试之后便准备着7月4日到9日期间重走长征路,健康阿坝行感悟。7月9日下午回到成都,之后便开始准备17日的副主任医师专业知识考试,17日参加公招考试的体检。18日开始准备新的一期培训办班,开始启动有一年的居民卫生利用国家调查项目。25日这周开始准备又一次的上级检查,以及开始培训班。事情真真很多,但也充实。期间,还迎接了国际友人到我中心的参观交流。

响石潭 响石潭 响石潭

昨晚上全院二级班子开会讨论直到凌晨12点过才结束,大人过来接我,我笑着说这可是我参加过的史上最长的一次会议了,长达8个小时。不过讨论形式会议,类似于头脑风暴式的交流其实很有意义,也非常新颖,能够极好的就目前存在的问题进行梳理并得出合理的解决方案,这也是家庭医生团队工作所需要具备的一项基本技能和素养。现在我的眼皮都还在打架,打架啊打架。回顾下这段时间的科室工作,似乎又是觉得有些徘徊。我们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团队,我们需要什么样的人才,我们应该具有什么样的绩效管理?

More...

重走长征路,健康阿坝行感悟

响石潭我于2016年7月4日到9日期间参加“重走长征路,健康阿坝行”大型健康公益活动。此次活动由四川省卫生计生委基层卫生处主办,四川省社区卫生协会、阿坝州卫生计生委、四川省医疗卫生服务指导中心党总支等承办。来自四川大学华西医院、四川省人民医院、四川省妇幼保健院、成都市青羊区新华少城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成都市高新区合作社区卫生服务中心、自贡市自流井区新街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德阳市旌阳区旌西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德阳市旌阳区泰山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25名专家在五天的行程中,在七盘沟、川主寺等医院开展义诊和对口帮扶工作,涵盖全科、消化内科、呼吸科、心血管内科、妇产科、内分泌科、儿科7个专业。

此次活动虽然只有五天时间,但对我来说无疑是一次精神和心灵的洗礼,是对“两学一做”学习教育的进一步深化和理解。作为一名全科医生,我们我们不仅要掌握精湛的医疗技能,更要有一颗仁爱之心,要能够将我们的所学用在人民群众健康谋福祉上面,要能够时刻把为人民服务挂念在心头。五天的行程,我们分别去了汶川县七盘沟社区卫生服务站、松潘县中藏医院、若尔盖县阿西乡卫生院、阿坝县贾洛镇中心卫生院以及红原县安曲镇卫生院义诊。对于这里的交通、医疗以及民俗有了一定的认识和感悟,对于红军革命前辈过草地的艰难岁月和革命精神进一步加深了认识。

一、交通。为什么要把交通放在第一位来说?五天的义诊,除休息外,如果说义诊时间占40%,那么在路上的时间至少占了60%。从成都出发遇上大雨,一路在瓢泼大雨中行进到了汶川七盘沟。之后几天基本是上午2个小时左右驱车抵达义诊地点,三个小时义诊,之后又马不停蹄的用四个多小时开车到下一个目的地。从成都到汶川一路上过了很多个隧道,都是石头山中穿凿出来的隧道。如果说一桥飞架南北,天堑变通途。那么这里的隧道丝毫不亚于“桥”,有的隧道长达几公里。从汶川到松潘一路上经过了很多大山,汽车行驶在山谷之中,四周的峭壁上面随时都可能有滚石落下。有时候可以看到一整面的山体滑坡,有的是八年前地震后尚没有恢复的光秃秃的山,有的则是近来才滑坡下来的,可以看到很多碎石堆积,甚至烟尘滚滚。而从松潘进入若尔盖开始,便是茫茫的大草原了。一开始对于草原对于牦牛非常新奇,后来几天也渐渐的习惯了。

More...

让我们的生活精致一些

响石潭时间恍惚间便又是一周,昨天和大人畅谈了许多,发现彼此沟通确乎减少不少,不管是家庭、个人还是孩子的教育,大家缺乏的是足够的沟通。每天忙忙碌碌的工作之间,是不是也应该给我们的心留一点休息的时间,让心也能够好好的对白一下。昨天下午参加Coco的幼小衔接的讲座,听老师讲了许多关于孩子教育的知识,感触颇多,很多正是我们教育孩子所存在的误区,而这些误区有些我们已经意识到了,但是苦于没办法不知道如何去纠正。有些则是我们没有意识到的错误,比如我们的负面情绪,比如我们对于孩子的指责等等。

上周上海培训,感受挺多的。这座城市的精致,足矣让我们倾倒。而实际我们的生活中确乎少了一些精致。每天忙忙碌碌的上班下班,时时刻刻紧绷的大脑,少却了生活的灵动性,徒增了几多的烦恼,而这就是生活质量的下降。徜徉在上海的大街上,你会发现即便是一块绿地,也是设计的如此精美。绿地里面有座椅,有健身设施,还有篮球场,甚至旁边就有篮球可以出租使用,这些人性化的设施,让你发现城市里面虽然人如龙车如马,但是内心静谧了许多。再看看人行天桥,当我们蹒跚着脚步登上最后一级台阶时候,发现天桥上面的路面是塑胶的,踩上去软软的,疲劳也瞬间减少了很多。

 城市里面很多的古建筑,这种古不是搁置在博物馆那种尘封的古老,而是古为今用的那种生活气息。很多房屋都是解放前的房子,但至今依然在使用,而且一点也不逊色于现代化的高楼大厦。而在长宁新华培训的几天,培训的内容也都较为实用,培训过程简单质朴,没有冗长的开班结班仪式。简简单单的几句话语便有了开头和结尾,在日益繁杂的今天反而显得那么的纯美。或许是对于我们培训工作的一种“累”,觉得长宁新华培训期间没有点名没有签到,甚至没有积分没有考评没有奖励的原生态培训方式也是那么的自然不做作。学员学,老师教,就是这样。

More...

宁静以致远,上海之行

2016年4月16日06:51:09,五天的上海之行今天就要划上一个句号,相比于前面五天每天的忙忙碌碌外,今天下午登机回蓉之前我更愿意用键盘记录下我内心的感触,我愿意静静的坐在这里,哪里也不去。到上海学习的机会可以说已经发酵了好几年,但总是各种阴差阳错没有能够成行,这次是看到上海长宁新华的签约培训于是主动向院部申请,故成。从星期一开始至今,五天的学习除了白天在长宁新华认真培训,积极互动外,晚上和上海朋友的相聚亦是非常难得。三人行必有我师,学习一方面是在培训课堂中,一方面是在培训课堂外。和智者对话,你会觉得自己的浅陋,但同时也能够给你以启发,能够净化你的心灵,让你充满浓浓的正能量。这不就是这次上海之行的初衷么?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也正是此时此刻的最好心声。

这篇日志暂将培训放在一边,品味下过去的五个夜晚。4月11日中午低沪,当时在微信朋友圈分享了到达虹桥机场的动态。高中同学L,大学校友D以及通过微博认识的创业公司的W,还有微医集团的ZY前辈,分别通过微信主动联系我,邀请晚上聚一聚。内心陡然温暖,这里面有的人是十多年没见的,有的是从未见面的“网友”,所以内心除了感激之外还有几分好奇,有种丑媳妇怕见公婆的羞涩感。同时,研究生期间同门大师兄X也在上海工作,于是联系拜访。至此,周一到周五晚上皆安排到位。

响石潭

@4月11日,星期一。这是时隔三年再次见到创业的信息化专家W,上次是在2012年我在杭州参加中医药管理局举办的治未病讨论会上见到的,具体见杭州治未病会议之行。现在算算也有4个年头了,相比于那时,我们都在成长。4年,我自己也发生了很多的变化,不管是知识层级还是思想等等方面都在潜移默化的改变着。而W的变化更是大,当他讲者创业公司在互联网+方面的飞速发展,讲着如何利用医生的碎片化时间来开展更好的服务,甚至组建多点执业的医生集团,按照患者需求市场化运作的时候,我突然意识到思维已经被落下了很多很多。沿海发达地区的思维和发展一样,是开了挂的。所以,4年后的再次相聚让我对信息化的渴求更加的强烈。而我们现在做的很多工作,如果插上信息化的翅膀,或许可以节约至少1/3的人力物力。借助于信息化,我们的流程会更加的通畅,我们的工作开展起来会更加的高效。优质的信息化建设迫在眉睫。

More...

fitbit surge替换腕带

响石潭去年五月份开始使用fitbit surge至今,一直被腕带S号困扰。开始购买的时候买了S号,发现带起来有些偏小,比较紧。晚上睡觉根本不敢带,最开始晚上带了几天后来发现手腕上很明显一圈印痕,而且皮肤有些过敏。后来就只是白天带,晚上取下来让皮肤休息一下下。但即便是白天,都还是觉得手腕束缚感,比较紧。但是又没有腕带可以替换,比较苦恼。同时,因为比较紧所以腕带的磨损也比较大,四颗固定的螺丝一圈都有些破损。好几次都有弃置的念头,觉得up3的颜值不错。但没有显示的功能,必须连接APP才能看,远不如fitbit便捷。

前几天在某宝找到了一款可替换的fitbit surge腕带,价格也比较适中。虽然只有腕带,没有其它配件,但可以从原来的腕带上面拆下来使用。于是下单,回来后立即安装。取下四颗螺丝,发现还是不能把原来的腕带取下来。使劲撬动下来,发现除了螺丝固定外,腕带和主机接触的地方都有胶粘的。腕带安装上去类似服装吊牌那个东东一样,可以装上去并直接卡住,且不可逆,取下来就只能是暴力取。因此,把原装的腕带卸下来后已经是支离破碎了。不过这个替换腕带是否真的是原厂的腕带无从查证,不过安装好后带起来的感觉以及摸起来的手感和之前的腕带无异。最关键的是买了L号,现在腕带长多了,带来了也舒服多了。体验感瞬间提升,希望这个腕带可以使用更长一段时间。

More...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