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科贺春 金玉满堂

响石潭 年复一年,今年终于在工会的组织下我们开展了2017年的迎新春文艺献出活动,感受到了渐浓的年味。节目的编排、准备等等都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和几年前的我们的准备过程似乎一样一样的,只不过人变了很多,距离上次年终文艺演出已经时隔近5年之久了。一次活动不仅可以发现耀眼的金子,也能够提升团队的凝聚力。最终,我们取得了第二名的好成绩。这次我也多了一个身份,那就是晚会的主持人,如何通过一个好的主持来提升晚会的质量和氛围,也是我需要考虑的内容之一。

总体来说这次的节目依然很土,这也是我的个人性格使然。既要主题鲜明突出,但也有穿插着娱乐的味道。节目不能过于哗众取宠,但也不能木讷呆板。这次节目的主要内容是:老夫妇在八宝广场健身不得要领,家庭医生团队来支招。两个家庭医生团队分别教老年人跳咋了爸爸和咱们屯里的人两个广场舞。之后,家庭医生向老人拜年,结束。情节很简单,后来在编写的过程中将拓展的元素增加进去,团队出场时候喊口号,选团队长,一个是西门庆一个是武大郎,突出喜感。而队歌也是改变的西门庆有力量以及武大郎向前进。同时在新年祝福的环节,增加了科室拜年的视频,每个家庭医生团队一句祝福的话语,串起来组成完整的祝福语。

这次节目有11个人参加,其中除了我和余丽外,其余同事都是近几年新进的同事。掐指算算,我们这个科室这几年的人员尤其是社区护士几乎翻番,新老更替非常明显,我们是一只年轻有力量的队伍。新的同事拥有者新的才艺和智慧,也有着固有的一些不足,这些都需要不断地完善。但总体来说,大家都还是比较积极的投入到节目的排练中午,牺牲了中午、下班后以及周末休息的时间,大家加班加点的为大家贡献一场丰富多彩的节目。

而就主持来说,中心晚会的支持还真是头一遭。不过很多事情我认为都是相通的,比如主持人的仪态、语言以及如何调动现场气氛等等,这些和作为一名授课师资别无二致。基于此,就做了一次主持人来挑战自己。在台词的策划上面,相对比较简单。核心是调动氛围,因此我将微信的综合性功能发挥出来,通过摇一摇、数钱等hi现场的基本功能来调动现场,结果还是比较满意的,大家的参与度也是非常高。

More...

10周年,7周年,我们一路前行

响石潭1月5日腊八节,转眼间已经结婚整整七年了。2010年至今,一路走来风风雨雨。依稀记得最开始的12月8日直到后来领取结婚证的12月初8,我们都在携手并进着。2016年128是十周年了,记得当初还是128,五周年快乐,转眼又是一个5年。

记得今年成都中医药大学60周年校庆的时候,我和大人在校园里面听到了校歌,不约而同的笑了。因为,一切都是源自校歌开启的,那是10年前的12月8日。想在网络上寻找这段痕迹,也只有和讯博客上面的点滴了。曾经的百度空间早已经烟消云散,不复存在了。

那时候我还在痴迷的管理着学校的成都中医药大学百度贴吧,从2004年到2008年一路痴迷。在2006年可以说是顶峰了,只不过那年的128我在想的是不再上网,而这一些就是缘分,我认识了大人。记得刚开始认识大人的几个月,我可以清楚的记到每一天发生了什么事情,居然可以回忆起来,这或许就是爱情的力量吧。

后来的那些年,太多的回忆了。有多痛苦有过欢乐,最为伤感的岁月那属短暂的雅安之行,最为值得回忆的事情就是那块相当瘦的鸡肉,现在想起来都觉得好笑,可那就是青涩的岁月。文字是个好东西,写博客是个好习惯,于是文字记录下来了那个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的经典故事。

新的2017开始了,正位凝命,继续加油。

More...

2016年国庆,且看国庆升,又访都江堰

响石潭今年国庆第一天,全家一起去天府广场看升国旗去了。用大人的话说这是在圆我的梦,或许是吧,但也是给Coco上一堂爱国主义课程哈。大学期间,每年国庆都有同学去天府广场看升国旗,可是自己总是心动却没有行动,因为各种原因从来就没有去看过升国旗。这次我们五点便起床了,五点十分左右打滴滴到了天府广场,到的时候已经排了很多人,于是跟着排队。本以为是六点升国旗的,这时候天还是黑乎乎的,五点五十时分排队人群进入了天府广场国旗四周,这里已经被警察叔叔围着,我们站在边上守候着升国旗的庄严时刻。

到了六点,人越来越多,已经是里三层外三层,最前面一层都是小朋友。六点并没有升国旗,天开始逐渐放亮。急忙百度,发现到七点才升国旗。结果好不容易等到快七点的时候,Coco已经困得不行了,趴在大人的肩膀上面睡着了。到了七点,整齐的仪仗队进入大家视野,一股莫名的激动袭上洗头,大家在注目礼中高唱着国歌看着红旗冉冉升起。那一刻,每一个在场的人都是无比的自豪。国旗升完后,大家都已经是双腿麻木,急忙找个地方坐了一坐。之后拍照时候Coco醒来了,虽然升国旗时候睡着了,但是参加就是一种经历。

人们纷纷拿着国旗在天府广场合影,都在记住这伟大的时刻。之后,又去了东区音乐公园。这个地方也是向往很久的,不过去了后发现也就这样,没有什么特别的感受,估计是因为去的比较早,很多店铺还没有开门的缘故,感觉不出来什么特别的。或者是因为去过北京的798,所以有意无意都进行对比,相较而言,这里就逊色许多了。

国庆第二天,我们去了都江堰。这里也是一直想去的地方,人特别多,处处都在排队都在人挤人。看了一通下来,对于原来宏大的水利工程有了一个更加直观的认识,反而失去了那种气势磅礴的崇敬感,或许自己还是缺乏足够的对古人的敬畏之心吧,还没有真的了解都江堰。

More...

回家,那份质朴的祭奠

响石潭前段时间回老家,见到了很多亲戚,有些已经将近20年没有见到过了。记忆中的他们都还是中年人,而这次见到分明知道他们都老了。有的已经七十多岁了,有些已经满脸皱纹两鬓斑白了。想想也是,父亲明年春节就要满60岁了,他们这一代人基本都步入老年了。大妈下葬是在周五,周四上午我上班到了9点之后便急急忙忙和大人乘机回老家,还好一切顺利,下午两点就到了家。这是大人第一次参加关中的葬礼,我上次参加都还是舅爷去世三周年的时候,距今也是有十多年了,几乎已经淡忘了丧葬了流程。

当天下午回去就急忙穿好丧服,和孝子们一起到南岸地奶奶的坟头上香。之后回来一直在灵堂和东墁十字路口来来回回,迎接原来奔丧的亲戚。晚上在灵堂便是三叩九拜,我第一次被这浓重的丧葬习俗所震撼,在想想电视里面的拜祭黄帝陵,我们都是在用最浓重的礼节在祭奠我们逝去的家人。由于跪在高音喇叭旁边,我的耳朵后来持续耳鸣,直到现在夜深人静的时候还有有些耳鸣,不过较之当时已经减少了一点。周五上午到南岸地下葬,五队的领居男的都在抬棺灶。记得以前抬棺灶的都是村里的年轻小伙子,现在村上几乎没有年轻人了,抬棺灶的基本都是四五十的中年人。

下葬过程不表,回来后家人聚在一起开了一个所谓的常委会。这也是七个兄弟有史以来第一次聚在一起,虽然讨论的事情没有按照预计想象的那样发展,但讨论就是进步,很多事情一步步做就到位了。这也是父亲和两个哥哥很多年的难得相聚,下次再聚已经不知何年何月了?所以能够留下一段图片记忆辨识非常珍贵的了,记得当时陈述提议大家合照,可是后来都忙着做其他事情去了,合照也便没有成行。在大家讨论的时候我拍了几张照片,于是我便将两张照片合在了一起,尽可能让大家都同框。于是可以看到父亲三兄弟,下一辈的我们七兄弟(我在拍照),还有三妈家的两个姐姐。 

More...

追忆那故乡的老房子

响石潭事情一多,人就会变得慵懒。这不,9月份至今几乎没有码文字。9月份回家再次到阔别已久的老房子看了下,上一次印象中是在2008年春节时候了,至今已经有8年多没有再进去看过。这里是我儿时居住的地方,基本在这里居住到了1996年我初中开始的时候。家门口已经被邻居开垦成为了菜园子,顺着小道进去。头门的锁不知何时已经被人撬开了,门是虚掩着的,用手一推便咯吱咯吱的开了。

和邻居家相邻的一面墙已经倒塌,长了很多野草野树。印象中总觉得这个屋还是比较大的,现在看看已经荡然无存的磨面的那个位置,感觉是那么的小。原来梨树的地方有一个大坑,是雨水陷下去的。两间房子一个厨房,尤其是厨房已经是摇摇欲坠,不知道还能撑几天,感觉随时都要倒塌。厨房后面08年回去时候还有一个大洞,可能是以前地主家的通道,这次回去已经被填了。我到了奶奶的房子看了看,布满了蜘蛛网,上次回去时候这里面放的还是给大妈置备的棺材,没想到这次大妈已是阴阳两隔。看着昏黄的房子,我渐渐的回想起以前的点点滴滴。是那么的琐碎而不成系统,但又是那么的值得回忆。

记得小时候我是和奶奶在一个房间里面住的,每天晚上都要到爸爸妈妈房间看完了动画片后才到奶奶这边睡觉。小时候最喜欢……写在此处发现一个很奇怪的现象,以前觉得我对小学的记忆几乎是0了,什么都想不起来了。没想到现在对于很多时候竟然逐渐回忆起来了,而且是那么的清晰,呃,这是老了的意思么。奶奶房间印象最深刻的一个是我趴在窗户自己弄一个白纸,自己做皮影戏玩,还经常从窗户翻进来翻出去的玩。再有,就是奶奶去世前就在这个房间,那是在20多年前的事情了,岁月就是这么的快。

家里那个梨树已经不在了,那个苹果树也不在了。这两个树很有意思,梨树是一个雪花梨的树,梨长成熟后非常的黄,但没成熟之前硬邦邦的不好吃。我经常爬到树上去玩,拿个竹子干干打梨吃,感觉现在都还能回味起来那个雪花梨的味道。那种有一个大虫眼,有些烂了,但又香香的味道。苹果树是在粮仓的地方,以前粮仓在奶奶房子旁边,后来拆了搬到了厨房旁边。记得在那个苹果树和厨房门口之前绑上一个绳子,可以荡秋千。院子里面还有一个大桐树,那是后来才栽的。以前院子里还栽了石榴树,不过后来都死了。

More...

中秋,月圆,2016

响石潭生活中总有几杆秤,人心里总有一张网。时时刻刻我们都在称量着,方方面面我们都在网里面迷失着。

中秋,月圆,2016。

今年以来已经有4位同事辞职了,从第一个张茜开始,之后曹亚兰,再后来向宇凌,一直到最近的唐世伟。如果说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这个一点也不假。大家都在筑造着各自不同的人生,就像你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事情一样,你也无法预测恍然间又会有哪些同事离职。其实我一直想建立一个全科离职员工的联席制度,虽然大家不在一个单位奋斗了,可是否可以在一起定期聚聚。任何一个人都是希望生活过的更加美好的,既然离职肯定有不得已的苦衷,既然离职肯定有相对更适合离职者本人境况的更好选择。不过,想想也就只能想想。因为,悲催的事实告诫自己有些时候做多了不见得是一件让人兴奋的事情。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一亩三分地,我们都想经营好自己的那份田地。有句话叫做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有时候我们路走不通的时候,无法发挥更多的能量去做更多的事情的时候,或许就只能是退而求其次,做到穷则独善其身。只不过做与不做,都需要思想到,需要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有时候积极与消极是如影随形的,我们不知道如何去丈量自己的情绪到底属于积极还是消极,但我们始终是要充满饱饱的能量。

More...

阔别十四年的礼泉一中

响石潭时光的车轮几经碾压,已经到了2016年9月11日。想起15年前还在高三,那天早上六点过天还没有大亮,我们便在操场上面跑步。记得雒武超边跑步边说美国大楼被炸了,这是他天快亮时候听收音机听到的消息。按照时间推断我们应该是9月12日早上跑步时候知道这个消息的。高中时候,手机那是稀罕物品,武超以及师鹏辉有一个BB机已经是非常牛叉的了。前几天因为大妈病逝下葬,我时隔三年再次回到了老家礼泉。抽空再次到一中走了走,已经有很多很多年没有进去了。记得有一年想进去,被敬业的看门大爷给拦住了,只能遗憾的回望一下。

这次回去很幸运,和大人佯装高中生径直走了进去。或许应该有一个制度,能够让毕业的学子可以有机会回到母校,而且是正大光明的进去。走进校园,有一种莫可名状的情感袭上心头,这里是曾经待了三年的地方,一切那么的陌生,感觉这些就只是在梦中才出现过而已。而切切实实,我是在这里度过了三年的。很多人和事已经记忆模糊,甚至完全把清除出了记忆。走在校园的大路上,我使劲的回想着这里发生的一切,希望能够有记忆证明我曾经在这里读过书。但很遗憾,残存的记忆真的很少很少。而即便是到了大学,我后来有网络日志可以追忆,但都会觉得那些回忆是如此的飘渺和不现实,人生如梦,或许就是这样。过去的就让他滚远些,何必在意何必追忆! 

进学校后,我和大人来到了以前的小操场,这里是升国旗的地方。站在东南角落,看着从瓷砖格子里面长出来的小草。我告诉大人,我记得这里是我当年栽下的。我们用小木棍把瓷砖孔里面的泥土挖开,然后把小草载进去,再盖上土。不过我已经记不得我在高中是几班了,高一五班?六班?还是高三二班?记得就是在这个升国旗的地方,我获得一份特殊的荣誉。用泥巴做了一个手,然后得到学校手工比赛的一等奖。这次回老家,家乡人都说Coco喜欢做手工简直就是从了我啊,和小时候一模一样,喜欢用泥捏人人玩,捏的捏人还有模有样的。

More...

忙碌而又空空的七月

真的觉得时间是一蹦一跳的往前走的,不过7月份的时光确乎停滞了许久,感觉特别的漫长。7月份也经历了许许多多的事情,有回忆有遗憾更有畅想。7月2日进行了2016年青羊区公招考试的面试,因为有了2015年的教训,心里几多紧张,完成考试之后便准备着7月4日到9日期间重走长征路,健康阿坝行感悟。7月9日下午回到成都,之后便开始准备17日的副主任医师专业知识考试,17日参加公招考试的体检。18日开始准备新的一期培训办班,开始启动有一年的居民卫生利用国家调查项目。25日这周开始准备又一次的上级检查,以及开始培训班。事情真真很多,但也充实。期间,还迎接了国际友人到我中心的参观交流。

响石潭 响石潭 响石潭

昨晚上全院二级班子开会讨论直到凌晨12点过才结束,大人过来接我,我笑着说这可是我参加过的史上最长的一次会议了,长达8个小时。不过讨论形式会议,类似于头脑风暴式的交流其实很有意义,也非常新颖,能够极好的就目前存在的问题进行梳理并得出合理的解决方案,这也是家庭医生团队工作所需要具备的一项基本技能和素养。现在我的眼皮都还在打架,打架啊打架。回顾下这段时间的科室工作,似乎又是觉得有些徘徊。我们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团队,我们需要什么样的人才,我们应该具有什么样的绩效管理?

More...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