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机(2012-10-24):昨天一天我们都在泡桐树小学的北区体检,今天要在南区体检。北区都是一二年级的小朋友,非常的活泼可爱。刚好又是我们团队在医院做心电图,于是只能麻烦团队其他成员去做一下心电图了。今天给小朋友体检,和在高中初 more…

周六,2021年已开拔第九天。昨天有些低气压,和领导打电话倾诉一个小时,问题依然是问题,困难仍旧是困难,事情总要做,日子总要过,如此如此。过去的2020年各项工作非常困难,不管是公共卫生,基本医疗抑或抗击疫情都是压在头上的大山,而且是义不容辞的大山,必须且只能扛着。

每每觉得生活工作需要断舍离,需要精简,但往往环顾又发现是千头万绪,应急不暇。现在回看过去一载,依然是这种感觉,没有因为进入到2021年,各种事宜和状态就直接翻篇,一切推倒重来。显然,所有事情都在延续2020,不可能凭空抹掉一段记忆,不可能一切从零开始。

前天下来一整天的雪,在成都这个地方实属难得。看到学校老师发的图片,娃娃们在雪中兴奋的奔跑跳跃,又何止是孩子们,大人也是兴奋异常,朋友圈被漫天飞雪霸屏。本以为前晚上会下上一整夜的雪,那么昨天早上便是大雪压青松,青松挺且直。

然而夜里雪停了,唯有背阴处的小草或屋顶上面残存一些积雪,告诉人们曾下过雪。脑海浮现出这首诗:有梅无雪不精神,有雪无诗俗了人。日暮诗成天又雪,与梅并作十分春。今天下雪已是过去时,了然无痕。没有梅花,没有雪景,冬天还漫长,更别提春天,我们是俗人,普普通通的俗。

---------割--------割----------

过了三个小时,继续码文字。需要和不良情绪断舍离,和不必要社交断舍离……从今往后,喂马,劈柴,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割--------割----------

过了六个小时,继续码文字。思维都是刹那间流动的,送孩子上学途中看到一棵银杏树。一个月前还是挂满金黄色叶子,被众人观赏的美景,如今光秃秃的甚或形单影只。但这也只是这个“我”的想法,对于银杏树而言,春去秋来年岁疾,岁岁年年皆如此。不悲不喜,按照自己的节律活着。

人呢?按照自己节律活着?还是被外界裹挟活着?想到了闻思修,戒定慧。所谓修,或许就是实践,就是工作。现在往往是先做事情,而后过程中被动的思考,没有了最前面的闻,跳过了学习的过程,所以才会觉得被动和无力,核心是学识和能力的匹配和到位。与其抱怨和愤懑,不若自强和赋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