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息坐忘磐石上,古今尽属蜉蝣

@思空 昨天再有一位同事离职,相比前面两位同事,昨天这位同事是调到另外一个城市工作。有些莫名的杂乱……昨天走的同事是我工作上的好搭档,在门诊工作以及宣传工作中的好战友,从2020年抗疫到创建工作,大家一起奋斗,熬过了无数的加班加点,一起聚焦目标积极思考,克服一个又一个困难。只不过,在昨天签下“科室所有物资已交接完毕”那一刻,这些都注定成为过去式,再相见已不是同事。想起“红烛烧残,万念自然灰冷;黄粱梦破,一...


从同事离职说开去,大道至简

@思空 早上五点过醒来,不知何故,莫名的心绪不宁,那就码文字吧。昨天一名同事办理了离职手续,一名同事递交了辞职申请。离职的同事是因为母亲生病,离职到互联网医院,更高的待遇来支出母亲诊疗的费用,失去的相对稳定的事业单位工作。申请辞职的同事是因为两个孩子,照顾孩子压力大,而且孩子经常生病,医疗花费也比较大,较之上班,还不如回家专心照顾孩子,呵护娃娃的健康成长。压力不得不说,现在八零九零后的压力非常大。八零后上...


化危为机,全科团队大调整

@思空 辛丑牛年第一周上班结束,本周上班三天。关键词:同事离职、密集沟通、互联网医院。同事离职:今天门诊一名同事办理了离职手续,下周全科一名同事办理离职。一个是为了梦想,追求自由和奋斗,更好的为自己而努力。一个是为了生活,给母亲医病,需要更多的绩效收入,为自己更为了家人。虽然非常不舍,但内心相当敬佩,这都是值得尊敬的人。生活不易,且行且珍惜。密集沟通:因为同事离职以及3月份两位同事进修事宜,这三天和多名同...


坐着高铁去上海,那些博士……

@思空 踩着那条熟悉的道路,我再次走进了校园。读研究生期间,虽然学校寝室的住宿费交了,但是始终没有住进去,而是在外面租房子。当再次走进学校,想去自己寝室看一下的时候,惊奇的发现原来的寝室早已物是人非,变成了新冠的集中隔离点。寝室里面的同学也不知道去了哪里,于是急忙打电话问。第一反应想到了同寝室的李银超,突然意识到他已经去世了。于是拨打强江涛的电话,才知道寝室从一楼搬到了四楼。于是顺着楼梯往上走,走到二楼时...


Coco,十岁,学会骑自行车

@安住 春节,过年。城里不让燃放烟花爆竹,“年”这个怪兽非常猖獗,横冲直撞,肆无忌惮。幸而,今天Coco十岁生日,火红的生日蜡烛燃起,“年”顿时逃走,让我们一起喜气洋洋的送上生日祝福。这是孩子十岁第一次家里有亲戚到来给她过生日,以往都是我们家里几个人唱生日歌,吃蛋糕。过年的这几天,成都倒是阳光明媚,即便是晨起些许雾气,上午也在太阳的照射下荡然无存,只留下湛蓝的天空。不知何时,喜欢这种蓝天白云的感觉,看到这...


2021年,不去执著,淡然前行

@思空 2021年2月11日,庚子鼠年最后一天,春节长假第一天,本说好好睡个懒觉,没成想五点过就醒来。昨天是节前上班最后一天,没想到槽点满满,不过还是追随我心拍摄了一些春节素材,编辑视频。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开开心心过大年。春节期间,还有一群小伙伴坚守在工作一线,致敬每一个奋斗的人。回首这过去的一年,喜悦与悲伤,初心与失落,精进与茫然……人生没有坦途,没有星光大道,现实世界更多是坑坑洼洼,是荆棘丛生。但,...


《佛祖都说了些什么》后记

@闻正 这周阅读完《佛祖都说了些什么》一书,想记录一些什么,但似乎又是空空,不知如何落笔。合上书,闭眼思。全书讲的是佛学传入中国后如何实现本地化的过程,涉及到佛学典籍的翻译,比如鸠摩罗什,玄奘等等;涉及到佛学与中国传统道教、儒家的结合;涉及到佛学在中国的进一步延伸发展,如禅宗。简而言之,佛学的中国化。较之很多书籍对于佛学理论的详实讲解,这本书更多是从逻辑推理角度来阐释佛学。就逻辑而言,可以从最基本的因缘、...


携号转网到电信,别了,中国移动

@安住 今天上午到营业厅办理携号转网,告别了使用近14年的移动号码。现在使用的两个移动号是在2007年办理。当时也没有实名制要求,买了就可以用。夏季炎热的傍晚,在学校一公寓背后那个小卖部,Coco妈妈购买了尾号3316号码,几个小时后我购买了尾号3326,不久后便将自己2004年以来使用的尾号9699号码在营业厅注销。此后一直到2014年,移动号码都是我们使用的主力号码。直到2014年春,安装了电信宽带,...


行走成都,一动一静,一苦一荣

@安住 Coco下午上完课,急忙做了几篇数学口算,然后和我一起穿过老城墙到绿道走了走。不仅是寒假作业需要,也是出去动一动,放松一下。在城墙边上,她比我还对墙砖上面的字好奇,一路走走停停我们不断的寻找上面的汉字,至少有87块砖上面有汉字。有些清晰可辨,有些还是一个葫芦的符号。城墙旁边就是北校场西路,车辆来来往往。有的开着大奔,嗖嗖的疾驰而过;有的坐着公交车,你方下车我上车;有的骑着共享单车,感受着冬日的暖阳...


岁末,春节不远,缘起性空

@安住 岁末,春节不远。这段时间春节排班,居家医学观察班、酒店集中隔离医学观察班、急诊班……各种排班的同时,确乎缺少了本有的年味。这个春节,我们大都留守在工作所在地,默默耕耘,不问西东。今天的蓉城挤破厚厚的云层,露出淡淡的太阳。纵然微弱,也依然足以温暖大街上急行的人们。母亲最近母亲腰疼的厉害,妻子给针灸了后稍有好转。母亲听到我也关节格吧格吧响,说“你的小娃娃怎么也关节不好啊?”。我笑了笑,“妈,我今年已经...


‹‹12345678910››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