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成都,一种淡淡的美好抚触心头

此刻的成都,分外妖娆。走在成都大街小巷,处处银杏闪耀着靓丽的黄色,满城尽带黄金甲,醉喜这种黄绿黄绿的颜色。

锦里西路,马路两边都是银杏树,人行道上面铺满了银杏叶。一阵风吹来,银杏叶纷纷扬扬,半空中兜个圈儿,落到地上。

共同品鉴,中国社区卫生协会寄来的“猪肉”

刚接到顺丰电话,让下楼去取快递。很久没有剁手了,大脑快速搜索ing……看到诺大的一个箱子,拿回家后想徒手暴力拆开。无奈,粘的太严实,徒手失败,只好借助工具强拆。好不容易撕开胶布,打开箱子之后,映入眼帘的是一块超级大的泡沫,陡增神秘感。

取走泡沫,中国社区卫生协会几个鎏金大字进入视野。心中窃喜,莫非是协会公众号上面说的年末猪肉到了,掂量这箱子少说也有几斤重啊。使出浑身气力把这个大大的紫红色盒子请了出来,包装这么严丝合缝,是猪肉?猪肝?或者是香肠腊肉?春节不用买肉了。

三更灯火五更鸡,正是男儿读书时

上午孩子上完国学课,回家路上看到一位大爷写《劝学诗》,“三更灯火五更鸡,正是男儿读书时。黑发不知勤学早,白首方悔读书迟。”孩子很好奇的盯着爷爷写字,爷爷让她拿起笔也试着写了几个字。下图是孩子刚拿起笔,准备写字,地上的字是爷爷之前写的。

写着无意,观着有心。今天是11月最后一天,剩下最后一个月,2019年就要说拜拜。对我们来说,每天都应该“正是男儿读书时”。这周成都破天荒的出了几个小时太阳,成都冬天就是乌云、阴天、小雨、刮风交替的日子。若有太阳,就会发现朋友圈里沸腾。

岁末,每天都很扎实,支部共建,提升业务能力

转眼,又一周。2019年只剩下38天。此刻回首2019年,显然有着几多苍白。岁末,需要继续加油,让2019年丰满而灵动起来。

这周最喜悦的莫过于感冒好了,每天蹦蹦跳跳达到一万步。周二到草堂开健康教育会,会后经枣子巷。这里重点打造中医文化街,带着100%希望而去,几多失望。满大街枣子树没有了,留下钢铁水泥。街边店铺基本还是以前铺面,只是换了一件外衣,倒像是旧城改造。

镜子不同,世界的投影也不同

下面是昨天在《5分钟商学院》里面看到的一句话,突然醍醐灌顶,可以理解并破解目前的工作中的诸多困惑和难点。过去两周直到今天,自己一直被感冒包围。开始还非常卖力的吃药,结果没有起色,于是放弃吃药病情反而逐渐好转。困顿而生病的两周,似乎明白了很多。

我们要理解,眼中看到的世界并不是真实的,而是真实世界在我们心中那面镜子上的投影。镜子不同,世界的投影也不同,所以不要追求投影。相反,应该尊重观点的差异,感激团队的多样性。从价值的角度来看,如果两个人的观点完全相同,那么其中一人,必属多余。

第一,身体是革命的本钱。这段时间生病,身体急转直下。严重时动一下都大汗淋漓,走路晕乎乎随时要摔倒。回顾下这几年,完完全全的没有锻炼。每天的任务就是工作再工作,加班再加班。没有很好的给自己留空,失去了独立思考,更没有锻炼身体。

17年时候办的有健身卡,几乎没进去过,还超级勇敢的办理了两年的卡,想想也是无知无畏。接下来需要每周坚持锻炼身体,需要让生命灵动起来。工作不是人生的全部,缺乏了健康的体格,一切的一切都是枉然。要动起来,强壮起来,文明其精神,野蛮其体魄!

青海崂山,不知道这个人是谁……

当很久没有更新日志,一般是生活和工作遇到了大的冲击,需要静下心来梳理思路,无心码文字,不知从何说起。

岳父去世后第二周到青岛参加中国社区卫生服务发展论坛;第三周母亲晕厥住院,现已出院;妻子将住院手术,未知的不安;领导要求科室主任搁置科室管理,定时接诊,自行解决绩效难题,加班已无底线,不知何去何从;上周还了部分房贷,卡里剩下三位数,拮据异常

青岛期间,去了一趟崂山。对于道教的认知基本源于各类武侠片,进而青城山,崂山则是穿墙术,抑或想到老子,想到“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群山环抱中,老子的巨型塑像屹立眼前,想到上半年泉州那几个字“老子天下第一”,一种不言自威的清静与脱俗。

“人生就像采蜜的蜂,到头来一场空”,深切悼念岳父

国庆至今没有记录生活,国庆期间只是和孩子去天府广场走了走,看了几部爱国电影。今年5月份岳父查出癌症以来,一直在哀伤氛围中。国庆Coco妈妈回老家照顾父亲。上周末病情加重,我们13日和15日晚上回去看望老人。17日凌晨2点15分,岳父永远离开我们。

这几天格外晴朗,大山肃穆。16日下午离开岳父回成都,给岳父说“我们改天再来看你”,看到岳父眼角泪花。谁知,周四已阴阳相隔。回到家看着空荡荡房间,岳父睡过的床已收起来,一片空白,心更空空。虽知人固有一死,真当亲人离世,那种悲戚无法形容。

攀登者:1960年中国首次登顶珠穆朗玛峰始末

国庆期间带孩子看了电影《我和我的祖国》,其中香港回归、北京奥运、护航编队都是在我们初中之后的事情,印象非常深刻。中国女排,铁榔头更是代表中国不屈的精气神,就是要“升国旗 奏国歌”。而电影《攀登者》,提到1960年攀登珠峰的事情,确乎之前鲜有耳闻。找了相关历史资料,学习之,谨记之。

1923年,英国探险家乔治·马洛里被《纽约时报》问到为什么要攀登珠穆朗玛峰时,他回答说:“因为山在那里。”留下这句传世名言的马洛里,最终没能征服世界第一峰,1924年,他在珠峰的冰天雪地中彻底失联。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