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孩子的苦恼

  昨天上午临近12点,接到孩子妈妈电话。说娃娃在学校被同学打伤了,还发了孩子受伤图片给我看。只看到娃娃的脖子有道红红的印痕,孩子妈妈说娃娃觉得有些呼吸不畅。顿时我也觉得气紧,联系班主任,班主任表示是另外一个男孩子抓扯Coco的衣服,衣服勒住了脖子。现在孩子已经没有什么大碍,建议我们教育好孩子,要让孩子学会保护好自己。

后来联系到这个男孩的妈妈,她表示道歉并回家好好教育孩子。从该家长口里得知,班主任也给她说了这事。我给这个孩子家长表示,希望孩子之间能够独立解决矛盾,玩的时候要注意安全。晚上妈妈带着Coco去跆拳道那里,教练特意安排一个小孩子去“欺负”Coco,测试她的反应。结果被欺负时候没有反应,骂不还口打不还手。

Coco就体能而言,不比其他孩子差,但遇到其他小朋友欺负的时候往往一味的忍让,最终可能导致对方以为你好欺负,结果变本加厉。虽然给孩子讲该出手时就出手,不过孩子一时半会改不了,如何才能帮助到孩子?如何更好的处理同学之间的关系?对我而言,这是教育孩子的大苦恼,面对娃娃的教育,我还是一个“小学生”。教育难题,自惭形秽。


第十三届全国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主任论坛侧记

今天有幸参加十三届全国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主任论坛暨社区卫生服务机构疫情防控经验交流会,聆听各位专家学者的主旨报告,大脑一下子又被拉回到2020年春节,回想起抗疫之初到坚至今的点点滴滴。

早上刚走进主会场,大屏幕上轮播着全国各地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医护人员抗疫图片,惊喜的发现我所在新华少城社区卫生中心的照片,一张是全科护士手持“明德 敬业 协作 鼎新”院训的照片,想起了那段时间开展居家医学观察时候的场景。

转而又看到了两张图片,一张是转接密接穿防护服的照片,一张是党员志愿者服务队工作的照片。不由自主的嘴角微微上扬,心生喜悦,为能够在特定历史时刻投入到抗疫工作中的新华少城医务工作者感到骄傲和自豪。


整合资源,梳理流程,我们都是追梦人

2020年9月13日,疫情继续,看着国外每天的新冠数量变化,可以想象国内防控的遥遥无期。我们都在一个地球村,需要村里的每家每户都要团结齐心,共克时艰。9月12日,联合国大会通过了“全面和协调应对”新冠病毒大流行的决议。在参与投票的193个国家中,有169个国家投出了赞成票,美国投了反对票,不过仅获得了以色列一个国家的支持,两国的行为与全球浪潮显得格格不入。

该协议是一项混合性的决议,它涵盖了抗击新冠疫情的各个方面,其核心内容主要有四点:

承认和确立世卫组织在抗疫中的关键领导作用以及联合国体系在促进和协调全球抗疫方面的基本作用;呼吁各国加强国际合作和团结,以遏制、减轻并克服新冠疫情的不良影响;支持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提出的全球停火倡议,以更好地进行抗击新冠病毒的工作;呼吁各国立即停止不合理的障碍和制裁,以便更好地让抗疫物资在全球自由高效地流动。


来路即去路

夜深,静。桌子上面有一个书签,写着这样一句话:愿你,早日成为这样的人,痛而不言,笑而不语,迷而不失,惊而不乱。或许这个书签最能代表此刻的心绪。是为入世心做事,出世心做人,与自然情怀中随景游心。

2020年对于一个国家,一个机构来说都是变化之年,对于个人同样如此。洗涤的不只是岁月的苍老,更有心灵上的爱别离,怨憎会,求不得,五阴炽盛,生老病死,是为人生八苦。因缘际会,一切空若流星划过,一切实如流水涓涓,离苦得乐常自在。

周六下午和Coco妈买菜。很多时候,危机并存,吃掉的食物,看似食物消亡,实则食物以另外一种形式存在于自然界。甚至,你我们身上。只有不断的新陈代谢,万事万物才能够动起来,循环起来,流水不腐,户枢终不蠹。不管如何代谢,来路即去路。


这一周,神兽回笼

这周,Coco开学,转眼已是四年级。

上周六周日两天,异乎寻常认真刻苦,把暑假作业系统性梳理一遍,查漏补缺。边写作业边慨叹:作业啊,作业……送孩子上学时候,一二年级还是坚持让娃娃自己背书包,到了四年级书包一下子更沉了,至少有十多斤重。实在不忍心,于是我给她扛着了。

还记得我小学时候,书包都是父母缝制的斜挎包。家境好是一整片补缝的,家境差的则是无数小布片拼接在一起缝制。到了四五年级时候,有的孩子开始背绿色帆布的书包,个别小朋友开始有双肩包。双肩包的小朋友,同学们都要踮起脚尖多看两眼。

小学使用铅笔,后来用油笔(圆珠笔),再后来用钢笔。用铅笔时候,很多同学在桌子边上开凿一个三角形凹槽,顺着这个坑削铅笔,铅笔粉末顺着缝隙滑落,桌子中间刻上深深的三八线。还有一种是直接安装铅笔头的。可以组合变形成为变形金刚。


2020年优质服务基层行市级复核,孜孜以求,诲人不倦

周日,这周一到周五有幸作为联络员参加成都市优质服务基层行市级复核工作,我所在组共有19机构,其中线上复核9家,线下复核10家,基本机构15家,推荐机构4家。一周的工作满满当当,但也收获多多。

抛开医学专业技术不说,印象最深的要数古朴的建筑风格。去的街子卫生院,怀远卫生院都是古镇,出门就是古镇,潺潺流水,蓝天白云,不一样的美好。有的卫生院旁边紧挨着居民院落,那是有着历史的四合院,屋顶上面的瓦片层层叠叠,似乎是岁月的年轮。


青羊区北校场,尘封的黄埔军校

最近八佰非常火,穿越历史,缅怀先烈,不自主的泪目,下午准备带孩子去看一下。上午在翻看四行仓库保卫战资料时候看到了黄埔军校,进而才知道黄埔军校在1937年9月从南京迁到了成都。

窗外除了眺望雪山,还有楼下正对的北校场,这里是曾经的黄埔军校所在地。黄埔军校成都校本部位于成都市在北较场,占地300余亩,能容1个师的阅兵和举行分列式。1935年10月1日,国民党在成都设立军校,称谓黄埔军校成都分校,成立于同年。

1937年底,日军占领南京前夕,黄埔军校迁到成都。一直到国民党败退出大陆前没再变更校址,历时长达11年。除短训班外,有10期学员毕业于成都,是该校在大陆培训学员最多、校址未变时间最长的一个时期,也是该校在大陆培训学员的最后一个时期。


走进春熙路,步入科甲巷,石达开殉难地

下午带着孩子一起去春熙路走了走,IFS成都国际金融中心的那只大熊猫依然在奋力的往上爬,始终没有爬到屋顶。在天空乌云的映衬下,颇有几分匪气。不过这不是今天的重点,重点是再去看看石达开被凌迟的地点,以及立在那里的纪念碑。

穿过锦华馆,在和小科甲巷交叉口有一个石碑,石碑造型古朴典雅,全白色石碑为底,写的是“石达开殉难死事纪念碑”,有六句诗“大盗亦有道,诗书所不屑。黄金若粪土,肝胆硬如铁。策马渡悬崖,弯弓射胡月。”碑文默默的诉说着曾经发生的故事。


弘扬抗疫精神,护佑人民健康,第三届中国医师节

转眼间,到了第三届中国医师节。至今,回首前两届都还是历历在目。2018年第一届医师节我们是在宽窄巷子举行的,庆祝中国医师节,一起唠唠家常。其中援彝的宋林新同志讲述了在特木里镇的工作情况,内心无限的钦佩和赞扬。榜样的力量!

2019年第二届则更为丰富,四川省生长尹力更是来到基层医疗机构,送来了节日的问候与祝福。2019年,有了更多的思考,中国医师节,家庭医生要多行动、善思考、明方向。2020年第三届中国医师节,医院组织庆祝活动,喜迎我们的节日。


微信公众号开通个人认证,增加认证专属标识

昨天下午收到微信公众号的信息推送,主题是“欢迎体验微信公众号「个人认证」功能”,没想到公众号终于可以个人认证了。个人认证成功的帐号,搜索公众号会展示个人认证专属标识,认证信息代替功能介绍。便于潜在粉丝更快速了解你。

晚上10点钟进行认证申请,申请非常简易。在“公众号设置-个人认证-申请认证”页面发起填写个人基本信息,一个自然年内只能申请认证2次。个人信息包括个人称呼,以及选填的公司及职位,领域或头衔,代表作品,并填写联系电话或者联系邮箱。

今天上午9点45分收到成都知道创宇信息公司的电话,对方确认我的身份以及告知下一步操作。此后会推送一条信息,让我完成执业医师证书的上传,并就认证后对外展示的内容进行了确认。资料上传50分钟后收到信息,提示个人认证成功。


‹‹12345678910››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