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机日志️(2011-10-24): 昨天也赳赳出生第260天的日子,母亲国庆3日回家后再次来到成都,赳赳要感谢奶奶哦。这次是母亲第三次来成都了,而且这次是母亲独立回家独自过来的,虽然期间有些小插曲,但总算还是一切顺利,我在昨天在上五 more…

五一第四天,显然五天假期太短了,此刻默默的想如果能够放长假多好,然后开始羡慕起老师,有寒暑假真好。这段时间听喜马拉雅,把紫金陈《逻辑王子的演绎》四个篇章全部听完,这两天把《长夜难明》也听了一遍,有时候觉得很压抑,有时候觉得很释怀,继而又觉得出来混的总是要还的,恶人自有恶人磨。或许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侠义之士吧,都有住着一个墨家巨子。

昨晚上带家人看电影《悬崖之上》,足足两个小时的电影,站在五四青年节这个时间节点回顾,别有一番滋味。电影选择的是1937年,伪满洲国统治下的冰城哈尔滨。这一历史时期,东北人民与日伪政府之间展开了持久的斗争。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日本对东北地区大举入侵,随后相继占领了东三省和蒙古东部。1932年3月,日本扶持的傀儡政权——伪满洲国成立,对东北地区开始了长达14年的殖民统治。

中马城

731部队全名日本关东军驻满洲第731防疫给水部队,对外称石井部队或加茂部队,是侵华日军假借研究内容主要以研究防治疾病与饮水净化为名,实则使用活体中国人、朝鲜人、联军战俘进行生化武器与化学武器的效果实验。1932年8月,日本在东京陆军军医学校设立了细菌研究室,对外称防疫研究室,负责人石井四郎。12月,陆军拨款20余万日元,对这里进行了扩建,防疫研究室改名为防疫研究所。石井四郎并不满足于仅在日本本土研究细菌战,于是他亲自执笔撰写报告,请求把他们调到满洲,得到了批准。

1933年8月,石井四郎将设在东京的"防疫研究所"移至中国东北,在哈尔滨市的南岗宣化街和文庙街的接壤处秘密设立了一个新的细菌战基地,即“石井部队”,其化名为“加茂部队”,对外也称为“关东军防疫给水部”。与此同时,在距哈尔滨70多公里以外五常县的背荫河建立细菌实验基地,开始利用人体进行细菌实验,属日军在中国细菌实验的初期阶段,奠定了其后731部队大规模细菌研究实验并进行细菌战的基础。这是侵华日军在中国设立的第一个细菌实验场,由日军大尉中马管辖,因此称之为“中马城”。其四周筑有高墙、电网、炮楼、护城壕,并有重兵把守,警戒森严,与世隔绝,极端秘密,像一座关押要犯的监狱。

王子阳

王子阳是在1933年哈尔滨街上行走时被莫名抓去的,他们一批 40 多人被连夜送到背荫河。这里进来的是活人,出去的是尸体,最终的归宿都是焚尸炉。他们经历过菌液注射、活体防御、口服染菌食物、活体解剖等等惨无人道的实验。当地人们管背荫河的细菌实验场叫“杀人工厂”,那里一到晚上就冒黑烟,人们说是日本鬼子在焚烧尸体。在那里得知日本人利用中国人搞细菌试验后,他们决定不能等死。1934年9月(一说1933年中秋节,应误),在敌人送饭的时候,被押同胞进行了暴动。他们先是装病,向日本人要水喝,因此日本人给他们很多盛水的瓶子,他们就用这玻璃瓶子做武器,打死了日本看守。在打死日本看守时,大家一起唱歌,用歌声来掩护打死看守的声音。敌人发现后用机枪扫射,在逃跑中有20多个难友被打死,16人(一说30人,又说18人,或说12人)成功越狱。

此后,东北抗日联军第三军又多次对背荫河进行袭击,惊动关东军高层。日军唯恐秘密进行细菌实验之事被世人所知,做出了放弃背荫河细菌实验场的决定。1934 年夏,基地的武器弹药库突然爆炸,石井以“失火”为由秘密转移。石井四郎下令毁坏了大部分设施,同时也把剩下的俘虏全部杀死。为了加强保密性、隐蔽性,同时扩大细菌实验基地规模,1936年,七三一部队开始在哈尔滨以南20公里的平房地区建立细菌武器研制基地和细菌战大本营,关东军防疫给水部。

 

王子阳是七三一部队盘踞中国东北期间少数几个从“七三一”魔窟中活着逃出去的人之一,通过他们的揭露,可以确定七三一部队在五常背荫河期间就已经通过实验手段杀害无辜中国人民1000余人。有了这一有力证据,1936年,东北人民革命军第三军一团团长刘海涛(化名张富民)才能在共产国际上揭露日本政府任意践踏,肆意违反国际公约,在中国东北境内设立细菌实验工场屠杀中国人民的罪行。

安葬地

有了从七三一部队杀人工厂逃脱这段生死经历,王子阳等人在身体康复后全部加入抗联队伍,勇敢作战,誓死捍卫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并成长为东北抗联第三军第六师的代师长。1937年3月在与日军的拐把桥战斗中光荣牺牲在木兰。据《木兰县革命斗争史》的《拐把桥战斗》中记载:“这次战斗持续快两个小时,大东来伤一人,我们团王子阳负重伤。下午约两点左右,我们把王子阳抬到郭家粉坊,王子阳因为肚子受伤较重,活了大半天就牺牲了,大家开了追悼会,把他抬到六师密营东、滥柴顶子西坡脚下二道林子山岗上安葬。”

2017年,七三一部队罪行特殊见证人——抗联战士王子阳墓认证祭奠活动在东北抗联第三军第六师密营遗址东侧的王子阳墓地举行。该活动由黑龙江省文化厅、哈尔滨市委宣传部主办,侵华日军第七三一部队罪证陈列馆、黑龙江省兴隆林业局、哈尔滨市抗联精神研究会承办。2020年9月2日,入选第三批著名抗日英烈名录。

再回到731部队,1939年6月,731部队在诺门坎战争中首次使用了细菌武器。1940年至1942年,日军在我国浙江、湖南及江西等地撒布过鼠疫和霍乱等病菌,造成了瘟疫大规模流行,给人民带来了巨大灾难。1945年8月,731部队败逃之际炸毁了大部分建筑,本部人员乘飞机或者专列逃回到日本,后来在东京审判中,由于美国的庇护,石井四郎以提供人体实验和细菌研究资料为条件,换取了美国对731部队有关人员免除战争责任,逃脱了审判。1959年10月9日,石井四郎因患喉癌病死。

响石潭把能够网上能够找到的所有关于王子阳的相关材料汇集如上,细细阅读着上述文字,内心澎湃,致敬先烈!吾辈当自强!纪录片《七三一》里面有这样一句话:“如果我们忘记了,那就是我们的耻辱。我们将愧对我们的民族。我们也不应该忘记,那些在这里无辜殉难的生命。如果我们忘记了,那就无异于这些生命的再一次死亡。”日本对中国人民犯下了滔天的罪行,永不磨灭的怀恨,永远植根于每一个中国人的心间。

附:东北抗日联军

按照1935年8月1日中共中央《八一宣言》精神,1936年2月20日,东北党组织陆续将东北抗日义勇军余部、东北反日游击队和东北人民革命军等各抗日武装改编为东北抗日联军11个军,其中有9个均发源和活动于黑龙江境内。东北抗日联军在极端困难的条件下,战胜了日伪军的“讨伐”和“围剿”,打击和牵制了敌人的有生力量,为中华民族抗日战争的胜利做出了不可磨灭的历史贡献。1945年11月3日,中共中央决定将东北抗日联军与挺进东北的八路军、新四军合并为东北人民自治军。1946年改称东北民主联军。

侵华日军731部队的雏形—— 背荫河细菌实验场[J]. 高晓燕 . 日本侵华史研究 . 2014,第001期

鲜为人知的“中马城”—— 侵华日军细菌战背荫河实验场[J]. 高晓燕 . 大江南北 . 2015,第00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