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机日志️(2014-04-29):2014年4月24日下午响石潭跟随新华少城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巾帼志愿者服务团队,商业街家庭医生团队到将军街对社区居民进行糖尿病患者的饮食与治疗的健康教育活动。首先由全科护士曹亚兰进行糖尿病的健康教育,并 more…

前两篇日志记录了两个纪念碑,一个是1913年建立,一个是1944年建立,两个不同时间段的两座碑,都是川人铁骨铮铮一面的完美呈现。从网络上收集各类史料的同时,自己也陷入深深的沉思。从1911年至今,百年间沧海桑田,似乎是非常久远的历史,确乎就在百年之内。而人民公园里面的鹤鸣茶馆,则是川人闲适生活的呈现。

茶馆历史

成都鹤鸣茶馆,始建于1923年,是成都现存、全国历史最悠久的茶馆之一。据传,鹤鸣茶社原是上世纪二十年代初大邑龚姓人家所建,1923年,他租用当时少城公园的一块地皮,建了个亭式厅堂茶社,取名为“鹤鸣”,没有横额,只有一个小吊牌挂在柱头上。说道鹤鸣的由来,大邑人创办的茶社,哪能忘了家乡的鹤鸣山呢?

位于大邑鹤山镇的鹤鸣山,是道家的发源地和张道陵得道的仙境,也是鹤鸣茶的产地。据成都地方志记载,人民公园内共有6个茶社(鹤鸣、枕流、绿荫阁、永聚、射德会及文化茶园),其他5家命途多舛。1940年,茶社转租给了熊绰云,请书法家王稼桢题写了横额。解放时,熊绰云将幸存下来的茶社交给了政府。横额在1952年修公园时被拆除。

1988年6月,王稼桢先生重题“鹤鸣”横额。3个月后,沧桑的鹤鸣茶社迎来新生——政府花费11万重新修整鹤鸣茶社。11万在当时可是一笔巨款,让沉寂多年的鹤鸣茶社重新焕发魅力。之后的岁月里,鹤鸣茶社一直保持原貌。直到2007年,这栋“年岁已高”的茶社开始风化,政府再次出资修整,还在茶社里打造了一些浮雕,用这种方式演绎茶社的前世今生。

鹤鸣茶社内有一对黑漆柱子,上面刻有这么一对烫金对联:“四大皆空坐片刻不分你我,两头是路吃一盏各走东西。”此话何解?正所谓醉翁之意不在酒,茶客之意当然也不在茶,来鹤鸣茶社,很多人不仅仅是奔着那一茶一水,闲聊谈心、你来我往才是个中精髓。

六腊战争

关于鹤鸣茶社“六腊战争”的段子,曾经广为流传。想着这一杯透着成都人骨子里的悠闲的茶,曾经也承载着很多小市民的人生辛酸,实在令人唏嘘。

解放前,鹤鸣的茶客大都是学校的教职员工和“进可为官,退可为教”的公务人员。那时候,公教人员的工作很不稳定,大家常聚集在一起互通信息。鹤鸣茶社堪称当初公教人员求职谋生的“交易市场”,每年农历六月和腊月假期中,公教人员都面临着失业的危险和就业的竞争,他们每日到鹤鸣茶社等聘书。老成都人戏称此事为“六腊战争”。

盖碗儿茶

在四川,茶铺喝茶兴用“盖碗儿”。“盖碗儿”由茶碗、茶盖、茶船子三件头组成,有三炮台之称,同时又称“三才碗”,盖为天、托为地、碗为人。其中茶船子又叫茶舟,相传是唐代德宗建中年间西川节度使崔宁之女在成都发明的。川人饮盖碗茶一般有五道程序:一是净具,二是置茶,三是沏茶,四是闻香,五是品饮。使用茶盖有特殊的讲究:

茶盖朝下靠茶船是招呼堂倌添水;茶盖上放个小东西如树叶、火柴、小石头等表示我只是暂时离开,莫收盖碗;茶盖朝外斜靠茶船——外地人求助时会这样放;茶盖立起放茶碗旁,老茶客要赊账,茶馆老板一般不会点破,会给客人留面子;茶盖朝上放进茶碗是通知茶馆老板,可以收茶碗了。不懂这些规矩,乱放茶盖当心闹笑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