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机(2019-12-01):刚接到顺丰电话,让下楼去取快递。很久没有剁手了,大脑快速搜索ing……看到诺大的一个箱子,拿回家后想徒手暴力拆开。无奈,粘的太严实,徒手失败,只好借助工具强拆。好不容易撕开胶布,打开箱子之后,映入眼帘 more…

很久没有见到阳光了,天空黑压压⛅的阴沉,似乎有些抑郁和踟躇,已经穿成熊。这段时间,有好几个领导见到我,说你长胖了啊~~这周迎接了区上的全科重点学科检查,完成了四川省社区医院的预评审,同时积极准备着下周五六日三天的四川省社区卫生协会年会相关事宜,日程是满满当当,倒也异常充实,只有靠一个接一个的加班来消灭这一项又一项的任务。

这段时间疫情又反复,一条传播链就可以串联好几个省份。这几天居家医学观察上门采核酸的任务又增加了很多倍,120车也在不断的转运了密接患者,科室也有同事所在同单元楼发现密接,然后单位紧急全员查核酸……一切都突然变的节奏快了起来,还好成都目前还是稳起的。去年12月份,今年7月份,每发生一次都要掉一层皮,那种劳累只有强忍着吞进肚子里。

上周日,陪着父母去杜甫草堂踩点,孩子周一研学要去这里,先带着爷爷奶奶熟悉下地方。途径一家烤肉店,外面墙上写着“不想吃苦,只想吃肉”,前面各一个柱头上蹲着一只猫,龇着牙,像是在打着呵欠,或者在讲着什么。我想,我们每个人都会有惰性,谁又愿意去吃苦呢?只是谁又能不负重前行呢?芸芸众生,我们谁又能免俗呢?戏谑纵欲,不能自已,实属可悲。

周四去德阳,给同事把她的个人材料帮忙带了过去。有7个多月没有见了,变的更加沉稳和持重,或许这和不同的工作环境有关,又或许时间这个魔法师,让大家多了几分陌生感。前几天翻找家庭医生团队的合照,找到了一张2014年左右的照片,里面几乎一半的人都已经离开了全科,大多辞职换了新的单位。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此言不虚……工作第十一个年头,来成都的十九个年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