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机(2009-08-31): 徜徉天地间,万千一寂寥。附身侧回盼,自是双鬓斑。坦然行四方,明月几时还?朗朗一乾坤,倒是晴无晴。醉看昔日耕耘处,绿荫苔藓依婆娑。年年复更岁月变,他乡自心何处在? 笑看昆仑困,眠里是无邪。不知何处 more…

周末,阴雨绵绵🌧️没有了阳光的普照,一切似乎沉寂了下来,孩子在一旁敲打着电脑,弄着下周上音乐课展示的《十面埋伏》PPT课件。Coco妈妈去单位,她们医院这周搬迁,下周上班就要远很多,没之前方便。母亲昨晚上回橡树湾,她在这边套一的小房间里面呆着很压抑,觉得心里发慌,或许在橡树湾的家里能够心情畅快些吧,她也需要一个人的独处空间。

周一晚上有朋友建议我再去派出所看看人脸识别系统。周二上午赶过去,使用大数据人脸识别系统从父亲走失那天开始直到现在进行了一次筛查,然而没有结果,一个个面孔看着都是那么的像父亲,但确确实实都不是。于是焉了吧唧的从派出所走了出来,走了十多里路到家。可能是路上吹风受凉了,回到家就头痛,乏力,想了想也难得吃药,加了件衣服,便好了。

前两天晚上做梦,梦见在之前西安中路租房子那里,晚上听到门外窸窸窣窣,打开房间门一看,原来是屋子大门没有关,门直接大开着。我正准备关门的时候,突然间发现门外面闪进一个人,我使劲的把把门关上。那个人看不到面孔,只看到全身黑色衣服。就在我快要把门关上的一刹那,那个人阴森森的笑了。只看见一条蛇从门缝钻了进来,顺着我的裤管往上爬……

惊醒,吓惨😱😱😱可能是最近压力太大的缘故吧,还有很多乱七八糟的梦境。心不静,意难平,梦常扰。昨天早上上班,在电梯里面碰到一男一女,他们对话如下:

女:孩子昨晚咳嗽气喘很厉害,是不是要带到医院看一下病啊?

男:孩子还小,等他长大了自然就好了。

女:啊,这样下去,没等长大就已经翘了……

男:这不都是遗传你!

孩子生病是常事,这家人的对话也是真逗。说到孩子生病,最近科室好几个同事的孩子生病,有的请假半天,有的长期情绪低落,有的则想停薪留职请假四个月……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之前还有同时因为照顾孩子而辞职。而这些,都还是只有一个孩子的,想想要二胎,三胎的,那可真是需要莫大的勇气和雄厚的家庭实力。这两天单位其它科室又有医护人员提出离职,这年头,疫情之下,各个行业都难,医疗行业也不例外。

这周把科室的绩效考核整体梳理了一下,与院部保持一致,便于接下来整体绩效调整时候沟通落地。同时,基于科室目前的管理人员实际情况,把科室的管理体系,科室职务这方面也进行了优化和重组。同时,开展家庭医生签约中医适宜技术的探索和试点工作。面对去年至今机构的各种变化,科室需要未雨绸缪,要有担当精神,主动作为,想在前面,做在前面,引领各项发展。

这段时间越来越感受到人生无常的意义,看到失事飞机,更是瞬间有种崩塌的感觉……132人客机坠毁!失事前3分钟骤降8000米,当时飞机上的人该是何等的绝望……“我甚至无法亲吻你的骨灰,只能在废墟中悲鸣,愿平行时空里,能与爱的人相逢”,3月24日,在摆放着蜡烛、鲜花、水果的飞机坠毁现场,有家属对着山谷高喊:“我们过来接你啊!记得跟我们回家啊!”长歌当哭,我的父亲👴你在何方……

还记得3月22日晚上我只睡了四个小时,梦见父亲回来了,他带着浅浅的微笑,浓密黝黑的头发,看起来年轻了许多。我第一时间扑倒在地,用力的抱紧父亲,生怕他再走了。内心无限的伤感、愁苦、愤懑……百感交集,我放声大哭,泪如泉涌,然而怎么也发不出声来,只能是长大嘴巴的哀鸣,那种撕心裂肺的呐喊……大概“泣不成声”说的这是这种😭😭😭状态……梦想时分,依然泪眼朦胧!

上图是我找的一张十岁左右在咸阳市拍的照片,里面有父亲,他的两个哥哥和两个姐姐。照片里小孩们都已成家立业,部分老人已离世……父亲走后,一切都尽可能恢复到常态,但一切又无法恢复到常态,一切感觉没有了灵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