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机日志️(2010-06-25): 现在还有些反胃的感觉,说实话,我现在很想吃一瓣桔子。这样或许能安慰一下我这个受伤的胃,可怜的我啊。好想念我的大人,我现在只能用手机敲打着我的思念。好想逃跑,好想回家。 这是我昨天早上醒来后的第一 more…

时间回退到上周六,Coco上完新东方英语之后,我们去买鞋。沿着花牌坊街道,信步走到一个狭长的巷道,南熏巷。第一次行走这里,对我和Coco来说,这几乎是一次探险,没想到成都市一环路里还有这么新奇的地方。在巷道入口,有两只狗懒洋洋的躺着,侧着头,眼皮耷拉着,一个黑白相间,一个棕黄色,倒是相映成趣。或许是在思考狗生吧,狗这短暂的一辈子。

再往里面走,看到黑黑的用柏油浸泡过的木质电线杆,这是小时候老家的记忆。以前的电线杆都是一根木头,为了防治腐朽,都用柏油浸泡了的。巷子且深且窄,偶尔有快递三轮车行驶,急忙侧身让行。穿过巷道的最窄处,有种柳暗花明的感觉,这里有高大的构树,还有农用三轮车,还有红色的砖瓦房,或许这才是老成都曾经的味道吧。

原本以为一环路内都应该是高楼大厦,很难得看到还有不知什么年代修建的红色砖瓦房。到处悬挂着房屋出租的牌子,门口还有老年人坐在椅子上,三三两两的或聊天,或织毛衣,或……房子很多都是颤颤巍巍的感觉,用绳子牵拉着,用木棒支撑着,防护一阵风都能够刮倒。或许这里需要旧城改造吧,或者打造成为特色文化街区,那也是别有一番风味。

老房子下面,一辆三轮车的车架上面拴着一只狗,这只狗明显怕人。看到我们走过去,狗狗急忙钻到了车子底部,怯生生的望着我们,但似乎又是满怀期待。刚在百度地图看了下街景,不知道什么时候拍的,在同样的区域,也拴着一只狗,很明显不是同一只。或许,铁打的营盘流水的狗。总有一根链子会困住一只狗,这根链子既有形,又无形,一困就是一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