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机日志️(2016-02-06): 一日,锁对钥匙埋怨道:“我每天辛辛苦苦为主人看守家门,而主人喜欢的却是你,总是每天把你带在身边。”而钥匙也不满地说:“你每天待在家里,舒舒服服的,多安逸啊!我每 more…

下午送Coco去新东方上英语课,便信步到了文殊坊区域。走走停停,仔细的寻觅着以往不曾注意到的细节,感受这里的每一滴历史。首先看到的是一个门楼,上书“肇第”两个大字,落款人是刘文辉,时间为1930年。刘文辉是四川近代非常有名的“西康王”,而肇第则是刘文辉的干儿子石肇武的公馆,原址在成都鼓楼南街。从前名流的居住毫宅爱称为“第”,石肇武以他的名字之肇,将他的毫宅取名为“肇第”。这里本是一个占地4亩的大院,后来拆拆修修,就只剩一个门楼,2006年“肇第“的大门迁建于文殊坊内的白云寺街。

石肇武则是老成都时期恶霸一方的“花花太岁”,是刘文辉干儿子,早年投身绿林,因杀沐川县县长杨文斌而威震江湖。与把兄覃筱楼等被刘文辉招安后,其又先后任连长、团长、警卫旅长。在石肇武为自己打造的“肇第”府上,藏娇数位,有明媒正娶的,也有强抢霸凌的。1933年,二刘之战(安川战役)中,石肇武被21军刘湘属下李家钰部击败生擒于邛崃。因石肇武驻防成都时无恶不作民愤极大,头颅被掛于少城公园保路死事纪念碑旁的高杆上,3日方予收尸。从前成都有一句歇后语;石肇武的公馆——肇的(肇第)。以后成都人把胡作非为乱来就称之为肇,于是就有搅肇、肇堂子、肇得宽、肇八根儿、东肇西肇之类的说法。

刘文辉则是大地主刘文彩之弟。四川军阀,保定军官学校毕业。在民国初期军阀混战中逐步壮大势力,和堂侄刘湘一起成为四川最有实力的两个军阀,刘文辉占据以成都为中心的川西,刘湘占据以重庆为中心的川东。1929年被当时的中央政府-国民政府授于四川省政府主席职位。在1932-1933年的二刘之战中,败给刘湘,退居西康,任西康省主席,指挥所部堵截中央红军长征。抗战时期,刘文辉所部留在川康地区,没有开赴前线。1949年12月8日,刘文辉以西康省主席兼二十四军军长的名义通电起义。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后历任四川军政委员会副主席、四川省政协副主席、国务院林业部部长、全国政协常委。1976年刘文辉因癌症在北京去世。

在此不远处的西珠市街还有一个刘存厚公馆。这个听起来高大上的“西珠市街”,最开始被老百姓称为“猪屎街”,原因是这里曾是生意兴隆的猪市,遍地猪粪。刘存厚清朝末年出生在四川的一个盐商家庭,毕业于日本陆军士官学校步兵科,回国后任职于云南武备学堂,并加入中国同盟会,参与光复云南。1915年参加护国战争,任四川护国军总司令、肇庆军务院抚军。1917年后任四川督军。1923年后任川陕边防督办兼四川陆军检阅使。1927年后任国民党政府第二十三军军长。1933年在四川参加“围剿”中国工农红军。

刘存厚后来长期在原籍寓居,也可能是因为手上沾了太多“鲜血”,刘存厚一生信佛,希望佛祖庇佑。所以在成都挑选住宅的时候,特意挑了离文殊院近的住宅,方便礼佛进香。实际上,这座公馆并不是刘存厚所修的,在他之前,这里曾是德国驻成都领事署的办公地。1949年,大陆解放前夕,刘存厚在老同学阎锡山(时任国民党行政院长)的帮助下,逃往台湾,被聘为台湾地区领导人办公室政策顾问。1960年,刘存厚在台北病亡,终年76岁。著有《云南光复记》、《护国川军战纪》、《蜀军志》等。

在附近的西马道街还有一个古娘娘庙,现在里面全是喝茶的。这个庙很小,但是历史大有来头。古娘娘庙原名广生宫,是成都市区除青羊宫外的第二处道观,始建于蜀汉时期,起初是刘备家族的太庙。魏军兵临成都,后主刘禅依大夫焦周之策,下令投降,其子北地王刘谌一心救国,却又难为不孝之举,愤而在太庙哭祀祖宗,王妃崔娘娘及其子女殉节于此,北地王刘谌来到祖父昭烈帝(惠陵)前,以人头为祭,而后拔剑自刎,以死殉国。后来,人们此在供奉纪念王妃崔娘娘,并形成三月三"送娘娘出嫁”的习俗,由此古娘娘庙得名。在成都武侯祠里,先主昭烈皇帝刘备殿里,没有儿 子阿斗,后主刘禅的塑像,却是孙子刘谌陪祀在侧。

川剧传统剧目《杀家告庙》就是讲的这段历史。“一出南门云送风,不觉搅了昭烈宫。——皇主,我不能保住你的江山,只将血肉还祖宗”。抗战年代,《杀家告庙》在成都颇为流行,它激励着国人誓死抵抗的决心。跟贪生怕死、毫无气节可言的刘禅相比,誓死不降的刘谌真可谓有血性、有骨气,即使在兄弟辈当中,也再找不出第二个人。正因如此,刘谌自杀殉国后,蜀中百姓因为钦佩他的气节,便将其雕像放入昭烈庙中,与刘备、诸葛亮一起祭祀,千百年来一直如此。时至今日,在成都武侯祠刘备殿中依然留有刘谌木刻雕像,以纪念其自杀殉国、宁死不降的高尚情操。

文殊院附近的庙宇很多,墙砖上的地图便可一看究竟。文殊院这座都市禅林,悠远的历史,还需要沏上一壶茶,细细品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