欣欣然蓬勃而出

我给大人说“你每一次住院出院,感觉我们获得新生一样”。从Coco出生至今,这已经是第六次住院,第四次开腹手术。俗话说,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你这也太苦了吧,很多人终其一生都不会有几次住院。今天的成都阳光明媚,似乎在有意消散着愁苦的阴霾。

较之以前每周码文字,这段时间往往不想着笔,只想看着博客页面发呆。给自己空间留白,放空,放空,再放空。牢骚太盛防肠断,风物长宜放眼量,莫道昆明池水浅,观鱼胜过富春江。换个心态观察事物,换个角度俯视种种,便会有茅塞顿开之感,无比爽朗。

下午把尘封的车子给挪动了一下,溜了溜车,再不动车子就趴窝了。明天开始的五天非常重要,这个周末两天很多人都在单位加班。周六我接待了三位从武汉过来的同仁,参观了下我们单位,共同探讨交流了下关于目前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发展的一些现状和困难。穷则思变,大家都在不断探索和进取。


留白

再过几分钟就是8月3日,深夜此刻,大脑格外清晰。再有两周就是等级医院评审的时间,再过一天就是大人出院的日子。这一年真的很难,每天都要四五次的刷微博看看最新的热搜,每天都要刷抖音,看看最火的短视频。无时无刻,都离不开几个关键词:新冠、特朗普、华为,现在增加了TikTok,真希望一切都是平平静静的,但往往树欲静而风不止。

看看大的国际形势,再回看身边的芸芸众生,很多时候都是一样一样的。这时候,或许更需要给自己留白,给生活留白,给工作留白,给思想留白,更要给别人留白。与人方便,与己方便。很多时候不要期待“完美”,抱残守缺也是一种美好。大人住院的窗外,视野特别开阔。瞩目远眺,所有的好与坏都是过眼云烟,健康是福,简单是福。


粘连性绞窄型肠梗阻,再次住院治疗

昨天下午2点50分,电话铃声响起,接到了大人的电话。急性不明原因腹痛,彩超无异常,6542无明显效果。需要立即转诊,于是到最近的金牛区人民医院急诊科就诊。我从单位打车前往,到了后已经在急诊科就诊当中,医生下了医嘱。看到大人蜷缩在诊断床上,异常痛苦。他们单位两个同事陪着大人,集体的暖意袭上心头。

接下来完成了血象、淀粉酶急查,做了腹部的DR,进行了胃肠解痉输液。然而效果不明显,呈现间歇性疼痛,整个腹部平软,出现压痛,没有明显的反跳痛,期间出现两次呕吐,呕吐胃内容物。于是行腹部CT检查,显示盆腔积液(直径约4.5cm),左侧附件显示2.0cm囊性低密度影。于是请妇科会诊,进行腹部彩超检查。彩超和CT检查结果类似,建议入院继续完善相关检查,对症治疗。

根据实际情况,签署放弃入院同意书后。赶车到中医附院妇科入院治疗,请外科急会诊。并急查妇科彩超,显示右侧附件混合性占位,左附件囊性占位,盆腔积液。于是进行阴道后穹窿穿刺看到红色液体,内有血凝块。妇科主管医生当机立断,认为需要剖腹探查,担心妇科急腹症如卵巢蒂扭转,黄体破裂等。


油裙连,花花绳,礼泉农村的蓝天白云

在QQ空间看到尘封多年的相册里面有几张老家的照片,想起以前端午节时候奶奶要给我做油裙连(面粉捏的四周有锯齿状),还有七彩的花花绳。用花花绳把一个个很小的油裙连(比铜钱稍大,中间空心)串在一起挂在脖子上。手腕,脚腕上面也会系上五彩的花花绳,这个绳子如果掉到别人家,长大后就成为这家人的“花牛犊”。

花花绳要直到六月六才剪掉。这个五色的花花绳也是有讲究的,据说五色绳是象征五色龙,我国古代把龙俸为神物,引龙在身,即可降服鬼怪。那时候还要到处找艾叶,挂在门上面据说可以避邪。家里富裕的孩子还会带香包,记得还有用圆形碎布片儿做成的类似花朵样的花花佩戴,什么名字都已忘记,好像是叫“花蛋蛋”。

至于吃粽子那是必不可少的,区别在于老家的粽子永远都是红枣粽子,绝对是甜粽子。至于成都这边的各类肉粽,是无法想象的,乃至于母亲在成都生活近十年了,她还是不愿意吃咸粽子,这世间粽子不都是甜的么?再说说相册里面的照片,先看看老房子。


16年前的学习笔记

端午第二天,昨天24小时值班,上午九点到家。吃过早饭,Coco妈妈给我针刺睛明穴,十点左右睡觉,下午快一点起来,把浓浓的劳累给统统睡过去。下午对着电脑发呆,把《十日游戏》给看完了,之前看了《隐秘的角落》,迷雾系列都挺好看。

昨天值班整理办公桌,翻到大学二年级暑假跟师门诊时候的笔记。2004年,刚好20岁,回想一下是多么美好的岁月。较之现在,2004年的我,笔记写的非常认真。每一个患者的病情,处方以及后续复诊情况都完完整整的予以记录,静心的日子。

现在很难有这种心境去潜心就某一个药物,某一个疾病进行深入学习,曾经很多年都想的是这辈子要做一名优秀的中医医生。而实际上工作后,和中医渐行渐远,日常各项管理事务逐渐增多。时光荏苒,回顾大学本科的那段时光,简单充实难忘。


杂记,今年不好过

今年真的不好过,各个行业似乎都青黄不接,大家异常亢奋的活在每一天中,追逐着生活的柴米油盐酱醋茶。

这段时间博客里面也是草草记录几句,缺少冷静思考和整理。让日子被各种事情推着走的时候,似乎人生的法条被扭紧了,动弹不得而又异常不自在。上周完成了视频的摄制,周四确认了配音的样音,等着下周端午节前出样稿,拍摄视频就可以暂告一段落。

这周抗疫工作尤其是居家医学观察骤然加紧,主要是针对北京中风险地区抵蓉人员的居家医学观察数量增多。酒店集中隔离方面也把六月底的所有24小时值班医生班次进行了安排。下周随着急诊科独立运行,全科排班随之调整,改变十多年排班的重要时刻。


理发

2020年6月6日,快三个星期没有记录。这段时间开始攀登忙碌的巅峰,八点到医院,晚上十点过回家,几次回家时候孩子都睡着了。晚上理发,附近两家快剪店,其中一家五月份停业,剩下一家客流量较多。前面排了四个人,等了十多分钟。

很多行业不景气,楼下服装店春节后再没开过门。那家停业的理发店,我已经理了快四年。以前小时候都父亲用手动推子给我理发,每次一边理发一边端详着是不是头发理圆了,不能长的长短的短,不齐整。

最怕的就是被推子夹住头发,钻心的疼,后来长大一些知道电推子,这个不夹头发。高中时候开始去理发店,每次都理的是平头,那种蜜獾平头哥的发型。从初中开始就逐步由白头发了,高三毕业时候已经达到顶峰,白发估计占了三分之一强。


热浪成都,风在动,云在漂

上周值班,下午夜休。今天成都出奇的热,已经达到37℃,树叶没精打采的耷拉着。我沿着江汉路走到人民中路,在天府广场走了一圈后沿着西御街到东城根南街、上街、中街、下街,及至万和路。前后一个多小时,洋洋洒洒一万步。天空格外的静,宁静的静。

静的能够感受到风起云涌的美,诺大的天空上云彩一丝一丝,被风儿牵拉着撒着欢儿的肆意飞驰。站在天府广场,目之所及,空空荡荡。唯有风在动,云在漂,岁月在更迭。想到这句话:

青天白日的节义,自暗室屋漏中培来。旋乾转坤的经纶,自临深履薄处得力。


黑压压的,心有余悸

第一部分:缘起

5月3日晚上回到市区,凌晨三点左右听到房间里面滋啦滋啦的声音。Coco妈妈第一反应是不是孩子进来恶作剧,于是喊了孩子名字,滋啦的声音立即停止了。开灯,查看。孩子在自己床上睡的好好的,压根就没有醒来。翻看了房间里面的柜子,恰好有一个塑料口袋,心想估计是这个袋子的声音吧。楼下大马路不时有车辆驶过,轰隆隆,呜啦啦,基本就没有再入眠。

第二部分:惊魂

5月4日晚上11点过,孩子已经入睡。回到房间后,刚关灯。再次听到滋啦滋啦的声音,我和Coco妈妈屏住呼吸,静听着房间的一切。突然,看到一个大翅膀从打印机飞到柜子上。我心想,是不是一个大飞蛾呢,老家俗称“翅公公”。开灯,却找不到这只飞蛾。环视,突然在空调旁边看到一个类似三角形的头。手机拍照放大,尼玛是一只蝙蝠,心头瞬间紧到极点。

第一次近距离看到蝙蝠,上次听到这两个字还是冠状病毒初期,华南海鲜市场。小时候对蝙蝠的印象就是青翼蝠王韦一笑,闭上眼都能想起那黑黑的大翅膀,噩梦啊。在家里看到蝙蝠,内心几多惶恐。即便是此刻敲打键盘记录这件事,我都有些汗毛树立,冷飕飕的感觉。急忙找来晾衣杆,窗户开到最大,对准蝙蝠的位置,敲打了几下,蝙蝠居然纹丝不动。


增加“运动”分类

五一第三天,昨天下午调整并增加了博客分类。很多时候,博客记录就是真实自我的体现,不知不觉这里变成了工作为核心,所谓思考也是源于工作。显然,这种状态是有偏颇的。一个完整合理的状态下,不能只有工作。而要做好工作,也需要跳出工作看工作。

增加“运动”分类,调整“思考”到“生活”下,将“学习”修改为“读书”。整体顺序进行了调整,依次为:读书、运动、生活、工作。再过三年多便是四十岁,这个年龄已经开始出现身体发福。想着读书时候怎么吃都不胖,而现在怎么少都要胖。或许,人体如乌龟,年纪越大代谢越慢。

上班时候坐着弯腰对着电脑,一个上午不挪屁股的处理各种事务;下班路上弯腰看着手机,匆匆走过街边或宽或窄的路沿;晚上回家要么弓着背抬着头看着电视,要么侧着身蜷着腿,一手托举看着手机。这是多么糟糕的生活状态,纵然偶尔拿起书本翻阅,也是蜻蜓点水,聊以慰藉。


‹‹12345678910››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