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医院死人是常有的事儿,在我实习的科室,每周都要去世3到4个人的。可以说对于医生而言,死人是很正常的,生生死死,新陈代谢。可以对于死者的家属来说,就不一样了。那是一种生死离别,是一种人间最大的痛楚。

  今天是周日,华西还是要照常上班查房的。我刚到医院,就看见太平间的工人来我们科室了。估计又有人死了,果不其然,一会儿,一具尸体推将出来。尸体是装在专门的一个口袋里面的。什么也看不见,只是那体形,那人类特有的体形,让你明明白白的知道,那是一位刚刚死去的患者的尸体……那么真切,那么空灵……

  脑海中不断翻滚着在我们眼前逝去的那些人,那些已经在另一个世界的亡灵……

  记得自己遇到的第一个患者死去是在中医附院的,那是寒冬的下午。我刚去科室,老师就让我去给病人数一下心率。我一数,妈呀,有200多下的。当时老人也是尿毒症入院的,而且还有心力衰竭。此时老奶奶还能说话,就是觉得很心慌很心累。我们马上联系血透室,联系血管外科进行颈内静脉插管,一会血管外科的工作人员来了。此时老人已经不能说话了。我们马上准备插管,可是就在准备的时候,老人突然脖子缩了下去,头往下一沉,心点监护已经显示老人心跳停止了。我们马上进行抢救,可是老人还是去了。前后不到20分钟,在老人头往下缩的一瞬间,我看的是那么的真切,真的,一瞬间,生命消失了……

  说说活着的人吧,死去的永远都是回忆了。愿他们在天国里面安详……

  上周我们有个病人突然出现了意识的丧失,她13岁时候就得了狼疮脑病,经过十多年的治疗,现在基本得到了控制。可是肾脏又出问题了,所以来华西肾病科治疗,考虑是急进性肾小球肾炎。所以对于患者的昏迷我们都马上怀疑是不是狼疮脑病复发了,如果是的话,那将会很严重,很难……后果……

  病人的父母都是下岗的工人了,从13岁患病到现在20多岁,她的父母也已经是心力焦悴了。家里的积蓄也花光了,孩子这次看病也是从别人那里借的钱。孩子没有医保,还是一个人大代表帮他们家买的。看到孩子意识出了问题,他们也马上觉得是不是狼疮脑病发作了。这个是很难治好的,好了也可能智力下降。所以患者的父母情绪特别激动。他们哭着说,如果真的是狼疮脑病,那他们就放弃治疗。他们不希望看到孩子一直痛苦下去。他们希望医院给孩子安乐死,如果医院不同意,他们就把孩子在医院捂死。他们不怕犯法,他们不希望看到等他们死了,孩子一个人孤零零的世上……

  我听着听着,眼睛有些湿润了。可以体会患者父母的心情,是那么的迫切而又无奈。可怜天下父母心啊。第二天孩子好转了,也确定不是狼疮脑病了。孩子也清醒了,虽然还比较严重,可是明天看到孩子父母脸上的笑容……父母,亲人,孩子……在生命危机的那一瞬间,一切都是光辉的。

  实习中肯定会遇到更多这样的事情,会不断的受着“生命”的冲击,体悟生命……人性是伟大的,趁自己还健康,认真关心一下自己身边的亲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