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机日志️(2009-07-27): 昨天窗户外面飞来了一只金黄色的麻雀,响石潭小心翼翼的走了过去,嘿,它竟然没有飞啊~于是拢在了手里。 定睛一瞧,这鸟儿的嘴有些诡异,莫非是鹦鹉?于是噼里啪啦的敲打键盘百度一下,原来是一只虎皮鹦鹉。 more…

响石潭参加警示教育过去三天了,记忆犹新。人这一辈子能够去的地方很多,但是能够进到监狱尤其是以参观学习警示的角度进入监狱的机会还真是不多。所以怀着敬畏的心情在3月31日踏上了前往四川省女子监狱的大巴车。车上有无限次的遐想,这个地方会是什么样子?高墙铁网?大铁门?钢筋焊接成的铁牢房?还是脚镣手铐缓步挪动的女犯人?种种画面浮现在眼前,大都是电视看多了汇聚而成的。

从青羊区党校到养马的女子监狱用了一个多小时,从宽阔的高速公路到乡间公路再穿越狭窄的小水泥路面,一路上司机不断问了当地居民地址怎么走,最后终于到了监狱的大门口。门口聚集着很多人,约莫是来探监或者是接出狱的。不一会儿听见噼里啪啦的鞭炮声,估计是有人出狱了,声声爆竹彰显着一个全新的生命步入社会,这一刻估计和婴儿呱呱坠地一样兴奋吧?亦或是亲人久别的喜极而泣?

这里面不允许带任何的通讯工具,相机自不用说。有警官让我们整队,十个人一列。之后带我们带了监狱的大门口,依次过安检。当厚厚的大铁门打开的一瞬间,感觉到了一种莫名的压抑感。而第一道门打开后并不能进入,还有紧接着的第二道门。刚进入第一道门,就听到咣的一声第一道门关闭了,我们停留在一二道门之间狭小的空间里面。每个人站在一个圆圈上面,固定好点位。让大家确保怎么进去的队形,怎么样出来,进去出来一个都不能少,一个都不能多。

第二道门开启,映入眼帘是左右两排低层楼房。我们进去的是最右边里面的一幢,在这栋的院落里面警官介绍犯人每个人可以积分,不同的分值可以换取减刑。如果一个月满分的话可以减20多天的刑罚。厨房在一楼,厨师正在剁着鱼,中午服刑犯人吃的是火锅鱼。看了下食谱,每个月他们中午基本都有荤菜,人均一个月费用伙食费是220左右。上楼,看到了服刑犯学习的阅览室,还有运动的健身房。再上楼,看到住的地方了。和想象的完全不一样,这里类似于宿舍。但是被子都叠的是面包状的方块,不由得想起了军训。有十二人间,八人间还有四人间。根据服刑犯的不同表现,可以住不同的房间。宿舍的门口还贴着他们的姓名照片以及本周的心情,有快乐,平静等等。

下楼,走到了另外一栋建筑,看到他们工作的地方。其中一层我们进去参观,几百名服刑犯里面纺织衣服,大家有明确的分工,有缝制,有做扣子等等。非常整齐,里面看到白发苍苍的老人,有年纪轻轻的同龄人。墙上还悬着他们的工作量,完成率等等。之后继续上楼,听了一名服刑犯的献身说法,介绍了自己从一名打过越战的士兵后来复员到地方农行,再到信用社,再到为了增加存款量而违背金融原则进而伏法,面对14年的漫漫刑期。尤其是听到她不能见到年迈卧床不起的老母亲,以及老母亲对女儿的一丝丝思念,心中不觉震颤。

之后,服刑犯的新绿艺术团表演了节目。节目是非常的精彩,而表演的服刑犯也是一个个年轻貌美。是什么让他们走进了监狱?欲望?还是对法治的淡漠?节目从头到尾呈现出一种对自由的渴望。孔子说,从心所欲而不逾矩。自由永远是相对的,法治之下的自由是值得珍惜的,而妄图获得更大的自由,甚至违反法治,那么换取的就是更加的不自由。

再,列队出了监狱。无限思索……用苍白的文字记录下来……